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车子奔驰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从空中鸟瞰,宛如一只灵活的银鱼逆流而上,往归乡路前进。

坐在驾驶座的旁边,齐絮飞好奇地看着马季弥的侧脸。戴着太阳眼镜的他,看起来十分帅气,却又带有一丝沉稳。

他们正往他父母的住处迈进。根据他的说法,他的父母目前居住在一处幽静的小农场,过着半隐居的生活,想访问他母亲,就得上那儿。

齐絮飞由于不住在台湾,不清楚台湾的地理分布位置。不过出发前他说他父母的农场在中台湾,她迷迷糊糊就跟来,一跟就是四个钟头,到现在还没到达目的地。

“就快到了。”像是装了脑波探测器似地,马季弥竟能准确无误说出她脑中的疑虑,让她有点小小的不爽。

“我又没说什么。”她不甘心的嚷嚷,奇怪他怎么每次都能猜中她的想法,简直比探测器还恐怖。

马季弥笑而不答,他就是这么恐怖,要不然她怎么会和他一起上车呢?早该去搭飞机了。

一成不变的单调视野,终于在马季弥连续转了好几次方向盘后,跟着起了莫大的变化。

齐絮飞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片宽阔的草原,在她眼前伸展开来,瞬间以为自己到达了世界的尽头,被一片绿色的海洋围住,徜徉在绿色的水波之中。

“这就是我父母的农场。”他咧嘴一笑,齐絮飞则是瞪他。这跟他口中的“小农场”差太多了,他到底有没有面积观念?

齐絮飞的眼睛清清楚楚地写着不以为然,马季弥倒不在意,只是大笑着将车子驶进农场,顺着一条柏油路开往农场的主屋,那是一栋很大的木造建筑,造型像度假中心,只是感觉更温馨些,有点像是美国的乡间小屋。

马季弥飞快地将车子开到主屋的前面,还没来得及熄火呢!屋里面就走出一对年纪稍长的男女,想来就是他的父母。

齐絮飞突然觉得有点紧张,虽说她已习惯拜访陌生人,但对方毕竟是她的偶像,她的心跳不由得加快起来。

她迟疑地打开车门,才想跟对方问安,胸口不期然涌来一阵热情的拥抱,压得她喘不过气。

“欢迎妳来!”

拥抱她的是马季弥的母亲,也就是她一心想采访的Rosa。

“谢谢妳帮我把儿子带回来,我们最少已经两年没有看过这个兔崽子,都快忘了他的长相了呢!”

紧紧压住她胸口的拥抱,彷佛跟她很熟稔似地念着儿子的不是,齐絮飞惊讶之余,同时有些许忐忑,没想到Rosa是如此亲切的人。

她神情尴尬的看着马季弥,无声跟他求救,无奈对方只是噙着微笑,双手插进裤袋的见死不救,反而是他父亲救了她。

“Rosa,快放下妳的手臂,她快被妳勒死了。”马季弥的父亲一边笑着松开他老婆的手,另一手搭上她的肩膀将她带开,齐絮飞才得以呼吸。

“抱歉吓坏妳。”马季弥的父亲伸出手。“我是James的父亲,妳叫我Robert就可以了。”

“我是Phoebe,你们好。”齐絮飞礼貌地握住他的手,与对方打招呼,同时间发现他们父子好象。

“我听James说妳是我老婆的迷,是吗?”Robert露出一口洁齿,转头对着Rosa微笑,看得出他们的感情很好,很令人羡慕。

“我是她的头号粉丝,我很迷她的作品。”齐絮飞点头承认道。“不过她的作品太抢手了,我老是抢不到她的作品。”

“那真是太遗憾了。”闻言Robert面露同情之色。“这都要怪Rosa太顽皮,难得完成一套作品,却只限定发行几套。这些年来我已经听过无数相同的抱怨,妳不是第一个。”

“所以我已经认命了,你老婆的作品真的很受欢迎。”基于对方亲切的态度,她不知不觉也跟着放松起来。“不过我不贪心,虽然买不到她的作品,但能够采访到她,也算补足这方面的遗憾,我真的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

齐絮飞话讲到一半,才发现大家的眼神不对劲,似乎有某些误会产生。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话了吗?”她不安地看着他们全家人交换眼神,有种被卷入什么阴谋的不安全感。

“没什么,Phoebe。”Rosa盯着他儿子回道。“只是有人不老实,传达给我一些错误的讯息,仅此而已。”

“什么错误的讯息……”齐絮飞听得一头雾水,搞不懂这家子在打什么哑谜。

“我们不要呆站在外面说话,开了这么久的车,我想Phoebe也累了,早点让她进屋子休息吧!”Robert适时插进他们之间,提早结束打哑谜时间,齐絮飞仍是一头雾水。

“对,我们早点进屋去,我已经准备好果汁等着你们,快点进去喝吧!”这家子除了打哑谜之外,团队合作也很在行,三两下就把齐絮飞拖进主屋之中。

一进到主屋,齐絮飞立刻就爱上它。两层楼高的建筑全由原木打造,配以原木家具和各式各样的手织地毯和拼布,营造出无比温馨的气氛。

她还没来得及仔细研究屋里面的装潢,马季弥的母亲就把事先榨好的柳橙汁端出来,大家一人一杯,各自端着果汁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天南地北的聊起来。

“隔壁农场今年出产的牛女乃味道不错……”

马家聊的话题,大多围绕在隔壁邻居身上,齐絮飞插不上嘴,只得静静喝着果汁,观察这一家人。

嗯,马季弥的父亲跟马季弥长得好象,简直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他的母亲则是长得好漂亮,亲切中带有一股洒月兑的气质,某方面却又婉约动人,非常有魅力。至于马季弥本人嘛……完全没有遗传到他父母的特质,既不像他父亲那般亲切热情,又不若他母亲直爽,嘴角永远挂着谜一样的笑容,教人猜不透他的心思,真个是讨厌极了……

齐絮飞越想,脑中的思绪越乱,眼皮也越沉重。

她刚刚想到哪边了?对了!她想到马季弥多令人讨厌,既然长得跟他父亲很像,干么拥有英国人的性格?她最讨厌英国佬,最讨厌了……

“我看Phoebe的眼睛快闭上了,你何不带她上楼休息?”

就在她真的快合上眼皮的时候,Robert突然对他儿子如此说道,齐絮飞赶紧睁开眼睛。

“对不起,我失态了,请原谅我……”她困窘地揉揉眼睛,勒令自己要振作,但精神就是不济。

“没关系,从台北一路开车到这儿也要四个钟头,难怪妳会觉得累。”Robert笑着挥挥手,要她不必在意,接着又把焦点转到他儿子身上。

“快带Phoebe到楼上休息。”Robert下令。“要是累着了客人,当心我对你不客气,快去!”

于是他们半推半笑地把马季弥和齐絮飞推向二楼的客房,当他们抵达二楼时,还可以听见楼下传来的笑声。

“别介意,我们平时就是这样打闹。”看穿齐絮飞眼中的疑惑,马季弥温柔地解释道,一边带领她走向她的房间。

“我没有介意。”她耸肩。“我只是……”觉得不习惯而已。

“每一个家庭都有每一个家庭的相处方式。”他为她打开房门。“就像每一个家庭都有它独特的装潢习惯,代表这个家庭的味道。”

映入齐絮飞眼帘的,是一个装潢得非常典雅的小房间。铺着木质地板,贴着小碎花壁纸,墙壁上到处挂满了拼布作品,就连床单也是拼布做的,极为精致可爱。

“这些东西都是我母亲做的,她没事的时候就爱搞这些。”看着她眼中流露出羡慕之情,马季弥介绍道。

“你母亲真有才华。”又会烧瓷,又会做拼布,手好巧。

“这是她的兴趣。”马季弥莞尔。“她是那种很家居型的女人,我父亲也常说受不了她。”老是弄东弄西。

“但是这样很温馨。”她忍不住走过去模模床单。“我一直很羡慕会做拼布的人,那需要很大的耐心。”

“或许吧!”他耸耸肩。“只是我从小就必须帮她整理这些小玩意儿,实在无法有妳这样的感动。”

“怎么会?”她看来有些惊讶,“每天弄这些拼布一定很好玩。”

“那要看妳对『好玩』如何定义。”他挑眉。“女孩子可能比较无所谓,但我是男的,成天抱着一堆碎布到处乱跑的滋味着实不好受。我就有好几次跟我父亲抗议,要他帮我想办法。”

“哦,他怎么说?”她很好奇他父亲如何解决。

“他只说能为女士服务是我的荣幸,叫我多担待着点。”

马季弥的口气表明了至今他还愤愤不平,齐絮飞虽然明知他是在开玩笑,仍然忍不住笑出来,而且越笑越大声,几乎不可抑制。

她实在无法想象,他抱着五颜六色的碎布堆到处乱跑的样子,更别提他还要帮他母亲穿线!

那一根小小的针、他愁眉苦脸的表情……哈哈!真的是笑死她了……

“哈哈……”她笑得肚子好痛……

“很高兴我痛苦的童年,能带给妳意外的娱乐效果。”马季弥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哈哈大笑,不晓得该打她的,还是跟她一起笑算了。

“真的很好笑嘛!”不能怪她。

结果她当着他的面笑了足足两分钟,才慢慢的停下来。而马季弥只想感谢老天,他差点以为他必须为她做人工呼吸了呢──怕她笑岔气。

“不过说真的,你的家这么温暖,为什么你不常常回家?”笑归笑,齐絮飞可也有注意到他母亲语调里面的落寞。

面对这突来的问话,马季弥只是微笑,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也许是我还没找到让我想回来的理由。”他的眼神好温柔。

“但是你有一对很杰出的父母,他们的感情很好。”她不懂回家需要什么理由,他的想法好复杂。

“他们的感情的确很好。”他微笑承认。

不知怎么地,齐絮飞总觉得他的笑容带有淡淡忧愁。但仔细想想又不合理,他的家境这么富裕,家庭又美满,他有什么好抱怨的?

不懂,她真的不懂。他的父母这么亲切直爽,他却一肚子都是秘密,遗传因子完全不对嘛……

“我想妳应该休息了。”不想再给她更多的负担,马季弥决定趁早离开她的房间。

“好,麻烦请帮我带上门,谢谢。”她也不想再伤脑筋,况且她真的也累了。

“嗯,祝妳好梦。”他果真带上门,将自己隔绝于她的视线之外。

齐絮飞先是瞪着门板发呆,后一头栽进柔软的床铺,兴奋得东模西模。

拼布耶,真好!

她这一生都梦想着睡拼布做成的床单,她可要狠狠睡上一顿!

清风徐徐,透过窗户吹进房内。

睡梦中的齐絮飞,下意识地将棉被拉过头,抵挡不断渗进房内的寒意,却依然无法将寒冷完全挡在棉被之外,只得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几点了?

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齐絮飞根本看不见房里面的任何东西,当然也看不见墙上的钟。

好黑,她到底睡了几个钟头……

她推开棉被,试着模黑找出电灯的开关,还没真的下床,就闻到一股香味从房间的某个角落窜出来,害她鼻子好痒。

“咕噜咕噜。”

她不只鼻痒,肚子也饿了。而这股香味又很像食物的感觉,她立时加快动作,下床并找到电灯开关按下,室内霎时大放光明,映照出房间角落那盘诱人的食物。

是意大利面耶!

人一旦肚子饿,什么东西都好。于是她想也不想,端起盘子,拿起叉子,便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这盘意大利面真是好吃。

齐絮飞这一生少说也吃过不下一千盘的意大利面了,可不知是因为心理作祟,还是它真的很美味,此刻她所吃的意大利面,竟是她开始主持美食节目以来所吃过最好吃的意大利面,再有名的餐厅都比不过。

不过,他的父亲好象本来就是意大利料理的师傅了。

一面嚼着香Q可口的面条,一面回想她之前看过的资料。齐絮飞突然想起,马季弥的家庭背景中似乎曾提起过,他的父亲是以意大利料理起家,之后才渐渐扩展到其它领域。

这么说,这盘意大利面是他父亲为她煮的喽!

转动叉子把面吃个精光,齐絮飞满怀感激的想。

明天若遇见他老人家,千万得记住苞他道谢,谢谢他特别帮她煮这盘面,要不然她可得饿死了。

心满意足地放下被她一扫而空的盘子,齐絮飞试着找表查看几点,不经意瞥见阳台上有一抹红光。

那是?

齐絮飞因为太累了,几乎是一模到床就睡,根本还搞不清楚整个房间的格局,只知道它位于二楼,屋顶是斜的,但不知道还附有阳台。

在好奇心驱使之下,她悄悄打开连结阳台的门,想说可能是灯泡或是什么的,不料却看见马季弥双手撑着阳台,手上还夹着根香烟。

“对不起,吵醒妳了。”他早先一步跟她打招呼。“我只是送面过来,顺便抽根烟,没想到却干扰到妳的好梦。”

他彬彬有礼的跟她道歉,她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两只手都不知摆哪儿好。

“没关系,你没有吵到我,是我自己醒来……”她一脸尴尬地盯着他手上的烟,突然想起,她刚刚吃面吃得那么大声,脸不禁红起来。

“呃,你有没有、有没有……”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听见妳嚼东西的声音?”他帮她讲。

她羞愧的点点头。

“当然听见了。”他又不是聋子。“不过这没有什么大不了,妳不必觉得不好意思。”尽避放松。

“但是这有违国际礼仪……”她的两颊依然火红。

“谁在乎?”他耸肩。“我未经妳的许可便闯进妳的房间,也有违国际礼仪,难道妳要报警抓我?”

经他这么一说,齐絮飞也觉得自己很离谱,精神不知不觉跟着放松下来。

“说到国际礼仪……”他打趣地看着她。“妳打算就站在门边跟我说话,还是愿意再靠过来一点?”

马季弥的语气充满了调侃,她顿时脸红,移动脚步到他的身边,与他共享眼前的美景。

“这里好安静。”环顾一望无际的草原,齐絮飞感慨。

“是啊。”马季弥非常同意她的话,偌大的农场只见白色的栅栏,在路灯的照耀下,泛出黄色的光芒,感觉上十分孤寂。

“你还骗我说,你家只是个小农场。”实际上却像个大牧场。

“我没骗妳,我家真的只养了几条牛而已。”马季弥争辩。

“牛?”齐絮飞的表情好惊讶。“你家还养牛?”

“不然农场应该养些什么?”他反问。

“鸡跟鸭那类的……”齐絮飞从未实际造访过农场,因此问话内容有些外行,不过他的笑容也太夸张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养过,相信我,味道真的很不好,妳不会想闻的。”他笑开。“不过后来我父母觉得养那些东西太麻烦,决定换买一些牛只来玩玩,养着养着,竟养出心得来,后来就干脆全部养牛。”

“你的父母真有意思。”这是她的肺腑之言,她真的很喜欢他们两个老人家。

“可不是吗?”他挑眉。“他们若不是那么有意思,就不会要我像个女孩子一样整天和拼布为伍,还叫我要忍耐。”

说来说去,他还对小时候被迫帮忙做拼布的事情念念不忘,看他的表情,齐絮飞不禁又笑了出来。

“我很喜欢你的父母,人很好。”她直觉地说。

“谢谢,他们也很喜欢妳。”马季弥代父母向她道谢。

“你怎么知道他们喜欢我?”每个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话,她也是,但她宁可听实话。

“从他们的眼神。”马季弥如此答道,而她了解他的意思,他的父母看她的时候,眼神总流露出暖意,证明他们喜欢她。

“面好吃吗?”他突然问。

“好吃。”她点头。“刚刚那盘意大利面,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意大利面,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它的滋味。”

“好吃就好。”他拿起香烟,吸了一口,将视线调回前方的风景。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给人一种遗世的错觉,除了风尚在动以外,一切都沉睡了。

“打电话回纽约了吗?”

她才想问他在想什么,他反倒先问她。

“还没,晚点再打。”她摇头。

“还真稀奇。”他靠着阳台,转身笑道。“我记得妳一向都是迫不及待想接触妳的工作,今天倒很悠闲。”

“因为考虑到时差问题,所以……”她尴尬的解释,但是他的眼神摆明了不信。

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不经意瞄到他手表上的萤光指针,显示现在是晚上九点。

纽约和台湾时间相差十二个钟头,也就是说,纽约现在是早上九点,已经是上班时间,难怪他会调侃她。

“你刚刚在想什么?”她想起她之前的疑问。

“什么?”他停下抽烟的动作,望着她。

“我来之前。”她解释。“我还没出现之前,看你想事情想得好入神。”结果被她破坏。

“哦,原来妳是在说这个啊!”他总算会意。“其实也没什么。”

他专注地看着远方。

“我只是在想,或许我应该时常回来。”陪伴家人。

“嗯,这话我赞成。”她急忙点头。“你的家庭这么温暖,不时常回来放松自己,太可惜了。”简直是暴殄天物。

“说得有理,但妳自己又如何呢?”他忽地反问她。“什么时候妳才要放松自己,不再满脑子工作?”

齐絮飞没想到马季弥会突然这么问她,一时愣住,答不上话。

“好好想想。”马季弥用手背轻碰她的脸,另一手熄掉手上的香烟,和她擦身而过走出阳台。

“晚安。”他礼貌性与她道别,一边端起空盘子把门带上,齐絮飞还在发呆。

好好想想。

她碰碰自己冰冷的脸颊,上面彷佛还留有他手指的触感,她的脸不自觉地红起来。

什么时候妳才要放松自己,不再满脑子工作?

……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此刻脑子里面并没有装下任何工作,反而都是他恼人的身影。

她的呼吸……好象开始紊乱了。

真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