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忿忿离开勤织院,皇上在“含元殿”召来舞伶、歌伎献艺以愉龙颜,再传唤目前最受宠的几名妃妾伺候着。

“皇上,请吃奴家特地为您制的葡萄。”张德妃柔若无骨地依偎在龙座的扶手旁,乞望圣颜的一笑。

龙天运享受着美人恩,吃过水果,顺道轻抚着张德妃以百花香精养护的秀发,洋溢花香,沁人心脾。仔细看了会,他又侧转一边,看端坐左侧的赵昭仪;她在人前总是冷冰且不屑于同流合污,除非他特别待她亲切,她才会扬起笑容回应,这种美人型态,当然也是迷人。他伸手握住她背后的青丝。得到冰美人嫣然浅笑,轻偎了过来。

懊死的平凡女子,因那些微的抗拒,让他心绪随之浮动,竟四处注意起女人们的长发。

柳……叫柳寄悠是吧?以柳寄悠那头不刻意养护的长发而言,哪里比得上眼前宫妃们的柔光亮泽、香气逸散的风情?

但……该死!不到半天光景,他气消了之后,又想找她、看她,与她谈话!

她哪来这种撼人力量让人一再一再地想接近她?无礼的女人,早该驱逐出宫才是,反正他又不要她!

“皇上……”

“什么?”他懒洋洋地瞄向张德妃。

张德妃吐气如兰,细声细气道:

“皇上觉不觉得妾身新裁制的宫装好看?”

他扫了眼,确实华丽炫人,并且充分展露她身材上的优点……这倒令他想起柳寄悠老是粗衣宽袍的穿着,从未有机会得知她的身段如何。

“挺好。”

“皇上,但妾身并没有合适的首饰搭配哩!”

总而言之,就是讨赏。

他轻笑,叫着:

“江喜。”

“奴才在。”江喜立即跪在一边。

“将上个月南绍国进贡的金饰、玉器端出来,按她们的品级一一封赏。”他起身交代完。听得妃子们大喜过望地跪地叩谢皇恩,他只是微笑,走出含元殿,摆手不让人跟随,迳自走向御花园。

而原本想赏花的心思,却控制不住双腿的方向,硬是又走向皇城南端,往那勤织院而去。

月上中天,秋凉时节,他心情又复愉悦,与往常相同没有通报就走了进去。

阗暗的庭院因皎亮的月光依稀可见,寂静的空间只见到在厢窗口亮着的一盏灯光,溢满温暖。他自然而然地走了过去,走近后,便听到谈话声,他忍不住停伫而听——

“小姐,我看三王爷挑的人不错呀,为什么你都不要?”

“霞儿,别吵我。”柳寄悠正在画荷;这是明日要教冷宫女子的东西,她得先做出教材。

“先把衣服换了吧!省得袖子不小心扫到画纸。”挽翠不由分说地剥下主子外衣。

“你们去休息吧,别吵我。”

“不行。不盯着你,搞不好又看书看到天大白,这样对身体不好。冬天快到了,再瘦下去就没有肉了。”落霞拿过寝衣要给主子套上,顺带挑剔地看她罩衣底下隐约可见的细瘦身段;以金壁皇朝重丰腴的审美观而言,小姐简直像是终年吃不饱的难民似的,找不到有肉的地方。

柳寄悠调皮地在丫头额上画出一朵花,让俏丫鬟低叫一声,忙不迭去洗脸。

“小姐!你好坏!”

挽翠忙抢过主子的毛笔,放一边:

“快生穿整好吧,着凉了可不好。”

落霞擦干了脸,气虎虎地回来,趁主子手中没笔,立即为她梳头、更衣。

“只是叫你多吃一些、多睡一些就捉弄人。”

柳寄悠眨眨眼,无辜道:

“所谓颊生芙蓉,面泛桃花,不都是这么来的吗?我这是称赞你们美丽无双呀!”

落霞嘟嘴:

“都是小姐有理,咱们哪辩得过呀!人家也都是为小姐好。”

“是,小女子知道错了。姑女乃女乃们,回房休息吧,我保证再一刻就熄灯。”她举手发誓告饶。

任丫头们又唠叨了会,终于退回房休息去了,柳寄悠才得以耳根清静地迅速画完教材。

贝勒完最后一笔,她将长发全甩到身后,双手小心拈起棉纸,移动到门口让风吹晾。

“画得真好!”低沉的男音在寂夜中扬起。

“呀!”她大受惊吓,手中的画纸离了手,让近在咫尺的人接个正着。

皇上!?他怎么又来了?又是夜深时刻?

她第一个动作是抓住睡衣襟口;这种不合宜的扮相,别说是面对九五之尊了,连任何一个外人都不许看到的。

而……老天!她低叫:

“您来多久了?”

问得慌乱而无礼,但龙天运好心情地不予介意,并且邪笑了出来:

“你瘦得很,但倒还算有模有样。”

不理会她的杏目圆瞪,他拎着半干的画纸走入房内,移近灯火处,细细欣赏起荷花之美。品画先神韵,赏诗重性情,其道理不会有错的;而柳寄悠不仅将荷的神韵勾勒得十全十美,连画工也精致得无可挑剔。

人人都说京城第一才女是赵吟榕,但此刻龙天运才明白容貌的好坏可以造成多少谬误的传言。太傅才是对的,这柳寄悠何止不下于赵吟榕,根本是才高一着了。

“朕也来画上一幅吧!”他将画摆一边,拿起未清洗的笔,沾着墨,直接挥于棉纸上头。

柳寄悠悄悄要退回内室着上正式的衣袍,却被他叫住:

“不许走。”

“皇上,这是不合宜的。”

“朕还看过完全没着衣的,你这又算啥?”他笑着。

“我并不是您的宫妃。”

“只要朕愿意,天下的女人都可以为朕所有。”他望向她:“包括你。”

“皇上何须屈就至此?”

“你不明白愈得不到会愈想要的道理吗?”

她收摄心神,尽量以持平的口吻道:

“皇上真爱说笑。这个道理的前提是得不到之物必然是一位佳人,而不是貌平无奇的女子,古往今来,还未曾见过有例外的。”

龙天运搁了笔,走近,伸手握住一束她垂在耳前的发,凑近鼻端轻嗅——散逸出一股暗香,不是来自香精所沾染,而是纯粹常常洗涤自然而生的清净气味。

“如果你存心要朕打消念头,怕是白费工夫了。如果朕没记错,你是被封为才人吧?”

他在宣告事实,而不打算理会曾答应康大人的事吗?

柳寄悠无路可退,轻道:

“如果皇上当真记得,那么柳寄悠会相当感激。”

他浅笑,摇头:

“能受朕临幸,相信令尊会更觉荣幸。这比出家为尼或嫁给平凡男人而言,是更好的归宿。”

“如果——会这么认为的,只是皇上,而不是我呢?”她不再退却,昂首直视君王。昏黄烛光闪动下,是两张互视的面孔,与灼灼燃动的阗黑星眸。

他伸手轻抚她触感柔女敕的脸蛋:

“女人想引朕注意的手段很多种,其中当然不乏以退为进,欲迎还拒。”

“所以,皇上才会看不出来何谓“拒绝”吗?”

“无礼的女孩,你已惹怒朕许多次了?”

她淡淡一笑:

“请皇上恕罪。但,同理,倘若您不是皇上,那我根本是无须受这种侮辱的。”

被了!他容忍她放肆太多了!堂堂一国之君,他何必纵容她的过分?那只会使她更得寸进尺罢了!女人不全都是一个样吗?

“今晚到甘露殿侍寝!”他挥袖欲走。

她在门口处抓住他衣袖:

“皇上,您不能……”

他冷冷一笑:

“你很清楚我能!”手背滑过她脸颊:“而且你最好开始想怎么取悦朕,让朕忘了你的种种不谦逊!”

她一直漏了计算男人天生的劣根性,因为她不以为平凡如她的抗拒,竟也可以令男人兴起愈得不到愈会想要的心态;看来即使是兄弟,她亦不能把亲切直率、不介意尊卑之分的三王爷与眼前的皇上相等看待。

皇上是天之骄子,为所欲为的,只能曲意承欢,不能惹、不能抗拒,否则饶是明君一位,也随时有杀头之虞。她以为……他与三王爷本质是相同的,而显然,她是看错了一回。

怎么办呢……

“皇上——”她跪子,立即下了一个决定。

龙天运原本想不予理会,但仍是冷声应着:

“说。”

“倘若皇上要我的身子,那我给您,但不要以一般臣妾侍寝的方式,也不要让女史去记载,只在这儿,也在此刻。”

“为什么?”他强健的手臂一把捞起她纤纤柳腰,一瞬间他们脸对着脸,近在咫尺!

她懂不懂在甘露殿临幸才能正式记载他宠幸过她,日后倘若有孕也才会被承认?她在想什么?

“皇上只是贪着一时新鲜,所以要我,但从未准备放更多的临幸在我这平凡女子身上吧,自然,也不会有封衔上的、宝饰上的恩赐。而民女也不冀求其它,但求皇上让我依然苟安于此,不要卷入妃妾间的争宠中。”

他只是瞪着她,久久不语。

柳寄悠咬着苍白的下唇,纤白柔荑微抖着,但仍坚定地拉住君王的手,移着步伐,缓缓往内房中退去。他没有抗拒,任她拉着,感受到她的害怕与沁冷。

她……究竟是怎么样的女子!?

她要给他身子,就是为了不要他;要他断了一切念头,所以什么都给他!这是什么想法!?

而……他更明白她当真是那么想!

进入她素的卧房,他伸手闩上门,在她吹熄烛火之前拉住她往床榻而去。

“让朕看你。”

她不敢迎视他灼烫人的眼,抖着手伸向他的襟扣,吞下她的难堪与害怕,以及面对一个帝王临幸时不该有的——屈辱,默默地为他宽衣、为他服侍……也许她还该感到荣幸。为了怕女人身上带有不洁净的东西传染给皇上,一般女人受临幸时还必须沐浴清洗。完全干净了才许侍寝;她倒是省了这一项。

费了好久的时间,才将他的上衣月兑掉,她不敢多看一眼上头的男性躯体,纤手复又移往他腰带上的布结……

也许是他等得不耐了,以惊人的熟稔,一下子剥去她的寝衣与罩衣,粉绿色的抹胸映着雪肌玉肤,透出珍珠般的柔泽。

情况已不容转圜的明显,今夜,她会成为帝王成千上万拥有过的女子中的一个

而且最为微不足道。

当他邪恶的双手滑上她颈项,挑动着抹胸脆弱的带子时,她双手惊慌地掩上,再也没有勇气去褪下他最后一件衣衫。

“别怕朕。你不是一向胆大包天吗?”

他将她搂抱住,在欺吻住她红唇时,亦将她扶上床榻,开始了他种种掠夺,也存着一种征服的蓄意。他要她为他痴狂、要她的身躯因他而火热、要她收回种种不要他的话语!只要是他要过的女人、钦点入的宫妃,全要以他为天、为神,心中只能有他一人,不允许有排拒他的念头。

至少,柳寄悠不能有!

她抬手捂住垂泪的双眼,也掩住眼中惊惶渐升的火热,躯体交缠,磨蹭着火般的狂炙烈焰……这就是书中说的云雨之事吗?

她从不以为这辈子会领受这种事,更没想过居然是由堂堂一国之君来侵占她的身子!老天……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朕!不许遮眼!”

他将她双手拉开,钉握在枕侧,在眼眸相望的一刻,确确真实,他侵占了她,摘下了这一朵空谷幽兰,不再任其悠然绽放、自得闲趣不知世间愁——

她的泪如雨下,望着他灼热的眼,为着那其中的坚定而悲伤——无论日后他要不要她,她都回不了无波无绪的心思,再也寻不回天真不知愁的心境了……

非关爱与不爱,而是他强迫她记住他的一切,他此刻掠夺的行为是胜利的宣告。一旦心湖印上了他,她的日子怎么过回当初的空白无忧?

怕是……无论如何,这张英俊而邪恶的面孔,会积压在她心口,成为一生的梦魇了……

好痛……

这种事,只有男人才会感到欢快吧?

闭上双眼,疲惫与疼痛的不适榨干了她的体力,而难止的泪始终未曾停过——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