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在你怀念一个人的时候,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日夜是那么的漫长。

在你被琐务世俗缠绕时,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晨昏是如此的短暂。

不论伤春也好,悲秋也罢,总归转瞬间,一年的时光即将流转而过,不论你是市井小民,纵使你是达官显贵,就算你手握天下,指挥千军,都留驻不了岁月的匆忙……

☆☆☆☆

“举、举办武林大会!?”震惊地重复了一遍自己刚刚听到的消息,天下第一庄的二当家警惕地盯着倚在美人塌上的蔺怡风,他很愿意怀疑是耳朵听错了,但后者从来不给别人做梦的机会。把玩着手里的刀和鞘,别有用心的将龙刀和凤鞘彼此插合着,蔺怡风挑了挑修长秀美的双眉,凤眼里含着不怀好意的奸笑:“怎么~你敢怀疑武林盟主的命令吗!?”

“当然不敢啦!”连忙不迭的表示道,心知武林盟主的身份不重用,最大的威胁来自蔺怡风这个人的本身,天下第一庄的二当家苦命的抹了一把冷汗,谦卑地陪笑着小心翼翼的措词劝慰道:“不过……大师兄啊……举办武林大会这么重要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先取得各派掌门的同意再做商量呢?”

“……为什么?我是武林盟主,全江湖我最大,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不是你们当年告诉我的吗?嗯~?”笑容可掬地瞥过来,蔺怡风浑身上下一触即发的威胁意味浓重的令后者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暗自咒骂着把自己推出来当替死鬼的无情师弟们,天下第一庄的二当家拿出愚公移山的精神,试图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消除了一场怎么看都会成为武林浩劫的大会……

“话、话是这么说啦……可是,不是一年前才刚刚举办完吗?这么快就再次举办,总得有的名目吧……”硬着头皮搜刮可以搪塞的理由,他战战兢兢地偷看可一眼面带微笑,却流露出意图不轨神态的蔺怡风:“随随便便的召集群雄,若无大事,传出去对盟主的名誉有损呐……大师兄你上任以来,本就没做过几件实事,这么一来,落人口实的把柄又要增加了……”他已经不指望蔺怡风体谅一下他们每天处理堆积如山的怨言的辛苦了,但如果对方不肯帮忙的话,至少可以不添乱吧?

“名目吗?有啊~”正中下怀地骤然收刀,蔺怡风半坐起身子,将旁边案几上拟定好的伏案丢了过来,接着料事如神的快速捂住自己的耳朵!丙然不出所料,下一秒,杀猪似的惨嚎就由幽静的小院里响彻云霄——

“什么啊啊啊啊——!你要重选武林盟主——”

☆☆☆☆

半个月后,一头雾水的汇集到华山之巅的比武擂台周围,各路英雄好汉如临大敌地瞪向场中央玉树凌风,满脸堆笑的蔺怡风,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着,多半的口气是怀疑的。

“真的只要打败他就可以成为新的武林盟主吗?”

“开什么玩笑!那不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吗!?就算我们全都上去也不一定能干掉蔺怡风这个小妖怪!他该不会只是为了向我们重申他是最强的才举办这次大会吧……”

“但是……不试试的话,很难甘心啊……”

“别傻了,连龙凤刀都到他手里了,哪里还有任何武功可以奈何的了他啊……”

“我还是打算试试看,反正输给蔺怡风也算不上丢脸……情有可原嘛!”

“……奉劝你不要太天真了!你难道没有看到,天下第一庄的那群家伙看我们的眼神,摆明了在暗示,若是谁敢响应挑战,败北之后还会被他们拖出去打的吗!?”打了个哆嗦,背后泛冷的缩回角落里,又一个意图挑战的家伙在上场前就光荣的打了退堂鼓。

在一传十,十传百的恶性循环下,足足在台上风吹日晒了三个时辰,依然等不到半个应征者的蔺怡风终于耐不住性子了!狠狠地白了分布四周,巧妙地到处散布流言的师弟们一眼,他举袖掩去唇边泄露了心计的媚笑,弯着眸子,不用做作,蔺怡风便把坏蛋的角色十全十美地饰演出来:“啊啊~差点忘了补充一句~!我已经决定了,今年做为武林盟主,没为大家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所以承蒙大伙不弃,再度让我连任的话,我打算……”深吸了一口气,七分真三分假地开口,蔺怡风就不信人群中连稍微有点基本良知的江湖人都缺乏:“取缔所有人数少于五十人的帮派!”

“……太霸道了吧……”闻言,人群爆起一顿哗然,但几句零星的抗议声后,整片会场再度噤若寒蝉了。见状,蔺怡风轻蹙眉头,不悦地补充:“还有,就是所有的帮派都要挂起我们天下第一庄的大旗助威,包括少林武当。”

“真是不成体统!在想什么啊——”这次的响应强了些,可惜还是没有敢以身试法的英烈。

“大、大师兄……你差不多一点好不好……”明显地看出大家的脸色变得臭臭的,天下第一庄的众人暗叹不妙的凑上来,压低声音乞求不为所动的蔺怡风。回答他们的,则是后者层出不穷,不断加码的“宏伟目标”。

“……所有帮派要向天下第一庄上缴保护费!”

“搞什么啊!又不是地痞……”

“……所有帮派要主动到天下第一庄服役一年,负责端茶送水!”

“……江湖前途堪忧哇,怎么叫这么个魔头做了盟主啊——”

“……可恶。”喊得嗓子都哑了,仍旧不见有志之士现身,蔺怡风撇了撇嘴角,决定向跃跃欲试的人群祭出杀手锏。看也不看脸色铁青,敢怒不敢言的师弟们,他悠然一笑,缓缓启唇:“为了便于管理,从今以后,所有同类帮派合并,统一规划驻扎地。比如说,峨嵋和少林……”

“……你闹够了没有!太不可理喻了——”气氛在他的话音刚落之时陷入了一阵窒息,许久,才有一声迟来的怒吼划破了会场的死寂!不愿伙伴的拉扯冲上台来,一个虎头虎脑,目光闪烁着赤诚的帅气青年跃到蔺怡风面前,满头青筋地攥紧气到颤抖的拳头:“你算是什么武林盟主!居然利用权力,乱谋私利——”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满意地打量着青年,欣赏的目光罩上卑鄙的面具,蔺怡风笑地很开怀,也笑得足够卑鄙。对于青年的指责,他照单全收,并且变本加厉:“我还在考虑,干脆废掉所有的帮派,江湖上只要有我们天下第一庄就足够了!”

“你——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做武林盟主的!?”义愤填膺的叱责道,青年两眼冒火的瞪过来,而蔺怡风却朝没连脸见人的师弟们翻了个白眼,淡淡地反问:“不是有人告诉我,只要号令天下群雄,抱得美人归就行了吗?”

“简直是——人神共愤!你就不怕天理报应吗!”

“哈哈哈哈~如果老天爷有眼,就不会留我到今天了!”

“难道你就不怕夜半走路撞到鬼吗——”

“放心吧,阎王不敢收我,神仙见我也绕路而行~”

“啊啊啊啊啊啊──早晚会有人在你背后捅刀子的!”

“这么干的人每天早、中、晚都有,而我呢?依然毫发无伤的站在你面前~”

“……”理智被正义感冲垮了,青年在蔺怡风的刻意挑拨下,彻底忘记了两人武功相差悬殊,想也不想的抡圆拳头,直直地朝后者奸笑的俊颜上砸过来!

“……”无声一笑,蔺怡风微微侧头,险险地躲过青年的攻击,秀发伴随着身体移动飘舞在空中,划出优美的曲线。脚下轻挫,在避开对方接踵而来的攻击时,蔺怡风抬手,婉转地仿佛只借用了摘花的力道便轻松的将青年撂倒在地上!癌身傲慢地凝视着齿间挂血的对手,蔺怡风的刀始终没有出鞘,只不过在没人注意到的光鲜外表的背面,一抹诡计得逞的快意笑容正在逐步成型。

“哼!不自量力的蝼蚁,还想和本盟主做对吗!”紧张地咽了口口水,生怕对方临阵月兑逃,蔺怡风准备在打击的过程中适度鼓励一下,却被青年正义凛然地截口打断了!

豪爽地抹了一把唇边的血渍,青年越挫越勇地翻身而起,不在乎亲朋好友的劝阻和陌生人的嘲讽,宛如全世界只剩下眼前的邪魔和自己的拳头,既然他已经豁出去了,索性就贯彻到底把英雄做完,即便明知英雄的下场,往往是惨烈的!他不能萎缩!就因为已经有太多人萎缩了……

“唉……真是笨呐,少林寺的方丈在大师兄手下只顶了四十一招而已,他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居然妄想打败大师兄,简直是痴人说——”撩了撩头发,心虚地闭上眼睛。不忍目睹怎么看都是好人的对手被怎么看都该天打雷劈的大师兄虐杀,天下第一庄的众人莫名感伤的别开头去。然而,就在他们的讽刺接近尾声的时候,擂台上的战局也宣告结束了!茫然地在暴风雨前的静寂里回过头,还没有看清战况,胸有成竹的天下第一庄众人就被突然炸开在周围的欢呼声吼得耳膜与大脑同时罢工了——

“万、万岁——新盟主万岁——武林有救了!老天开眼了——蔺怡风终于也有今天了——万岁——”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不客气啊……”捂着故意送上门去挨打的右颊,蔺怡风哭笑不得地站稳脚跟,似笑似嗔的白了一眼僵硬在原地,作梦都不相信自己一拳句撩倒了号称天下无敌的天下第一庄的大当家的青年。见对方震惊之余,有再打几拳确认真假的嫌疑,基于戏要做到位,面子也得顾全的原则,蔺怡风急忙腾身飘出擂台,云淡风轻的浅笑片刻,吐字清晰的向全武林郑重宣布:“我、输、了。”

“……我一定是在做梦吧……”不敢置信的呆呆望着似乎不属于自己的双手,青年喃喃地自问着,眼神有了些微的狂乱。而潇洒的摆出比胜利者还欢欣的姿态由他身边退场的蔺怡风,在扔下武林盟主的令牌的同时,留给他一句仿若来自云端之外的飘渺嘱托……

“如果是做梦的话……你又何妨把梦做得伟大些呢……”

☆☆☆☆

“大师兄!”蔺怡风的前脚刚迈出会场,后面醒悟过来的天下第一庄众人便气急败坏的追了出来!仗着人多把他围在其中,几个师弟一阵推托后,索性你一言我一语的抗议起来!开什么玩笑,用脚趾都猜得出是他故意放水的!蔺怡风不做武林盟主的话,他们将近一年的含辛茹苦又是为了哪遭啊!越想越难以甘心,几个师弟抹起眼泪,声嘶力竭的控诉道:“大师兄——不怎么可以将武林盟主之位儿戏的让出呢!”

“是啊……你怎么对得起师傅和大伙的期待啊——”

“大师兄!江湖需要你啊!”

“大师兄……今后我们可怎么办啊……”

“大——”

“停!我只是让出盟主之位,你们不要说得像奔丧一样好不好!”夸张地叹了口气,蔺怡风捡了块青石坐下,懊恼地托着腮,嬉笑之后,意味深长的望向悲痛欲绝的师弟们。

“可是……”还想抽抽咽咽的抱怨几句,众师弟们却被前者出奇的沉稳态度征服了!抬起头,扫视着华山千古刀削斧劈而成般的峻峭,鬼斧神工的青山入眼,人的心也宛如被绿水流经似的,说不出的清凉。蔺怡风垂下眼帘,在天高云淡的环绕下,接过随风飘至的落花,抿唇一笑:“你们真的认为我适合作武林盟主吗?”

“大师兄……”

“你们只是希望天下第一庄成为武林至尊吧?”

“我们不是——”

“或者说,你们希望把我和那死老头一手创立的庄子推向颠峰。”

“……”

“你们啊……说你们是小傻瓜,自始至终还真没冤枉了你们!”转动着花萼,芬芳落尽,唯有暗香盈袖,久不散去。

“天下第一庄已经是至尊了,我也是天下无敌了,这是事实,不需要证明。武林盟主可以拿武力弄到手,但人心所向呢?现在你们纵然可以强迫大家额手称庆,但人间的孰是孰非,要留待后人去评论。”极目远眺,蔺怡风缓缓插嘴,笑容始终没有从唇边褪去:“绿水无忧,因风着面。青山不老,为雪白头。古人说得确实好,这世上,也只有人最会自寻烦恼啦!武林盟主是吗?让合适的人当,不是正好?江湖上人人高兴,既然人人都高兴,你们又何必不开心?”

“但是……我们希望……可以为大师兄做点什么啊!可以把师傅的天下第一庄发扬光大啊!”

“既然你们热血沸腾,就用在有用的地方吧!去帮那位新任盟主不就好了?”

“可是!他又不是我们的大师兄!”

“是啊……他是武林盟主却不是你们的大师兄,我是你们的大师兄却不是武林盟主。可他不是你们的大师兄却依然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武林盟主,我不是武林盟主也依旧可以好好做你们的大师兄。人生百相,各不相同。既然如此,做好最适合自己的角色便好。”

“太不负责任了啊……大师兄……太狡猾了啊……”

“呵呵~你们花了那么多年才看透我的本质吗?你们啊,心里早就明白我不适合了,强扭的瓜不甜,强求的事情难圆。懂得放弃才是真聪明哦!”

“说来说去,大师兄,你根本就是不准备回心转意了嘛……”

“……那我将功折罪,给你们个建议如何?”受不了师弟们哭丧的脸,蔺怡风苦笑着挑眉,轻描淡写的把灾难转嫁他人:“你们去劝说那个青年加入天下第一庄,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刹那见茅塞顿开,几个师弟的眼前渐渐亮起来,仿佛在绝望的路上又看到峰回路转的希望。甩下手还举在半空中的蔺怡风,坚忍不拔的精神重新在他们体内燃烧,几个人回身,头也不回的向原路奔去!正当蔺怡风想要埋怨他们太过现实,不讲情谊的时候,其中一人撇头,狡猾地笑了笑,丢下一句让前任武林盟主忘了呼吸的回答……

“大师兄,你确实不适合做武林盟主,也不适合做别人的师兄!”报复地打击完,师弟的补充不知是故意还是羞赧,声音变得很淡,淡地像要掩饰浓地化不开的真诚:“但是……你却很适合做蔺怡风这个人,你却很适合……做你自己……真的令人嫉妒啊……适合做武林盟主的人好找,可以堂堂正正做自己的人,却难寻呐……所以,请你继续做你自己吧,任性点也无所谓,懒惰点也无所谓,就算有点小狡猾也不会真的招人讨厌。因为对于戴着设计好的面具舞在限定了的舞台中的我们来说,你的与众不同,原来是那么的精彩……”

“难寻吗……”默默地咀嚼着师弟们的话,不知不觉间,笑容爬上了眉梢。把玩着手里的刀和鞘,蔺怡风不期然的想起来一个赌约,也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与自己打赌的一个人。谁说知己难找,明明……债单上还有一个没有和自己清帐的家伙嘛……

☆☆☆☆

“皇弟啊~上次你说好象湖南的灾情折子呈了上来的……”机器地回忆着不知道多久前听到的消息,贺齐月软趴趴的瘫在御花园的石桌上,手无意识的摆弄着凤刀和龙鞘,时而偷笑,时而思绪飘到了晴朗的天空之上。坐在他对面的少年却没有他这样享福的命,冷冷的皱起眉头,小了贺齐月足足四岁还有余的少年眯起眸子,责难的白了朝廷的“蝗”虫一眼,淡漠的回答:“臣弟已于七日前替皇兄处理完了,着令附近三省开仓济民,波五十万石粮食日夜加急运往赈灾。”

“哦……”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抬头望瞭望自由自在的白云,贺齐月迟钝的沉默了一会儿,懒洋洋的换了个话题:“那边疆告急的事情……”

“臣弟已于五日前派兵镇压了。”

“好象土蕃的头头儿说过要来的……”

“臣弟代皇兄招待过了,他们前天就满意的出发回程了。”

“北三省的暴乱……”

“原因已查明,臣弟派人先游说了。”

“江南的微服私访……”

“不切实际,臣弟替皇兄取消了。”

“薛将军告的御状……”

“臣弟审完了。”

“……关于朕不甚遗失的御玺……”

“……昨天晚上我在你的床下面找回来了!”

“唉唉~皇弟~啊”歪歪头,贺齐月无辜地睁大桃花眼,笑在唇边蔓延开了,但眸子深处却是深思熟虑后的慎重:“朕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只要能做到,万死不辞!”正经八百的拱手为礼,少年轻蔑又不失礼数的沉声道。

“不用死一万次啦~你只要替朕死一次就好了……”摇了摇头,贺齐月笑得越来越奸诈了,只可惜一本正经的少年体会不到危险的讯号。沉吟了片刻,将怀里早就准备好的圣旨交给弟弟,贺齐月仿佛是在对方接过轻薄的黄绢时卸下了千金的重量,立刻恢复了活力,精神百倍的跳起身来,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半柱香后,某个倒地的闷响“咚——”地回荡在了空荡荡的御花园中……

☆☆☆☆

“你疯了吗?突然丢下个禅位诏书,叫一个野种当九五之尊!我们罗家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抱臂而立,罗煜的表情生硬地犹如岩石一般,不容商量的拦住收拾包袱打算跑路的贺齐月,气到了极点,他反而冷笑了三声:“开什么玩笑!唯有你才有资格继承皇位,好不容易盼到你登基,我们罗家还以为可以了却心事,九泉之下也有脸面对旧主了!谁知道——”话尾的音裂开了,喘息了半晌,罗煜才沙哑的接过自己的话来,根本不理会贺齐月暗示的抗拒,他扯过对方的袖管,大步流星的朝不远处的皇城走去,自顾自的寻找着理由:“……肯定是你一时胡涂!没关系!天下大半的兵马是我们的,皇位就还是你的!”

“可是……我已经名正言顺的把位子让给弟弟啦~”陪笑着甩开朋友的手,贺齐月叹了口气,眯起桃花眼,隐隐约约露出几丝不可驳斥的坚定:“皇帝金口玉言,说过的话也可以不作准吗?”

“与其让那种野女人生的小子代替你,不如将整个朝廷颠覆掉!”冷哼了一声,罗煜说到做到的打了个响指,立刻有武功高强的锦衣卫窜了额出来,听候差遣。见状,贺齐月无奈地垮下肩,重重地叹息着,牢牢的握住罗煜发号施令的手指:“我说……血统就这么重要吗?煜。”

“不然的话,我和爹辛苦这么些年,甘居仇人之下称臣为的又是什么!”

“……旧朝的血脉,嫡传的血脉,正统的血脉……如果皇帝隔三差五的放放血就能换来天下太平,百姓安乐的话,你说的倒也没错。”摇头晃脑的顺着对方的思路分析道,贺齐月不是不知道罗煜的意思,可是,太执着的人生,不是太累了吗?

“但也不能叫一个先皇跟野女人的野种当皇帝啊!”理智服从了贺齐月,但情感还高举着歧视的大旗护航,罗煜并非和新皇帝有仇,和他有仇的,是所有不是贺齐月却觊觎帝位的人!

“……野种吗?”淡淡地品味着这个次的凝重,许久,贺齐月不在乎地笑了起来:“我认为,你口中的野种会成为一个好皇帝呢,呵呵。”自己弟弟的本事,所有明眼人都知道。不比任何人差,而且绝对比自己强。

“那又如何!我承认的皇帝只有你——”

“可是皇帝不能是‘你的’了啊……皇帝……可是全天下的啊……”安抚地背靠背而立,仰头靠在罗煜的肩上,豁然开朗的望着没有杂色的天空,那片蓝太美丽了,使人的心刹时比提那还有广博:“煜啊,他是个能让更多人吃饱穿暖的皇帝,他也可以让更多人安居乐业,颐养天年的皇帝,他是个中规中矩的人,也许没什么乐趣可言,但却是个懂得如何做皇帝的人。我不如他,我的心太野了……我不如他。”

“……你只是想无拘无束罢了,别以为说些大道理我就会被蒙混过去!”

“啊啊~被你看穿了啊~”感觉到罗煜绷紧的肌肉有了松懈的迹象,贺齐月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目光追随着浮云,愈飘愈远。大概道理太简单了,大概事实太明显了,最后也没能找到反驳的华丽辞藻,罗煜狼狈地扰乱了头发,眉头紧皱的抗议:“麻烦死了!你本性我早就知道,留得住一时留不住一世,朋友一场,我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我爹那个老顽固肯定不答应!啊啊啊——你叫他怎么面对殷勤嘱托的旧主啊!”

“很简单啊……”笑着跑开,在不远处站定脚步,贺齐月洒月兑的扬了扬包袱,几个字的答案里,藏尽了身饿日万民之主的玄机:“就说~他为苍生……挑了个好皇帝……”

“……”趁着罗煜被自己打动的瞬间,贺齐月的身影已消失在晨曦的包围中。等前者发现问题根本就没有解决时,早就抓不到狡猾的逃君了!呆了呆,罗煜边感叹这么不负责任的贺齐月绝对不能做好皇帝,边头疼的拖着脚步往回走。想到家中还有父亲老当益壮的咆哮在等待,他就恨自己为什么要认识贺齐月这个只会在任性胡为,给周围添麻烦的芬角色!抛下一堆看似有道理,实则很难说服人的话走掉,剩他去面对残酷的结果,总有一天他会被贺齐月害死的!然而……自己又为什么不能干脆放弃,不管那家伙的死活呢?

“终究……还是被他吸引了啊!”自叹命苦的耸了耸肩,罗煜模模鼻子,转身向手下取消了命令,独自迈向朝霞笼罩下,宛如刚刚从一个漫长而冰冷的梦里苏醒过来的皇城。贺齐月笨吗?当然不笨,小时候整人的怪法都是那家伙在想,自己只负责帮凶兼挨打跪祠堂而已。贺齐月高尚吗?当然更不,从来都只有那家伙厚着脸皮拖人下水的份,自己做为职业受害者,再刻骨铭心不过了!贺齐月自私吗?那家伙虽然优点自以为是,但做为一位太子,他有着海一般深沉的宽容。终归,对方也不过是想怎么说便怎么说,不想做打死也不会去做,认为是对的就决不认错,认为是错的就直言不讳罢了。惹人嫌却不招人厌……

“不做皇帝只因为自己不适合吗?”思考了一下,罗煜苦笑着推翻了自己的结论:“不对……依你的脾气,不做皇帝,只因为皇帝的身份不适合你才对吧!还真是个别扭的人呢!但是……足够精彩……”

☆☆☆☆

日正当中,熙熙攘攘的人群在集市上川流不息,擦肩而过的喧嚣以及人体彼此接触的温度,每一个熟悉的陌生的景色,都令行走其间的贺齐月安心。

一年了……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只是再次见面的两个人,会不会情淡如水了呢?攥紧手中的刀,垂首默默地赶着路,杨花柳絮满天飞舞,夹杂着不知名的花瓣,妆点着人忽起忽落的心情。猛地,悦宾酒楼特有的酝酿幽香飘过来,自嘲地摇了摇头,贺齐月一扫灰暗的情绪,胸有成竹深吸一口气……

为什么要杞人忧天呢?对方是不会变心的。

因为自己没有改变,所以蔺怡风一定也没有,因为他们是如此的截然不同,又是如此的相似……就如同手中的凤刀龙鞘,明明不相配,却又契合在一起,在光下透出隐藏的秘密!“龙非龙来凤非凤,龙作凤时凤作龙。”眼看压倒嚣张的武林盟主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被自己逮到了,如果怯懦的话,他就不叫贺齐月!

傲然自信地昂起头,不期然却又那么恰倒好处的在熟悉的窗口看到熟悉的人探出头来,露出熟悉的带邪气的眼神。贺齐月的心漏跳了一拍,仿佛在确定的一刻来临前,对幸福,他只有模模糊糊的猜想。没有任何理由,他的心暖了,犹如投射进了此刻无限美好的春光……

“呦~好久不见……”俗气的招招手,贺齐月并不急于冲上楼,仰首望着蔺怡风比记忆里还要秀美的容颜,他笨拙的找了个自以为聪明的话题:“这一年还好吗?盟主大人?”

“……已经不是盟主了。”眯起眸子,蔺怡风的声音里温柔遥不可及,只是那周身骇人的戾气在见到贺齐月的时候,悄悄地融化在了春风里。

“咦?为什么?”好奇的眨眨眼,贺齐月大概猜得出答案,但他想听对方亲口来说。

“被~人~打~败~了~!一拳而已~你满意了吧?皇帝陛下!”

“那个啊~我已经不是皇帝了啊~嘿嘿~”

“哦~虽然觉得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但你这么快就被人给篡位赶下台了啊?”

“错错错~是我预料到反正早晚要被人篡,所以当机立断,自己提前把自己革除了~!”

“……你真是英明啊……”

“……彼此彼此……”

风带着花的香拂过,阳光明媚的照耀下口头街边。

谁家的孩子欢欢喜喜的活蹦乱跳着?

谁家的少女为相思二字懒做梳妆?

谁家的门前贴出了喜字?

谁家的孝子披上了丧?

谁是谁?谁又在扮演谁?谁扮演的有像谁?

默默地舒展开眉头,他不关心答案。

轻轻地眯起桃花眼,他不计较结局。

所以……他笑了……

所以……他也笑了……

当两个精彩的人遇到彼此,总是要会心一笑的……

“喂~接下来~我们两个失意的人应该去做什么呢?”

“还用问吗!?当然是……喝酒庆祝啦!把号令群雄的位置拱手让人的笨蛋……”

“那么你很聪明喽?把九五之尊双手奉送的白痴……”

“笨蛋加白痴的话……谁也别挑剔谁了~正好送做堆。”

“唉唉~我真的怀疑我们的相遇是上天预谋已久,一箭双雕的处罚!”嘴里抱怨着,蔺怡风跳窗而出,轻快地跃下酒楼,落在贺齐月的正前方,捧过对方的脸。白了他一眼,贺齐月甩下包袱,戏谑的在对方耳畔调笑道:“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吧……”

言罢,不再给前者张口的机会,贺齐月闭上双眼,模索着浑然天成的吻上了蔺怡风的唇……

……最是一年春好处,落花时节又逢君……

番外 龙风呈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