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有了自信的梅玲耀,举手投足间仪态万千,少了咄咄逼人的紧张气息,多了分女人独有的绰约风姿。

而办公室中,有不同改变的,还有卫升楠。

他似乎沉潜了许多,话变得很少,也不太理人。现在最早到办公室的就是他,那个总是赶在最后一分钟出现在打卡机前的卫升楠已不复见。

到了办公室他便摊开书本,开始他的“早自习”。

“你在看什么书?”过了几天,梅玲耀忍不住走过来问。

他们已经好几天没多说什么话,卫升楠领著他的组员冲业绩,梅玲耀忙著管理购物台大大小小的事,然而两人心中都知道,彼此之间还有事情没解决,她不知道卫升楠的想法,卫升楠不知道她的决定。

“没什么,一些管理方面的书。现在自己带人,总要多懂一些。”

“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你已经帮我很多了。”卫升楠合上书本。“要经营一间公司不容易,我从你身上学到了很多,现在我要靠自己。”他停了停继续说道:“其实书本是死的,脑袋才是活的,不管以后是不是我接掌卫家电视台,现在多累积一些能量,对自己的未来总是好的。”

“你真的不一样了。”梅玲耀轻轻说著,带著真心的赞美。“其实你很聪明,又很有眼光,只要坚持下去,你一定会有一番作为。”

卫升楠闻言,没露出喜悦,只有一丝苦笑和揶揄。“有什么用?你已经选择了另一个已经有一番作为的人。”

“我……我只是和他吃吃饭而已。”她知道他说的是谁。

“我就没机会约你出去共进晚餐。”他满口酸意的说。

“这个……”梅玲耀语塞。“我其实应该跟你说声谢谢,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改变这么多。”

“我多希望听到的不是谢谢两个字。”

“你……不要多想了,好好为你自己的将来打拚。卫家的招牌未来还要靠你继续擦亮。”

卫升楠没有应话,只是淡淡地牵动嘴角,目光抛得好远,许久才说道:“其实和你比起来,其他的事情都不是那么重要。”窗外难得露出许久不见的太阳,卫升楠目光流转,像是洒落窗间的阳光。“在我心中,你摆在最重要的位置。”他说的一点也不矫情,每一个字都出自于心底,梅玲耀可以感受到这份真情的炙热,可是却不知该如何回应。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许久,直到卫升楠收回目光,转过头换上了往日的语气道:“好了啦!梅大副理,好好上班吧!别东想西想,还有一堆文件等著你签名呢!”

虽然他故作轻松,不想让气氛尴尬,不过梅玲耀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眼底透出的浓烈感情,他依然克制不了他的心。

丙然卫升楠在她离去前又开了口问:“早餐吃了没?”

“嗯,吃了。”

“有没有又空月复喝咖啡?”

“我戒咖啡了。”

“晚上穿暖一点啊!别看今天出太阳,现在日夜温差很大,别跟那个什么总经理吃个饭结果弄到感冒了。”

“知道了。”梅玲耀应了话马上要走,她知道卫升楠的真心,藏在那些他假装不在乎的话语中。

“等等啦!走那么快干嘛?”他瞥了她一眼。“放心啦!我又不会因为你不跟

我约会而阻止你的幸福。上次送你的表咧?戴上啊!那很适合你今天的装扮。”

“那毕竟是你送的,不好……”

“有什么不好啦?”他故意嚷嚷著。“想那么多干什么?就当我谢谢你曾经教我那么多东西好啦!”

梅玲耀欲言又止,其实,他何尝不是教会了她很多东西呢?

他知道卫升楠要走到这一步,相当不容易,他眼看自己亲手改造的人最后投入别人怀抱,还得学会祝福、学会不嫉妒、学会真正为对方好,这对一个男人来说,不管几岁,都真的太难。

“对……不起。”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悄声说著这几个字。

“算了。”他也沉下语气。“谁教我没有人家成熟稳重,没有人家有魅力。”

“你怎么这么说?”

“不是吗?那个什么严总经理事业有成,哪是我们这种含著金汤匙出生的绒裤子弟能比的?”

“不要说这种话,你有你的好。”

“我再好,也不是你的选择。”他说得霸气,也说得落寞,复杂的思绪只有自己懂。“好了啦!不要有什么愧疚感,我一样会对你很好的。”

“你……这又何必。”

“我高兴啦!你管我。”

“可是我……”

“我不会要你什么回报啦!紧张什么,快去工作啦!免得晚上来不及赴约。”

嘴里这样说著,他却是头一回体会到胸口涌著酸楚是什么滋味,卫升楠压抑著自己想要爆发的冲动,强迫自己要冷静。

他坐回座位,开始一天的工作。

经过这些日子的磨练,他开始学习扎实的基础宝夫。他知道自己的确不会精算成本、不懂得办公室生态,不懂得怎么和厂商接触以及存货周转管理,而这些都是梅玲耀多年来累积下来的实务经验。他开始了解光是懂得市场、光是会做业务是没用的,他的“顶头上司”成功地收服了他,可惜也在此时,别人也攻占了她的心。

这教他情何以堪,他多希望两人可以像以前一样,在争吵互亏之中完成一件件案子、达到一次次业绩,他早已“依赖”著有她的日子,是什么破坏了两人间的这份默契?徒留尴尬。是自己不够好吗?自己不是“她要的菜”吗?

烦乱的思绪在卫升楠心间冲撞,白天他可以藉著专注工作来压抑自己,但到了夜幕低垂的傍晚,他却倍感孤单。

他说过他会对梅玲耀无条件付出,可是却不知道这滋味竟是这般难受。

今天,他看见梅玲耀拿著一本型录看著。

“这什么?”他问著。

“我想挑一款新包包,以前用的皮包好像都很老气。”

“终于觉悟啦?”他用他习惯伪装的语气,看了看目录。“都不适合你啦!笨蛋,我们购物频道现在推的那款,就很适合你啊!”

“真的吗?”

“废话,雍容华贵还不是你的路线,那些是有点年纪的贵妇用的。你现在要走一点轻熟女风格,尤其你现在正在谈恋爱,配个对的包包才能更显得容光焕发。”

他变成她的最佳服装顾问,梅玲耀在他的影响之下,一扫“最老气女主管”封号,偏偏这些都是为了要和另一个男人约会。

梅玲耀放下了目录轻轻说道:“那好吧!我自己也订一个我们在卖的包包。”

“不用啦!我去帮你跟厂商拿啦!这家公司配合那么久了,也该展现诚意回馈一下了。”他知道梅玲耀是个节俭的人,也知道她不会再收自己什么礼物,他便为她想好所有。“晚上之前我保证帮你拿到啦!”

他真的说到做到,把梅玲耀的大小事放在第一位,也不求什么回报,梅玲耀轻轻叹了口气,这些,好像她从未在严明身上体会到。和严明的约会虽然平顺,不过似乎总是少了点什么,她说不上来,只觉得严明这样的男人,应该是自己的选择。

傍晚,梅玲耀就这样拿著卫升楠替她“弄到手”的包包,和严明赴约去。

“你今天真漂亮,难怪人家说女人谈恋爱会愈来愈美。”今天严明这样对她说著,梅玲耀却低著头不回话。

“怎么了?”

“没事。今天工作顺利吗?”梅玲耀转了话题,严明开始说起自己今天工作上遇到了哪些事情,谈起事业总是很有冲劲的严明,让梅玲耀静静地听著。

“你真的懂得很多。”

“你也不差啊!如果我们在同一间公司,你一定会是我的得力助手。”

梅玲耀给了严明一个浅浅的微笑,却没有完全笑开。

她刚刚话中,好像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哪怕自己也还不是那么明白。他懂得真的很多,可是似乎……还不是那么懂自己。

“对了,我下周要到法国出差一星期,不能约你吃饭了。”

“没关系,工作重要。”严明有忙不完的事情、开不完的会和出不完的差,这些梅玲耀都能体会,纵然严明常因此耽误了他们的约会,她也不会有任何抱怨,她知道高阶经理人都是这样。

“铃……”他的手机又响起,只见严明面色凝重地接听著,梅玲耀知道应该一定又是要紧的事。严明讲了好一会才挂上电话,梅玲耀主动说道:“没关系,我知道你一定有事情要先回去处理,快走吧!别耽误正事。”

“真是对不起,常常这样打断和你的晚餐。”

“没关系,我能理解的,快去吧!”

严明相当喜欢梅玲耀的懂事和体谅,这是别的女人做不到的。

“那我走了,下次补偿你。”他披起西装外套,交代餐厅柜台替她叫计程车。“到家后打个电话给我。”

“好。”梅玲耀点了点头,和他一起走出餐厅大门,看著他独自离去。

街景依旧,她一个人等著计程车,不过却等到了一个人。

“你怎么在这里?那家伙呢?”卫升楠骑著他的重机停在她面前。“他该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吧?”

“不是的,严明有急事先回公司,他替我叫好了车。”

卫升楠显然听不进她的话。“要你一个人坐计程车回家?要是我就绝对不会这样,送女人安全到家是基本礼貌耶!”他月兑口说出,语带不满,看见梅玲耀没有回话,才抱歉地说道:“好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说你那个总经理男友的坏话,只是让你一个人晚上坐计程车回家真的不好。”随后他便把车一停。“就让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可是……”

“不要可是了啦!我去过你家巷口,挺暗的,让你一个人走我真的不放心。”

“可是我没有安全帽。”她找理由推托著。

“小事一件,我马上帮你准备好,在这里等我喔!”说完他就要催油门。

“等等……我穿裙子耶!”

“侧坐啊!”他看了看梅玲耀。“放心,我也不想吃你豆腐。”

“你实在不正经。”

“告诉你,现在是我最正经的时候,给我在这边等著哪都别去,五分钟内我回来载你。”说罢卫升楠便飞也似的消失在餐厅门口,梅玲耀怔怔地看著他的背影。

他总是说,他对她说的话,都是最正经的,纵然他总是用很不正经的方式来表达。

五分钟不到,卫升楠又飞车出现在她面前。

“搞定,上车吧!”

“我……”一顶安全帽出现在她眼前,连包膜都还没拆,一看便知道是卫升楠刚刚替她买下的。

“你放心,我一定会安全把你送到家,时速五十,可以了吧?”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我一个人骑车的时候才会飘那么快啦!从旁边上,侧坐会吧?”

梅玲耀已经没有理由拒绝他,只好慢慢从机车旁跨上。

卫升楠一脚稳稳地踩著地,让车子微微倾斜。“矮冬瓜。”

“什么?是你的车子太高好不好?”

“都穿了几公分的高跟鞋了,还踩不上,说你矮还不承认。”

“是你爱耍帅骑这什么车。”

“是重机,重型机车,懂不懂啊你,多少‘正妹’想坐都没机会咧!”

“是、是,委屈你了,载我这老太婆。”

“知道就好,你的荣幸。”

“我谢谢你喔!”

“不客气,抓稳啊!等会我要飙了。”

“喂!等等!不是说时速五十?”

“是啊!是时速五十啊!一轮五十,两轮刚好一百。”

“什么?你这混帐东西!”

“来不及啦!你误上贼车、后悔莫及啦!”

此刻的对话,让两个人都有种熟悉的感觉,梅玲耀发现自己跟著卫升楠“幼稚”了起来,她可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要斗嘴就斗嘴、想吐槽就吐槽,这样子的随心所欲,好像没有人可以给她。

她原本紧张兮兮,因这家伙把她骗上了车,没想到卫升楠一路时速只有二十。

“喂!你这样也太夸张了吧!”

“看你怕成那样,吓吓你而已。”

“那也不用骑这么慢吧?脚踏车都比你快。”

“开玩笑,你穿裙子耶!要是不小心曝光,我会心疼耶!”也不知道他是认真说还是开玩笑,不过梅玲耀嘴角却微微上扬。

他逗得她好开心。

“再说这样慢慢骑,我就可以多和你相处些时间。”

“白天在办公室还相处不够?”

“不够。”

“你……”

“铃……”此刻卫升楠的手机响起,他把蓝芽耳机一戴,边骑边接起了电话。“什么事?好啦……我晚点到……没啦!有重要的事,晚点就去啦!”

在后座的梅玲耀听得出来,显然他原本有事情,为了载她而延误了时间。

“你是不是还有事?”

“没啊!”

“是吗?别骗我。”

“唉唷!再重要的事都没你重要。”

“没关系啦!我自己回家就好。”

“别想。”

“那你骑快一点没关系,不要耽误你的时间。”

“我说过,跟你比起来,任何事都不重要。”

“铃……”电话又响,卫升楠一样跟对方说他还有很重要的事,现在暂时不能去。

他挂上电话后,知道她在担心。“放心吧!没有什么事不能安排,只是有没有心而已,你永远是最重要的第一位。”

“你……这样……”

“前面路不平,你坐稳一点喔!”

卫升楠有意无意地打断她的话,似乎知道梅玲耀面对他的感情不知如何面对,他不要梅玲耀感到尴尬或愧疚,只要她过得好,就好。

然而卫升楠的话语却缭绕在梅玲耀耳边。她不知道他推掉了什么,不过他一再跟别人说,他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抽不开身。

他把送自己回家这等小事视作他最重要的大事,况且……自己方才是和另一人约会。身旁的风呼呼地吹,梅玲耀陷入沉思,眼前一幕幕的街景都变模糊了。

此刻卫升楠却突然在路旁将车停下。

“你要做什么?”

“你坐著就好,别再上上下下了。”只见卫升楠自己下了车,月兑下外套。“你穿上,骑车风大小心著凉。”

梅玲耀的确开始觉得有些冷,在她还没开口之前,卫升楠都替她想到了。

她接下外套,思绪纷飞。这不是她第一次披上他的外套,而每一次,卫升楠都比自己还要紧张,怕她著了凉、怕她感冒。

“谢谢。”她轻轻说著。

她明白自己的一切对他而言,的确都是最重要的大事。

***

他将她安安稳稳地送回家门口。“你上楼吧!我等你到家再走。”

“没关系啦!我知道你还有事,不要耽误了。”

“别啰唆,给我平安到家,不然我不会走的。”

“你真的是……”

“怎么样啦!嫌我烦吗?我就没有人家总经理稳重是不是?”

“我又没这样说。好啦!等会不要骑快车好吗?”

“再研究。”

“都几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成熟一点啦!”梅玲耀是真心希望他不要再飘车了。

不过,卫升楠的反应可不小。“嫌我小嫌我幼稚吗?对啦!人家总经理最好最成熟啦!”

“你怎么老是把话题扯到他身上?”

“我……好啦!对不起,一时之间没有克制好。”卫升楠告诫过自己,不能比较、不求回报,但是有时真的好难做到。“我会慢慢骑啦!你回家休息吧!”

他在楼下等到梅玲耀的房间亮了灯,才发动车子离开。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有点傻,人家心里想的念的都不是他,自己何苦这样为她不顾一切。可是……

他真的忘不了梅玲耀和自己相处的种种,他就是爱两个人好似互看不顺眼,其实携手共同完成好多事的感觉。

他对她从欣赏到爱恋,从顶头上司到想要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这一路连他自己都感到讶异,在不知不觉中早已付出了一颗真心,他不后悔,却很遗憾,她满满地占据了他的心房,但自己却只能在原地什么都不能做,不能拥有她,虽然他好希望能这么做。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