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沈红的确说到做到,在没有让蜜儿出面的情况下,拿着先前陈经理给的六百万,凑上雷霆开给蜜儿的四百万现金,就靠着这些钱,将萼儿给赎了出来。

对方虽然是凶恶的地下钱庄负责人,但是碍于沈红庞大的人脉关系,再加上看见了偿付赎款的支票,竟然是由“太伟集团”的雷霆所开立;当场就知道这妞儿的后台惊人,找到了不得了的人物当靠山,马上乖乖收了钱就放人,还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营业,负责人心里明白,他就算是有九条命,也不够资格跟雷霆较量。

他们又怎么知道,那张支票等于是蜜儿出卖了心中残余的希望与爱恋换来的?

蜜儿缓慢地将粉霜抹上素净的脸庞,众多的化妆品无法遮掩她憔悴的神色,清澄的双眼里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的波动,只有深深的哀伤。她拿起唇笔刷上唇彩,之后机械化地穿上华丽的高衩旗袍,从衣裳到肌肤,都像是美玉一样白皙动人。

这一个多月来,在旁人眼中,她的生活似乎没有任何的改变,仍旧日复一日地到酒廊中上班。至于萼儿则是学到一些教训,因此不敢到店里来找蜜儿,乖乖地回到学校去上课,白天则窝在家里蒙头大睡。

没有人知道,蜜儿心中正承受着强烈的折磨。

桌上摆着不曾动过的餐点,凉透的鱼汤结成冻状,已经超过用餐时间许久,她却仍不想进食。因为先前曾在所喝的汤中被下药,她虽然不怨恨沈红,却在潜意识里再也不愿意在酒廊中吃下任何食物。

然而她心中清楚,这只是其中一个理由。她的心虽然疲累,但是仍然可以感受到紧张的情绪,当雷霆随时环伺的四周,锐利的目光像是刀剑般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时,她因为他而紧张到无法进食。

门上轻微的一响,高大的男人以敏捷的身手一闪而入,轻易地就避开所有人的眼光。当他愿意的时候,他的脚步可以完全地寂静无声,就像是一个鬼魂一样,悄悄地来到她的房间中。

蜜儿低呼一声,回过头来,略微惊慌的眼眸刚好迎向他那双冰冷的黑眸。

他冷笑一声,锐利的视线上下打量她。“何必这么惊慌?是不是我不定期的拜访,会妨碍你在这里招待其他男人?”他刻意说出最伤人的话,冷眼看着她的身子,因为他的那句话,虚弱地经晃几下。他握住双拳,克制住那股冲上前扶住她的冲动。

“我不在这里招待客人的。”她淡淡地说道,已经逐渐习惯他冰冷的讽刺,懂得保护起原本脆弱的心,将灵魂缩在最角落,强迫自己冷漠,甚至要自己试着去恨他。

但是,那多么地困难?他毕竟是她第一次私心倾慕的男人,就算是他深深伤害了她,她也没有办法恨他。她可以对其他人冷漠,武装起脆弱的心,但是雷霆不是其它人,他得到了她的爱恋,却以为她只是个满口谎言的妓女。

“不在这里招待,那么是在哪里?酒廊的包厢里,还是饭店的房间里?”他的脚步寂静无声,高大的身躯在众多的化妆品以及礼服之间显得格格不入。他坐在沙发上,轻率地倒了满杯的酒,之后一饮而尽。

蜜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摇头,知道再怎么解释都没用,他不会愿意听。她的解释,只会换来他的愤怒,或是更伤人的言词。

这一个多用来,雷霆不时会到酒廊中,他从后门进入,避开众人的耳目后,直接进入蜜儿的房间里。他们之间的交易,只有彼此知道,沈红不敢插手更不敢声张,她不明白真实的情况,心里还有几分欣喜,以为蜜儿的确有办法,真的找到一个富有又优秀的男人可以依靠。所以就算是蜜儿在房间多待上一些时间,怠慢了其他客人,沈红也完全不苛责。

只是他们并不是如沈红所想的,在房内如胶似漆地缠绵;雷霆会来到酒廊中,是因为要在第一时间监视陈经理的举动,他要蜜儿仔细地说出,陈经理所带来的客人是什么身分,或是当天他们谈了些什么,蜜儿都必须清楚地记下,在回到房间后详细地向他报告。

当雷霆在工作时,本来就不留任何情面,何况是如今他正深深地误会着蜜儿,先前所听见的片段之词,让他相信了蜜儿是诡计多端的;即使这些日子来看尽了她无辜的眼神,以及逐渐憔悴的模样,他还是不愿意给予她任何怜悯,继续恣意地用言语或是行动伤害她。

他在心中不断地告诉自己:蜜儿只是一个愿意为钱出卖自己的女人,只要谁出得起价钱,就可以得到她美丽的身子,以及那些足以欺骗圣人的无辜言语,就算是他没有包下她,也会有其它男人,用金钱买下她,她可以为了钱在任何男人身下婉转娇吟——

他怎么可以在乎这样一个女人!

雷霆的手陡然一用劲,手中的酒杯应声碎裂,鲜血混着玻璃碎片散落一地。他皱起眉头,摊开手掌,随手甩了几下,任凭鲜血飞溅也不以为意。

“等等。”蜜儿低呼一声,在看见他受伤时,也顾不得他尖锐而伤人的言行,匆忙地靠上前来,想也不想地握住他的手腕。

“放手。”他冷漠地说,想要握起受伤的那一掌。意外的是,原本柔顺的她,在此刻却意外地坚持;柔软冰凉的心手,紧紧地握住他受伤的手腕,不许他握起拳造成更严重的伤势。

“你受伤了,必须把这些玻璃挑出来,否则伤口没有办法愈合的。”蜜儿握住他黝黑的掌,声音十分坚定,弯腰从橱柜中拿出简单的急救箱,先用酒精消毒小镊子后,专心地替他取出细碎的碎玻璃。

她低垂着头,盘起的黑发衬托出她白皙的肌肤,细致的五官上是平静的表情,那模样让雷霆想起在那一夜,她因为欢爱过后的疲倦,在他胸膛上沉睡……

“你很熟练。”他缓缓地说道,冷硬的心在此刻有了裂缝,些许的情绪缓慢流泻而出,在最没有防备的一瞬间,声音变得柔和。

蜜儿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他眼中无法隐藏的情绪。她的心受到震动,再度变得柔软。是不是每个女人都像她这么笨?明明知道一定会再受伤,知道他会继续伤害她,但是就是学不会封闭起心灵,只是一句问话,就粉碎了她的自制?

她总是不断试着要向他解释,但是他根本不愿意听,她企图解释的行为,总是招来他的愤怒,或是更加伤人的言语。

“酒店里常会有人滋事闹场,打架受伤是十分常见的,有时候喝醉的客人甚至会责打我们,所以妈妈桑在每个房里都摆了个急救箱,以备不时之需,”她轻声回答,已经将他伤口里的玻璃碎片挑干净,简单地替他包扎,双手在碰触到他黝黑温热的肌肤时,仍会有些颤抖。

蜜儿仰起头无助地看着他,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她的每个眼神与动作是小心谨慎的,深怕打破此刻的温柔魔咒。

雷霆缓慢地伸出手,轻抚着她细致的肌肤。“你时常遭到那些醉汉的殴打?”

想起第一次见面时,蜜儿就是被不耐久候的醉汉殴打,最初的那次见面,怎么都料不到,他们之间会牵扯得那么深!这个美丽的女人深深地影响了他的情绪,让他变得焦躁与易怒,平日的冷静全都消失。所有的朋友都遭到池鱼之殃,全喊着受不了他暴躁的脾气,将这次任务全交给他,没有人愿意与他共事。

“这是我的工作。”蜜儿悠悠地说,语气里没有任何怨怼。

雷霆突然眯起眼睛,原有的些微温柔,在转眼间全部消失不见,黑色的眼眸重新变得冰冷,像是永远不会融化的寒冰。一抹邪魅而危险的笑跃上嘴角,却没有到达眼里。

“没错,这是你的工作。应付醉汉、遭到责打或是装扮无辜,乃至于接受委托,跟我上床、替我包扎,这都只是你的工作。”她的言语无意间深深地触怒他,汹涌的怒潮在他胸口翻滚,让他完全失去理智,像头野兽般,在此刻只想要嗜血。

蜜儿无助地摇摇头,知道他误会了她话中的意思,那些话将他误导到最不堪的想法里去。她本能地想要逃走,知道眼前的他万分的危险,若不快点逃离,只怕会被他伤得体无完肤。

只是娇弱如她怎么可能逃得过他的手掌心?她笨拙地往后退了几步,就觉得腰间一紧,他的手臂像是铁条牢牢的箍住她,不顾她的挣扎,粗鲁地将她拉入怀中。

“雷先生……”她虚弱惊骇地低语,仰头看着他冰冷而面无表情的英俊脸庞。

他冷笑一声,对她哀求般的呼唤置若罔闻,刚刚包扎伤口的手紧把住她的下颚,强迫她抬起头来,承受他粗暴无情的吻。

他的唇抵住她的,撬开她的牙关,窜入她的口中纠缠她的香舌,这个吻粗暴而激烈,刻意弄疼她。他的牙轻咬住她的唇瓣,将她求饶的娇吟全都吞入口中,另一手则放置在她胸前的柔软丰盈上,恣意地揉捏着。

“不,别这样……”蜜儿哀声说道,因为感受到他的暴戾而颤抖着。她的身子软弱的靠在他怀中,根本无力反抗。

这个吻与先前的截然不同,她感受不到任何,只是极端的恐惧。她终于知道,即使撤除那些伤人的言语,他还是能用最原始的办法伤害她,而那种伤害将会使她痛不欲生。

“别这样?别忘了,我已经包下了你,而这是你的工作,据我第一手的经验得知,你一向很‘尽职’的,不是吗?”他冷笑着,眼里有着愤怒的火焰。他几乎想扼死地,气愤极了她是如此地善于伪装无辜,那种楚楚可怜的模样,几乎要骗去他的理智。

有那么一瞬间,他不知道究竟是愤怒于她的无辜的眼神,还是气愤自己无意间流露的情绪。明明知道她善于欺骗,明明知道她能对所有开得出价钱的男人如此温柔,但他就是不由自主地失去理智。

为了逃避心中纷乱的思绪,雷霆变得更加粗暴。他猛地将她抱起,然后压制在沙发上,一手滑入高衩的旗袍内,隔着薄薄的缎质底裤,触模她最柔软的一处,刻意加重的手劲没有挑起任何。反而使她疼痛,发出细细的申吟。

蜜儿心乱且无助地挣扎着,泪水滑下脸颊,徒劳无功地企图阻止他。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流泪,但是在他刻意的粗暴下,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争气地流泻不停。

角落里突然发出细微的声音,雷霆高大的身躯蓦地一僵,抬起头来看着发出声音的角落。那里堆满了一些客人送给蜜儿的礼物,全都尚未拆解。

而唐心小小的脑袋正慢慢地从礼物堆中冒出来,小脸上满是歉意。她低垂着头,不太敢看向纠缠在沙发上的那对男女。在感受到雷霆投射过来的目光时,她的头垂得更低了。

“我想,我还是让你们知道我在这里好了。管家说偷窥也要有职业道德,另外,妈妈也说,关于这类健康教育的事情,我还不必太早知道。”她低头假装研究双手,很少遇到这么尴尬的场面。

“你怎么在这里?”雷霆沉声问道,脸上是冰冷的表情,高大的身躯仍旧压制着蜜儿,似乎被唐心撞见如今的情况,对他来说也是无关紧要的。

唐心有点担心地看着蜜儿,在瞧见蜜儿眼里晶莹的泪时,她慢慢地皱起眉头。她原本以为雷霆跟蜜儿有交往,而且当初看雷霆一脸焦急的模样,唐心直觉地把事情往好的那一面想去;怎么料得到,她躲在角落里,所偷听与偷看到的,与她当初所想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我今天提早下课,没有被管家逮到,就想着要来看看蜜儿姊姊。我比你们都早到,就自己溜了进来,问了蜜儿姊姊的房间,在这里等着。蜜儿姊姊进来时我大概睡着了,而你进来时……”唐心有点吞吞吐吐,头一次觉得雷叔叔挺可怕的,她深吸一口气后,才有勇气再开口。“至于你进来时,我则是不敢出来。”

雷霆缓慢地松开钳制蜜儿的双手,面无表情的站直身子。“这不是你能来闲逛的地方,马上给我回去。”他不容辩驳地说道。

“唉唷!别这么快就赶我走,我是来看蜜儿姊姊的,你就行行好,可怜我已经被禁足一个多月分上,让我跟她聊聊天吧!”唐心哀求着,笨拙地爬出礼物堆成的小山。

几个叔叔里,就属雷霆最不好商量,他对于她的捣蛋行径,通常回以不留情的冷哼,然而在看过他怎么“欺负”蜜儿之后,唐心更加确定,以后就算要恶作剧,也必须要离雷霆远远的。

雷霆低头看着脸色苍白的蜜儿,他的手从她的身上撤开,表情冷淡,似乎先前对她的伤害,对他来说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如果不是唐心的意外打扰,他很可能会在盛怒之下恣意地伤害她,任凭她的眼泪与恳求,他都会将那些当成是做戏。

“我去通知你父亲,要他派人来接你回去。”他不留情地说道,转身就要往外走去。

“不用麻烦了,我等你要回去的时候,再一起回去好了,我想在这里多待一些时候。”唐心连忙说道,小小的身躯扑上前去抱住雷霆的大腿,阻止雷霆去通风报信,美丽的小脸上尽是恳求的表情。

她还没玩够呢,怎么能够现在就被“遣返”?再说,爸爸要是知道她又跑来酒廊探险,说不定罚她禁足到下个世纪。被处罚是一定,而她可不愿意没有玩到就白白地挨罚。

“我们有工作要做。”雷霆瞪视着腿上甩都甩不掉的唐心。

“我只是在这房间里玩,跟着蜜儿姊姊聊天,绝对不会踏出房间一步。”唐心左手举高发誉,右手则在背后交叉,流利地说着谎话。要她真的待在房里不去冒险,那老天不下红雨才怪!

门上传来轻敌,沈红在外面叫唤着。“蜜儿,快出来。”

雷霆转身走到门前,俐落地打开房门。

沈红陡然吓了一跳,视线落在雷霆的脸上,却又匆匆避开。“雷先生,真对不起,若不是事情紧急,我也不会来打扰你们。”她看向房间内,却发现蜜儿脸色苍白的坐在沙发上,脸上还有着未干的泪痕,沈红皱起眉头。

她原本以为蜜儿跟雷霆互相有情,毕竟蜜儿的态度如此明显,一颗心全都系在那个不苟言笑的男人身上,而雷霆也三天两头就往酒廊跑,表面上两人似乎交往频繁。但是沈红愈来愈感觉奇怪,蜜儿根本不像是沉溺在恋爱中的女人,那双眼里的哀伤愈来愈重,像是永远也抹不去。

在瞧见唐心的时候,沈红的眼睛瞪得更大。在风月场所打滚久了,练就了惊人的直觉,沈红本能地知道,有唐心在的地方,就会有麻烦的事情。

“妈妈桑,有什么事吗?”蜜儿拭去芙面上的泪痕,强迫自己重新振作。

她的唇仍旧疼痛着,提醒着他在愿意的时候,可以多么无情地对待她。她恐惧而哀伤得想远远地逃走,但是却又离不开他。毕竟他已经花了重资包下她,而她的心,竟又系在他的身上……

“陈经理刚刚到了,今晚他不是独自来的,也不是带一些客户或是下游厂商来饮酒作乐,而是带了一位大人物来,那位大人物指明要你过去陪酒,我怎么也阻止不了。”沈红迅速地说着,眉间那个结还是没有打开。

虽然说陈经理在雷霆的面前,根本是无足轻重的,但是沈红真正忌惮的是陈经理带来的那个人。毕竟对方是当官的,民不与官斗,更况何还是个贪官,连手腕高强的沈红都斗不过,只好硬着头皮,把蜜儿从雷霆的身边请出来。

虽然不关她的事,但沈红还是想劝劝雷霆,若是真的爱蜜儿,就该把蜜儿带离这里,放着心爱的女人在酒廊里工作,这简直匪夷所思!

只是,看眼前的情况,蜜儿与雷霆之间似乎并不单纯。

“我马上出去。”蜜儿慢慢站起身来,抚平月牙白的旗袍上先前被他粗暴的动作所弄上的绉痕。

对于陈经理,蜜儿其实既恐惧又厌恶,那人是多么可怕,竟然对她下药。这么卑劣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她无法想象他是不是做过许多更加伤天害理的事情。为求自保,他可以说服妈妈桑,迷昏无辜的蜜儿,使得她在雷霆面前百口莫辩,可见得他是那种为了自己,可以牺牲所有人的可怕人物。

只是,她又无法逃避,雷霆要她接近陈经理,记录陈经理的一切言行,就如同先前自己所说的,这是她的工作。

如果在他眼里,她只是一个为钱而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那么她最少能做好他所交代的事情。如果她为他多做一些,他是不是就能看见她的真心?是不是就能对她温柔些,甚至愿意听完她的解释?

雷霆冰冷的目光始终落在她身上,严苛地审视她的表情。在她经过身边时,他低下头来,迅速而冷淡地交代着。“做好你的工作。”他若有所指地说道。

蜜儿的身子略略震了震,强迫自己点头,她用力咬住细致的唇,掩饰着心中因为他的话而闪过刺痛。房门之外,是五光十色的灯光,男女在昏暗的灯光下调笑劝酒。这个昏暗的环境就是她的世界吗?她难道永远挣月兑不了了吗?她慢慢走向包厢,心里不停思索着。

“啊,蜜儿姊姊,别走嘛,暗我聊聊天。”唐心哀鸣着,看着蜜儿走出房间。她还没跟蜜儿聊到天呢,总觉得蜜儿有的不仅仅是美丽,还有着沉静的温柔,让她不由自主地想亲近。

雷霆的视线则是一直跟随着蜜儿移动,当她走入昏暗的酒店中,他眼里闪过不知名的情绪。他握紧双拳,再无数次地嘲弄自己的妇人之仁,之后转身看向唐心。

“留在这里,我去通知管家来接你。他找不到你,说不定就直接联络警方了,你最好尽快离开,别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他警告道。

“我哪里会惹麻烦啊?”唐心不服气地喊道,但是在瞧见雷霆不怒而威的表情时,她的声音很快地降低许多分贝。“我会乖,一定不惹麻烦。”识时务者为俊杰,唐心精通说谎之道,撒谎对她来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容易。

淡淡扫了唐心一眼,雷霆也走出房间。

至于唐心,她则是乖乖在原地坐了五分钟,确定雷霆没有在外监视之后,漂亮的小脸蛋上展露满意的笑容。她拍拍小,很愉快地展开今晚的酒廊大冒险。

要她乖乖的?嘿,门儿都没有!

※※※

豪华的包厢之中,传来阵阵男人的笑声,以及女人劝酒的声音。蜜儿的手放在门把上,深深地几次呼吸后,才鼓起勇气拍开门。当她踏入包厢时,所有人都停止说话,男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女人们则是一脸的醋意,知道蜜儿一来,男人们的视线就会落在她身上。

“张先生,这位就是我说过的蜜儿。”陈经理连忙殷勤地介绍着。

陈经理身旁坐着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幽暗的黑眸暗示出他狡诈的性格。他打量着蜜儿,毫不隐藏对她的兴趣。

“果然是个难得的美人,难怪有人说,只有冷蜜儿,才配得上真正的贵客。”张伟彦挥挥手,遣退其它人,习惯了对旁人颐指气使。

女人们纷纷站起身来,在离去时吃味的瞪了蜜儿几眼。

蜜儿僵硬着身子,缓缓地走入包厢中,在张伟彦的身边坐下,因为认出张伟彦而有些紧张。她认得这张面孔,有几次发生金融案件时,曾经有记者访问过他,似乎在经济部担任着层级很高的职务。

雷霆要她多加注意的,就是与陈经理有牵连的经济部官员。莫非长久以来的等待已经有了结果,在苦等了一个月之后,陈经理终于带着幕后的黑手出现?

蜜儿一边思索着,一边习惯地倾身斟酒,冷不妨手腕突然被人握住。她惊骇地松开手,沉重而昂贵的酒瓶摔在地毯上,冰冷的酒洒了蜜儿及张伟彦一身。

“真是的,你在做什么?”陈经理连忙喊道,眼见贵客被得罪,他吓出一身冷汗,就怕张伟彦会翻脸。

“没事没事,是我太唐突了。”张伟彦脸上没有愤怒的表情,只是微笑着,一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蜜儿包裹在旗袍之下的窈窕身段。“蜜儿小姐没事吧?”他关怀地问,手掌不规矩地覆盖上蜜儿的大腿。

只是轻轻一触,就让她全身起了鸡皮疙瘩,那种感觉很可怕,让蜜儿几乎当下就作呕。她最近的身体状况很糟,或许是因为心理上的折磨,让她食不下咽。

“多谢关心,我很好的。”她轻声说道,同时不着痕迹地避开张伟彦的碰触。她在心里哀鸣着,几乎想要冲出门外,用力洗去身上曾经被张伟彦看过、触模过的地方。

陈经理看出张伟彦的心全挂在蜜儿身上,知道今晚的事情大概无法久谈,他紧张地搓着手,神秘兮兮地拿出身旁一个黑色手提箱,谨慎地放置在桌上。“张先生,这就是我先前说的东西,你可要小心保管好。”他看向蜜儿,有几分不安。

蜜儿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心中猜测着手提箱里究竟是什么东西。会特地带到酒廊内来送交,神色还如此紧张,代表着是陈经理不能放在身边的东西;这只手提箱,会不会就是雷霆监视陈经理的原因?

正想得出神,张伟彦的禄山之爪又落在她身上,这一次则是环绕住她纤瘦的肩膀,不怀好意地靠在她耳边,朝着她的耳吹着热热的气息,语气里有几分的嘲讽。

“我曾经听说,蜜儿小姐是绝对不出场的。只是前不久,这一项铁则竟然被打破,你到了‘太伟集团’的大楼里,跟他们的安全负责人过了一夜,才让他暂缓调查的行动。啧啧!蜜儿小姐果然厉害,一夜春宵就让那个冥顽不灵的男人乖乖顺从。”张伟彦转头看向陈经理,脸上净是嘲弄的笑,那模样下流到极点。“你是给她下了什么药?”

陈经理低声说出一个药名,惹得张伟彦大笑,一脸的幸灾乐祸。“下了那么重的药,那一晚雷霆想必忙坏了,也难怪他之后会暂缓调查的行动,说不定身子已经被蜜儿给掏虚了。”

“那可不,那种药能让贞洁烈女变成荡妇,女人吃了那种药,需要之强,可不是一般男人应付得了的。”陈经理笑得极为婬邪,没有任何愧疚地看向蜜儿。他才不管蜜儿有什么想法,对他来说,蜜儿只是一个较为美丽的酒家女。

“不过话说回来,你给‘太伟集团’的人送上的这项‘礼物’可真是贵重啊,我们合作了这么久,也不见你为我准备过这样的美女。”张伟彦的语气中有几分酸味。他早就看“太伟集团”那几个人不顺眼,而如今雷霆又抢先一步先尝过这美丽的女人,一种变态的心理,让他对蜜儿更加感到兴趣了。

蜜儿的脸因为羞窘而嫣红,无法忍受这两个人竟然笑着在谈论着她被迷昏后送到雷霆面前的事情。纵然是被下了媚药,但是在她的心里,那一夜的点滴仍是她美好的记忆,在那一夜里雷霆虽然霸道专制,却是温柔的。然而她最珍贵的记忆,在他们的口中谈论起来,竟然是那么的丑陋不堪。

“张先生,千万则这么说,是我先前招待得不够,要是你吩咐一声,我马上安排。”陈经理诚惶诚恐地说,努力地讨好张伟彦,他知道眼前这个合作伙伴绝对不能得罪。

其实他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张伟彦十分贪婪,不知道已经从他身上挖了多少好处,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还狮于大开口,暗示他的“贡献”仍不够多?

“不需要另外安排了,就让蜜儿陪我吧!”张伟彦微笑着勾起她的下颚。“我倒是想尝尝,雷霆尝过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滋味?”他下流地说道。

“好的,我马上去跟妈妈桑说一声。”陈经理热心地站起来。

“不,我不……”蜜儿惊慌的瞪大眼睛,张开嘴就准备拒绝,但是当她的视线落在桌上那口手提箱上时,她的拒绝凝结在口中。

“蜜儿小姐,你已经破例过一次,不必要拒绝张先生吧?出场一次或是两次有差别吗?再说,我付的价码绝对能让你满意的。”陈经理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十分可怕,像是蜜儿要是不答应,他就会再度使出恶劣的手段。

“你要是还需要媚药帮忙,那也是可以商量的。”张伟彦不怀好意她笑着,知道眼前这个美人儿已经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她该怎么做?只是看着张伟彦,她就难受得想做呕,但是不跟着他出去,又怎么能够得到雷霆想要的罪证?

她该怎么做?

倘若真的爱上一个男人,女人的选择其实少之又少……

“蜜儿小姐?”陈经理在催促着,脸色阴睛不定。

她深吸一口气,蓦地心中没来由地一紧,像是一种不祥的预感。她握紧拳头,强迫自己挤出微笑。“好,我答应你。”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