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雨还在下。

少年却已经长大。

少年已经十八岁,变得高大,俊朗,不再被称作少年,他们开始叫他少侠。

凌云少侠。

现在,提起他的名字,已经有不少武林人知道。

除此之外,还知道他用的是一把刀。那把刀并不算大。相反的,很轻,它甚至还很短,因为那本来就是一把藏在袖子里的刀。

一般来说,一把又薄、又短的刀,出手一定要快。

他也不例外。这把别名为“云翻”的刀,曾是一个高手不曾离身的武器。那位高手的出手又快又狠,几招之内就分出胜负。因为出手又快又狠,还一度被认为练刀入了魔。凌云的刀和他的师傅早年十分相似。

两年前,凌云拜别师傅,一个人在江湖上寻找仇家。

八年之前,她的姐姐嫁给了天城的城主之后就失去了消息,说是嫁,其实是他父母把姐姐卖给了天城。家道中落,连生活都成了问题,如果能够东山再起,卖个女儿又算是什么?

凌云在姐姐出嫁时逃离了他不是家的家,发誓一定要用自己的力量夺回姐姐。

他要报这个夺姐之仇。但天城竟在三年之前的某一夜里消失无踪。几个高手下落不明。直到它消失之后,大家才想起从来没有人看过天城,也从来没有人知道天城在哪里。

神秘的崛起,神秘地消失。

天城就这样带着他的姐姐一起消失。离开师傅的两年内,他拼命寻找,却一点线索都没有,就在他几乎失望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消息。

***

十年前的客栈,雨在下。

十年后,雨还是在下。

不停的落、落、落,就像他的人生,不停的错、错、错。

凌云坐在西边的窗户旁,桌子上摆着一壶茶。

他不喝酒,酒会伤身,会误事,他只有杀人之后才喝酒。杀人之后的酒,不是用来喝的,是来狂饮,并不是欢庆,而是浇愁。他正要做的事,是容不得一点犯错,所以他更不可能在此时喝酒。

半个月之前,他从一个江湖人口中探听到了天城的消息。一直没有人知道天城的正确位置,最近却传出当年有几份地图,其中一份,会出现在这个丰悦客栈之中。

凌云不禁苦笑,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从这间客栈开始。

有几个人走过他身边,其中一个人不小心撞了他的肩膀一下,凌云抬起了头,他并不想惹麻烦,但这几个人是高手。刚刚那一撞,他可以察觉到对方并不是个普通人物。两个人只是轻轻地碰撞就自然生出内力来抵抗。

对方回头看了他一眼。那是个皮肤细白的贵公子,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凌云并不认识他,却下意识的模了模袖子。他那把别称云翻的刀就放在他袖子里,说不上来是什么理由,但他有种直觉——很快就会用上这把刀。

“这位小兄弟。”

声音在他身边响起,离他不到一尺的距离。他不禁被吓了一大跳。这么多年来,他还没有像今天这么没有防备过。他从来没有遇上敌人已经靠到他身边,他才发现的情况。

有个青年不知河时坐到了他身边,而他却一点也没有发觉。他缓缓地握住袖口,几乎就要抽出刀来。那个青年却比他的动作更快,扣住了他的手,竟一小包东西塞进他的手中。

“动作太明显了,小兄弟。”青年的声音极为低,但是每个字还是清清楚楚:“把这个倒在水里喝下去。”

凌云低头看着手中那一小包药,瞪着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青年。

“我为什么相信你?”

“你知道刚刚撞着你的人是谁吗?”

“不知道。”凌云干脆的回答。

“不知道就算了。”青年耸耸肩,滑回原来的位置。“反正你的内力强,一时三刻之间也不会发作,晚一点再吃下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说谁?”

青年只是微笑着对他举起了杯子,并不回答。一时之间,凌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青年说的话。

就在他犹豫之时,贵公子已经走到东边的桌前,就站在那个醉汉的对面。十年之前,凌云在这里等他师傅时那个醉汉就在这里了。店小二已经换了不知道几个,他却仍然在东边的窗子旁喝酒、醉酒。

那位贵公子忽然用力一拍桌,桌子上的杯子和酒壶当场碎成一片一片向四方飞散,有些落在桌上,有些落在地上,也有一些落在醉鬼的身上。

“把图交出来。”那个贵公子一点火气也没有,语气十分温和,但是他的话却是那么不客气。

“你是哪里来的家伙?我哪知道什么图?”醉鬼抖了抖身体,把碎片甩落在地上。睁着充满酒气的眼,看着贵公子。

“别装蒜,当年凌家的小姐嫁到天城,你正是其中的一名抬轿者。你甚至还有一幅天城的地图。”

“哪有什么天城的图……”醉鬼摇摇头,又拿起一杯酒往嘴里灌。“哪有什么天城。你们唐门真以为天城有什么秘苔宝藏?可笑,可笑。”

醉鬼提到唐门这两个字,凌云才想起了这个贵公子是谁。他就是唐门新一代的好手——唐小飞。才十五岁就拥有一身绝顶功夫,下毒方面也很有一手。

凌云转过头看向青年,却发现青年也正在看他,还对他眨了眨眼。他低头看着那一小包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把这包药倒进茶中。

“我知道你身上有图。”醉鬼爱理不理的样子,让唐小飞也有些生气了。

“就算是有吧,我不交,你又能怎么样?”醉鬼也生气了,二话不说抽出了刀,往唐小飞就是一劈。唐小飞看得分明,往左一闪就避过这一刀。

“让你死。”唐小飞扬起嘴角,“让这里的人全都去死。”

醉汉大笑几声,用刀指着唐小飞。

“你要怎么让我死?又要怎么让这里的人全部去死……”话还没有说完,醉鬼就吐出一大滩血。

就在醉鬼吐血的同时,凌云也感觉到胸口一阵翻腾,内力提不上来。他知道自己中了毒,但是唐小飞是怎么下毒的他却看不出来。再度转过头看向青年,青年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原来的位子上,移到醉鬼旁边的桌子,低下头装作胸口闷痛的样子。

奇怪的家伙。

他打开那包药,倒进茶杯之中,一饮而尽。反正他对毒完全不懂,以唐小飞的性格也不可能会给他解药,倒不如就相信那个奇怪青年一次。

“我在这整间客栈都下了毒。”唐小飞坐了下来,他现在也不急,反正所有人的生死都掌控在他手里。

“你这家伙……”醉鬼一面吐血,一面瞪着他。

“图呢?”

“哪来的图?”醉鬼依然不肯交出图来。

凌云暗自将气集中丹田,那个奇怪的青年并没有欺骗他,才刚服下药没多久,丹田就生起一股暖气。

“混蛋,我砍死……”醉鬼又吐了一大滩血,他提着刀指着唐小飞,用力砍下去。但唐小飞动也没有动一下,甚至连眼也不眨。旁边的两个大汉同时抽出剑,一个刺向醉汉的喉咙,另一个刺向口。这两剑来得太快,醉鬼原本就不是高手,中了毒之后更加不是,他连闪避都来不及,当场死在这两剑之下。

“找图。”唐小飞对旁边的一个大汉使了个眼色,大汉走大醉汉旁边,在尸体搜索了好一阵子,掏出了一张羊皮。唐小飞的眼睛立刻亮了,接过那张羊皮站了起来。

“走吧。”唐小飞对着站在两旁的的手下点了点头,往客栈外走去。

看到唯一的线索落在唐小飞身上,凌云想也不想就要站起来挡住唐小飞的去路,虽然他也没把握挡住唐小飞。

唐小飞离他之后两张桌子的距离,他缓缓把手伸进袖中。但他并没有看着唐小飞,反而是看着青年。青年应该也是为了地图而来,他不会想要挡住唐小飞吗?

青年却动也没有动,只是目送着唐小飞往外走。

唐小飞离凌云不到一张桌子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最终却只能看着唐小飞从他身边走过。

虽然已经服下解药,但毕竟没有那么快扩散到全身,他一时之间提不起内力,连站也站不起来,只能目送唐小飞一行人从他身边走过。

他急得拼命运气,希望能早一点将药方送到全身。

“小兄弟,别运功过度走火入魔喔。”青年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将解药一一倒入口中。同时,还不忘回头提醒。

好一会儿之后,凌云终于站了起来,往客栈外追去。但他走出客栈外是时,唐小飞等人已经不见踪影。凌云颓丧的站在雨中。

凌云一走进客栈就看到了那位青年坐在窗边位子上。他走向那位青年,也不管对方欢不欢迎,毫不客气地在青年对面坐下。青年倒也不生气,反而倒了一杯酒给他。

“你是谁?”凌云没有接过酒,劈头就问了这一句。

“你的救命恩人。”

凌云二话不说抽出刀来,手法之快在武林中可以说是数一数二。刀架在青年的颈上,青年仍是一脸悠然。

“就是云翻?”青年看着他,嬉皮笑脸,既不紧张也不害怕。

“你不怕我一刀砍下去?”

“你的刀里没有杀气。”青年微微一笑。

“如果你的态度还是这样,我就不敢保证是不是真的不会杀你。”凌云瞪视着青年。他不喜欢被人耍着玩,即使是救命恩人也不行。

“恭敬不如从命。”青年又是一笑,很合作的报上自己的名字:“韩绍衡,你不认识的无名小卒。”

凌云收回了刀。

“喝吧,你大可放心,这里面没有下毒。”韩绍衡把酒推到前面。

“我不喝酒。”凌云又瞪了他一眼。

“真可惜。”韩绍衡一边说,一边把酒杯拿到自己面前。“小兄弟,你方才实在不应该追出去。”

“有何不可?”

“你对毒的认识显然很浅,对方是下毒的高手,武功也未必在你之下,人数也比你一个人来得多,追出去未免太危险了。”

“你又怎么知道他会下毒。”

“我对唐小鲍子也算是有点认识,以他的个性,一定是一进来就想把全屋子的人毒倒。”

韩绍衡微微地笑了笑。“而且,对唐门来说,死几个人又岂算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了?”

“唐门人的毒只有唐门之人能解,你也是唐门之人吗?”凌云警戒地看着韩绍衡。

“谁告诉你这些话?”韩绍衡差点把茶喷出来。

“难道不是吗?”

“你听过狄家吗?”

“狄家?”凌云曾听师傅提起过。现在武林是以慕容家为首,当家慕容明是这一届的武林盟主。狄家在武林也是赫赫有名。但他们并不怎么喜欢参加武林人的斗争,特别是在上一位当家狄仇被刺杀之后,狄家更不愿干涉武林之事。但是,和慕容、欧阳等武林世家交好的狄家,在武林中还是有他不可取代的地位。更何况,狄家当家的狄爱和慕容明的妹妹慕容日月是好手拍交,武林同盟遇到大事,也是要请狄家参与。

提到狄家,凌云大概知道他口里称呼的小泵姑就是狄家现在的当家狄爱。狄家和唐门并不是死对头,不过狄爱和唐门掌门人却一向水火不容,唐柔做出毒药,狄爱就跟着做出解药,简直就是天生死对头。如果韩绍衡是狄家之人,会解唐小飞所下之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难怪你会有解药。”凌云点了点头。“不过,你来这里的目标应该也是那张图,你为何不追上去呢?”

“因为没有必要。”韩绍衡又喝了一杯酒,有趣的看着凌云。

看着他一脸懊恼的表情,韩绍衡就忍不住兴起想逗逗他的念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羊皮放在桌上。

“这是?”凌云看着那张羊皮,又看了看韩绍衡,“那张图不是被唐小飞带走了?”

韩绍衡的外表看起来就是贵公子,又出身狄家,从他可以称狄爱为小泵姑就可以知道他在狄家地位非轻,想必身手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但是,他明明看到那张图到了唐小飞怀中,又怎么会在韩绍衡手上。

“这是天城的地图。你不是很想要?”

“你从唐小飞那里偷来的?”

“别说那么难听,这张图并非唐小飞所有。而且他绝对看不懂这张图。”韩绍衡皱了下眉头,但随即又促狭的笑了。

“你怎么知道?”

“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了。”韩绍衡将羊皮推向他。

凌云拿起那张羊皮,一摊开他就知道韩绍衡说得没错,这张图一看就刺哪个是个骗人的把戏,上面只是用笔鬼画符一番,不管是骗局也好或是真的有隐藏秘密也好,他的确是看不懂。

“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不过,也许是用特殊墨水所写也说不定,他伸手拿起酒杯倒了下去。

“你如果怀疑的话,这张就给你好了。”韩绍衡看着他的动作,差点笑了出来。

“你不需要吗?”

“当然不需要。”韩绍衡耸耸肩,“那张图是我画的。”

凌云皱了皱眉,这小子是在耍人吗?

“别生气。”韩绍衡飞快地接了下去。“那醉汉根本没有什么地图。但是唐小飞一定不会相信,我之后给他点东西让他离开。要不然,这件事恐怕还会没完没了。”

“消息是你放出来的?”

“地图的消息?”

韩绍衡摇了摇头。“我何必要画一张图找自己麻烦,如果我知道天城在哪里,那我又何必告诉别人,不管是权力或是宝藏,我一个人知道不就可以独自占有。”

“这样说也有道理。那想必放出这个消息的人必定知道天城在哪里了?”

“这就错了。就是不知道,才会放出这个消息。”韩绍衡摇了摇头。

“喔?”

“如果我是那个人,只要放出这个消息,那真正有图的人绝对不会相信有第二个人有图,他必定会到这间卡站来一探究竟,我就可以趁机从他身上抢到图。

凌云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知道最后才微微地扬起了嘴角。

“狡猾。”凌云不由得警戒起来。“别以为你救了我一命,我就会对你掉以轻心。”

“别想太多,我对你和天城都没有什么意思。”韩绍衡转了个话题。“你找天城有什么目的?”

“与你无关。”凌云说完就要转身离开。虽然韩绍衡救了他一命,但他并不打算就此信任韩绍衡。韩绍衡能解唐小飞的毒未必是因为一片好心,他可能是和唐小飞串通好来欺骗他。他的练力虽然不深,但也知道人心险恶的道理。

“虽然与我无关,但我可以考虑要不要带你去天城。”

“喔?”凌云为韩绍衡这句话停下了离开的脚步。“你不是不知道天城在哪里?”

“我并不知道天城正确的位置,但我知道谁会知道。”

“谁知道?”

“你问问题的方式一向这么不礼貌吗?”韩绍衡用一种调侃的口吻说:“如果不说,你要怎么办?”

凌云被韩绍衡的态度弄得有些怒意,想也不想就掏出刀来。

“看你要不要命。”

“真是的。”韩绍衡看着他的刀,真是冲动的年轻人。“告诉你也可以,不过你要告诉我你找天城的理由。”

“我说过这与你无关。”

“那么,往天城去的路也与你无关了。”韩绍衡摊手、露出一脸“那我也没办法”的表情。

“你……”为之气结。

“你慢慢考虑,我不急。”

凌云看着这个有些诬赖的青年,心中满怀疑虑,他对他有什么目的?利用他,还是只是单纯的萍水相逢?他不相信有人会这么好心。

韩绍衡看着凌云的表情,心中有了九成的把握他会说出找天城的理由。

他的确是因为地图而来,但凌云并不知道他的目的,天城已经消失了数年,真正的理由他比谁都清楚。当年的事,每一件都和他息息相关。事实上,天城根本没有什么地图,只有他和另外几个人知道怎么出天城,传出地图一事,他比谁都讶异,所以他才会来到丰悦客栈。

但他没查出来谁放出地图的消息,反而遇上了凌云。他比凌云早了两天到那间客栈,凌云一进来的时候他还想不起他是谁,只觉得这个年轻的刀客身上有一种锐利的刀气,这种刀气他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那个人的刀是他生平见过最快的,连他的师傅也只能勉强与这个人打个平手。但那一次比试,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他的刀,而是那个人身上一股走火入魔的刀意,凌云身上的刀气也有同样的感觉。

“绍衡,你在这位前辈身上看到了什么?”师傅对当时年仅十岁的韩绍衡问道。

“师傅,这位前辈身上的刀意相当偏激,带着魔气,可是,魔与佛仅仅是一线之隔,会成魔还是成佛,只在一念之间。”

韩绍衡此话一出,他师傅和那个人同时愣住了。

沉默许久之后,两人相对一笑。

韩绍衡并不记得后来发生的事,更不知道他一句话改变了那个人的一生,让他从魔的道路,步上佛的道路。最后,更是因为命运而收了凌云为徒,将云翻刀传给了他。

韩绍衡当然不知道这段往事。但很快的,他就想起了这几年江湖上掘起了一个刀手——凌云。当然,他也想起了凌云找寻仇人的江湖传言。

韩绍衡一向不笨,更可以说是聪明绝顶,凌云出现在这家小客栈,又打算强夺地图,由这些行径不难联想到凌云的仇人和天城颇有关系。这引起了他的好奇。天城除去在刺杀狄仇那一役,其实和武林各军各派并没有任何冤仇。如果问起武林人,天城为何如此出名,多半是支吾半天之后才想起天城不过是在刺杀狄仇一役中声名大噪就消失无踪,根本不曾与人结仇。所以,凌云说要报仇,他十分好奇是为了什么事要找天城报仇。

“好吧,我可以告诉你。”凌云考虑了一会之后,爽快地答应了。

事后他有些后悔,他不明白当初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把他要报仇的事告诉韩绍衡,也许是因为他有种感觉,韩绍衡不会害他。

后来,时间也证明了他的直觉并没有出错。

韩绍衡微微地扬起嘴角,同时叫来的店小二。

“拿店里最好的茶来。”转过头对凌云说,“先坐下吧。既然不不爱酒,那就喝茶吧,虽然少了些人生乐趣,不过也未尝不是好事。”

当凌云把姐姐被迫嫁给天城城主,从此音讯全无。他拜师学艺,发誓要救回姐姐的事全部告知韩绍衡之后,韩绍衡露出了相当微妙的笑意,带点感叹和讶异。

“想不到他变得如此之多。”

“我师傅?”

“我与他曾有一面之缘。”韩绍衡点点头,“虽然那时我年纪尚轻,但我从他的刀招、剑招中看到一种刀走偏锋的魔气。”

“但师傅现在像是佛,不像是魔。”凌云所知道的师傅,和韩绍衡当年多见全然不同,虽然刀快依旧,但刀中蕴含之气满含天地正气,也许现在的师傅才可真正成为云翻。

“你师傅也许已经跨过佛魔的那一条线。”韩绍衡点头赞同。

“我的事说完了。现在该你告诉我,谁知道去天城的方法。”

“你听过云楼兰这个名字吗?”韩绍衡也不再拐弯抹角。

“听过,云楼兰和燕歌行是好友又是敌手,每年中秋约战这件事我也听师傅提起。”

“那么,你知道云楼兰也参与过当年天城刺杀狄仇一役吗?”

“不知道。”凌云摇摇头。“云楼兰也是当年刺杀狄仇的人之一吗?”

当年一战,原因和过程没人得知,知道的只有结果!狄仇被天城刺杀而死。究竟当年参与这件事的有谁,又是怎么将其刺杀,除了与事者之外,无人得知。

“没错,所以只要找到云楼兰,就可以找到进天城的方法。”韩绍衡点点头。

“不过云楼兰这几年剑艺大成之后,只有燕歌行被他视为对手,其行踪和住处无人知晓,你要怎么找他?”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神秘的一笑。

“什么办法?”

“最简单的办法,现在离中秋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们可以赶在他们这一次的中秋决战之前见到云楼兰。”

“你知道约战地点?”

“就在北方的一处小镇。”

“哪里?”

“不急,离中秋还有一段时间。”韩绍衡说话时带着悠闲的笑意。“这一段时间我们可以一边逛,一边往北方去。”

“什么意思?”凌云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意思就是这三个月只好委屈你一点,跟我慢慢往北方了。”韩绍衡回答的同时,脸上也扬起了一抹调皮的笑容。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