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十天之后……

冷汗淋漓地被笑颜逐开的楚怀风拉出气氛压抑的武阳侯府,方天宇回忆着不久前武阳侯楚振明欲哭无泪的精彩表情,不由地凝神谨慎的把身边看似单纯的青年重新打量了一番。

也许……他看上了很恐怖的家伙也不一定呢……

心里对身为天下公敌兼自己亲家爹的武阳侯致以十二万分的同情,方天宇犹豫不决的递回手中堪称凶器的媒书,忍不住还是开了口:“那个……怀风啊!我以为你记录下武阳侯谋反的证据后,都呈现给皇上了……”

“我是呈上去了啊~不过顺便一式两份留了案底而已~~”无辜地笑了笑,楚怀风迎风梳理了两下前者被吹乱的发髻,但见识过他刚刚对付自家老爹的手段,方天宇在眼下温柔乡里似乎笑不出来了:“难不成你留下你爹的把柄就是为了方便我拿去做提亲的威胁的!?”

“……我当初没想那么多啦~~”接过方天宇几乎是双手奉还的薄子,楚怀风不以为然的摇头叹息道:“我知识觉得~早晚有一天会用得着~不是吗?”想想看,他老爹那种强硬派,居然打开夹杂了“好料”的媒书后,连一句话都没说就挥手放人,还不多亏了媒书来历罗列的铁案如山。

“……对了,你为什么要说那些罪证是我私下里收集的呢?”皱了皱眉,方天宇觉得刚刚的事件没有那么简单,楚怀风故意骗武阳侯自己是玄武御史,该不会是为了……

“不然的话,我以后怎么继续我‘监守自盗’的岗位呢~~呵呵~~~再说了,让我爹有个当御史的外子,如骨梗在喉,他以后做事也会老实不少了吧!”笑眯眯地不吝作答道,楚怀风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这个让对方尴尬的话题:“好了好了~~难得老爹忍痛割爱……我们应该利用从笑云舒牙缝里抠出来的这段空闲时光,好好的玩乐一番。首先,嗯,要答谢一下帮了忙的朋友们~这样一来,下回叫他们出力他们也说不出怨言了。”

……女婿也好,媳妇也罢……不管怎么说,身为爱人父亲的眼中钉,肉中刺都不太合适吧……为了将来的幸福,方天宇没敢把心头的不满说出来,见楚怀风扳着手指开始算人客数量,他禁不住好奇的提醒:“怀风?你刚刚念的宴请名单里……好像没有白虎令使季凯大人吧?”

“别提那个需要的时候就不知去向的家伙!”闻言,后者由鼻腔里重重哼出一声,扯过方天宇的衣袖,轻柔缓和地吻了吻对方的丰唇:“谁知道……他失踪到哪里去了……”

此时此刻,被人遗忘的武阳侯府地牢里……

幽幽地,传出了一阵凄凉如鬼哭的申吟,听得仆人们背脊发凉,纷纷绕道行走,不敢问津……

“放~我~出~去~~~武阳侯~~~拐了你儿子的人……真的不是我啊啊啊啊~~~”

《全书完》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