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龙天运中午并没有回山庄,反而是到了下午结束第一天的试剑大会时才与燕奔等人回来,并且多了一位江湖第一美女来作客。

那位大美女叫衣环铃,是江湖豪杰竞相呵护追逐的玉人儿,父母皆是颇富盛名的大侠士,今儿个上山时被几名不长眼的小贼调戏,幸而叶放歌一行人路过,救了佳人,之后,佳人理所当然地跟着他们一块走了,并且很明显的,佳人心仪的正是贵气出凡、英俊潇的龙天运。

一般的江湖少女,倘若心仪的不是武林第一高手豪杰,便会是不见江湖浑味的世家俊鲍子。不必太精明也可以料想,龙天运那样的威仪气度必定出自上流巨富世家,更上层楼,连王孙贵族的身分也有可能,何况放眼望去,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具出色仪表的人了,要女人们不心仪他,比叫女人不要爱美更困难。

先前早已有一群叶家女眷的纠缠,如今又跟回一名大美人,其女人间战况之激烈可见一斑。

美人谁能不爱看,龙天运一照面便被震慑了好一晌,尤其他这个风流皇帝总会对不同气质的美人动心。说得好转点是懂得欣赏各类美人的优点,至于难听一些就叫生冷不忌了;凡是美人一切好办,不过可得要上上之选才行。叶家这些中等姿色略为美丽的女人通常是当宫女的分,他怎么可能看上眼?

也之所以,会中意柳寄悠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

说到那些叶家女眷们,也好玩了。出门在外吸引不了心上人的注意,姿色又差了竞争者十万八千里,气怒之下,只好回来告状,至少也要让云夫人伤心一下,顺便代为以正妻身分去出头才甘心。

当然,柳寄悠就是如此这般地听到了今天最新消息;不过,她心中充满抱歉,为着无法如这些女子们所愿而唏嘘着。即使今天她是皇后,也不敢去阻止皇帝寻欢,搞不好还得派宫女熬药汁补他沉迷的身体哩,更别说她只是宫妃级数中最微不足道的小才人而已。她哪来的胆子去兴师问罪呀?何况……她偷笑地暗想,如果皇上迷上了那美人,必然会渐渐忘了她,那她想自由的愿望又可实现了。当然会有一点点介意于自己的“失宠”,不过比起那短暂的情绪起伏,她知道自己最先该争取的是自己的自由,而不是必然在其一天会恩绝的宠幸。

这个有着帝王身分的男人,会永远为着美丽无比的女人倾心,她哪有不明白的。

比起来,该心碎的是赵吟榕——那个才被专宠一个多月的美人,她柳寄悠就不必太哭天抢地了,她的损失绝对没有其他女人多,哀愁个什么劲?

“你为什么不去赶开那只骚狐狸?你不敢吗?即使你丑,云公子总也是你的丈夫,你怕什么!?”叶浚芳带头激她出头,劝得脸都黑一半了。

可惜柳寄悠立志师法不动明王——不为所动到底。

一边端坐的柯醉雪真心担忧道:

“妹妹,你真的不去看一看吗?”虽然她本身姻缘路崎岖,但她依然希望世间男女都因有爱而圆满,何况柳寄悠是身心这般美好的女子。

“柯姊姊,你别担心了,我家相公在京城家中早已有诸多宠妾,如果那位衣美人不介意,我也不好说什么的。”

“什么!?那他娶几个了?”叶浚芳介意地大吼。

真不知道她以什么身分在吼?又介意什么?

柳寄悠以衣袖风纳凉:

“多得数不清呢!其实我也只是小妾而已,还是由侍妾身分起家,不过如果你们还想入云家门也是可以,因为我们的主母三年前就过身了,目前人人都有机会当正室。”

“原来你出身卑贱呀,还只是个妾!”叶浚芳挥手:“走走走!看来她是不敢出头的,咱们再去与那妖女斗三百回合!笑死人了,明明有功夫还故意让别人救,出手救她的是燕大哥,她干嘛倒在云大哥的怀中?扮弱?谁不会!”

一行人正要走,但另一票人早已涌过来,正是叶放歌等人;正中央的,便是金童玉女一般的龙天运与那名江湖第一美人了。

“哼!人家上门示威了。”叶浚芳撇撇嘴角,存心看好戏,心中始终认定柳寄悠怕事胆小。

“咦!怎么如此多人?”叶放歌怔然而笑:“今晚正要在此摆宴哩,大家可别走开——”他的大嗓门在看到正室而凝住。他从没看过妻子走出她住的“醉心居”以外的地方。

柯醉雪在看到那么多人早就心慌,忙不迭抱紧女儿往侧门走开退下,目光当然不敢直视丈夫以及正被丈夫搂在怀中的二房纪如双,转身已遁出这方天地。

三人之问的波涛暗涌并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因为此时最精采的是龙天运这一边,看美丽佳人如何对比得丑妻自惭欲死。

“寄悠,这是衣姑娘,她坚持要来与你认识,见识你这才女的文采。”龙天运含笑说着,语气中夹着莫测高深,灼灼盯视着她面孔任何一个变化。

“好美丽的姑娘,连我一介女流看了也会心动不止哩。”柳寄悠起身,微微一福:“我是柳氏。”

衣环铃的讶异是可想而知的。如此平凡女子,怎配与身边玉树临风的男子共谐琴瑟?她浅笑以对:

“姊姊好,奴家衣环铃,你可以叫我小铃。”

柳寄悠点点头,并没有露出了点难堪不安,让看好戏的人好生失望,至少叶浚芳等人就忍不住了。

“如果你想抢人丈夫,找她是没用的,她只是一个卑下的侍妾,家中还有很多美人儿守着哩,就算你嫁过去了也是排名排到天边去。”

“放肆!”叶放歌怒喝一声,哪容小妹对客人使刁。

无须他开口指责更多,他身边那位八面玲珑的二房已得体地开口了:

“浚芳,上回我派人去京城买了一块纱罗织料,正想送你制成裙子,要不要去挑一下颜色?”不由分说勾住她的手臂便退下了。

“小嫂,我不——”叶浚芳的抗议很快消失于门后,也保全了叶放歌的颜面;有这种不识大体的妹妹真是教人叹息。

“李全,叫人摆宴了。”

“是,庄主。”

叶放歌趁机将闲杂人等遣到一边去谈天,留下安静的空间任三人去打发窘况,不让外人打扰。

衣环铃首先试探地问:

“云公子家中已有许多妾室?”京城世家子弟都妻妾成群的吗?

但龙天运没心思理会,只眼光危险地盯视柳寄悠:

“你是侍妾?我怎么不知道?”

“老爷,您在生气吗?”她抬头轻问,心中突然有了领悟,不自禁浅笑以对。

她的笑让龙天运备显狼狈,口气开始有些横:

“你笑什么?”

“老爷原本想看我哭吗?”

“哼!”龙天运动怒了,拂袖而去,为自己的被看透而恼羞成怒,也为了她的亳不在乎。

燕奔当然要寸步不离地跟去,只不过临走前不悦地道:

“夫人,你不该这么做。”

“言重了,燕公子。您净可告诉老爷,下次要看什么表情,拜托提早三天通知,让小女子准备周全。”她有礼地躬身一福,巧笑倩兮地挥动手绢欢送两人离去。

衣环铃没有跟过去,反而深深打量眼前这位表现奇特的女子;原来她并不若外表看来的平凡无奇。

柳寄悠收起一边的两本书,没兴趣留下来任人参观,有礼地微笑,退开,回房去也。

在没人看到之时,她才偷偷地吐出舌尖,暗自偷笑了起来;莫名其妙的,她扳回了一成。

***

龙天运没有回来过夜,这倒是南巡数日来头一遭。

昨夜外头摆宴,客人们喧嚣到三更,柳寄悠只草草用膳完便回房休息了,并没有与龙天运碰面;不是他没出席,而是女人多到围成人墙,但求俊男轻轻一撇也甘心,龙天运团团被困在中心点,要见面也难。

之前说过今日要起程赶往江陵的,此时午时已过,那些去观赏试剑会的人却没半个回来,看来是要趁夜远行了。所以柳寄悠花了大半时光教叶夫人绘画与识字,没有赘言其它感情方面错综复杂的事,顶多语重心长地含蓄开导。

遗忘仇恨,就是放过自己。

能不能理解,就看她的心胸如何了。她只是短暂的过客,能帮助的有限,当然不能多事地代出主意。

在叶夫人离去后,她收拾好包袱,给自己几个时辰睡眠,以防晚上精神不济。

她把自己打理得很好,却也又勾上龙天运的一波怒气。无论他期望见到什么面貌,却绝不会是更加安适恬然、好吃好睡模样的柳寄悠。

懊死!她是他的女人,但她却不在意他!

在宫中,即使他的赵昭仪专宠,但每当他稍有不悦,连着两天不临幸,到了第三天,冰山似的人儿也会化为一汪春水,但求君颜和悦,使尽浑身解数也要令他承诺往后更多的恩宠,而她……

“碰”的巨响,他伸手捶向床柱,结实木制的床榻也为之震动不已!

“老爷!”房外传来燕奔的叫唤。

“没事,别进来。”他沉声交代,又让燕奔返到门外去候着。

当然,在这一声巨响下,柳寄悠就算得到睡仙陈抟的真传,也得被吓醒了。

她抚着心口,眨开惺忪的眼,低叫着:

“皇上?”

“哼!”他背着她,坐在床沿。

她坐起身,小心问着:

“有人给您气受了?”

他瞪了她一眼,又别开。

她可以由那一眼肯定他恼的人正是自己,沉吟了会,小心又问道:

“咱们……该起程了吧?”

“住口!”他沉喝。

“是。”她暗自吐舌尖,抓开被单下床,坐在梳台前整理自己的仪容,非常听话地住了口。也不去自寻晦气等他开口找骂挨;因为做不来诚惶诚恐的表情,所以无法让她的君主消太多气,真是罪过。

“朕不会让你出宫,一辈子都不会。”他隐忍许久,终于还是发火了。

没有惊慌失措的表情,她点头:

“如果皇上决意如此,那我也无话可说。”

“你什么那能随遇而安是吗?你就没有一点自主与希望吗?那你与行走肉有何两样?”

“通常,在不允许我自主时,我只能随遇而安,倘若皇上愿意降恩施德,给予我选择的机会,那我体内的自主与希望就会出来横行了。我,只是依皇上的意念在过日子罢了,就算是行走肉,也是皇上赐与。”

“放肆!”他大步走到她面前。抓住她双肩:“你分明是存心惹怒朕,存心要朕遣走你或杀了你!只要是离开朕,就是死也愿意,对不对?你就是不想待在朕身边,就算再受恩幸也当成痛苦地虚应!”

他这辈子活到二十八岁,从不曾对女人怨言相向,甚至可以说不曾形于外地发那么大的火过,通常只消冷冷一眼就足以代表他的不悦,接下来就是所有人跪地乞求他的原谅!

从没有人能惹他惹到这种濒临爆发的地步,而她——柳寄悠轻易地做到了,也不须什么手段,就只要永远摆着微笑而冷淡的面孔以对,他就会狂怒不止。

她不爱他!她不会交付她的爱与心给他!

永——远——不——会!

他受够了!包受够了自己着魔于这个平凡女子的魅力中,即使用卑劣手段也要强夺她的恶形恶状!在男女之间,他从不须花费这种心思,去博取女子一颗真心以对。

他龙天运要什么女人没有?他身上系了成千上万的芳心,正殷殷等他垂幸,他再也不要为一名平凡女子费尽心思了;尤其可悲的是,他明白自己永远不会有得到她心的一天。

既然如此,他至少可以选择不见她、遗忘她!一如过往他轻易遗忘了每一个令他心动过的女人一般。

老天爷,他甚至蠢得以为可以用别的女人来试探她的心,却只换来笑弄,烧熄了他的期待,也让他原本有心与美人调笑的心沉到谷底,怎么也提不起劲来!

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全天下的女子,自然不会允许柳寄悠身上带有能让他排斥其他女人的特质。

他会放开她,但绝不会让她如意!如果他得不到她的心,那么全天下的男人亦休想得到!

柳寄悠也必须明白惹怒君王必须受到惩罚。

他决定了。

冷冷放开呆若木鸡的她,他很快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跪下!”

她依言跪下,看着他一脸绝然,似乎下了一个重大决定,悠关于她未来生活的决定,她垂下头。

“再一个时辰,朕就起程,但你没有跟随的必要,你就留下来吧!除非由京城传来旨谕,否则你终生不得跨出歧州一步,听到了吗?”

她双眸讶然闪动,连忙道:

“是,遵旨。”

她一时不能理解他前言与后语间南辕北辙的突兀之处,基于各种好强、好胜、好奇心,他都没有理由放下她——也许该说放逐外郡,怎么……此时转变得如此快呢?

“朕会叫燕虹五日后来此陪你,若是有妊,产下后不论男女,一律送回宫。”

“是。”

他冷笑:

“没话说吗?”

还能说什么?何况她也不是一定会受孕,尤其在乍然明白自己有机会永远自由之后……其它的种种,反而不是眼前会令她重视的事了。

“可以恳求皇上一件事吗?”

“说。”他以为她开始要乞求了。

“民女有两名小婢,自小一同成长,请皇上同意嘱咐燕虹大人一同带领前来。寄悠在这儿,总不好支使人家的家仆。”

“一辈子不回长安、不回家也无妨了?”他盯视她平和如一的面容,心中有怒、有难舍,却也矛盾地喜于她从不同于一般世俗女子,即使在此刻这种境地亦不改初衷。她永远都是奇特的,这也才够资格让他喜欢、让他为之狂怒。

“民女没有太长远的打算。”

他应允。

“罢!留你在歧州,等朕怒消之后,你依然有机会回京。”

“谢皇上恩典。”

似欢心,又似失落,被丢弃在歧州的柳寄悠,原本该表现出弃妇状,反省自己的无状失礼,但她仅是目送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远去,让酸甜难分的滋味在心中渗透夹杂,没让祥和的面孔倾太多情绪。

也许是一辈子再也不会相见的认知,让她对驭马而去的背影深深望着,烙印在心底。

终于,狂涛骇浪的时日没有度过太久,又趋于平淡,她又找回了自己的生活。

淡淡微笑,在众外人的悲悯眼光中,她踱回自己的小天地,弹起了久违的琴音,唱出清平调。

***

爱情的动人处,就在缠绵悱恻的温存。如果一个人的爱情,构在平淡隽永中的品尝,反而一如清水,无味而稀薄,别说外人看不出浓情深意,就连当事人亦会质疑不已,甚至不认为自己得到一分爱情吧!

柳寄悠正为临秋的花草浇水,期望今年遇着了丰美的菊月时刻。

自从龙天运走后的第七天,落霞、挽翠与燕虹前来狂啸山庄陪她之后,时间又往前推进了一个月。想来,那位南巡考察政绩的帝王也该回到长安皇宫中。坐拥三千佳丽了吧?

一个男人能多快遗忘掉他曾深深在意的女人?通常在背过身之后便忘得一干二净了吧?就她亲眼所看,数个月前甫入宫时,皇上曾临幸过一名婕妤,事后那名婕妤四处张扬皇上直叫她是小美人,恩爱不已,但,自那一次后,她却没再受点召,皇帝老爷根本记不住他口中美人儿分别姓啥名谁。在一次宴会中,他只记得他偏爱的数名妃妾,其他每个“美人儿”都只是没印象的代称,还须公公们一再提醒,才会勉强记起曾临幸过这么一名女子。

所以,柳寄悠压根儿不曾幻想过她还会有被“想起”,然后召回长安的一天,因此她把嘉宾居布置得很用心,住上个三、五年也有可能。

如果三、五年后,皇帝再也彻底记不起她这个人,她还可以请燕虹代为觅屋,通知她父亲来歧州购地,好搬去休生养息;既然皇帝爷有令不得出歧州,那她也乐得天高皇帝远的日子。

在证明自己没有身孕之后,她心中更有这层笃定。不是她不爱孩子,而是一旦孩子的血统中有来自父系的帝王血液,就难免要在派系林立、阴险诡谲的皇宫中战斗求生存,为了权与利,成者为王,败者则亡。

人生于世,大可不必过得这般辛苦,所以她肚子内没有龙种,是上天的恩德。

但是关于爱情呀,她的心又哪里回得了纯净一如当初呢?沾了尘世情怀,就一辈子飘飘忽忽了,为着失落的一颗心叹息哀鸣。

怎么也忘不掉他临走前狂吼的那抹绝望,来自挫败于征服不了她的心。

他真是高估她呀,除了学不会痴心该有的行为外,她的一颗芳心不早也成了他众多挂系于身的一颗了吗?可惜他不懂。

这种细致的感情,他不能领会也罢。反正若有珍惜,也不会有太多的关注,她就别产生太多不切实际的期望了吧。

“寄悠,我要上戏园子看戏,你也一道去好吗?”近来日渐宽心的柯醉雪踏入嘉宾居,扬着泛红的笑脸问着。

“今日有什么剧码?”

“木兰从军。”这故事她从寄悠口中听过一次,印象深刻不已,听下人说正在上戏,她涌起前所未有的渴望想要去看。

“小娃儿睡了?”

“嗯,而且有女乃娘在,我现在已不必日夜抱着不放了。要不要去?”

“好呀,等我一会,我换件衣裳。”她转身回屋内更衣;住在这儿,对叶夫人有所帮助是最令人开心的事。

“小姐,要出门呀?”落霞在一旁服侍。

“你们也一同去看戏如何?”

“皇上不会乐见柳姑娘如此抛头露面。”燕虹尽职地提醒。她从不隐藏自己的工作是来约束兼监视柳寄悠,因此每次睁一只眼、闭一只时都会提一下,然后顺便跟出去。

“你不会以为皇上还记得我这个人吧?”柳寄悠束好腰带,好笑地回答。

燕虹点头:

“要忘掉你很难,除非从不曾发现过你的美好。”

是吗?美好?在哪?

“多谢盛赞,咱们可以出发了吧?众女子们!”

柳寄悠由着丫鬟们拥着出门,含笑的眼睫下,是一种微微自嘲的落寞。

他会不会记得她?她不知道,但要从心中根除那个曾经强行占领她一切的男子的记忆,却是要努力好久好久。

唉,所以她早知道感情是沾不得的呀!瞧,眼下不就遭报了,再也寻不回全然愉悦潇的自在心。

他——不会再想到她这么一个忤逆他的女人了吧?然后,由着她在歧州终老一生。

懊满意的,歧州风光景致尚称宜人,她早已打算这么过的,所以,她必须再寻回自己的心,面对自己另一个起点的人生。

情呀!爱呵!终究会在岁月的流转中,灰——飞——烟——灭!然后,一切都不再是称得上重要的事了。

就从他遗忘了她开始。

***

一个月前,北丹国献来十名美人进贡,加上一千张皮裘、一百匹良驹,作为三个月而被允许入关通商的感激。因为打十年前争战之后,野心勃勃的前任国君便不断地侵犯边关,让金壁皇朝不胜其扰,五年前三王爷龙天淖彻底率大军攻打入北丹国内,杀死了国王,却没有灭其国收为己有,反而退回大军,一切任其好自为之;经过五年的整顿,北丹国新任国君不但不再侵犯滋事,反而有心派青年学子来中原学汉文、礼制,并且央求通商。

龙天运自是应允了,多一个盟友,少一名敌邦,何乐而不为?

而,十名大美人除了赏赐功臣之外,他自己留下了两名,也就是这两名充满异国风情的边塞佳丽让龙天运南巡回来后好生欣喜了一阵子。

在国事之外的空余时间,这两名佳丽将他服侍得开怀不已,几乎没多余的闲暇去想其它事情;当然,也包括了那名令他生平唯一挫败万分的女子。刻意地,他相信自己没有必要去想她。

着魔似的沉迷会在时光流转中渐渐清醒,他认为自己已有足够的清醒去对当初的着迷嗤之以鼻;不过是一名平凡女子而已,不是吗?

但那偶尔袭上心的愁怅,因何而来?

当他与臣属同欢时,在欢笑的片刻停歇中,他会隐隐感到失落。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当他为着全国各地传来秋收丰盛、百姓安乐的消息而谢天祭祀时,为何他会希望跪拜在一边的,还会有一个他想见的人儿,让万般虔诚的心陷了一角阴暗?

而此刻,美人正在为他着秋凉,递来香茗,让他沉醉温柔乡,他想起的,却是淡雅悠然的面孔、妙语如珠的那一个。

是真的不想她,只是会不由得两相比较。

当真是不想她的,只是懊悔曾以为自己真的能放下他要的那一个。

他是皇帝,他可以要尽天下他想要的女人!

即使——她不爱他!

如果当初的遗离是气愤于她的不交心,那么,他可以退而求其次;他可以不要她的心,但他依然要她的人。

他可以不临幸她,但摆月兑不了见不到她的怅然。

他不要这种蚀人心的怅然,他要她。

重承诺是一个国君必遵守的特质,他这一辈子不曾有过出尔反尔的例子,但为了一名平凡女子,他反反覆覆地由着情绪主导自己的旨意,一再一再地做着这样的事。那个女子呀,必须负上所有责任。

因为占不了上风,掌控不了情况,所以他对她有过多次拂袖而去,气急败坏。

但她不怕,她眼中充满了想笑而不敢笑的自制。

如果身为一名国君也威吓不了一个小女子,那他还能逞什么威风让她害怕、顺服?暴力吗?那是身为男人最下流的手段,他龙天运不屑去做,亦是不舍。

他想动摇她平和的外貌,并非存心看到恐惧害怕,而是想看她娇羞怜人的模样。

耙那样与他说话的人,全天下找不到第二个了。那个虽然平凡,却无比颖慧的女子呀——

“启禀皇上,三王爷求见。”江喜在门外禀报着。

天淖?他北巡边防回来了?

“领他到御书房候见。”他起身下坐榻。

“是。”

江喜交代了出去,立即领两名公公来为君王更衣。

“你们退下。”他挥手指示着。

边塞美人之一嗲声道:

“皇上,那今晚——”

“下去。”他冷淡以对。

又来四名宫女很快扶走两名大美人。

到底是野蛮国的女人,连脸色也不会看。饶是千恩万宠,当皇上要办公时,任何女人也无立足之地,更别说想趁机撒娇得到一夜的侍寝机会。江喜明白、皇宫大内的任何人都明白,可惜新宠的蛮女搞不清楚,可以料见会有半个月以上的失宠了。

喜好而不沉迷丧志,所以他可以当个不太差的君王,但是一切都破例在柳寄悠身上了,这样的事实不知道她会不会感到荣幸?

微微一笑,他步出了“含凉殿”。

除了例行报告各邻国动态之外,龙天淖尚有一个要求,这要求是从燕奔处得知柳寄悠下落之后所拟定的。

他怎么也没料到当初寄悠的失踪,是兄长掳走所致,还当是遇见恶匪,竟放在天子脚下横行,花了好久时间去找,却徒劳无功;更没料到皇兄会没风度地把佳人流放在歧州,命其终生不得出歧州一步。可以料见,寄悠的不在意气煞心高气傲的皇兄,让他用了下下之策来个眼不见为净,但人家好歹也是个侍郎千金呀,哪能这样处置的?

北防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他心想,以兄长的记忆而言,大抵早忘了柳寄悠这女子,那么眼下他提出来,相信可以轻易地获得应允。

他想得相当乐观,因为皇兄的好记性,向来不曾用在女子身上,上个月宠幸过的女子,在这个月就不复记忆,这是这位少年君主的“专长”。

龙天淖便认定了自己乐观得很有道理所以,报告完公事后,他道:

“皇兄,听说柳侍郎的千金被降旨终生留在歧州,不得出歧州一步,皇兄可还记得?”

“嗯。”

龙天运低首看着边防的布阵图,若无其事地应着,但眼中却锐然闪过一道光芒。

“皇兄从不曾对犯错的妃妾下如此重的惩罚,臣弟以为,两个月的刑罚,够弥补她的不逊行为了,皇兄以为如何?”龙天淖小心斟字酌辞。

不动声色,他问:

“你有何看法?”

“不妨召她回京,遣回柳宅,抑或是命其出家。”

“只有这两种方法吗?”他冷哼。

“那,不知王兄的看法为何?”

“朕不会放过她,亦不会称她的心,你就别费心思在她身上了吧!她是朕的女人,你最好避嫌!”

龙天运不善的口气令龙天淖讶然不已。这是什么情况呢?他的皇兄几曾介意过别人谈论他的妃妾了,怎么对寄悠特别制止呢?

这是否可以推想出两点看法——若不是皇兄太生气,就是皇兄太在意,会是哪一种?

“那皇兄是不打算对她有别的安排了?真的任她在歧州终老一生?”

“天连,那不关你的事,没事的话,退下吧!”他背过身,不愿让三弟看到自己藏不住的情绪。

龙天淖忽尔暗笑,躬身道:

“遵旨,臣弟退下了。对了,特地向皇兄告假,臣弟将休息十日再回北防,皇兄同意吗?”

“那是当然,你辛苦奔波,盘桓一个月再走也不迟,朕岂会在意,你这么说见外了。”

“多谢皇兄,给臣弟有空暇下歧州探望柳姑娘,告退了——”

他正欲往外走,冷不妨被一把揪住衣领。

“朕没有同意你去看她。”

“皇兄,这没道理——”

龙天运将他推入椅子中:

“不管有无道理,反正你给朕好生待在长安,不许去歧州!”

***

随意挑的结果是,龙天淖又被抓入宫中出公差,以掩饰龙天运密南下三天的事实,让文武百官认为皇帝身体微恙,三日不早朝,有重要大事暂禀三王爷去定夺。

他这个“小恙”生得还真及时,专挑三王爷在京时病发,此际龙天淖悠哉游哉地在昭阳宫花园内与母亲谢太后奕棋。

由谢太后所生的三名皇子,以继承的次序来讲,又分别占了前三者,所以她享尽一生尊荣,从不曾忧心过地位有动摇的一天,即使先王先后宠幸专爱过数名大美人,种种的内宫斗争却从不曾波及到谢太后身上。她聪明地站在超然立场,一派尊雅地秉持国母身分中肯地旁观,适时地排解妃妾间的明争暗斗,从不会因先王特别宠爱谁而露出妒意,施予毒手。

她只是坐在一边观看,不去介入。所以她不仅得到后宫女子的敬重,也得到先王无比的重视,每当国事不顺,必定会与皇后同宿,更加确保了她永不动摇的地位,否则依她渐渐迟暮的容颜,哪里还会受到注目?即使贵为皇后,历代以来也不乏被冷落数十年的例子;汉朝的赵飞燕甚至在貌美时就失宠了,她也是一个皇后哩,在在都是殷鉴。

有智慧的女人才能得到最后的胜利,并且嘉惠了自己所出的子女。

谢太后正是其中翘楚,也之所以她不会看不出来儿子的不对劲,只是一直不动声色。

“淖儿,皇上去哪了?”下了一着棋,她淡然问着。

“去歧州。”龙天淖回答得也干脆,然后顺便报告二哥的消息:“对了,这次北防回来,在燕州遇见二哥,他又排了不少兵阵图,要我参考。”

“上回不是封他在革州当逍遥王侯吗?怎么会在燕州?”谢太后摇了摇头。

“二哥如果坐得住,皇兄又何必将他封到那么远的地方省得引人非议?”

二王爷龙天逵是个天生的发明高手,毕生以拜访名士、研发新事物为大志,每当有各种新发明,都会派人带回宫中,交予龙天运。通常醉心于名利以外事物的人,都不会有太多心思去介意身分、地位的事,也因此,人人以为二王爷是因为威胁到皇上地位,才被流放远地,殊不知只是为了成全龙天逵的兴趣,让他在没人打扰的环境中去创造。

谢太后的心思可没有如龙天淖所愿地被引开,啜了口茶,她微笑问道:

“我知道了。那,皇上去歧州有什么重要大事吗?”

“母后,反正近来天下承平,让皇兄稍微去为女人费心思也不过分吧?”

“真的是为了一女子?难不成此次南巡,又欠下了风流债?记得他即位后,不再做这种荒唐事了。”她的儿子一向知轻重的,难道依然有不理智的时候?

龙天淖笑着,不答反而突兀地问:

“母后,您看皇兄目前唯一的儿子曜儿如何?”

“多愁善感,心慈手软。”虽然国舅爷不断催促着早日立龙跃为东宫储君,但那种心性,不是当帝王的料,所以谢太后未曾对儿子提过。“为什么问?”

“皇兄追去歧州要见的女子,可不是来路不明的江湖烟花女子。她哪,叫柳寄悠,是柳侍郎的掌上明珠、皇兄的才人,虽无出凡美貌,却是无人可及的聪慧,性格冷静恬淡,才学极高。母后,她才有可能生得出皇族真正的继承人。”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