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长长的欧式回廊,传来一声声叫唤。“升楠啊!爷爷等著你,快来啊!”是一个妇女的声音,言语中依然含著宠溺,哪怕是她口中的儿子已经二十多岁,她一样用哄小孩的声音喊著。“宝贝,你怎么还不来啊?”

她口中的“宝贝”儿子,双眼一翻往上瞪,脸上表情明显无奈。“做什么?”

“今天要拜祖先啊!你是我们卫家好不容易盼到的……”

“男孙──”他替妈妈说了,尾音拉长,和他的表情一样无力。

“对啊、对啊!祭祖怎么可以少了你,你的姊姊们都等好久了,快来吧!”

“我可不可以不要去啊?都什么年代了,拜托不要成天拿这个压我。”

“你说那什么话?你知不知道妈花了多少力气才求到你这个小孩?”

“我还想拜托你不要生下我咧!”他用一贯的吊儿郎当口吻回答著妈妈,这些话他听到都会背了。然后他也精准地知道那个“欧巴桑”声音会在几秒钟后再次贯穿回廊,在她“发作”前,卫升楠跳下椅子。“好了!别啰唆了,这就去。”

他起身往卫家“祖庙”走,这是这座欧式别墅最“格格不入”的地方。

对卫升楠而言,他的一切,也是这样与卫家格格不入。

别墅后的卫家庙堂内,他捻起香,听见爷爷向前方一大堆的“祖宗牌位”念念有词,他站在最前排,后方是他的四位姊姊。

一堆的烛火和长长的线香发出袅袅烟雾,他的眼前一片蒙眬,就像他现在浑沌不明的脑袋。唉!他哪清晰得起来?如果真有神仙,他还真想问问当初为什么让他投胎到这种“鬼地方”。

卫家什么都不缺,就缺个能“传宗接代、继承家业”的男丁,虽然这落伍的传统观念卫升楠自小就嗤之以鼻,不过他知道前方一个个竖起牌位的“在天之灵”和眼前还没“驾鹤西归”的爷爷女乃女乃爸爸妈妈,可不这么想。

“升楠,发什么呆啊?”爷爷转过头用缓慢的语调说著,他高龄得孙,把他当宝一般疼爱“是不是不舒服啊?”

“不是。”

“是不是饿了啊?”

“没有。”

“天气转凉了,是不是冷了啊?”

“想太多。”

“那……”

“我、没、事──拜托你们快点拜完,真受不了。”

“你怎么可以跟你的列祖列宗这样说话啊!”爷爷中气不足,缓声说著。

“吼!我受够了,要拜你们拜,我还有事要忙。”

一旁的卫爸爸看见这小子的无礼态度,出言训喝。“升楠!现在这么重要的时间,你忙什么?”

“忙著去改名字!”他也火了。

“改什么?!你真不知好歹,这名字是你爷爷取的,你知道意义多深吗?”

“是、是、是!”他眼皮又上翻,露出白眼。“‘卫’家好不容易‘生’到的‘男’孙,是吧!”

“知道就好。”

这名字意义重大,当年卫爷爷抱著这金孙得意洋洋地喝满月酒时笑得多开心,他卫家终于有后,这名字取得好啊!

“好?你们可好了!”卫升楠实在受不了这些老头的观念。“取这什么鸟名字啊,你们开心我可高兴不起来。”

他声音不小,说罢便把手上的香往香炉上一插,甩头而去。

他知道身后有火冒三丈的爸爸、满脸愁容的妈妈和他那些“优秀”姊姊们正瞅著他,不过他再也不想理会这些,把他的名字、他的家世、他背负的“重责大任”,通通抛到天边,他现在只想──睡觉!

他实在累了,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活在这无聊的世界,昨晚失眠一整夜,幼时恶梦通通浮现……

“卫升楠!这学期大家一样推举你当卫生股长喔!”小学时的导师每个学期都这样跟他说著,然后他只能起立听著四周同学的丝丝窃笑,无奈地鞠躬坐下。

这一切,都因为他的名字──“卫生男”!

再长大些,青春期作祟,大家都想把自己打扮得帅气有型,好有个“正妹”可以约会。无奈当时仍是乖乖牌的他,在妈妈姊姊的管教下,头发不能上发胶、衣服一定要塞进裤子里、不能讲脏话,遇到师长要敬礼……他通通照做了,也得到了这个外号──“未生男”。他永远记得国中毕业典礼的那天,他上台领全勤奖,走过一排排同学中间时听到的对话。

“我看卫升楠他家的确‘未生男’,因为他根本是娘们,哈!”“就是啊!我看他跟他几个姊姊根本一个样。”“你看他到现在还拿那种娘们便当袋,笑死人。上回叫他跷个课一起去看电影也不敢,还说放学要赶快回家上钢琴课,哇哈哈!我看他去学刺绣比较快啦!”

他走上台,用颤抖的双手接下这张“全勤”奖,家中象征他“乖宝宝”的奖状多到可以当壁纸,不过当时的他却只想哭泣。

直到更大了些,大到他开始觉得应该要做什么造反时,他便不客气地将幼时那些“屈辱”一一平反。

“当啷!”每每吃完饭后,他便迳自把碗筷重重一放,连声问好都没有便拎著外套出门。

“去哪啊?”妈妈急问。“外面风大别出去了。”现在又把他当几岁小孩啊?卫升楠一听,更把手中外套故意一丢,砰一声甩上门,哪管后头的妈妈姊姊们追著问。“你到底要出去做什么?”

“找朋友。”发动他的重型机车前,他丢下这句话。

后头紧张到要得忧郁症的妈妈气喘吁吁地追问说:“交什么朋友,你最近变得有点……”

轰!轰!机车的排气管发出轰隆声响,好似他快要爆炸的脾气。

卫妈妈的话淹没在这阵阵车声中,卫升楠早已扬长而去。

其实,他没有什么朋友,更直接的说,他没有一个可以分享他心中孤寂的知心友人,甚且,他不知道要怎么爱一个人。

出身贵族世家,从小到大念的都是那种爱互相比较的贵族学校,交朋友得先看对方家世和自己的配不配,放学回家有一大堆家教才艺课等著他,他习惯了,但也不知所措。

种种回忆涌上心头,卫升楠在床上翻了又翻,躺了又起,胸口沉闷又睡不著,索性又牵出他的重机,一路往家门外飞车而去。

车子愈飙愈快,他在排排车阵中钻,却找不到心的出口。

在穿越一个个惊险的路口后,他不知不觉来到了这栋大楼,这栋他从小熟悉却又那么陌生的卫家媒体总部。

已经过了晚餐时间,但是依然有几层楼灯火通明,他仰头望著,总部大楼气派的灯光映出他一张帅气的脸庞。这栋大楼的继承人就是他、里头的卫家大业也将归属于他,但现在的卫升楠却什么也不想要,感受到了难得片刻的宁静,他的眼睫渐渐低下,黑眸透著深邃。

现在的他,就像电视广告中那个电池兔宝宝,浑身是劲,但兔宝宝还有个赛跑目标,他却没有方向。

想到电视,他又看了一眼这金碧辉煌的大楼,投射灯打在象征卫家媒体王国的招牌上,而他这个王国中唯一的王子,却感到迷失彷徨。

他有一颗不安的脑袋,转得比谁都要快,却也不想被束缚在这个令人窒息的国度里,他还有一颗热诚且真挚的心,或许带著些任性的孩子气,但他想保留给一个让他动了心的人,只是这个人不知何时出现,他满腔的热情无处宣泄。

卫升楠穿著长靴,横跨在机车上,他英挺高大,沉思时如凿的轮廓煞是迷人,他微微往后一仰,目光抛向远方。

透著光的玻璃帷幕,在傍晚显得格外醒目,就像此刻轩昂帅气的他,格外引起路人注目。

“那些人,在忙什么?”

他望著办公大楼里那些忙碌的身影,不知不觉喃喃自语。

***

明亮的办公室内,梅玲耀拿下眼镜揉了揉微微发红的双眼。

晚餐还没吃,不过她也没时间吃,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隐形眼镜早就已经不堪负荷,她换上厚重的镜框眼镜,搭上那件几百年没换过的套装,看起来果真像只有工作没有生活的“老处女”。

这个是办公室大家暗自叫她的外号,她当做不知道懒得理会。她哪有时间听这些闲言闲语?每天例行性的加班,只为了把事情做到最好,手上的案子多到处理不完,哪还有时间买什么新潮衣服?

“副理,这是厂商送来的样品。”

“就这几样?这款包包不是有很多种颜色吗?”她语气稍稍提高,“是他们忘记还是你没提醒?”

“我……”她的助理吞吞吐吐。“可是都是同样的款式……他们说,看这几样就够了,其他的有照片。”

“照片?这就是你办的事态度吗?厂商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将来产品出问题谁要负责?”梅玲耀眉头已经拢紧,语气渐显尖锐。站在办公桌前的年轻助理忍不住嘟嚷。

“问题有那么严重吗?”

“你说什么?!”她发飙了。

“没有……”

“没有?你们草莓族就是这样,教你们怎么做事都当耳边风,将来怎么能够成大器?”在电视购物部门工作,业绩代表一切,数字就是能力,她全力打拚维持全部门业绩第一的地位,除此之外,她还创造了多项第一。

她以最快的速度爬上副理这个位置,头上直接对的就是卫家经理人,在替公司赚进滚滚财源的状况下,没有人敢对这个为公司卖命的女主管吭一声,只有那些“不知死活”的新进员工敢这样顶嘴,没人愿意和梅玲耀同一组工作,她的助理就这样一次次面试进公司,然后一次次快速阵亡,挂在她手上的“草莓”数目也和她创造的业绩一样,都是公司第一。

“副理──”被念了一顿的助理看起来也豁出去了。“这种小事情不用这么认真吧?”

“你说什么?”梅玲耀瞪大眼睛。

“你也太处女座了吧!”新助理用星座来形容她的做事风格,顺道还加上了一句。“这样会被人说是老处女没事做,生活只有工作。其实副理你长得也不算差,怎么老是……”

“我在跟你讲工作,你给我扯到哪里去?!”

“我是有话直说为你好,你都不知道别人怎么说你对不对?”助理说到这边,办公室所有人都冒著冷汗。“反正我也不打算做了啦!这个你自己弄。”

说罢,助理把样品丢在一旁,包包拎了就走,办公室气氛尴尬,还没下班的同事都不敢吭声。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大家都知道明早梅玲耀又要打电话到人事部门,请他们再面试新人。

梅玲耀脸色难看,对工作坚持做到一百分错了吗?如果没有这样,她的业绩哪里来?又怎么当得上主管?她没力气理会已走出门的助理,她得亲自打电话联络厂商,然而双眼却空洞地往窗外飘。

她很少感到如此挫败,倒不是因为又阵亡一个助理,而是她刚刚说的一番话。

她说自己像个只有工作的“老处女”,没恋爱、没生活、不懂得打扮。

“唉!”她重重地在心中叹一口气,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身为主管,她要求自己得有个榜样,私人情绪不能在工作上表达。然而那些话却像一阵风,不断掀起心中的涟漪,压不住、止不了,梅玲耀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孤单,但是满档的工作让她怎么能将感情排上行程表?她望著亮起的街灯和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有的人拎著大包小包百货公司的战利品,有的人呼朋引伴地从餐厅走出,她依稀还看到有个“闲人”倚著一台重型机车杵在大楼门前发呆。

“这些人,为什么都没事做?”

她望著闪烁的霓虹灯和熙来攘往的街道,不知不觉喃喃自语。

***

亟欲逃离卫家一切的卫升楠和为卫家业绩付出一切的梅玲耀,本是两条根本不会交集的平行线,却在卫爸爸的一个决定下,硬是将他们的人生的路途拐了个弯,两人将在卫家的电视购物频道交会……

“升楠!”卫爸爸在客厅里大发雷霆。“这回又是谁在英文家教的咖啡里面加辣椒?”

卫升楠翘著二郎腿,正眼也没瞧那头顶冒烟的老爸。“我怎么知道?你去问厨房阿姨,是不是她不小心把糖加成辣椒?”他一边说,一边拿著电视遥控器转来转去,一副“没证据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卫爸爸气得破口大骂。“给你请一对一的家教,是要加强你的英文能力,以后好跟我们的国外客户直接洽谈,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

“英文不是这样教的好不好?”他又按了一下遥控器。“都什么年代了,还在死背那些古早文法,喏!没事多看看你了不起的卫家洋片台、或者看看国家地理频道,不但可以自然地练英文,还可以顺便增加知识咧!懂不懂啊你?”

“臭小子你讲那什么歪理?基础宝夫不打好,成天看那些有的没的,你以为事情这么简单吗?”

他耸了耸肩。“事情简不简单看个人,古老的文法跟你古老的观念一样,该淘汰了。”说罢他干脆往沙发上一靠,继续盯著他的电视,不理会他的古董老爸。他恨不得抛开“卫家唯一男孙”的身分,只因太多无聊的期望加诸在他身上,太多过时的观念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为什么人就不能照自己的意思过活?他都几岁了,还把他当未成年的小孩管吗?

“臭小子!你给我听著,你的姊姊们不是国外管理学院毕业,就是念国内知名学府,每一个都比你优秀有能力,你最好皮绷紧一点,不然……”

“不然怎么样?”他双手枕在后脑,老神在在。“念书代表一切吗?我最讨厌蛀书虫、书呆子。”

“不然怎么样?”老爸提高音调。“不知长进的家伙,你喜欢实务经验?好!傍我到电视台实习。”

卫升楠懒洋洋地应著他。“哪个部门啊?有没有薪水领啊?”他不在乎随口应著的态度,让卫爸爸心生一计,打算真的跟他杠上了。

“小子,给我听著,你说你是大人不想让人管了是吧?好,有本事的话你就自立自强,给我到电视台上班。领月薪,家里不给任何支援。”

卫升楠这回倒没应话了。其实,他一直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不是靠书本、不是靠学历,更不是靠什么卫家光环,只不过,他一直找不到方法。

他体内似乎有一把旺盛的火,想要好好燃烧,却找不到干柴。他有聪明才智,反应灵敏有冲劲,却没有地方发挥,现在老爸这个安排,是不是该接受?

卫升楠还来不及考虑,就发现老爸这回铁了心玩真的了。

棒日起他的信用卡被停用,家里的所有支援也通通断绝,老妈虽在一旁不断地想要劝老爸,但卫爸爸理都不理。

“这小孩就是被你惯坏的。”卫爸爸斥著妈妈。

“惯坏?他不就不爱念书,你现在连饭都不让他吃,存心想要整死我儿子?”

“你儿子就不是我儿子?你看看他那什么态度,不让他去磨磨不行!”卫爸爸几乎吹胡子瞪眼。“他有本事,就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卫升楠也不理会两人怎么吵,迳自往自己房里去,他心想自己到时候可以在电视台怎么发挥,好让这两个老人家,不,加上卫家上上下下的人,都闭嘴。

***

卫家电视台电视购物部门内

梅玲耀接著人事部门的电话,尖声问道:“什么?卫家那个大少爷?”

“梅副理,这是总经理的决定。”人事部门解释。“不过总经理有交代,把他当一般员工就好,不必有所顾忌。”

“那也不必把他丢到我这边吧!”她的音量还是不小,她已经忙得要死,不给她一个有经验的助理就算了,还弄个皮贵肉如金的卫家大少爷给她,有没有搞错?

人事部门在电话那头小心翼翼地继续说道:“总经理说……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好好被磨练磨练,还希望梅副理您可以多担待。”

“多担待?”她真的想昏倒。“为什么我得负责一个没断女乃的家伙?”

“没……断女乃?”电话那头明显压抑著笑声。“副理,这个形容词有点……”

“怎么样?”她向来有话直说,她知道卫家大少爷是卫家唯一的男孙,这等货色她见多了,不是被保护好好的什么都不会的宝贝草莓,就是做事有一搭没一搭的当在玩游戏,这不是没断女乃是什么?

“可是……这是总经理的指示,还希望副理您……”电话才讲到一半,梅玲耀桌上另一支专线便响起,她瞄了一眼来电显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是总经理办公室打来的,看来是打算亲自和她说这件事。

她接起电话,知道自己躲不掉,卫家老总亲自打电话了,她还能说什么?

她无奈地应了声,电话那头卫老总不断强调别把他当卫家孙子看待,当做一般员工就好。“好吧!”梅玲耀挂上了电话,心中暗忖道:“当一般员工是吧?是你说的,那我也不客气了。”

忙得要死的梅玲耀也不打算拿时间跟他穷搅和,反正这工作就是这样,身为助理,主管要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要你办好事你就别搞砸,不然就和一般员工一样,等著被盯到墙上。

而胸有成竹、满怀抱负的卫升楠,在听说自己到电视台不过是当个“小助理”时,当场和老爸杠上。“什么?购物台的助理?”

“对。你没听错。”

“我堂堂一个大男生去当一个什么……女主管的小助理?”

“人家当初也是从小助理一步步往上爬的,你要是有本事,就向人家看齐。”

“你!”

“如何?人要是有本事,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发挥,你就好好去当你的助理,不然我保证下个月起你连那台什么机车都养不起。”

“臭老头!你故意整我是吗?”

“臭小子!最好对你老板的老板尊重点。”

卫家父子四目相瞪,卫老爸知道这小子不受点教训就不知天高地厚,而卫升楠则是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于是,带著盛怒的卫升楠和火气也不小的梅玲耀,就这样准备在卫家办公大楼相会,战火一触即发。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