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说是简单,但实际进行起来,却十分困难。

烬管齐絮飞已经答应Robert,要好好跟马季弥道别。但等到真正要面对的时候,却是非常痛苦。

她看着手中的机票,就如同Rosa所言,一个人要订机位,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她已经顺利拿到机位,可以如期回纽约。

明天下午五点。

这是她班机的起飞时间,她若想赶上明天的飞机,今天就得动身回台北,但她却一直犹豫。

啊!

仰头呆望天花板,齐絮飞实在不知该如何告诉马季弥这个决定。她已经绕过地球大半周,见过无数的人,经历过无数次分离,唯独这一次让她不知如何开口,为什么连说再见都那么难?

齐絮飞就这样一直望着天花板叹气,足足过了半个钟头,才决定鼓起勇气,下楼去找马季弥,告诉他这件事,他正在喝咖啡。

“客厅都没人?”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紧张的关系,她一开口就说错话。

“我不是人吗?”他打趣地看着她,浓稠巧克力色眸子渐渐转灰,看得她更加紧张。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是要问Rosa和Robert怎么都不在,结果却说成这么样,真糗。

“要来一杯吗?”他扬扬手中的咖啡,挑眉问。

“好啊!”她立即点头,来杯咖啡镇定心情也好。

马季弥二话不说,走到吧台为她倒了一杯咖啡,递给她。

“好香。”她接过咖啡,勉强笑了一下,马季弥专注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她。

齐絮飞尴尬地低下头,专注地看着咖啡。沉默在他们四周流窜,她始终没有开口,也始终不知道怎么提。

“妳有话要对我说吗?”手持咖啡悠闲地啜饮,马季弥的语气云淡风轻。

“没、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问?”她直觉地否认。

“因为妳的手在颤抖,也因为妳的表情。”他放下咖啡。“有话就说出来,这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妳。”

他所认识的齐絮飞,从来不畏惧表达自己的想法,即使会有所犹豫,却从来不会害怕,他不希望她因他而改变。

“什么事都逃不过你的眼睛。”闻言,齐絮飞笑笑。“我确实有话要跟你说。”

“是杯子的事吗?”马季弥问。“这件事Rosa已经跟我说了,她说为了烧出她满意的颜色,搞了好久。”

“那她有说我要离开的事吗?”齐絮飞毫不意外Rosa会跟他提这件事,这家子超乎寻常的团结。

马季弥原本要再拿咖啡的手当场凝住,微微停在半空中一会儿,才拿起咖啡杯。

“这她倒没提。”马季弥的手似乎也在抖?“这么说,妳决定回去了?”

“对,我决定回去。”她尽可能不去看他的脸。

“为什么?”马季弥问。

“当然是因为工作。”她答。

“工作……”他苦笑,深深吐一口气。“看来我还是输给工作,我以为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妳已经改变妳的想法。”

他们所共同度过的时光,不是一般的相处。白天,他们分享对事物的看法;晚上,他们分享彼此的体温。什么事都可以拿来讨论,他们甚至发誓要喝光酒窖的酒,结果才开了几瓶,她就说要回去,真个是很讽刺。

“我是已经改变我的想法,但我同时也热爱工作,况且同事们都在等我。”Mary嘴里虽说她可以留在台湾,但心里其实巴不得她赶快回去,有些事她实在应付不来。

“我了解妳同事焦急的心情,但我也在等妳。”或许他这么说有些自私,但有些事是需要经过选择的,选择他,或是事业。

“James……”她希望她可以不必选择,因为那真的好难。

“唉!”他深深吐了一口气,从她犹豫的表情看到了拒绝,也许他也太勉强她了吧!

“什么时候的班机?”算了,放手吧!勉强只会得到反效果。

“明天下午五点。”她感激的看着马季弥,他真是她见过最有风度的男人。

“这么快?”他自嘲。“那我们得马上动身。”

他轻轻放下杯子。

“我建议妳先上楼去整理行李,现在已经快八点,等我们回到台北已经是深夜,妳需要好好休息一晚,隔天才有精神赶飞机,知道吗?”

他像一个体贴的老公,给她最大的包容和最殷勤的叮咛,她差点当场飙泪。

“但是我还没有跟Rosa他们道别……”她放不下的还有很多事,两位慈祥的长者也是其中之一。

“他们去拜访隔壁邻居了,要明天才会回来。”马季弥淡淡笑道。“这点妳也不必担心,我会替妳跟他们道别的,妳快去整理行李。”

“但是……”但是她能说什么呢?是她自己决定要走的,现在才来拖拖拉拉,岂不可笑?

“我──我上去整理行李了。”她冲上楼关上门,背压着门板掉泪,怎么都停不下来。

是她自己的选择,但为什么这么难过,因为她已经爱上马季弥了?

齐絮飞比谁都明了,答案是肯定的。爱情没有道理,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他,但她也爱她的工作,谁来告诉她该怎么做?

然而终究,谁也不能代替她做出选择。她还是整理好行李,让马季弥开车送她回台北,住进她一开始时投宿的饭店。

“好好睡,明天才有精神。”他送她到房门口,温柔地嘱咐她。

“好。”她乖巧地点点头,第一次这么听话。

“那么,晚安。”他在她的目光下转身,才走两步,又转回来。“我忘了跟妳提一件事。”

“什么事?”她问。

“妳明天的班机是下午五点吧?”

齐絮飞点头。

“那么,妳愿不愿意跟我共进午餐呢?我想为妳送行。”

恍若是电影情节,他们从吃饭开始,也由吃饭结束。人生是一场飨宴,能不能吃得丰盛,就看你怎么看待自己的心情。

“我很乐意,谢谢你。”除了点头之外,她不知道她还能说什么,她真的要背弃这样的温柔?

“我的荣幸。”他执起她的手亲吻。“晚安。”

同样的场景,相同的举动。不同的是齐絮飞此刻只想哭,她好喜欢这个英国佬!

“晚安。”她飞快的打开房门冲进房间哭泣,她的心情好矛盾、好矛盾……

棒天中午,她准时赴约,眼中已没有昨日的脆弱。

他们最后的这一餐,约在“香提法式餐厅”;他们头一次用餐的地点。

席间,马季弥再一次提出请她留下来的要求,她没答应,但眼里迸出泪光。经过了一整晚才建立的信心,彷佛也在这一刻崩落,再一次被脆弱淹没。

桌上摆的,依然是那天的餐点。同样的食物,相同的料理方式,齐絮飞怀疑,他是要她永远记得他,才做这样的安排,他要她的心中永远有他的影子。

“两点了,我们这一餐吃得真久,要我送妳吗?”

分离时间已到,再不出发赶到机场,可能会来不及,马季弥只好善尽责任提醒她。

她摇摇头,哑着嗓子说了声:“不用”,然后推开椅子,自行离席。

他已帮她叫好出租车,命人帮她提行李,现在她只要跨大脚步走出这家餐厅,就能完全结束这趟台湾之行。

一步、两步。

她每跨出一步,就能感受他的目光在她背后紧紧追随,唯独就是不叫住她。

三步、四步。

她每跨出一步,和他一起共度的欢乐时光,就会浮现在她的脑海里面,阻止她前进。

假使只是一味的往前看,会错过许多美好的事物。

他就是那美好的事物,他也不吝与她分享他所有的感觉,及所拥有的一切。自始至终,他都是那样温柔,而她居然只为了一个看不见的目标,就放弃唾手可得的幸福,这样划算吗?

不划算,当然不划算!

在这一刻,齐絮飞终于明白自己打了一个如何胡涂的算盘,不过幸好还来得及补救。

她在即将踏出餐厅门口的时候转身。

“James……”

她的眼睛充满了顿悟后的喜悦,而马季弥早已站起来。

“James!”她冲进他张开的怀抱,轻盈的身体随着他手臂飞舞。

她要留下来,她要和他共同体验美好的事物。更重要的是,她想尝他亲手做的菜,那胜过天下所有的美味。

“我爱你。”他是她的美食,最美好的事物。

马季弥和齐絮飞的婚宴上,恶棍齐出。

好不容易恶棍俱乐部的最后一个成员终于要出清,恶棍们说什么也要拨空来参加婚宴,只不过当他们一看见餐桌上摆出的菜色,便个个愣住,一句话也说不出。

马季弥的婚宴采自助式,酒喝到你死,龙虾吃到你不想看见它,蛋糕多到可以准起一座小山。但其中有一区,是无论你拿多少钱哄他们,这些恶棍都不会动筷子的。

“这……这是什么?”其中以兰华最感到不可思议,指着一桌子的菜问。

“好象是野菜料理的样子。”伊凯文也是对它们敬而远之。

“野菜料理?”侯衍看着那一盘盘又青又绿、长相还特别奇怪的料理皱眉,不敢相信他们的朋友竟然这么对他。

“还真多。”邵仲秋数数盘子,总共有二十道,James那家伙真的把他们当成牛不成?

“老天,他居然给我们吃野菜!”侯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叫了起来。“James的品味什么时候变这么差,我要去抗议。”抗议他把他们当牛喂。

“抱歉,他去度蜜月了。”伊凯文不无遗憾的说。“听说这还是他老婆的主意。”所以说还是不要结婚好,婚后每个都变样。

“真可怕的老婆,还是我的小苹果最可爱。”侯衍拍拍胸口,为自己感到庆幸。

“还说呢!”伊凯文睨他。“是谁的老婆整天吵个不停,说一定要来俱乐部瞧瞧?”

“Alex的老婆也一样啊,还不是那么好奇。”侯衍赶紧拖兰华下水。

“那是Alex自己的主意好不好?”邵仲秋翻白眼。“这家伙神经兮兮,一天到晚怀疑他老婆跑去找牙医,才会想带来给我们就近看管。”

“别又扯到我,我正在吃菜。”兰华差一点消化不良,这些死家伙一定要把他的糗事揪出来才可以吗?

“说到吃,还是Alex最有实验精神。”侯衍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些野菜。“Alex,味道如何?”不愧是属牛的,不仅体格像牛,胃口也很像。

“还不错。”兰华指着其中的某一盘回道。“这一道菜的长相虽然很奇怪,但实际尝起来,还满有嚼劲儿的,不信你们试试看。”

“看起来好象是某种蕨类耶,真的不要紧吗?”吃惯了大鱼大肉,一下子改成草食性动物,怪怪的。

“应该不要紧,古时候的人们……”

恶棍们聚在一起交头接耳,认真研究满桌子的野菜,甚至开始扯到历史。

而就在他们热烈讨论的同时,新婚的一对却是热情相拥,来个“眼不见为净”。

“终于看见你那些俱乐部的朋友了,他们都是出色的男人。”

今天是他们的新婚夜,他们选择回到农场度蜜月。当然啦!Rosa和Robert早已收拾行李逃难去,偌大的木屋中只有他们两人。

“是啊,同时也很混蛋。”马季弥承认他那些朋友是挺迷人的,不过他现在不想聊这个话题。

“我看不出他们混蛋在哪里,每一个都风度翩翩。”或许是她的标准太低,但他们每一个味道都不同,并排起来气势非常惊人。

“别被他们的外表骗了,相信我,他们真的很混帐。”马季弥没好气的说。“而且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妳不该在我面前赞美其它男人。”会伤了他的自尊心。

“对不起,你吃醋啦!”她黏着他又抱又吻。“我只是替你庆幸,你交了一些很好的朋友,每一个都好英俊──”

在他灼热的目光之下,她倏然住嘴。看来,他真的不喜欢她提起这个话题呢!

想到他竟然也这么爱吃醋,她不禁噗哧一笑。

“笑什么?”一向都由齐絮飞问他这句话的,不过今天好象主客易位,换他来问齐絮飞。

“笑你啊!”齐絮飞微笑。“没想到你会介意这种小事,看来对你,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

“妳是说我小心眼?”他眉头挑得老高。

“不是吗?”她反问。“我只是说出实情,你就不高兴,还叫我要住嘴。”亏她还以为他是全世界最有风度的男人。

“我没有叫妳住嘴,我只是认为妳不该在我面前赞美其它男人。”他争辩。

“一样的意思。”她嘟嘴。“你还用眼睛瞪我,让我好受伤。”

“对不起,Phoebe,我想我太在意妳,才会有这样的表现。”他承认自己日渐走样,这可惨了,再过不久,他就要变得像Alex那样神经兮兮。

“没关系,我还不是一样在意你。”她顽皮的摇头。“如果不是因为在意你,我怎么会留下来?”

“我以为那是因为我太有说服力。”他开玩笑地说。

“见鬼,你根本没说过任何一句话,哪来的说服?”从头到尾就用那双眼睛盯着她看,要不是她临时回心转意,两个人早吹了。

“我之所以不说话,那是因为我相信到最后妳一定会想通。”他并非不关心,只是用另外一种方式说服。

默默等待,相信她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这就是他爱人的方式。

齐絮飞不禁激动地抱住他,喃喃说谢谢,两人着实拥吻了一阵子,呼吸才缓和下来。

“不知道Rosa和Robert两个人在做什么?”看着窗外美丽的景色,齐絮飞突然想起她的公婆来。

“可能正在露营吧,我猜。”马季弥也跟着一起远眺,为了把房子让出来给他们度假,他们可说是连夜逃命。

“他们的感情真好,我真羡慕他们。”齐絮飞难忘那天和Robert的对话,他对Rosa的爱,都写在眼睛中。

“所以我才不喜欢回来。”马季弥叹气地说。

“耶?”她没听错吧!

“这是真的。”他捏捏她的鼻子,取笑她的表情。“我父母的感情从以前就很好,在他们的面前,我时常觉得像个外人。”

说他是怪胎也罢,有对时常黏在一起的父母,其实做儿子的也很尴尬,不过他们好象没有注意到。

“难怪你不常回来。”她终于了解原因。“不过现在你可以常常回来了,因为有我。”

是啊,他终于可以时常回来,他已经找到可以让他回家的理由。

“有件事情我一定要让妳知道,不然我会心里不安。”反正是告白时间,干脆一次告白个够,免得日后吵架,马季弥表白。

“当初你答应接受我采访的事吗?”齐絮飞很快回道。“没关系,那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你不必解释。”毕竟每家餐厅都想入“百大”,他这么做,不足为奇。

“妳真的以为我是因为想进『百大』,才同意接受妳的采访吗?”太可笑了。

“不然呢?”她一脸茫然。“你不是因为想进『百大』,那干么接受我的采访?”

“因为我盯上妳了。”这才是主要原因。“我很早就注意到妳这个人,刚好妳又表示要采访我,我就想刚好趁这个机会。”一举擒王。

“你的意思是……”不会吧,他们的恋爱是场预谋?

“我老早就爱上妳。”他承认。“我将妳当成我生命中最丰盛的飨宴,也为了品尝爱情滋味,我才点头答应。”

换句话说,她被骗了。

她压根儿就是他的点心,而且从头到尾就被设计好,他的父母也参了一脚!

“我应该拿把刀杀你。”她气极,没想到看起来风度翩翩的人,竟然如此阴险。

“这是我们的新婚夜,不要谋杀亲夫。”他笑呵呵,她表面看起来很生气,其实嘴角正在笑,应该是没什么关系。

“反正你也说了,女人是场飨宴,那男人应该也一样,我干脆把你剁了做成菜,好好大吃一场算了。”他喜欢玩那套“飨宴理论”,好,她就陪他玩,看谁玩赢谁。

两人着实拉扯了一阵,嘻嘻哈哈下来,已是高涨,耳鬓厮磨的对看。

“我还要再跟妳坦白一件事。”他亲吻她的唇。

“什么事?”她有不好的预感……

“妳鞋子的尺寸,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早将妳的一切,调查得一清二楚。”

丙然是不好的预感,这混蛋居然还扮演起福尔摩斯,但看在她也看了不少有关他的资料的分上,就饶了他。

“没关系,不跟你计较。”赶快吻她比较要紧。

“还有一件事……”他像老太婆的裹脚布,说个没完。

“哪一件事……”她不耐烦地回吻,觉得他的动作好慢。

“那天妳其实没有掉泪,我是骗妳的。”他抱歉的说。

“什么?!”这混蛋居然敢骗她,她非宰了他不可。

不过,最后她还是没能做到。因为欺骗她的混蛋,已经加快他的脚步,开始带给她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