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

回到公司后,黎峻威在一楼和东光他们讨论账务问题,佑宁回到办公室,马上换掉他桌上冷掉的茶、把桌子擦干净,再用削铅笔机削尖他桌上所有的铅笔,将印台加上打印水;想到中午的午餐和他代付的盆栽钱,她掏出一百六十元放在他桌上,才回座位坐好,这时才发现她桌上多了一张传真,上面写着:

To黎老师:可否于本周三前备妥讲义资料送回班上?

FROM精英讲习班林小姐

这是什么呀?

她一脸不解,只好把传真一并放他桌上。

黎峻威回来时,喝着刚泡好的热茶,看着所有已经削尖的铅笔,不得不承认,这粱佑宁虽然工作能力不怎么样,却非常细心。

他拿起铅笔正要工作,忽然看见印台上的一百六十元。

“这一百六十元是你放的吗?”

“对呀。你借我买盆栽的钱和中午的午餐费。”

他起身把钱放回她桌上,面无表情的说:“这钱不用还了。午餐我请,盆栽的钱就当是派你外出的车马费。”

她看着他那张冷冷的脸。

她绝对相信自己没那胆子敌对他说不,那……好吧,就只好“笑纳”了,赶紧把钱扫进抽屉里。

“梁小姐,你把这些资料拿去双面影印,印八十份,我三十分钟后要。”他交代。

“唔,是。”她到他桌上拿起他交办的资料,转身就往影印机室定。

在还没开始影印之前,她完全不觉得黎先生交办的事有什么难的,可是一走到影印机前面,她才发现问题重重。

第一个问题就是,她不知道要怎么用这台影印机,她按了启动钮,按了半天,影印机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也许她该找个人来问,于是她探出头来——

雅琪正在和客人解释账务,东光在讲电话,淑玲一脸焦急的和管叔对着帐,晓妃在电脑前专注地键着资料,桌上满满的都是会计凭证。

喔喔,看来所有人都很忙耶。

那找咪咪姐!她小跑步到刘烨的办公室。

“佑宁,有什么事吗?”刘烨笑容可掬的问。

“喔,没……事,我只是看看咪咪姐在不在。”

“喔,咪咪去国税局了,大概要好些时候才回来喔。”

“知道了,谢谢刘大哥。”说完,她马上消失。

半个钟头眼看已经过了十分钟,她却连开机都还没,紧张得肚子发疼,那现在怎么办呢?

去问问齐哥吧,结果连齐哥都不在座位上。

她苦丧着一张脸,垂头丧气的走回影印机室。

最后晓妃要去洗手间经过影印机室,看见一筹莫展的佑宁。

“你怎么啦,怎么站在这里发呆?”晓妃问。

“晓妃姐,不晓得为什么这个影印机都不动耶。”

闻言,晓妃笑了。

“你呢,要先按这颗黄色的节源按钮,再按这颗启动,就可以列印了。”

“喔,我知道了。谢谢晓妃姐。”

“哪里。有什么问题你尽避来问,可别客气。”

佑宁甜甜一笑。“好。”

晓妃离开后,佑宁把纸放好,果真可以列印了,可印了二十份之后,她才想到一件恐怖的事。

黎先生说要……双面列印!

啊!双面列印啦,那她印的这一堆单面的要怎么办?

她开始淌冷汗。

可影印机还在继续热烈的狂印当中,她该怎么办?

先按停止键吧,她心到手到的狂按停止键,却徒劳无功,纸还是一样被像得到强迫症的机器给列印了出来。

天啦!她的第一份工作会不会就毁在这台影印机上头?

她看着印蚌不停的影印机,不住地在心里哀号——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它不停止列印呢?

谁来帮帮我吧。

突然间,她看到插头,想也不想地便直接把插头拔了下来。

影印机终于停了。

她松了口气。

再把插头重新插回插座上,影印机却没有动静。

懊、该不会是挂了吧?

她再度绷紧神经,对着所有按钮乱按一通。

影印机却还是一动也不动。

她把门关起来,蹲下来,告诉自己:梁佑宁,别慌,你一定会想出办法来,冷静,先冷静下来。

她的自我催眠都还没成功呢,门忽然开了。

她看着黎峻威,吓得脸都白了。

黎峻威看着她,根本什么都不必问,就知道那是张闯了祸的脸。

他拿起影印机印好的纸,冷静地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我原本单面复印,印到半途才想到要印双面,却又不知如何中止影印机,就把电源线拔掉,再插回去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影印机就不能印了。”她的表情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难道你没想过找个会使用影印机的人来问吗?”这情况真是不可思议。

“我有想啊,可是大家都很忙,我不敢打扰大家,所以……”

他闭起眼睛。

他是应该说她一说,可是,她蹲在那里,那表情……那表情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正要杀害她似的。她干嘛那么怕他?他根本连骂她都还没开始呢。

他张开眼睛,对着影印机按了几个按键,重新输入密码,影印机便恢复正常了。

拿出印好的纸张,印了一份双面的底稿,然后设定好份数及装订,按启动,影印机便开始正确的执行列印指令。

弄好这一切,他便走出影印机室,最后想到什么似的又回头。

见他回头,她又一脸紧张的看着他,让他觉得很莫名其妙。既然她无论如何就是怕他,那他还不如把她教机灵点。

“这些资料印完之后,马上拿上来给我。以后遇到不会的,记、得、问。如果大家都忙,可以直接问我,避免浪费大家一些无谓的时间。”说完,便真的离开了。

回到二楼,他很认真的思考着她的去留。她连最基本的工作都做不好,是要如何当他的业务助理?

他拿起茶杯,啜了一口茶。嗯,是热的。

拿起铅笔,是尖的,每支都是。

打她来了之后,他没喝过一杯冷茶,也不曾亲自削铅笔,桌面很干净,印台也不再干涸。

整体来说,他的工作舒适度确实大大提升了。

但不管怎么说,他聘的是业务助理,不是管家。想到这里,她那张紧张担心的脸又浮上他心头。

她究竟是怕他什么呀?

正当他还在恍神之际,她已经拿着印好的资料上来了。

“黎先生,都弄好了。”

他看着她,很正式的说了一句:“谢谢。”

“啊,你快别这么说,我——”

她话都还没说完,他已经拿了一个公文封把资料装好,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最后丢下一句:“我下午不再进来了,有人打电话找我的话,替我留下姓名电话,我回来再处理。”

“是!”她大声地说,心里真是开心极了,总算可以轻松一下了。

她决定先去泡杯茶替自己压压惊。拿起桌上的茶杯时看见塑胶袋里的三盆小盆栽。

嗯,这里光线不是,可窗台那边是黎峻威的地方,她还是不要妄想好了。最后,她想到茶水间,那里的窗台空空的,又可以照到阳光,而且通风,盆栽放那里应该可以。

替这可爱的小植物找到安居的地方,她很开心,哼着歌把茶杯和盆栽都拿到茶水间去。

一走到那里,她吓了一跳。

吓!怎么这么多人?

咪咪拿着茶杯,担心的看着她。“被黎先生骂了驹?”

“……”关于自己的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雅琪撕着三合一咖啡包。“你不要想太多。除了咪咪姐,我们每个人都被他骂过。”

“对呀,他既严格又严肃,要不是给的薪水实在优渥,我早就不干了。”淑玲说。

“喂,这样讲也不是很公平吧,跟着他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这可是在别的事务所学不到的喔。”东光边啃饼干边说。

“对啦,也对啦。”晓妃说。

最后大家把目光又集中到她身上。

“你,应该会继续做吧?”咪咪姐低声询问。

“呃,应该吧,除非黎先生开除我,不然我真的很想继续做下去。”佑宁说。

“那就好。你都不知道我们黎先生喔,用人的折损率有多高。他的业务助理平均都只能跟他三个月,目前还没有谁超过百日的,每在那个缺人的空窗期,我们的神经就得绷紧一点,他事必躬亲的行事态度简直让我们太有压力了。”淑玲说。

“所以你们每天这个时候都会聚在这里纡解压力哦?”

“哪有那么好的。我们都嘛趁他和小刘先生出去的时候才能到这里来轻松一下。”雅琪搅拌着咖啡说。

“那这样好了,以后要是黎先生和刘先生会出去很久,我和佑宁就在二楼的栏干上绑条手帕,你们要是看到了,就自己到茶水间来纡压,你们说好不好?”咪咪姐建议。

“那就是我们捡到的下午茶时间,很好啊。”东光先生附议。

“佑宁你觉得咧?”晓妃问。

好像满有趣的。“好啊。”附议!

接着她把盆栽放到窗台上,大家七嘴八舌的问起盆栽的名称,嘻嘻哈哈的,欢乐时光很快就过去了。

她捧着茶水和咪咪回到二楼,要走回各自的办公室时,咪咪忽然唤住她。“小宁啊,我有种预感,我觉得你很有可能会待上很长一段时间耶。”

佑宁眼睛一亮!“真的吗?如果我真的可以通过试用,一定请你吃饭。”

“好喔,为了吃到你这一顿,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业务上有什么不会的,你尽避放马过来,咪咪姐让你靠!”

她甜甜一笑,撒娇的说:“谢谢咪咪姐!”

“好啦,快进去忙吧,黎先生要是打电话回来找不到人,可是又会发飙的喔。”

“嗯。”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www.yqxs.com☆☆☆

佐宁回到家,月兑掉高跟鞋,边换拖鞋边哇啦啦叫着:“好饿好饿!饿死了!佑宁,你晚饭煮好没?”

“好了,都在餐桌上了,你洗好手就可以开动了。”佑宁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佐宁走到厨房,看见桌上有麻婆豆腐、宫本炒双鲜、清炒高丽菜和养生鲜菇汤。

“怎么没有肉?”佐宁有些不满地问。

“有啊,麻婆豆腐我有放肉末啊。”佑宁忙着筛面粉,还不忘解释。

“今晚也没有煎鱼喔。”佐宁的小嘴嘟得老高。

“有鱿……鱼呀。”佑宁月兑掉围裙,走到餐桌来。

“厚!自从你上班之后,每天晚上都煮得很随意喔。”

“别抱怨了,吃饭。”

佐宁还是不放弃。“啊,明晚我们吃菲力牛排好不好?我明天午休就去买牛肉。”

“菲力牛排要预调酱汁,还要腌肉,周末再吃吧。”

“粱佑宁!”

“干嘛?”

“你不要以为你开始赚钱了,就都不听我的话了。”

“你放心吧,不听你的话要有点本事,这种本事我到现在还是学不会。”

佐宁夹了一块鱿鱼往嘴里送。

是她多心了吗?怎么佑宁讲话的态度好像带股怨气似的?这个问题最好打住,换个话题好了。

“你在忙什么呀?”佐宁看着料理台上的电动搅拌机。

“做甜筒小蛋糕。”

“你好久没做西点了,今天是怎样?忽然心血来潮?”

“今天有很多同事帮我,所以我想今晚把蛋糕烤一烤,明天带去事务所请同事吃。”

闻言,佐宁心里很不是滋味。

“厚,对啦,现在有了同事就不要老姐了,真是势利眼。”

“吃醋哦?你很无聊耶。”

“不管啦,你得多烤两个,一个让我晚上当消夜,另一个明天带去公司当点心。”

“知道了,早就帮你准备了,一个巧克力口味,另一个是香草口味。”

“这还差不多。”听她这么说,佐宁的心情才算平衡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