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韩绍衡和莫非伏在屋顶上,听着屋里的谈话。月亮被乌云遮住。幽暗的光线正好提供他们隐蔽。虽然韩绍衡的猜测合乎情理,莫非还是不认为山贼会是欧阳家的人。但在发现山贼就在这位于半山的寺庙里,到他们在屋上听了好一会儿的话后,她不得不承认韩绍衡所说的话完全正确。

“这就是世家的作风吗?”没有想到,出身名门世家的欧阳敬竟然也会有这么愚蠢的行为!仅仅是为了好玩而扮演山贼。

对莫非尖锐的质问,韩绍衡除了苦笑之外没有任何回答。

“接下来要怎么做?”

“只好找欧阳家谈一谈了。”韩绍衡的话才刚说完,就传来锣鼓声。

“那是什么声音?”半夜怎么会有锣鼓声?莫非疑虑地看着韩绍衡。

“麻烦的声音。”韩绍衡看着从远处往他们方向过来的大红轿子,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到下面去。”

“知道了。”

莫非跟在韩绍衡之后,两人轻巧地落在后院里,隐藏在黑暗的角落。当她看清楚传出锣鼓声的是一队娶亲的队伍时,不禁大吃一惊。怎么会有人在半夜娶妻?

“那是怎么一回事?”她不解地问韩绍衡。

“大概是掌柜太害怕山贼。”韩绍衡也只能这么猜想。

抬轿的人轿子和几箱嫁妆放下之后,就逃命似的离开。正在寺庙里饮酒作乐的‘山贼’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全部跑了出来。在看到一箱箱嫁妆和轿子之后,开始放声大笑。

“那个老头可真是胆小。”其中一个人说道,其他人跟着大笑起来。

“别吵了。”欧阳敬挥挥手,“把轿子抬进去。”

听到欧阳敬的话,他的手下开始抬起轿子、嫁妆往寺庙里搬。莫非想要跟进去,韩绍衡阻止了她,示意先在外面等一等。

“不进去救那个女孩?”莫非有点担心。

“先看一看。”韩绍衡轻声的说道,同时把目光送向寺庙里。

欧阳敬的手下一打开箱子就发现不对劲,装在箱子里的不是黄金、更不是绸缎,只是一箱箱的石头。

“这是怎么一回事?”欧阳敬不敢相信掌柜竟然敢欺骗他。

其实,不只是欧阳敬,连在外头的莫非都吓了额一跳。韩绍衡倒是一点也不感到意外,让他讶异的只有掌柜似乎没有想过“山贼”发怒之后怎么办。

欧阳敬看着装满石头的箱子,怒气冲冲地往轿子走去,伸手揪开帘子。

“给我滚出去。”

“你叫我滚?”不是预期中的少女,反而是低沉的男声。接着,轿中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欧阳敬的手。

听到这个声音,韩绍衡和莫非暗暗叫苦。只见凌云抓着欧阳敬的手,歪歪倒倒地走出轿子。看他的样子,似乎喝了不少,就算功力不弱,但毕竟没有碰过酒。

欧阳敬一开始也吓了一跳,但在看到凌云歪歪倒倒的样子之后,又感到安心。一个醉酒的家伙能对他怎么样?当然不能,而且,对方只有一个人,他们这边可是有三十个人,他不动声色的看着凌云,已在心中盘算要怎么教训不听话的掌柜了。

“你是李老头找来的帮手?”

“谁是李老头?”

“鸿海客栈的掌柜。”

“喔,是他啊。”凌云只觉得眼前所有的东西都晃来晃去。“没错,我是受掌柜之托,来铲除山贼。”

听到他说这句话,欧阳敬和手下都笑了出来。这样一个小孩子想要“铲除”他们,老板未免看走了眼。

欧阳敬并没有注意到,凌云和阻止他非礼莫非的韩绍衡坐在同一张桌子。

“你们笑什么?”凌云不满的瞪着欧阳敬,想也不想就抽出刀来。

“该怎么办?”莫非用手推了推站在一边的韩绍衡。

“再等一等。”

“可是,他喝得那么醉……”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让他当英雄也没什么关系。”

韩绍衡并不像莫非那么紧张。“如果有什么事发生,你就待在这里别动。”

“你一个人可以解决吗?”

“你明明知道我是谁,别问这种问题。”韩绍衡说完就把目光放回凌云身上。

之间凌云对着欧阳敬说了几句话,欧阳敬脸上的表情果然变得十分狰狞,他的手下们脸上却是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他说了什么?”莫非听不见他们说话,转头问韩绍衡,发现韩绍衡脸上正挂着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的表情。

“呃,几句不太动听的话。”韩绍衡苦笑着说。

欧阳敬突然抽出剑来,往凌云方向刺了过去,莫非紧张的想要出手,却被韩绍衡一把抓住。

“别动。”韩绍衡轻声地制止她。

“可是……”莫非立刻发现她多虑了。喝醉了并不代表凌云就不会用刀。事实上,他喝醉来还比没有喝醉更危险一些。看他一刀劈向欧阳敬,却在中途变了个方向,本来能避开这一刀的欧阳敬因为这不合常理的变化而趴倒在地上,跌了个狗吃屎。莫非差点笑出声来,但心中确实放心不少。“看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嘛。”

“不。”韩绍衡摇了摇头。“只是一时吓到他们而已,迟早被他们发现凌云只是连刀也拿不好。”

莫非很快就发现韩绍衡说得没错。欧阳敬的手下很快就发现凌云不过是搞不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的醉鬼,而不是会酒八仙这一类的功夫。很快的,凌云就落于下风,几个人一面打,一面将凌云逼向墙边。

“莫非,你绕到墙外,躲在靠西边的地方不要出声。”

“你呢?”

“我去帮那个傻小子。”

莫非点了点头,在没有人注意她的时候,从门口溜了出去,躲在墙边。

这时,欧阳敬的手下正要捉住凌云,忽然感到一阵风从身边闪过,接着手腕一麻,手上的刀剑就掉落在地。韩绍衡一把环住凌云的腰,一个纵身就翻过墙,这一下变化看得众人目瞪口呆,一会儿后,欧阳敬才回过神来大骂:

“快点追。”

手下们慌张地开始爬墙,压根儿没想到他们可以从门口出去就好了,欧阳敬想是大骂一声蠢猪,自地上拿起一把刀追了出去。手下才想去根本不必爬墙,急忙拣起兵器追他们的主子。

躲在西边墙角的莫非连听都没有听到刀剑交击声音,就看到韩绍衡抱着凌云的腰跃出墙外。

“解决了吗?”莫非急忙问韩绍衡。

“你抱着我干嘛?”搞不清楚状况的凌云含糊不清地问。

“抱歉。”韩绍衡点了凌云的睡穴,凌云立刻失去意识。

“把他藏起来,然后在这里等我一会。”韩绍衡把失去意识的凌云交给莫非。

‘没问题吗?”莫非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欧阳敬的大骂声。

“别出声。”韩绍衡吩咐了莫非一句话之后,就施展轻功往门口的方向奔去。他先是在门边的暗处躲了一会,等欧阳敬和手下全部跑到外头之后,他才从暗处走出来,对欧阳敬大喊。

“你们是在找我吗?”

“少爷,那小子……”

不等他们把话说完,韩绍衡就往东边跑了过去。

“追!”欧阳敬大吼一声,提起剑往韩绍衡的方向追了过去。

韩绍衡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欧阳敬。虽然可以很容易就甩掉欧阳敬,但他并没有这么做,相反的,他故意放慢速度让欧阳敬能追上他。但欧阳敬快追上他时,韩绍衡又加快速度,将他们抛在身后三十尺的距离。

“可恶,你这个只会逃命的家伙。”

“给本少爷停下来。”欧阳敬气喘呼呼地喊。

他原本只是想发泄怒气,没想到韩绍衡真的停了下来。欧阳敬的手下立刻将韩绍衡包围起来。

“逮到你了吧。”欧阳敬看到手下包围住眼前的人,胆子也变大了些。“你知道本少爷是谁吗?”

“你是谁呢?”韩绍衡背对着欧阳敬问。

“我可是欧阳家的少爷,欧阳敬。”欧阳敬以为他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更没想过有世家头衔也压不住的人存在。他得意洋洋地指着韩绍衡:“你要是跪下来求我饶你一命,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慕容家、欧阳家、南宫家、魏家、东方家这五大家能在武林上占有如此崇高的地位,并非武学,而是道义和气度。”

韩绍衡回过头,冷冷地注视着欧阳敬和他的部下。阴暗的光线让他们看不清韩绍衡的样子,只能隐隐约看见他的衣衫飘动。“身为欧阳见的继承人,竟然堕落至此,真让人感到痛心。”

“你竟感教训我。”欧阳敬这辈子还没有被人骂过,连他的爹娘都没有对他说过半句重话,眼前这个人和他素不相识,竟想要教训他!忍不下这口气,欧阳敬想也不想就拿刀往韩绍衡身上砍去。“找死!”

欧阳敬这辈子不知道打过多少人,只要他看不顺眼,不管是路边的乞丐还是家里的下人,他都是一阵拳打脚踢,从来没有人反抗过他。反正不管对方伤得多重,是死是活,家里的人都会把这件事压下来。他从来就不担心杀人会怎么样,反而有点期待一刀砍下去喷出来的血。

“啊,给我放手!”没有他预料中的血花喷出,倒是有凄惨的哀号,只不过不是对方,而是他自己的哀号声。

“你还知道痛。”韩绍衡抓住欧阳敬的手:“体会一下痛的感觉,以后就懂得体谅他人的痛苦了。”

“你要是敢伤我……”欧阳敬痛得眼泪直流。其实韩绍衡根本没有用上多大的力气,只是施力在手腕的两条肌肉上。虽然很痛,却不会有什么伤害。“你要是敢伤我,欧阳家的人绝对不会放过你。”

“想来找我就来吧。”韩绍衡靠近欧阳敬,放松手上的力道。

此时,月光正好从乌云中探出头来。皎洁的月光照在地面上,正好让欧阳敬看清了抓住自己的人是谁。

他再怎么样不知天高地厚也会害怕这个人。

欧阳敬知道韩绍衡这个名字,也知道他来自狄家。

虽然韩绍衡在江湖上名声不扬,但欧阳家是武林同盟的一员,他自然听过韩绍衡这个人,还有狄家。他知道狄家的势力庞大,韩绍衡又是个他惹不起的人物。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韩绍衡没有回答他的话,因为欧阳敬的手下正向韩绍衡涌了过来,想要抢回他的主子。只见韩绍衡将欧阳敬往外一推,低头避过刺来的一剑,然后将出剑的人踢飞。

不要动手。欧阳敬原本想阻止手下,转念一想,要是能在这里打倒韩绍衡,他欧阳敬的名声就会响遍武林,再也不会有人对他不敬。心中邪念一起,欧阳敬索性放任手下去做,心中得意的想着,面对三十几个人也没有胜算吧,更何况他身上并没有带让他成名的剑。

欧阳敬越想越得意,索性做在一边,等着手下捉住韩绍衡。

但他很快就发现他想得太过简单了,太过天真了。

韩绍衡根本不必动到剑。只见他避过几把刀剑同时的攻击,一掌将欧阳敬的一个部下击倒在地,然后一个翻身躲过斩向他腰间的刀,落地是踢出一腿将拿刀的部下踢向欧阳敬的方向。

这点人,根本动不了他。欧阳敬连滚带爬的往寺庙的方向跑去,他现在只西赶快逃到安全的地方。来日方长,他一定会找韩绍衡算帐。

忽然,他的双脚腾空而起。

“想逃走吗?”

“你、你想做什么?”欧阳敬一转头就发现抓住他的不是别人,就是韩绍衡时,吓得手脚发软。“求求你,不要杀我。”

“不杀你也可以。”韩绍衡将他放了下来,盯着欧阳敬瞧。“鸿海客栈的老板有个女儿,你还记得吧?”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欧阳敬连忙点头,深怕韩绍衡看他一个不顺眼就会杀了他。他一向站在强者的位置,认为随意伤人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根本没想到韩绍衡只是吓吓他而已。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知道,我知道。”欧阳敬又拼命点着头。“我不会再去那家客栈,可以了吧?”

“可以。”韩绍衡微笑着点了点头,丢下欧阳敬就准备离去。

欧阳敬喘了口气,在心中暗骂了韩绍衡几句,同时,在心里想着下一回一定要报仇。就在他在心中大骂的同时,韩绍衡忽然又转过头,让他差点尿湿裤子。

“啊,差点忘了。”

韩绍衡忽然想起还有些事情被他忘了。“你的部下全在那一边,我没伤了他们,只是会昏迷一阵子而已,你不会把他们忘记吧?”

“不,不会,我不会忘记。”

韩绍衡点点头,丢下欧阳敬,往寺庙的方向走去。

***

韩绍衡背着凌云走进客栈时,就看到了掌柜惊疑不定的表情。他在心中叹了口气,并没打算走上前去教训掌柜一顿。

“大侠,这个……”掌柜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走到韩绍衡面前,可是支支吾吾了半天,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哼,你就等着……”莫非看到掌柜的样子就有气,正想出言教训掌柜,却被韩绍衡阻止。

“山贼不会再来找你的女儿,可以放心。”

韩绍衡说完,就往楼梯的方向走去,掌柜连忙跑过来,正好挡住韩绍衡的去路。韩绍衡忍不住皱眉,这一回又是什么事了?

“璇儿,你过来。”只见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从柜台后面冒出来,站在掌柜的旁边。掌柜迫不及待的介绍。“这是我的女儿,李璇。”

“幸会。”韩绍衡连女孩是扁是圆还没有看清,说了一声幸会就想往楼上走,李璇却抓住了他的衣角,脸红着低下头。

莫非在心中想着,喔,千万不要是这种老套的戏码。

“大侠您救了小女子,大恩大德不知道该怎么报答。”

“以身相许就行了嘛。”莫非在旁边酸溜溜地说。李璇的脸颊立刻一片绯红。

“不用了,见义勇为而已。”

韩绍衡不知道是根本在意到女孩子心思,还是故意装傻。莫非却忍不住笑了出来。见义勇为?明明就是不想帮忙却被迫帮忙。

“可是,我……”

“我有点累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

韩绍衡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李璇的话,自顾自地往楼上走。当他说到有什么事的时候,还刻意加重语气看了掌柜一眼。

“你说的麻烦是这种麻烦?”一走上楼,莫非就笑了出声。

“我还没有自我陶醉到以为每个女人都会因为我救了她们而喜欢上我。”韩绍衡瞪了她一眼。“虽然原本没有想过,不过现在真的有点困扰。”

“要我帮你摆平吗?”

“你要替我娶她?”

“我不是这个意思。”莫非苦笑了一下,这时候他们都还有心情开玩笑。“要是掌柜一定要把他的女儿嫁给你,你打算怎么办?”

“就说我家是在南方,瘴疠之气她会不习惯。”韩绍衡推开门,走进房中。

“我不认为那个女孩会因为这一点就打退堂鼓。”莫非摇摇头,认为他这个谎言太差了。“而且,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她爱上你了。”

“她很快就会忘记我,不用太担心。”韩绍衡将凌云放在床上时,并不认为李璇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韩绍衡虽然聪明,也称得上是深思熟虑,但他毕竟是个人,不可预知未来发生的事,更何况是女孩子的心事。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开始后悔没有立刻离开客栈。

“大侠,我煮的菜,好吃吗?”

韩绍衡的筷子差点掉下来。今天一整天,他走到哪里,李璇就跟到哪里,他坐在客栈喝酒,李璇陪侍在身边替他倒酒。现在,又跑过来问他,她做的菜好不好吃。韩绍衡觉得他一口也吃不下去,连酒也不想喝了。

莫非在一旁露出“看吧,我早就跟你说了!”的表情,然后看着韩绍衡对一个连一只鸡都掐不死的女孩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镇上有和你年纪相近的男孩吧,我不适合你。”

“不,我不喜欢他们,我想嫁给您。”

“我家住在南方。”

“没关系,我会跟着您到天涯海角。”

“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我可以和她当姐妹,让我当二房也行。”

韩绍衡这下真的是一口也吃不下去,头隐隐作痛。心中想着,等会凌云醒来之后,干脆别阻止他,让他痛打掌柜一顿好了。

正当韩绍衡想到凌云时,凌云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按着因为酒醉而疼痛的头,寻找韩绍衡和莫非的身影。不找还好,一找就看见有个女子缠在韩绍衡身边,似乎是有说有笑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股不舒服的感觉。凌云急忙往楼下走去,决定坐在东侧看不见他们的位子。但是,正当他想溜到另一边的时,韩绍衡正好回过头,看见了想要溜走的他。

“凌云。”

“……知道了。”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凌云还是往西侧的方向走来。经过李璇身边的时候,凌云故意避开了她的视线。这一点微妙的动作全被韩绍衡看在眼里。

凌云一坐下,莫非就递给他碗和筷子。然后,四个人全部陷入沉默之中,凌云看到莫非拼命用筷子扒着已经空掉的碗,韩绍衡拿着酒杯却不太想把酒喝进肚子里,还有站在一旁,视线从头到未都看着韩绍衡的女子。

“这菜好香。”凌云总觉得这个女子的目光令人不舒服,努力的想找一些话题打断沉默。平常根本不用他开口,韩绍衡自然有很多有趣的事可以说给他听,现在韩绍衡不讲话,连莫非也不开口,身边空气好像都凝固住了。

“这是李璇姑娘做的,好吃吗?”莫非抬起头,带着挖苦的语气回他。

“哪个李姑娘?”

“是我。”李璇冷冷地开口,“可这菜不是做给你们吃的。”

“幸会。”凌云这才知道这个跟在韩绍衡身边旁的女孩子叫李璇,他心想,无论这个女孩子叫什么都和他没关系,正想继续吃饭。

“她是掌柜的女儿。”莫非附在凌云耳边,小声地说,“她想嫁给韩绍衡。”

“什么?”凌云还来不及细想,话就冲口而出:“你不是已经有妻子了吗?怎么可以勾搭这个女孩。”

“我没有去勾搭她。”

韩绍衡也被凌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了一大跳。他记得自己没有对凌云讲过未婚妻这种明扯的谎话,不过,凌云误打误撞正好符合了他说的谎,所以他也没有去纠正凌云说的话。

“我倒希望绍衡来勾搭我呢,可惜他是个正人君子。”李璇立刻为韩绍衡辩驳。

“她叫你绍衡?”李璇的话不但没有洗刷韩绍衡的“罪名”,反而激起凌云的怒气。其实,韩绍衡从头到尾都没有告诉过李璇他姓什么,李璇只能从莫非称呼韩绍衡为绍衡哥里推测出韩绍衡的名字然后跟着叫:“连妻子都不能称呼你的名啊。”

“等等。”有这回事吗?韩绍衡不太清楚是不是有这种规矩,他根本没有妻子哪里晓得这回事,但他真的没有和李璇有陌生人以上的关系,他只想解释这一点:“我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没关系,将来就会有了。”李璇又不要命地补上一句。

气得凌云把碗摔在桌上,想都不想就往外走去。

韩绍衡讶异地看着凌云的反应。也许……他站起身追了上去。李璇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也想跟上去时,却被莫非拉住。

“别跟过去了,他不会娶你。”

“你怎么知道。”李璇摆月兑不开莫非的手。“你该不会就是他的未婚妻吧?”

“我?”莫非差点不手中的筷子掉在地上。这个女人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啊,嫁给韩绍衡到底有什么好。

“我只想告诉你,绍衡哥家不是你一个普通女人可以嫁进去,早早死心吧。”

莫非说完之后就放开了李璇的手,知道李璇不可能追上韩绍衡了。

追到外头的韩绍衡很快的就发现了站在树下的凌云,有点惊慌失措。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傻瓜一个。在凌云想逃之前,韩绍衡挡住了他。

“你想跑去哪里?”

“只是不先看见你调戏那个女人而已。”

“我什么都没有做。”韩绍衡苦笑不得,他什么时候“调戏”那个女人了,他想跑都跑不掉了,怎么会想去招惹那个女人。

“真的吗?”凌云不太相信。“她为什么要缠着你不放?”

“因为昨天是事,她把我当成救命恩人。”

“昨天?”凌云一点也想不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掌柜一直劝他喝酒,之后的事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只记得掌柜向我敬酒。”

“不记得?你可真好命啊。”韩绍衡苦笑。要是他也像凌云一样,喝醉酒就什么也想不起来就好了。

“等等,昨天!那群山贼呢?”凌云这才想起答应掌柜的事。

“他们不会再来找麻烦了。”

“那是我赶走了山贼了?”虽然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但要去对付山贼的人是他,所以,山贼应该是他打退的吧?

“既然是我赶走山贼,她为什么把你当成救命恩人?应该是我才对呀。”

“呃,大概是你对他来说太年轻了吧。”韩绍衡试着先找一些比较不伤凌云的话。“不过,你为什么要为了她缠着我而生气?”

“因为……”

因为什么?

凌云觉得好像有个人用石头砸了他的脑袋,一时之间想不出任何理由。

对啊,就算有个女人缠着韩绍衡,那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何必要为一个女人感到生气,而且他又不是韩绍衡的什么人。

不,他和韩绍衡是朋友。

朋友又管得着韩绍衡喜欢跟什么女人在一起了吗?

似乎不行。

但是,他就是不喜欢那个女人跟在韩绍衡身边的感觉。

“嗯?”

凌云回过神来,韩绍衡的脸就在离他只有几寸的距离前微笑。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心跳得好快。他用力地推开韩绍衡,往客栈的方向走回去。

“我不知道!”

结果,凌云那天晚上根本就睡不着,总觉得韩绍衡在他身边晃来晃去,其实韩绍衡躺在他身边根本动也没有动,连呼吸声都细微得很。他一直到天亮了才不知不觉地睡着,醒来的时候,韩绍衡已经不在了,空着的床看起来有些寂寞。下了楼,很无聊的一个人吃饭。

“昨天晚上太累了?”

“也不是,午餐吗?”

“是下午的点心。”没好气地回答,接下来是是一脸狐疑。“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不知道,天亮没多久?”

“再一个时辰就要天黑了。”

“什么?时间过得真快。”

“是你睡太久。”莫非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韩绍衡去哪里了?”

“怎么了?想他?”莫非微微地扬起嘴角,昨天被李璇胡闹了一阵之后,这两个人似乎有点不太一样了。

“也不是担心他。”凌云并没有注意到莫非的笑容。“只是随便问一下而已。”

“只是这样?”莫非脸上的表情充满怀疑和促狭。

“不然?”

“算了。就当我想太多。”莫非摇摇头。“他说去找朋友,晚上会回来。”

凌云点点头,没有多问就坐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有几个人走进了客栈。照理说,平常客栈人来人往,没几个人会去注意有谁进来或是谁离开,但这一次却很难让人不去注意。

进来的人有一种特别的风采——让人看了就难过的那一种。因为他几天前才刚见过这个人,而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见到他。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真的说得太贴切,韩绍衡不在,欧阳敬又领着一大群人向他们走了过来。

“莫非,我们出去。”

“嗯。”莫非站了起来。但就在他们才踏出一步时,欧阳敬等一群人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小泵娘,等一等。”

被韩绍衡教训一顿后,他还以为欧阳敬会变乖一先,没想到不过两天,这个讨人厌的欧阳敬又出现在他们眼前,莫非连理也不想理这位公子,想也不想就转过头去,一句话也不答。对方见状,手就不安份的抓住她的肩膀。她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对方却毫无所觉。

“这位公子,有事指教?”

“小泵娘,上次是我太唐突。”欧阳敬摆出一脸贵公子的样子,但看在莫非眼中依然还是登徒子一个,只不过是个裹着糖衣的贵公子。“本公子是欧阳敬,你应该听过吧。”

“没听过。”莫非想也不想就挥开他的手,往楼上走去。“云哥哥,我们上楼去。”

欧阳敬碰了钉子并不灰心,立刻追了上去,却被凌云挡住。

“这位姑娘今天心情不太好,公子还是放弃吧。”凌云伸出手挡住欧阳敬。一看到凌云,欧阳敬就想起几天前发生的事,他忍不住向四周张望,却没看到韩绍衡。

“你的同伴?”凌云一下子没有意会过来欧阳敬所指的是韩绍衡。那天他喝醉了,根本就不记得在寺庙中发生过的事。

“韩绍衡去哪里了?”

“他有事离开,你是他的朋友吗?”

“你叫什么名字?”听到韩绍衡不在,凌云似乎又不记得那晚发生的事,欧阳敬的心里升起了恶意。但会跟韩绍衡走在一起,也许凌云也是武林同盟的世家公子。为了小心起见,他还是问了凌云的名字。

“在下凌云。”

“哼,无名小卒一个。”欧阳敬一听是没听过的名字,想也不想就推开他,往正站在楼梯上的莫非追过去。

“不是叫你住手了吗?”凌云正要抓住欧阳敬,在欧阳敬身后的几个人立刻抓住了他,使得凌云正要跨上楼梯的一脚踩空,他站稳的时候,那几个人已经把他挡在楼下。

“你想干嘛?”

“本公子看上你了。”也许是因为有点心烦,欧阳敬露出了狰狞的表情。“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是跟你说不知道了吗,少拿家世来压人。”莫非更加生气,拿家世来压,她也不会输给这个臭小子,只是她不想认那个爹娘而已。

“这个武林里,家世就等于权力,你不懂吗?”欧阳敬也不管她愿意还是不愿意,对着莫非的脸就要亲下去。“被本公子宠幸是你的荣幸……”

啪!

“下流。”

响亮的声音传遍整个客栈,在场的客人都放下筷子往他们的方向看,只见欧阳敬脸上一片赤红。莫非用她没被抓住的那一只手狠狠地甩了欧阳敬一个巴掌。

“你这泼辣货……”欧阳敬因为那突来的一掌而愣住了,好一会儿,意识到自己被打之后,随之而来的恼羞成怒。

他想也不想就一巴掌往莫非脸上打。

糟糕!凌云心里想着。欧阳敬是有武功的人,莫非却是一介弱女子,要是这一掌打着了她,恐怕会受重伤。但在情急之中他却没有想到,莫非能在突然之间打了欧阳敬一掌,怎么可能是全然没有武功的弱女子可以做到了?

他才踏前一步,就看到莫非左手挡住欧阳敬挥下懂得手,被抓住的右手一转,反而把住了对方的手腕。

“你会……”

“这是给你的警告。”莫非手腕一转,把欧阳敬推下楼。

凌云看到欧阳敬跌下楼,急忙一闪,不偏不倚,欧阳敬正好跌在楼梯下那一群部上,跌了一个四脚朝天。

凌云在为莫非竟然会武功而感到讶异时,欧阳敬的脸色沉了下来。

“你这个贱女人!”他看着部下,大声喊到:“给我上,全都给我上。”

只见他那群部下纷纷站了起来,抽出兵刃。凌云一看就知道不妙,立刻爬上楼,把莫非拉近自己。

“不要离我太远。”

“别担心,我要给这个登徒子一点教训。”莫非却一点也不害怕,看了一眼这群喽罗,不屑的说道。

***

韩绍衡慢慢地走着,走向离城外十里的亭子。

在天还没有亮,只有东方的天空边缘有一点光时,他已经可以看见亭子,他在亭外十尺之处停下了脚步,没有走进亭子里。

有个身穿白衣的人坐在亭子中,角落有一堆火,上面正温着的酒似乎刚放上去不久。

白衣人的脸色很苍白,但不是那种不见天日的病态,仔细看,就可以发现他的手指修长却不漂亮。突出的骨节只长年练剑的手,看得出来他练剑有一很长一段时间,而且相当精湛。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看起来很冷漠,仿佛对什么事漠不关心。

“既然来了,何不进来?”白衣人说道。

“因为你想见的人不是我,我不想抢了他希望第一个和你喝酒的这个小小愿望。”韩绍衡一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进来吧,你会是那个例外。”白衣人微笑着。

他笑起来的时候就不像原本那么冷了,但是,还是掩不去藏在他眼里的一点孤傲。

“你不说,我也会进去。”韩绍衡笑了笑,走进了亭里。

“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让你一直等下去。”

“喔?”

“我去西边玩的时候正好遇见了他,他也出了一点事,这一次是来不及跟你约会了。”

“是比剑。”白衣人微微皱眉纠正。

“不用那么在意修辞。”韩绍衡摇了摇头。“楼兰,你越来越像你师傅司徒峻了。”

要是凌云知道韩绍衡去见谁的话一定回大喊你又在耍我。韩绍衡眼前这个白衣人正是云楼兰,据韩绍衡所说知道天城怎么去的人。

“是吗?我觉得不是坏事。”云楼兰对韩绍衡总是带着调侃意味的说话方式并不太在意,话锋一转,把焦点丢回韩绍衡身上。“倒是你也变了不少。”

“我倒觉得没什么变化。”韩绍衡的表情有点严肃。

“不,变了很多,只是你自己没有察觉。”

“喔,怎么说?”

“你说话的时候,终于有的笑意。”

“我以前对不说话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忘记带着笑意啊。”

“你现在是忘了收回笑容。”

云楼兰一针见血的说词让韩绍衡一下子无法反驳。云楼兰看着他,等他开口,但韩绍衡就是一句话也不答。

“算了,燕歌行只告诉你不能赴约?”

“你很担心吗?”

“我很担心会找不到他,我会无法完成任务。”

“但你脸上不是这样写。”

这下换云楼兰说不出话来。

韩绍衡也没有勉强他回答,他很明白两个人都能看清别人,却偏偏看不清自己。不过,又有谁能真正看清自己?

“他和你约在十五天后,一样是在这里比剑。”

“我知道了。”云楼兰站起来时,看到脚边的酒,回头问了韩绍衡:“你要带走吗?”

“不,把他留给燕歌行吧,就当作是迟了一个月的奖励。”

云楼兰笑了出来。

“他会恨你。”

“就让他恨吧。”韩绍衡微笑说道:“这一阵子,你会待在这里?”

“在这附近,或是去柳青青那里,有什么要紧事吗?”

“没什么。”韩绍衡顿了顿,犹豫了一会儿才接着说。“也许我会带一个人来见你。”

“谁?”

韩绍衡没有回答,云楼兰也知道现在不适合再问下去。只是拿起那壶酒,往城的方向走去,留下韩绍衡独自一个人看着沙漠。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