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砰!卫升楠一早到办公室,就将包包往桌上重重一放。搞什么?这什么烂桌椅啊?这样坐一天腰不酸才怪!

砰!也是一声重响,梅玲耀将整叠资料夹往桌上一摊。

“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希望你改进工作态度。”她对著正在泡咖啡的卫升楠没好气说著。

“迟到?”

“九点上班,你几点打卡?”

“九点零一分,不过那是因为……”

“还有理由?”

“你听完别人的话行吗?那是因为我第一天报到,得先到人事部门填一大堆鬼资料才迟到的好不好?再说也才晚一分钟,需要这么大惊小敝吗?”

“大惊小敝?问题不是这一分钟,是你的工作态度!”梅玲耀扯开了喉咙,“别组怎么样我不管,不过既然你在我这组,就得拿出工作该有的样子。我当人家助理的时候,只有提早到公司准备、没有迟到这种事,现在的新人真的是……”

“你可不可以不要一早就念佛经?”

“念佛经?!”

“这位大姊,看来你年纪也还没到妈妈级的地步,怎么讲起话来老气横秋,一定要把自己搞得跟欧巴桑一样吗?”

“欧巴桑?!”梅玲耀火冒三丈。“再说一次?”

“欧、巴、桑!”卫升楠实在很呕,一早就拿这种无伤大雅的小事小题大作,看来这老处女真的是想借题发挥。

“你真的找死!没断女乃的拖油瓶!”

“你说什么?”

“说你这卫大少爷,没事编到我这组做什么?我忙得要死还要帮卫家带小孩,不是拖油瓶是什么?”

“哈!没人要的老处女!我看你也没什么机会生小孩,好好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

“卫升楠!你给我搞清楚状况,我是你上司,说话放尊重一点!”

“梅玲耀小姐,要怪就怪你家给你取的好名字,‘梅玲耀’、‘没人要’。再说这也不是我说的,你随便抓一个办公室的人来问问,就知道人家怎么说你。”

卫升楠在来公司前,已经先对他的“顶头上司”打听了一番。

“好!卫升楠先生,你也要谢谢你家给你取的好名字,我看你果然是个没担没当的娘娘腔,做错事只会找理由,‘未生男’果然其来有自。”

梅玲耀也不是省油的灯,要拿名字来作文章是吧?这小子还差一大截!

“你说什么?!”卫升楠一听火大极了。“我的英文名字叫威廉,以后请叫我这个名字,OK?”

“叫你什么是由我决定,不是你决定,倒是请你记得,请喊我一声梅副理。”

“没人要副理,请多指教。”

“好!没断女乃拖油瓶,我一定好好‘指教’你!”

办公室的世界大战即将开打,没有人同情梅玲耀、没有人敢劝卫家大少,也没有人知道,办公室的天花板还能撑多久不塌。

***

“铁腕娘子”梅玲耀可真的是说到做到,对于卫升楠当真一点情面也不留。向来做事不拘泥小节的卫升楠碰到这个事事“吹毛求疵”的女主管,做事绑手绑脚不说,根本没有办法让他“发挥大器”。

卫家经营无线电视台多年,有自己的新闻频道、娱乐和购物频道。不同部门自负盈亏,在购物频道更是分组竞争,谁的业绩好谁就是当红炸子鸡。

上班的第二天,梅玲耀便把一大叠资料堆到卫升楠面前。

“把这些资料分析一下。”

“这什么?”

“最新的市调。”

卫升楠看见里头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数字。“需要这样吗?”

梅玲耀没好气地说道:“没做好市调的产品绝对不推出,这就是我的原则,明白吗?”她睡眠不足累得半死,还要替卫家教小孩,脸色口气都很难看。

卫升楠瞥了一眼这些东西,哼了一声说道:“做流行精品讲究的就是速度和品味,像你这样对著数字研究半天,等产品推出时也退流行了。”

“要在我这组做事,就不要再找借口,你这样我怎么带你?”她吞了一口手上拿著的咖啡,卫升楠看见一旁还有个没拆开的三明治。

“你还没吃早餐就空月复喝咖啡?”

“我在跟你说公事,你又在鬼扯什么?”

“我鬼扯?这位欧巴桑,我是为了你的健康著想,想要做业绩也不是这样的,好吗?”

“跟我谈做业绩?要不要你来教我事情要怎么做?”梅玲耀的胃的确在隐隐作痛,她三餐不正常,又时常处于紧绷状态,卫升楠实在看不惯这样的工作方式。

“好啊!我这就教你。”他也不客气。“首先,任何事情都不必这样匆忙,晚五分钟不会耽误任何事,也不会是世界末日。”他又翻了翻那些资料。“第二,你该培养的是对流行精品的敏锐度,而不是成天靠这些死板板的数字。”

卫升楠一语道中梅玲耀的问题所在,然而梅玲耀不懂也不以为然。

“够了!你以为我是怎么当上副理的?”

“你当上副理是因为你很拚,不是因为你聪明。”他老神在在回应著她。“但是体力比脑力重要,你有多少力气天天这样加班熬夜?”

“卫升楠!我不过是要你分析个市调,你现在这样顶撞上司,说我……没脑袋是吗?”她大为光火,现在是怎么样?找个人来羞辱自己?“你不要以为你是卫家的什么人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哈!你最好对我怎么样!梅大小姐,本人最痛恨别人一直提我的家世背景,我不屑那些!”

“不屑?”

“卫家一切跟我没关系。”他生平最想逃离的就是卫家,现在又有人硬是要这样“牵拖”,他火气也上来了。“我现在是在好好跟你沟通做事的方法,你干嘛又扯那些有的没的?”

“那正好!我现在也正好要告诉你该做些什么,你最好也不要再扯东扯西,做就对了!”

“你实在很难沟通!”

“你根本不知受教!”

梅玲耀的一团火烧到了天花板,而卫升楠头顶冒的烟也快引起火灾警报,他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食古不化的老处女,而梅玲耀也不晓得卫家为什么要给她一个这样冥顽不灵的大少爷来折磨她。

“我不管你还有什么理由,总之明天下班前我要看到市调分析。”

“这么说是没得谈了?”

“对!”

“好!本少爷就告诉你,我的眼光绝对精准,这什么鬼市调你就自己回去慢慢做,而我的答案现在就可以给你。”他随手拿起桌上的笔,翻了翻那堆市调最后的待选照片,约莫几秒,便勾出其中几件。“我可以告诉你,这些是这季最流行的商品,价格应该要订在这个范围内,就会成为名媛贵妇的最爱,保证你产品卖得热翻天。”他把这叠资料夹又堆回梅玲耀手中。“这样满意了吗?”

梅玲耀看著他傲气冲天的模样,一张脸沉了下来。“说到底你就是不照我说的去做?”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卢’?我都说了这些东西不必花太多时间琢磨,你留著力气好好把早餐吃完可以吗?”他看见梅玲耀一脸愠色,实在无奈。“我说梅大副理,不信你自己回去慢慢搞,要是最后结果跟我说的一样,你就该检讨工作方法,OK?”

梅玲耀瞪著这不服管教的家伙,再也不想忍受。“卫大少爷,我告诉你,要是结果跟你说的不一样,你就准备滚回卫家吃自己!”

她说罢转头就走,卫升楠出声喊住了她。“喂!大小姐,我吃什么不用你管,但拜托你该吃的三明治请带走。”

卫升楠看见梅玲耀双手捧著那叠资料,都快要挡住视线了,无奈地叹了一声。“好!算我怕了你,我帮你拿吧!”再怎么样她也是个女人,卫升楠将那些资料拿回她办公室。

梅玲耀的办公室堆满大大小小的“专业书籍”,放下东西后的卫升楠看了看不觉发昏。“市场行销、成本会计、经营管理、客户关系管理……”他活到现在也没读过那么多书,实在忍不住问道:“我说梅大副理,你没事不多休息,还看这么多有的没的?”

“什么有的没的?”梅玲耀瞪了他一眼。“三日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言语无味……”

“停、停停!行了!你慢慢背你的论语孟子,背到跟社会月兑节吧!”

“你要是没事就收拾收拾东西,我看你也待不久了。”梅玲耀撂了狠话,卫升楠则嗤之以鼻地转头离开,两人之间的空气凝结、降到冰点。

深夜,整间办公室就只剩下梅玲耀的灯还没熄灭,她酸痛的肩膀让她不得不往后一靠,放下手边的东西。

办公桌上堆满资料,她拿下厚重的眼镜,但那张全家福照却清楚地映入眼帘。

她是爸爸的得意女儿,妈妈的骄傲,梅家的榜样。

梅家世代书香传家,每个人念书都一级棒,爸爸更是“高风亮节”的学者、妈妈也是“谨守家风”的传统好女人,她承袭优良血统,从小就拿著数不清的奖状,直到大学毕业,爸爸希望她转行。

“梅家什么都好,就是日子过得不好。”爸爸叹了叹气说道:“这年头没钱真的什么事都不能做。孩子,你要是有本事,就好好在事业上打拚吧!”

梅家的确是书香世家却也是两袖清风、口袋空空。梅玲耀为了改善家计,为了不负爸妈的期望,于是一头栽进最现实竞争的电视购物行业。

念书从没输过的她,把这等拚劲也在工作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她对自己的要求永远高人一等,不能犯错、不能认输、不怕吃苦,最重要的就是凡事都要做到最好、做到第一。

她不觉得这有什么错,领人薪水就要做好事情,月月业绩第一、年年红利第一都是她,她赢得了卫家的赏识,当上了最年轻的女主管,却也让她时常在夜深人静时若有所失。

她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她得到了这么多,为什么却不快乐?

是同事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她背后说闲话吗?他们是嫉妒还是真的看不惯她的行为举止?不过,自己哪里做错了?工作认真有什么不对?凡事尽全力又有什么错?

梅玲耀揉了揉眼睛,微微打了个哈欠。

摆在她眼前的是那叠早上被那混蛋“助理”“退件”的东西,她又喝了一杯咖啡,打算熬夜和这些数字奋战。

“混帐东西,我明天就把你踢出去。”梅玲耀没看过这么狂妄欠揍的人,她不打算忍也忍受不了,等弄完这些东西,她就打算告诉卫家,他们家的宝贝孙子她没法管教。

一页一页的资料缓缓翻著,梅玲耀在这些密密麻麻的数字中不断划上萤光笔,计算机按了又按,电脑分析图做了又做,终于,她放下了这些资料。

午夜十二点,她完成了她钜细靡遗的报告,空荡荡的办公室只有那杯冷掉的咖啡,和从早上到现在都还没吃的三明治。

她疲惫地趴在桌上,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旧的助理走了,新的助理又不服管教,她只好一个人扛起所有的工作,不管在任何状况下,她从不屈服认输,从不对自己说不。

只是不知怎么著,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让她有种莫名的落寞涌上心头,她有些无意识地拿起刚做好的报告,最后一次检查。此时,只看见她看著报告,喃喃自语说:“怎么……会这样?”

***

卫升楠骑著他的重型机车,一路狂飙到家。

路上,他经过的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路段,一间间精品百货座落其中,一件件奢华昂贵的流行精品陈列在透明橱窗间,打上光亮夺目的灯光,多少路人在橱窗前流连忘返、两眼发直,不过卫升楠却一眼也看不上。

这些东西,他家里多到像座山。

他的妈妈,和他的四个姊姊,每季都会用卫家花不完的钱,为这座山再增加些高度。他从小就在这些昂贵的“玩具”中长大,这一季时兴什么包包、下一季流行什么服饰,明年会不会走回复古风,他鼻头嗅一嗅,眼睛瞥一瞥,心中便有个底。他懂得品味、了解时尚,这些对他来说是这样自然又应该的事,所以今天看见他“顶头上司”把自己搞得跟欧巴桑一样时,实在忍不住出言“纠正”。

“一点品味也没有,真差劲。”

连自己的装扮都不用心,这样的人还要当购物频道的女主管,自己真不知道到底倒了什么楣,遇上这样的老太婆。

卫升楠不知不觉也碎碎念著,他不知道,他的这位“欧巴桑”老板,现在正拿下眼镜,无法相信地盯著她的报告看。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