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阳光穿透特制的玻璃,减低了炙热的温度,却仍照得一室光明。在空调的循环下,卧室内的温度宜人而舒适,只是盖着一床薄被就足够取暖。“太伟集团”的大楼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忙碌工作,众多的员工进驻大楼内,为这个跨国的财团扩张版图,各国的金融消息都在这里流通交换。

棒音设备极佳的卧室,阻隔了整栋大楼开始运作的声音,只有平稳的呼吸声。

然而,蜜儿耳下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让她缓缓醒来,那声音十分陌生,她从不曾有过这种经历,就像是她正枕在某个人的胸膛上熟睡,整夜都听着他的心跳。

她的眼睛仍旧是紧闭的,还没有睁开双眸,就已经直觉地发出申吟。她只觉得好累好累,全身都酸软无力,所有的力气都被压榨得一干二净,她甚至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脑子紊乱到极点,许多的片段闪过,而身体的疲累以及奇怪的感觉,又让她无法集中精神。她轻轻地移动手指,却发现掌心下所碰触的,是温热平滑的肌肤。

只是,那不是她的皮肤。

有其他人在她的床上,而且以那些许的麝香判断,还是一个——男人!

她竟然跟一个男人共枕而眠?这个事实吓得她马上清醒过来,昏迷前的种种在此刻全部回到脑海中。

蜜儿震惊得陡然跳起,也顾不得全身酸痛,手忙脚乱地跌下床。在跌下床的同时,她眼明手快地拉下薄被,遮掩自己赤果的娇躯。

几乎是她一有动作,雷霆就已经清醒。锐利的黑眸睁开,看着她苍白着脸跌下床,双手还紧紧扯着薄被,将完美的身段隐藏起来。薄被将她的身子紧密包里,只露出一张惊魂未定的苍白小脸。

“现在才遮掩不嫌太慢了点?”他缓缓地问道,在床上撑起伟岸的身子。因为薄被被她扯去,他现在是赤身地躺在宽大的床上,黝黑的身躯高大强健,身上满是旧日的伤痕,看来有些吓人。

雪白的床单士,还有着些许干涸的血迹,格外地醒目。

昨晚在发现她竟然是处子后,他也有片刻的震惊,但是她的反应以及热情,都不像是处女该有的反应。况且在男人之间周旋多年,身为酒国名花的她,怎么可能是清白无瑕的?他略略想了想,一种可能是她的处女之身,恐怕也是“做”出来的,只是用来欺骗新客人的把戏。

而另一种可能,就是她的确不曾有过其他男人,那么想必陈经理大概是开出天价,才有办法买下她这个“礼物”。

他对自己赤果的身躯不以为意,反而很好奇她为什么在醒来后,有这么奇怪的反应?那苍白的脸庞,以及大大双眸里的震惊,就像是无法接受两人缠绵了一夜的事实。这简直匪夷所思,昨天夜里她是那么地热情温驯,可爱得不可思议。

“我们……”蜜儿说不出话来,紧握着薄被站在原地颤抖。地想起来了!昨晚她被沈红下了药,那些药让她迷迷糊糊,根本无法思考。

如今醒来,她竟然跟雷霆赤果相拥,昨夜里的那些会让她羞红脸的梦境,难道根本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她脸色苍白着,在往后退去时,双腿间最私密处还有着些许酸疼,提醒着两人曾经做过最亲密的接触。

巨大的阴影笼罩了她,她抬起头来,看见他犹如远古的战神般赤果地站在她面前,她惊慌地连连后退,却逃不出他的掌心,转眼就被他拉回怀里。

“怎么了?”他蹙眉问道,捏起她的下颚,看进她惊慌失措的眼里。他抱起她的身子,重新回到床上。

蜜儿挣扎着,慌乱地想要挣月兑他的怀抱。昨晚是一个错误,是因为那些不知名的药,她才会做出那些可怕的事情!她几乎想要杀死自己,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做出那么多无法启齿的事来!他会怎么看待她?是否觉得她是一个无耻的女人?

“昨晚是个错误,这是不对的,放开我。”她软弱地说道,紧紧握住,身躯却在碰触他之后不由自主地发烫。

“错误?你说的是哪一次?是我先前满足你的那一次,还是替你破身的那一次?或是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还是第四次?需要继续数下去吗?”雷霆勾起嘴角冷笑,嘲弄地逼近她的脸庞,猜测她大概又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这个酒家女很是聪明,手段一个接一个,绝对不会让男人感到沉闷。他决定陪她玩下去;如果她要扮成无辜的小可怜也行,只是他不打算放过她,就算是天亮了也罢,她仍旧是他怀里的禁脔。

“不,求求你住口。”蜜儿经颤着,无法继续听下去,虽然昨晚她神智不清,但是对所发生的一切仍旧记忆深刻。

“求我住口?昨晚你求我的,可是另一件事。”他的手探入薄被之下,握住她柔软的丰盈轻揉,拇指逗弄着顶峰的粉红色蓓蕾,之后低头隔着薄被轻咬舌忝吮。

※※※

欢爱过后,空气中残留着他们的气息。

蜜儿颤抖着,久久无法平息下来,她甚至没有力气移动身躯,只能任由雷霆抱起自己,毫无反抗力地躺在他的胸膛上。当眼泪滑下眼眶时,她也无力抬手擦拭。

他的手来到她的脸颊旁,揩去那些眼泪,皱起眉头看着沾在手上的泪水。“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要再玩什么游戏了,那些手段或许对其他男人有效,但是我不吃那一套。不用装出可怜的模样,我付出的价钱绝对会让你满意。”他沉声说道,强迫自己把昨晚当成一场交易。

雷霆习惯地用冷漠封闭内心,不允许自己再继续关心她。他一向冷硬而且独来独往,就算跟女人有牵扯,也都是好聚好散的关系,即使再美丽的女人,也不能让他失去理智。唯独冷蜜儿,不但夺去他所有的注意力,还让他像是不知餍足的十几岁小毛头,整晚不停地要她。

她很美丽,但是美丽并不是让他着迷的原因,她的身上有某种特质,让他深深地沉迷,就算在心中不断地告诫自己:她只是个善于作假的酒家女;她的一切惊慌与眼泪都是在做戏。但是,他内心深处怜惜的情绪却仍旧来势汹汹。

雷霆本能地感到不安,对长年来依赖冷静在危险中出生入死的人来说,被另一个人牵扯着情绪波动,简直是一件最恐怖的事情。

“什么价钱?”蜜儿的身体僵硬了,她缓慢地翻过身来,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因为他的话而心寒到极点。

“昨晚你‘服务’后应得的报酬。我不知道陈经理给了你多少,但是昨晚你热情而可爱,让我十分满意。我是个实际的人,你的付出值得拿到更多。”他冷漠地说着,然后缓慢地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走出卧室,到办公室中取来支票本。

蜜儿瞪大了眼睛,紧紧咬着唇,直到花瓣般细致的唇被牙齿咬出一个伤口。

原来他是这样看待她的……她的挣扎与解释,在他眼里都只是为了得到更多金钱的手段……她的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昨夜已经习惯了他的怀抱,如今失去他的体温熨烫,那股寒冷由内心的最深处窜出。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只是沉静地看着他,澄澈的眼眸里没有任何的怨怼,只有深深的痛苦,那些痛苦镶嵌在她的灵魂深处。

自从母亲死后,她年纪轻轻就闯入诡谲的风月场所,早就练就保护自己的方法,除了妹妹冷萼儿,从来没有人能够靠近她的心,然而,头一次谨慎而羞怯地将他放置在心中,想不到他却狠狠地伤害了她……

怎么还能够希冀什么?她不是早就沦落了吗?就算是保有贞洁又如何?这个占有她身体与心灵的男人,彻底地否定了她的尊严,只将她当成可以交易的妓女。

“告诉我,你想要多少?”雷霆勾起她的下颚,在看见她眼里受到伤害的痛苦时,心中没由来闪过一阵刺痛。

他是不是太过在乎她,被这个美丽的酒家女诱惑得没有理智?他为什么要在乎她的痛苦?纵然那些哀伤,深沉得像是永远都无法抹去,但是那也与他无关啊!

如果她眼里有着恨意,那么他或许还会觉得好过些,但是她却始终维持着哀伤的神情,花瓣般的唇甚至扯出一弯浅浅的笑。那是哀伤的笑,没有半点的怨恨,只是有着深深的哀伤。

蜜儿心痛得没有办法呼吸,连眼泪都流不出来,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能够微笑?她不恨他的残忍,这是她的命运,早在母亲死去,她被逼着踏入风尘时,就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她缓慢地推开他的身体,僵硬地下了床,寻找昨夜被匆忙抛下的衣物,走进浴室。衣服已经绉成一团,她缓慢地将衣服拉平,然后一件件穿上,每一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心中有着太严重的伤口,若是太大的动作,会让她感到更疼。

蜜儿穿好衣服,对镜中脸色苍白而憔悴的身影视而不见。她缓慢地走出浴室,重新面对站在原处的他。

雷霆挑起眉头,没有说出半句话。他心中有数,为了保护残余的理智、不让蜜儿继续靠近他的心,此刻会说出口的,绝对都是残忍的字句。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她那双眼睛时,那些话全便在他胸口。

“雷先生,不论你信不信,我还是必须解释,或许你会觉得可笑,但是请听我说完。”蜜儿礼貌而疏远地说道,苍白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她远远地站在原地,不敢靠近他,视线甚至不与他手上的支票本接触。就算是他此刻手上拿着刀剑,恐怕也不及那本支票所代表的意义来得伤人。

雷霆蹙着眉,偏头看着她,强迫自己无情。“你是要告诉我,你家里需要用钱,所以需要更多?”他无礼地问道。

像是陡然被人重击,她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娇小的身躯晃了晃,几乎就要倒下。

“不!”蜜儿虚弱地说道,不再看着他。心中的疼痛愈来愈可怕,她的手覆在胸口,想给自己一些勇气,尽快说明真相,之后远远地逃离;从今以后再也不要见他,只要不见到他,她的心或许就可以痊愈,或许就不会再那么疼痛……

蜜儿深吸一口气,走到卧室的大门之前,没有回过身去,她视而不见地看着眼前的大门,催促自己快些说明一切。“雷先生,请相信我昨晚是被下了药,才会做出唐突你的种种事情。至于金钱,那并不是我所想要的。”她说完之后打开房门,穿过办公室,脚步谨慎而小心地走出他专属的办公室。

“该死的!”雷霆咒骂着,旋即匆忙丢下支票本追了出去。

在听见她说出的那一瞬间,他几乎就完全相信了。昨夜的一切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陈经理为了怕蜜儿反抗招来他的不悦,给她下了媚药。是因为那些媚药,所以她才会从先前的沉静,变得如此热情急切,虽然是清纯的处子,却不停地恳求他的给予,彻夜地与他缠绵……

老天爷,他究竟做了什么?如果她真的是被下了药,那么整件事情之中,她才是受害者,而他竟然还在占有她之后,一再以言语羞辱她,甚至询问她想要多少的报偿……

雷霆紧握着拳头追了出去,却看见蜜儿走入电梯,在电梯门关上前,她那双沉静而哀伤的眼睁静静地看着他。

“蜜儿!”他急切地喊道,眼睁睁地看着电梯门在眼前关上。“该死的!”他咒骂着,失去了在第一时间弥补的机会。

“蜜儿?那个漂亮姊姊有来这里吗?还是雷叔叔你在梦游?”清脆的声音响起,带着笑意还有几分的困惑。

雷霆转过头去,看见唐心以及莫管家瞪大眼睛站在那里。

唐心穿着简单的裙装,看起来就像个小鲍主,只是那双灵活的眼睛泄漏了她的古灵精怪。她听说今天爸爸一大早就离开唐家,前来位于台北市内的办公大楼,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安排。她怎么会错过凑热闹的机会?老早就缠着爸爸,一路跟了过来。

至于老管家,则是抱怨着家里没有半个人,他一个人怪寂寞的,没得偷听更没得偷看,为了体恤老人家,唐心才大发慈悲地带着管家出门。

“雷先生早安。”莫管家恭敬地说道,忠实地传达主人唐霸宇的命令。“主人有事情要请各位高级干部商量,现在人已经在总裁室内,请雷先生到那里用餐及开会。”

“唉呀,先别管开会的事了。”唐心挥挥手,小脑袋四处转动着,期待地看着。“你刚刚不是在叫蜜儿吗?蜜儿姊姊有来吗?”

“她回去了。”雷霆僵硬地说道。

唐心的小脸垮了下来。“喔,好可惜,我还想看看她,她好漂亮呢!你怎么不留住她?”

“我想,雷先生说不一定已经留了蜜儿小姐一整夜了。”莫管家的声调仍旧恭敬有礼,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很惊人。

唐心的嘴儿惊讶地微张,眨了几下眼睛后,小心翼翼地吞了一口唾沫。“莫老爹,你所说的意思,是不是我所想的那个意思?”

从小看惯这些女性公敌的叔叔们四处风流,加上天资聪颖,她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并不陌生,早就习惯了看叔叔们身旁美女一个换过一个,只是怎么也没料到,前几天才见过的漂亮美人,这么快就被雷霆逮住了!平日里看雷霆总是沉默不语,看来冷漠而难以亲近,没想到在女人方面还挺有办法的,那么快就将蜜儿姊姊手到擒来。

唐心声耸肩膀,不知为何,她就是对蜜儿有特别的好感。可能是因为蜜儿惊人的美貌,也可能是因为蜜儿身上似乎有着某种其他女人没有的特质,否则为什么一向对女人没有好脸色的雷霆,会一大早就站在电梯口狂吼蜜儿的名字?

“不论你们是什么意思,请马上离开。”雷霆没好气地说道。他知道即使现在追去也来不及了,或许他可以等到夜里,再到那间酒廊中去寻找蜜儿。

“啊,下逐客令?别忘了这还是我老爸的地盘喔!”唐心嘴角带笑地说道。“看你的样子挺心急的,很想去追蜜儿吧?但是老爸那边的会议又很紧急,像是不开不行。这样吧,等会儿你们开完会之后,我们一块儿偷溜去找蜜儿。”唐心理所当然地说道。

“小姐,你不可以再去酒店里,上次那件事情好不容易才压下来。要是主人知道你再去涉险,我的退休金很可能会泡汤。”莫管家礼貌地说完,拉起唐心的衣领就往外走去。

“啊,放手啦!不要拉我,我要去找蜜儿姊姊……”唐心喊叫着,奈何小小的身躯已经被管家拎在半空中。

莫管家像是拎着猪肉,谨慎地伸直手之后走入电梯,完全罔顾唐心的挣扎。在选择楼层后,他像是陡然想起什么,又从电梯中探出头,十分礼貌地对雷霆说道。

“对了,雷先生,忘了告诉您一件事情。”他微微笑着,那表情像是在谈论天气。“您忘记穿衣服了,这样很容易感冒的。”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