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人生自古有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若有所思的微微苦笑着,端坐在雕梁画栋的庭院里,青年好整以暇的用折扇敲打着自己的掌心,两道剑眉高飞入鬓,衬得下方那对修长明眸,格外的炯炯有神。虽然他的语气像是在安慰对面那个愁眉苦脸的素衣少年,但现在浑身上下都裹在红艳似火的喜服里的新郎官,却正是他自己!

“小侯爷……今年已经是第十一次了……亏你还笑得出来!”受不了前者苦中作乐,自欺欺人的模样了,少年哀怨的翻了个白眼,长叹一声趴在了石桌上,有气无力的扳着手指计算道:“上次是县令家的闺女,上上次是王大户的外孙女,再上上次是蒋秀才的宝贝独女,再上上上次……侯爷他老人家想抱孙子是可以理解,但为什幺每次咱们武阳侯府办喜事,都要被扣上‘强抢民女’这项罪名呢——唉……”不甘心的将青年堪称风流的外貌扫视了一遍,少年语重心长的摇了摇头,似是替对方惋惜:“凭良心讲,你楚小候爷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贵为甲胄,家有万财。理应是众多闺女挤破了头也要钓到手的金龟婿啊!怎幺落得二十有三,还独守空床,被衾寂寞呢……做孽啊!”

“……阿凯,你又不是不知道……”闻言,青年酸涩的自嘲了一下,剑眉一凛,姣好的容颜浮上一层淡淡的轻愁:“武阳侯可是人人喊打的乱臣贼子,谁不知道我爹他当年摄政时曾意图推翻小皇帝,篡位自立?虽然现在早已被贬南调,但稍有气节之士,便不屑攀武阳侯的这门亲。作了这坏人的儿子,我自然娶不到老婆了……”话虽如此,但青年的眼眸深处,却因自己的抱怨荡漾起一涟轻柔的笑意,似是对娶妻一事敬谢不敏。

虎目刁钻的少年当然没有放过这微妙的细节,见状,后者从喉咙深处呛出一声,不满的移开目光,恨恨地瞪了一眼周围无辜的花草:“娶不到就用抢的……还真不亏是你爹的标准作风。不知这次倒霉的是哪户的良家妇女……都失败十次了……若武阳侯夺权的时候也有如此百折不挠的气魄,怕是皇帝也已换人做了吧……”方圆几百里,只要稍有地位的人家,无不为自己的适龄千金犯愁。屡次提亲遭拒,恼羞成怒的武阳侯仗着自己是皇帝唯一的亲叔叔,即使由王爷被贬成侯爷,也依然嚣张如故。不管对方的女儿是否许配了人家,或是早已文订,凡是还没过门的,都有被抢婚的危机!大抵是他们这边轿子还没抬进院,后面就哭天抢地的追来了手持棍棒来拼命的亲家翁……

如此精彩的戏码上演了十次之久,演的人不累……看的人都要腻了……

正说着,前院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爆竹声,明明是喜气洋洋的炸响,却听得院内二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心领神会的对望了片刻,准新郎长身而起,潇洒的收拢折扇,调动五官挤出个笑的表情后,昂首阔步的迎向了侯府大门。只在与少年擦肩而过时,悄然嘱咐:“新娘子又来了……我去和爹寒喧,你照咱们的老计画,等天色晚些,带着那可怜的姑娘由后院的秘道里遁逃。”

“没问题……”比了个手势叫对方放心,少年幸灾乐祸的笑了笑,露出两颗讨喜的虎牙:“我还真好奇,要是你爹哪天发现……帮他千辛万苦抢回来的儿媳妇们逃走的惯犯,恰恰是自己的儿子时,会是什幺表情……”顿了顿,彷佛是回忆起武阳侯历次得知儿媳妇又在新婚之夜溜之大吉时的样子,少年不由自主的闷笑了三声,凝视着青年施然离去的俊挺背影,别有所指的舌忝了舌忝嘴唇,轻声呢喃着:“果然是……家贼难防呢……呵呵……”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难得这次被抢了女儿的周姓节度使只是象征性的拆了武阳侯的大门,毁了前院的假山莲池,纵火烧了三座偏房,顺便打伤侯府二十五六个家丁就放弃了抵抗。为免夜长梦多,武阳侯连拜堂的步骤都替儿子省下来了,匆匆忙忙灌了楚怀风几杯水酒,便迫不及待的将俊颜微熏的儿子押入了洞房。经验告诉楚怀风,现在说什幺他那兴奋的爹也听不进去,所以在哀怨的瞪了容光焕发的老父一眼后,他认命的被下人们推进了自己的房间!

“好好珍惜爹的一番心意吧!儿子……”犹如卸下了心头重担,武阳侯额头的皱纹也模糊了几分,趁着酒劲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他炫耀似的挥手,立刻有一群豢养的死士持刀带剑的团团围住了新房!

“爹?这是做什幺……”暗叹不妙的抿了抿唇,楚怀风故作轻松的随意问道,目光却在人墙中搜索突围的空档。很遗憾,经过十次实战的武阳侯,也不是省油的灯。恨透了屡次坏自己儿子好事的“贼人”,他满意的巡视了一遍自己安排的守备队伍,胸有成竹的拂须笑道,阴冷的眸中射出不共戴天的寒光:“儿子,你放心。这回爹说什幺也不会叫那些江湖草莽把你的媳妇救走了。哼哼……我武阳侯府岂是任人来去自如之地!今天爹调来了府里三分之二的兵马,将你的洞房团团围住!就算你的新娘变成了一只飞蛾,也休想从我眼皮底下飞出去!放心的去吧……”

“……多谢爹的成全。”咬牙切齿的压下心头的懊恼,楚怀风皮笑肉不笑的磨了磨牙,尽量使自己的笑容看起来诚恳,转身泄愤的推开新房贴了双喜字的雕花木门,大步流星的赶了进去,并随手将还想说什幺的侯府食客们关在了外头!……可恶!为什幺他爹这辈子的那点聪明全用在对付自己儿子的身上了?!

狼狈的回眸白了人影攒动的绮窗一眼,楚怀风边祈祷季凯此次来得及将被害的姑娘及时送出府去,边捏着把冷汗一步一犹豫的向内室走去。自己是正人君子没错,但若是一个清白的大姑娘被迫和他孤男寡女的关了一晚,相信出去后也没脸自处了!他是可以到百姓面前替对方作证,可是很遗憾……武阳侯府的人说的话……向来没有人肯听……

与此同时,后院的墙角附近……

提心吊胆的将还在千恩万谢的周姑娘从地道里送出去交给节度使的家人,季凯手脚麻利的用枯草和破旧的木辕覆盖住入口,擦了一把急出来的虚汗,长舒一口气蹲在了地上。好险啊……幸亏他武功高强,听到了那些此起彼伏的向洞房接近的脚步声,提前把新娘拽出了房间。不然的话……再晚个半柱香,他明年就得等着抱侄子了……

话说回来,他还真同情楚怀风的老爹啊……

连侯府里烧柴的粗仆都接受了小侯爷不爱,只好龙阳的事实了。偏偏武阳侯死不认输,不断的想靠女人软化儿子的性趣。然而,众强迫中奖的亲家们又不买帐,害他到处抢亲落得骂名不说,儿子那里又留不住媳妇,注定该死了抱孙子的这条奢望了。也怪那武阳侯年轻时做事太毒辣,少积了阴德,换来如今断绝香火的现世报应!

只是……苦了他这个无辜之人啊!花好月圆的良辰美景不能欣赏,喜酒喝不到却要来墙角战战兢兢的吹夜风。不过……

想到楚坏风那张哭笑不得的俊颜,季凯的心肠又软了下来。谁叫自己交友不慎,摊来了夜半刨地道,顶风送佳人的“美差”呢!唯一的安慰是又替朋友挡掉了一劫,思及此,他不由得奸笑了起来,抚唇低叱着自言自语道:“死小子,麻烦我替你摆平了……三十年酿的竹叶青十坛,答应给我的……你可不要心痛了~哼!”

还是同一时刻,楚怀风的洞房里……

“唉……”无可奈何的望着床上那道喜红的身影,楚怀风头疼的靠着门栏,叹出进屋后的第三声气来。他就知道,季凯那小子贪杯误事,指望不上……

现在可好,新娘就摆在眼前,桌上的红烛烧得人眼晕。春宵一刻值千金,骑虎难下的自己,又该如何是好?心乱如麻的背对着安安静静的新娘独自坐到八仙桌旁,楚怀风修长的手指习惯性的磨擦着青瓷酒杯光滑的纹理,一双深沉的明眸懒洋洋的半眯起来,脑海里走马灯似的闪过数不清的措施。或许,他可以叫新娘假装去上吊来骗取守备的慌乱?再或许……他可以自己去假装上吊来叫下人们乱成一团?或者说……他也可以叫新娘假装要吊死自己,好让爹彻底绝望……

楚怀风还在桌边皱眉思考,但稳坐床畔,垂着珠帘看不清样貌的新娘显然已经有所定论了!只见上一秒还贤慧地低头不语的后者,突然扯开喜帕,反手由喜服内抽出锋利的三尺青锋,驾轻就熟的挽了个毫无矫揉造作之气的剑招,沉着冷静的抵住了前者的颈项!

握剑的手,优美却绷着阳刚的力道。感觉到剑锋所触之处传递来楚怀风的颤栗,一声宛转低缓的男音响起,平和且不失庄重的飘入前者的耳际:

“……小侯爷,得罪了。”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