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序

“凤”者,古称鸟中之王,为祥瑞的鸟,雄者谓凤,雌者称凰。

是的,原本“凤”是雄性代称,但因为后来人们不断以“龙凤”去组合为另一新辞汇,用于男婚女配的祝辞上,久而久之“凤”字已被假借为女性代名词。

假借者,《说文解字》中有交代,就是一借不复返的意思。就像“莫”原本是日落的表示,但被借去用于“不”字之后,后人只好再造一个“暮”字来替代。如果你们能谅解“莫”与“暮”,当然也能稍稍理解“凤”与“凰”被视为一体的无奈吧?

席绢在上国文课吗?当然不是,只是想顺便告诉你们《说文解字》是一本有趣至极的书,常常去翻一翻内文,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一直没有对皇帝这个身分下笔着墨过。实在是三十六宫、七十二院的美女排场,注定了皇帝这身分必然享有坐怀天下美女的特权,这情形之下,我很难去描绘一个专情男人,自然也就会对不起我所创造的女主角了。所以,从未想过要用这身分来当男主角。

当然你们也许会抗议,笔握在我手中,绝对可以把这名皇帝写得专情、冷漠个半死,绝不会轻易去染指他那些嫔妃们,最好自遇见女主角那一天起就洁身自爱到老死……但我不会这么做,绝不。

我是个彻底的公平主义者。对主角公平之余,也要怜惜那些被父兄们为了权势所推送进宫的女子们着想。虽然写来可悲,但她们被送进宫之后,青春华颜的流逝中。唯一能等候的就是皇帝老子的点召,然后她们去应召侍寝,渴盼在已无望的下半生中,至少曾受怜爱过,最后——送入冷宫,或长伴青灯古佛。

如果要写皇帝,就必须正视他的身分所伴来的必然情况,不然就不要写,随便再创一个“傲龙堡”不就可以了吗?一夫一妻,专情至此,而且不必背负其它无路可逃、只能等宠幸的女子的伤心。

你们一定很难想像去写一个皇帝对我而言是多么为难,因为历代皇帝中,没一个专情的,就连才气横逸、多情善感的李后主也是;先恋上大周后,再偷偷与小周后偷情,立后之后还有一些嫔妃来满足他的新鲜感。大小周后可都是倾城名花呀!这样绝美的女子,亦有才情内蕴,竟也守不住君主专情的心,那么,我更没有一个足以说服人的立足点去写出那样的男人——只爱一个女人到老死的皇帝。

所以喽,我只有说服自己的固执,去写风流到死的男人了——先别急着为女主角抱不平,我会尽量写出让大家满意的进展,不教大家以为女主角委曲求全,可以吗?

如果不是有“风流”这一项特质,大可不必去写一个帝王了。反之,既然要为帝王,就要正视他必然会有的女人群,以及他永不专一的心。

这是个挑战,我这辈子唯一一次下笔去写帝王的时刻,但愿我写得可以令人接受。而,不管能不能接受,反正没下一次了,我还是讨厌写皇帝。

对了。如果你们想看不同种类——尤其有别于花心皇帝种类的男主角,你们一定要去看看沈亚、林如是、于晴笔下的龙天运,包你们看得过瘾。

什么!?你们还不知道“龙天运”这个皇帝被塑造成四种性格、四个故事吗?

看完了我的“龙天运”,请快快去看看另外三个故事,这可是首创的最新诠释的写法哩!我也要赶快去看了。

不多谈,下回见。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