第九章

严明从欧洲回到了台湾,他带了一包顶级的咖啡豆给梅玲耀。

同一时间,梅玲耀的桌上也多了一盒四物鸡精。

“这是你买的吗?”办公室中,她问著卫升楠。

“是啊!我知道你最近需要。”

“你知道我……”

“每个月总有几天你特别没精神、没气色,我就猜到了。”他注意到梅玲耀的眼神有些微微的变化,继续说道:“再说你不是不喝咖啡了吗?这样也好,换些东西补补气、提提神。”

“真的……谢谢你。”

“小东西不用这样感动啦!”他开玩笑地说著。“这几天你就别太累了,下了班就好好休息,有事我扛,你回家睡觉。”

“这怎么行,我毕竟是主管。”

“主管也是人,OK?给我听话,多休息。”

“怎么现在换你比较像主管?”

“哈哈!对喔!那这样好了,我伟大的梅副理,我恳求你下了班速速回家,别再为公事操心,小的我顶下一切,行了吧?”

卫升楠极力逗著这些天的确心情有些郁闷的梅玲耀,她笑开了。

是的,这几天生理影响心里,她是有些郁闷,不过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

在她收到严明那包咖啡豆的时候,心情的确有些影响。

她告诉过严明,自己的胃不好,这一阵子要忍痛戒掉自己最爱的咖啡。不过严明显然忘记了,依然送了这包咖啡豆给她。而她对卫升楠,不过是随口说了句她戒咖啡了,他却牢记在心;甚至连自己每个月最低潮的那几天,都可以观察得出来,卫升楠的用心,超过她的想像。

罢刚卫升楠对她说,别因为他准备了这点小东西而太过感动,她其实没有告诉他,她的确是很感动,但不是为了这几罐鸡精,而是这份旁人少有的心意。

而最近的卫升楠,也有一些不一样的举动。

下了班他似乎很少再呼朋引伴,甚至还报名了很多经理人专业课程,乖乖去上课,讲话举止都刻意成熟稳重,甚且不管骑车开车,也都刻意控制时速,放弃了他原先最爱的飙车“嗜好”。

其实她明白,他是在嫉妒。

这家伙的一举一动,怎么逃得过自己的法眼?

他嫉妒自己没跟他约会,嫉妒自己选择的是严明,那些酸溜溜的话他虽没说出口,不过他的这些举动却藏不住,他是刻意拿自己和严明比较。和他相处这些时日后,梅玲耀怎会看不出他的这点小心思?

一个人的办公室内,梅玲耀望著桌上的鸡精,突然很有感触。

卫升楠对她这般细心、这样了解,其实自己何尝不是?她懂他的一举一动,懂他的心思想法,她一眼就能看穿这家伙在想些什么,正如同他总是替她先想一步。

她将严明送的咖啡豆收进抽屉,开了一瓶鸡精慢慢喝下。

对严明来说,他的事业重于一切,有事业心的男人不是不好,自己当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爱上他的,不过饮著鸡精的梅玲耀却开始细想,她要的是什么?

是一顿总是吃不完的晚餐,一场总会被电话打断的谈话,还是一间总是没有男主人的房屋、一张空荡的双人床?

她可以当一个称职的总经理太太,不过她得到的却会是平淡且无味的生活,他不会时时刻刻在她身边,不会把她摆在所有事情之上。

她不怪他,只是梅玲耀知道自己可以有另一个选择。

她有能力让自己的生活条件过得不错,如果是这样,那么她需要的是一个精神支柱,一个可以真正把整颗心交给她的男人。

卫升楠这些日子为她做的,其实早已超出了她对未来另一半的期望。

不久梅玲耀便发现,卫升楠不只“超出”她的期望,甚至“很超过”。

当她告诉严明她已经不喝咖啡后,严明送了一束玫瑰花到办公室表示歉意,没想到梅玲耀才捧著花,就听见门口有人喊著自己的名字。

“请问哪一位是‘聪明伶俐、耀眼迷人’的梅玲耀小姐?”

般什么鬼?怎么有人在办公室门口这样喊著?梅玲耀吓了一大跳,赶忙探头往外望。不只她,所有办公室的同仁通通瞪大眼睛。

现在是什么状况?

一位花店员工捧著几乎要遮住他全身的大花束,站在门口。

“请问梅小姐位置在哪?”

大家的手指著同一个方向,不久梅玲耀的办公室硬是放下了这束差点得用挤的才进得来的花束。

严明送的花,可怜兮兮地硬是被比了下去。

不用说,门外那个得意洋洋的家伙,肯定是始作俑者。梅玲耀在门口瞪著他,他却装作若无其事。

好样,刚刚喊那么大声“聪明伶俐、耀眼迷人”的鬼话,一定也是他安排的。

她白了他一眼,嫉妒就说嘛,来这套。

圣诞节到了,梅玲耀从严明手中接下了一条手链,隔天眼尖的卫升楠发现了,然后她的桌上竟马上又多了一条镶著珠宝亮到不行的项炼。

“喂!你这样不行啦!这太贵重了我不收,再说我已经收过你一条项炼了。”她还真是感叹,命运真是好好玩,她现在从“没人要”一跃变成被人“抢著要”。“而且你也别一直跟严明比,这样很幼稚耶!”

卫升楠就怕她说自己幼稚,马上嚷嚷著。“不是我送的啦!那个是……厂商年底回馈啦!”

“哪间厂商会送这么大的礼?”

“戴著就对了啦!问那么多。”

梅玲耀眼珠一转。“这项炼太俗气了,珠宝那么大,没有时尚感,你不是告诉过我要走轻熟女风吗?”

卫升楠一听果然中计。“我管不了那么多啦!反正他能给你的,我一定也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也一定为你做到。”

“还说不是你买的?还说不嫉妒、只会为我祝福?”

梅玲耀脸上挂著“奸笑”,卫升楠这才发现掉入陷阱。

“我、我……喂!你很过分耶!心机重。”

“第一天认识我啊?”

“后悔认识你啦!”

“真的吗?”

“废话,要不是你,本少爷现在可逍遥自在的很,成天飘车把妹。”

“你现在也可以啊!明天起不要去上那些课了,去Pub好好玩一玩啊!”

“不要。”

“这么想自我成长啊?”

“你管我。”

“唉唷!生气了?”梅玲耀不知不觉用著俏皮的语气,这种语气似乎只有对著卫升楠说话时才会出现。她伸手戳了戳他的肩膀说:“亏一下也不行喔?小气。”

“装什么可爱啦!去上你的班、晚上去约你的会啦!”

“谢谢,我不用装,就很可爱。”

“你现在跩啦?人人抢著爱。来笑我这个手下败将是吧?”

“手下败将?干嘛这样说自己。”

“你管我。”

“连说两次不要我管,那好,今天晚上的餐厅我取消了。”

“你约你的会,干我什么事。”

“喔!很可惜,本来是打算跟你一起吃这顿大餐的。听说最近的螃蟹很肥美,我还特地请饭店帮我留了两只……”

“什么?”卫升楠管他什么螃蟹不螃蟹。“你是要……跟我一起吃晚餐吗?”

“不愿意吗?”

“哪间饭店?我马上把全场包起来。”

他乐不可支,今天真是中乐透了,梅玲耀不跟别人吃饭,要约自己共进晚餐。

原本她以为他只是说说,没想到到了饭店餐厅,当真……全让他给包了。

这就算了,卫升楠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大堆的气球蜡烛什么的,搞得整间餐厅跟结婚会场一样。

“这样会不会太夸张啊?”下班时间一到,她就被卫升楠载到这边,一分钟也不让她浪费。梅玲耀看见这般阵仗,真想晕倒。“只是吃顿晚餐而已,这样实在太破费了。”

“不会不会,你请客就好。”

“哈!不用想,我梅玲耀可是出了名的节省,你今天准备被我吃垮吧。”

“说的好像你要大开杀戒一样。”

“布置得这么有气氛,我突然食欲大增,不行吗?两只螃蟹我看是不够,一打好了。”

“也不想想自己一把年纪了,小心你的瞻固醇。”

“我可是健身房常客,哪像你不知道多久没运动了。”

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这样互相“攻击”,这是两人都熟悉的相处模式,梅玲耀倍感放松,卫升楠开心不已。

“我没运动?哈!你以为我这身健美身材哪里来的?”

“你的嘴巴是很会运动啦!讲是很会讲。”

“我是不想用讲的没错。”他突然放下刀叉。“用实际行动证明,怎么样?”

梅玲耀白了他一眼。“这句话你用过了,换一句行不行?”

“那我不讲直接化为行动啰?”

“你敢?”

“上次我就敢了,这回哪有什么不敢的?”

话落,卫升楠拿起铺在大腿上的餐巾纸,拭了拭双唇,作势准备站起。

梅玲耀见状可不得了,顺手将手中的刀叉反向对著他。“你给我坐好,乖乖吃饭,不要又给我搞什么飞机。”

“那么紧张做什么?”

“别再那么靠近我。”上回在办公室,她可被他的举止气得半死。

卫升楠见她这般,笑了出来。“说真的,你真的很可爱。”

梅玲耀发现自己竟这样像小孩般拿刀叉要当武器,也不禁莞尔,她放下刀叉,卫升楠也坐回了座位。这些举止、这些不用经过大脑的话语,似乎只有和他相处的时候,才会显现。梅玲耀想著两人从早上到现在的每一句对话,赫然发现,连自己都没什么机会发现的另一面,竟然可以在卫升楠面前这样自然流露。

“在想什么?”卫升楠见她眼珠子在晃动,又抿了抿唇,便知道她在想事情。

“没有。”

“你有没有在思考,我会看不出来?”他说得好自然,仿佛自己的所有他都了若指掌。梅玲耀抬起眼,缓缓说道:“我在想……你说过很多次,我很可爱。”

“你也说过我可爱啊!不过我们都这把年纪了,你又是主管,我也是堂堂男子汉,没有想到,我们都可以这么可爱。”

他说得随性,也说得感性,低沉的嗓音带著他的无限深情,梅玲耀知道,她依然独享著他所有的爱。

卫升楠再度启口道:“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今天会愿意跟我吃顿饭?”

“严明没空。”

“不会吧!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约我?很受伤耶!”

“笨蛋,他没空我也可以一个人在家休息,是真的想跟你吃顿饭啦!”

“没有别的原因吗?”他学著她的话追问著,不过梅玲耀只是笑而不答。卫升楠并没有咄咄逼问,只要能这样跟她开怀轻松的吃顿饭,其实他就已经很开心满足。他剥好了一只蟹脚,不过没送到自己嘴里。

“这只给你,最肥的。”

“你自己吃啊!”

“快拿著啦!蟹膏要流出来了,快吃。”

他小心翼翼地拿著蟹脚,专注地盯著免得这肥美蟹膏流出去,看得梅玲耀心中突然一阵感动。“说真的,你真的是一个好男人。”她接下他手中的东西。

“唉!我真想自己坏一点。”

“为什么?”

“人家不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你就不爱我。”

“我有说我不会爱你吗?”

“喂!不要耍暧昧,我受不了一点点煽动。”

“这么没定力?”

“我警告你喔!要不是我逼自己要成熟一点,我早就横刀夺爱了。”

“呵呵!横刀夺爱……”

“不要笑啦!我朋友都告诉我,‘横刀夺爱才是爱’。”

“这什么鬼话?”

“就是说啊!虽然我是很想啦!但是我还是得尊重你。”

“说真的,我要是真的跟严明在一起,你会怎么样?”

这话听得卫升楠心都揪在一起了,不过他还是强颜欢笑。“还能怎么样啦?红包包大一点,祝你幸福啦!”唉!爱一个人就是要为她好,这话讲得容易,真的要做,好难。

“讲得这么酸?”

“不然哭给你看啊?”他白了她一眼。“不过说真的,严明那混帐要是以后胆敢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扁到他天涯海角。”

“讲得好像我明天就要嫁给他一样。再说严明不是这样的人啦!”

“管他什么人,是我的情敌我就不会有好话。”

“真的那么喜欢我?”

“废话!算我倒楣,爱上一个不会爱我的人。”

梅玲耀知道,卫升楠用力压著心中的酸涩,努力将尴尬的话语讲得轻松。他的认真展露无疑,他的真心她看得见。

“其实……”她顿了顿。“我刚刚是要说,你真的是一个好男人,或许……我应该要试著接受你一点……”

她的话才讲到这里,卫升楠马上就瞠目打断她。“你是要说会接受我一点感情?”他的兴奋毫不掩饰。

“我是说一点点。”

“好、好!”

“你不要这么著急,我现在还没有厘清自己的感受,我怕你会受伤。”

卫升楠压根没听进去,接下来梅玲耀说什么“你慢慢付出就好”的话,只在他耳边如风吹。他开心极了,雀跃不已,她愿意接受自己的感情,那怕是一点点,他都愿意为此付出所有,奋力一搏。

***

卫升楠当真说到做到,梅玲耀只觉得他不怕死,一点也不怕受伤。他对她的关心有增无减,甚且怕她有压力,从不要求什么回应,默默在一旁付出守候。

“又加班?”这晚他问著她。

“是啊!最近老是提早下班去吃大餐,耽误了工作又变胖了,真是不好。”

“停……停,什么提早下班?准时下班就叫提早,加班就叫正常,是吗?”

他知道梅玲耀那龟毛个性又犯了,为了自己的“约会”而愧疚,从不知道好好疼一下自己、好好过生活。

“好啦!这个弄完就走。”

“那我陪你。”卫升楠也不管她有没有说好,先是一溜烟的跑出办公室,然后拎了两盒生菜沙拉回来。

“减肥没关系,还是要吃点健康的。”

“你也吃沙拉?”她看见他将一盒放在他自己桌上。

“我……最近吃太好也要健康一下,不行喔?”说罢他回到座位,拿起他的专业书籍开始翻。“你别管我啦!反正我也刚好打算留下来看点东西,你专心弄完,我等等送你回家。”

梅玲耀怎么看不出来,他是刻意不吃便当,免得引起正在减肥的自己食欲,现在他已经不再是他的部属,工作做完大可回家休息,却硬找理由留下来陪自己。

“一个大男生只吃盒沙拉当晚餐不怕被人家说娘?”

“随便人家怎么说啦!我的名字从小就被拿来作文章,习惯了。”

“没有别的原因?”她又说了这句话。

“有啦!就是陪你一起吃嘛!讲就讲,我又不怕你知道。”他爽快回答。“再说留你一个人在这边,我怎么放心?”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又不是没加过班。”

“其实你以前加班的时候,我就常常在下面等,看你安全离开了我才走。”

“真的假的?”

“骗你干嘛?”

“那你怎么不说?”

“怕被你嫌、被你笑。”

“那现在怎么又说了?”

“你说你要给我机会的啊!”他声音不觉大声了起来,好似怕她反悔一样。“你答应过我的喔!”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卫升楠在工作上的改变相当显著,面对问题时的抗压性十足,领著自己的组员闯出了好成绩,不过这些霸气在面对她的时候通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付出和默默的守候。

卫升楠见她没说话,赶忙说道:“喂!我不是故意说这些话要感动你喔!我只不过是……”

“你已经感动我了。”她的双唇微启,透露出了这几个字,卫升楠闻言,欣喜莫名。

“我……有胜算,是吗?”

“你怎么高兴得像得到客户大订单一样?”

“什么?那个怎么能比?我早说过,你比一切都重要。”

卫升楠说得一点也不矫情,而梅玲耀此刻也知道,自己该选择的是什么。

严明的条件就算有千百个好,但是他的好不会全部留给自己,卫升楠就算只有一样好,但是他会把他所有的好毫不保留地奉献给他心爱的人。女人不求什么,一个男人能这样把自己捧在手心、时刻挂念,能为她付出所有、无畏无惧,那自己还求什么呢?还犹豫什么呢?

她双颊透著光彩,嘴角微微上扬,笑而不语。

卫升楠站在她门边,像是在欣赏一朵盛开的玫瑰,她真的好美,整间办公室仿佛都充满著她的香气,她的光彩夺目,他多想独享、多想霸占。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