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脸上的红肿,没有几天就散去了,蜜儿的脸庞恢复成原有的美丽。她坐在沈红分配给她的特别房间里,卸去脸上的妆,指尖的化妆棉擦着脸庞,拭去上面的粉彩,一张清丽的脸出现在镜子里,大大的眼睛回望着她,却有些视而不见。

她其实不喜欢化妆,但是从踏入这一行起,她就习惯了与这些化妆品作伴。日复一日,她在男人堆里周旋,脸上敷满了化妆品,以虚假的脸庞笑着,把真实的情绪吞入月复中。

酒客们垂涎她的美丽,妈妈桑则是贪婪地等待着,希望她为酒店赚入更多的钞票。没有人将她当成真正的人,男人将她视为玩物,而妈妈桑将她视为摇钱树。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她忘了自己原本是个人,有着人的尊严与骄傲。她在夜里送往迎来,虽然是高傲的红牌,被男人们疼宠地捧在掌心,但是终究只是个酒家女。不出卖,是她最后的坚持。那些酒客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精致的玩物,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是怕她太早碎,想戏玩她更久一些时日。

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她也只是一个较为珍贵的饵。

直到那一个夜晚,那个男人帮她打退了无礼的酒客,冷言告诉那些不堪的酒客们,她是该被尊重的。

她的心被触动了,竟然只是为了一句话,她的心思就此绕着他打转。这几天来的心不在焉,全是因为他。

蜜儿纤细的手轻抚着先前红肿的伤,想起他的触模、想起他以低沉的声音询问她的模样……这样的事情从来不曾发生,她的思绪始终系在他身上。

酒店里的小姐们也在纷纷窃语,因为难得看见如此出色的男人而兴奋着。而蜜儿也由此得知他是“太伟集团”的高级干部之一,那一晚的几个出色男人都是他的同事。他叫雷霆,全权负责“太伟”的安全问题。

雷霆——

一个令人震撼的名字,她悄悄地希望,期待能够再见到他。

只是,再见到他,又能说些什么?他是事业有成的男人,而她则是堕落烟花的酒女,就算是他给予她一些旁人不曾给予的尊重,他们之间还是有着巨大的鸿沟。

冷蜜儿叹息着,静静拭去脸上的妆。在男人之间打滚这么多年,她早该看清男女之间的本质有多么丑恶,而自己竟还会像是个普通女人般,怀抱着不实际的梦想?不是早该知道,那些梦想是最愚蠢而遥不可及的吗?

“真难得啊,你竟然会叹气?”冷萼儿大剌剌地推开门,美丽的模样比起姊姊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穿着干净朴素的制服,脸上化着淡妆,看来却比蜜儿更加的早熟而世故。

“你下课了?”蜜儿回过神来,匆忙掩饰着先前流露出的脆弱神态。

“今天的课很无聊。”萼儿做着鬼脸,避重就轻地说道,回避了逃课的事实,伸手端起桌上的酒就往嘴里倒。

“你还未成年,不要喝酒。”蜜儿皱着眉头,出声制止妹妹。

自从母亲过世后,姊妹两人相依为命,她们没有福分可以过正常的生活。为了活下去,蜜儿在母亲过世后,找了一间酒店开始上班,美丽的容貌,让她很快地成为酒店内的当家红牌。

“你还不是未成年就开始到酒店上班了。”萼儿回嘴道。

比起沉静的蜜儿,萼儿显得较为任性,或许是因为早早就看见人情冷暖,她世故得让人不可思议。

“小萼,我到酒店上班是为了让你能够安心念书。”蜜儿叹息地说道,无可奈何地看着妹妹。她供应了萼儿物质上的需求,但是却无法好好地教育她。

姊妹二人从小就被教育着:不要相信男人,也就因为如此,在潜意识中或多或少对男人有着几分防范。而因为童年时,不断看见男人们从母亲身上骗取金钱,萼儿更对男人有着敌意,这一年多来,萼儿手边有了为数可观却来历不明的金钱,看那得意的模样,大概是用某种方法,从男人身上骗来的。

蜜儿不知该怎么开口询问,但她心中知道,任性的妹妹根本不会听她的话。再者,身为酒家女的她,有什么资格训斥妹妹?

“姊,我听说了一些你的事情。”萼儿拿着筷子在旁边窝着,从书包里拿出便当盒,愉快地吃起便当。勤俭持家是她们的最高准则,姊妹两人都是穷怕了的。

“听说前不久有个刚出狱的老大,在你这里捣乱,结果被人给揍得鼻青脸肿的。我听那些小姐们在说啊,那人是为了你出头呢!”

“他只是看不过去,在那个老大的手中救了我。”蜜儿轻描淡写地说道,但是放下化妆棉的姿态却有些不自在。

“是吗?我只是想问问,那男人是什么模样,会帮酒家女出头,该是个英雄主义的凯子吧?要是一头肥羊的话,可千万要把握住。你要是不想动手的话,就让给我吧!我保证能榨干他荷包里的最后一毛钱。”萼儿咬着便当里的鸡腿,将欺骗钱财的事说得像是最普通的事。

“不。”蜜儿匆忙回头,紧张地看着妹妹。

不知为什么,当妹妹一提到要对雷霆下手时,她就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男人不都是一样的吗?她是不该相信男人的,但为何偏偏对他感到担心?

“不?”萼儿眯起眼睛,拿着筷子在姊姊面前摇啊摇。“你危险喽!竟然为了那个男人紧张成这样,该不会是对那人认真了吧?你最好祈祷,不要再碰上那个男人,否则看来你大概是难逃一劫了。”她三两下解决完便当,拍拍烫得平整的百褶裙,信步往外走去。“好啦!今晚我不回去,你回家后就可以锁门了。”她随口说完,便快步离开酒家。

这是姊妹二人的习惯,萼儿读的是夜校,放学后刚好赶上蜜儿下班的卸妆时刻。姊妹二人总是如此,一个卸妆、一个吃着便当,聊着一天的种种,之后相偕回家去。不过近来萼儿外务颇多,通常吃完便当就不见人影。

蜜儿整理着衣物,没有了化妆品的遮盖,她看来更加美丽,有着素净的美感。

“蜜儿?”门上传来礼貌的轻敲,沈红满脸是笑地走了进来。她手里端着一盅醒酒汤,亲昵地走到蜜儿身边,拍拍蜜儿的肩膀,怜惜地看着蜜儿的脸。

“妈妈桑,有事吗?”蜜儿询问着,隐约感觉到对方的目光有些不同,但是哪里不同,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没事没事,只是来看看你。”沈红仔细地看着蜜儿的脸,之后满意地点点头。“你脸上的伤好些了吧?我这些天来老是挂心,但是有着化妆品遮盖,又看不出你这伤到底好了没。”

“用冰块数了几天,已经没事了。”蜜儿简单地说道,收拾着衣物,将心中奇异的感觉推开。她在这里工作数年,沈红不曾害过她,甚至还处处保护她,她不应该怀疑沈红才是。

沈红端起蜜儿的脸,像是察看货物般仔细端详着。“瞧瞧你这脸蛋,出落得愈来愈标致了。当初你上门来应征时,虽然又瘦又憔悴,但是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是个美人胚子。没有想到,一眨眼间,这么多年就过去了。”她感叹她说道,眼里闪过些微的不忍,但是那抹怜悯很快被贪婪掩盖。

“是啊,好多年了。”蜜儿征征地说道,想起这些年来送往迎来的日子。这种被男人当成玩物的日子,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唉,别想那么多。这盅汤,是我要厨房煮的,知道你不胜酒力,而今晚又喝多了酒,怕你等会儿回去的路上危险,先喝些汤醒醒酒。”沈红将热汤递给蜜儿。

蜜儿不疑有他,端起热汤就口,吞咽了几口汤后才逐渐觉得不对劲。

她惊慌地抬起头来,却觉得四肢发软,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那热汤滑入她的喉中,让她的身体变得软弱。她喘息着,力气在转眼间消失,再也捧不住汤碗,汤碗落在地面摔得粉碎。

那汤里有着其它东西,某种能让人软弱无力的东西。她才喝了几口,就已经眼前昏黑,全身虚弱无力。

怎么会这样子呢?她是那么相信沈红……

“孩子,你可别怪我啊!”沈红怜悯地说道,伸手模着蜜儿的脸蛋,态度就像是一个慈母,却做着最可怕的事情。

沈红早知道会有这一天,总会有人喊出令她心动的高价,将蜜儿买了去;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她会罔顾良心的苛责,将蜜儿推入某个男人的怀抱……只是在此刻,在蜜儿无言的痛苦眼光下,她有些不忍。

此时,门口闯入一个额头微秃的男人,紧张兮兮地探头看着。

“怎么样?她把药喝下去了吗?”陈经理问道,在看见软倒在地上的蜜儿时,露出满意的表情。

“这药不会伤害她吧?”沈红问着,还有些许的良心。蜜儿毕竟是她看着长大的,这些年来也帮他赚了不少钱。

“当然不会伤害她,我还等着拿她送人呢,怎么会笨到拿会伤害她的药给她喝?这些药只会让她四肢无力、昏昏沉沉的。”陈经理不耐烦地说道。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句药粉,倒进水杯里调匀,伸手端给沈红。“再喂她喝下这一杯。”

“这又是什么?”沈红接过水杯,忐忑地问道。

“让她比较容易撑过今晚的药。”陈经理简单地解释完,又紧张地频频看向门口。他不是做坏事的料,手脚在此刻已经频频颤抖。“动作快点,我们必须马上把她抱出去。”

“妈妈桑,不要……”蜜儿挣扎着,但是黑暗却仍然无情地逐渐笼罩她,她软弱而乏力,只能喘息着,用剩余的力气哀求。

“蜜儿,乖,喝下去,这些药是要帮助你的。”沈红狠起心肠说道,将水杯紧靠着蜜儿的唇,逼着她喝下去。药粉和在水中,被灌入蜜儿的口中。

蜜儿再也无力挣扎,她软弱地挥动手脚,在陷入昏睡之前,隐约地知道迎接自己的,将是最可怕的命运。

在酒店中工作多年,她也曾经听过这方面的传言,听说过酒店与酒客串通,下药迷昏不合作的小姐。但是这么多年了,她始终信任着沈红,总以为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只是,蜜儿仍旧太过单纯,她的信任给得太轻易,没有发现人性贪婪的一面,才会傻傻地喝下那盅被下了药的汤。

沈红叹气着,模模已然昏睡的蜜儿,心里到底有些不忍心。

“你叹什么气?之前不也看到了,蜜儿跟那人互望的神情,证明他们都给对方留下好印象了。那个人优秀得很,说不定我们这么做,还是帮了蜜儿。”陈经理自欺欺人地说完,便抱起包裹在棉被里的蜜儿就往外走去。

在酒店的后门,已经有车子在等待着,陈经理很快地上了车,带着昏迷不醒的蜜儿绝尘而去。

沈红站在酒店的后门,心里很是不忍,看了半晌,她迅速地转身走回酒店内。

她的良心现在正苛责得很厉害,或许去数数那叠陈经理给她的厚钞票,心里的内疚就能好过些。

※※※

“太伟集团”位于台北的总公司,在深夜里是寂静的。

沉稳的脚步声缓慢地从最底部的楼层,一路巡视到最高的楼层,之后转入顶层的高级干部专属办公室。

灯光亮起,偌大的房间里有着最舒适的设备,雷霆随意地褪下衣衫,将随身携带的枪枝放置在桌面上,转身面对台北市的灯海,开始打着从军队里学来的一套中国拳法。

半晌之后,强健的体魄上已经满是汗水,他停下练习,黝黑的肌肉及那一身蕴藏的力量令人咋舌。

陡然,他的身躯紧绷着,锐利的视线移向厚重玻璃制成的门扉。

“是谁?”他厉声问道。

在下班之后,大楼内不应该有着任何闲杂人等才是。转眼之间,他的身影一闪已经握住桌上的枪枝,慎重地瞄准门外,高大的身躯紧绷着,显示他随时可能开枪,那姿态像是狩猎的野兽。

门扉滑开,脸色苍白的陈经理抱着一床棉被站在那里。

“雷、雷霆先生。”陈经理吞吞吐吐地说道,鼓起勇气缓慢地走近几步,将棉被放置在沙发上。

雷霆挑起浓眉,看看沙发上的棉被。“你是怕我着凉,特地帮我多拿一床棉被来吗?”他调侃地问道,放下手中的枪枝。

在酒店的混乱之后,他就不曾看过陈经理。高级干部已经掌握足够的证据,证明陈经理利用职务之便,在酒店内对厂商索取回扣。“太伟集团”的总裁唐霸宇无法忍受这种回扣文化,已经下令高级干部之一的社丰臣开始调查。整件事情到如今,已经不关雷霆的事。

“是的,是怕雷霆先生着凉,才给您抱了保暖的东西来。”陈经理打蛇随棍上地说道,眼底眉梢都是暧昧的神色。

他自知难逃调查,只能使出最后绝招,花了一大笔钱买通沈红,迷昏了冷蜜儿当是礼物,送给雷霆。

陈经理知道几个高级干部对于总裁唐霸宇是极端忠心的,但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看雷霆跟冷蜜儿先前见面的模样,似乎对对方都有几分意思。因此,他使自作聪明地将冷蜜儿送来雷霆的住处,希望雷霆能够多关照他一些,替他掩盖那些罪证。

虽然买下冷蜜儿花了他一大笔钱,但是要是能够躲过这次的大祸,继续留任在“太伟集团”里,花再多的钱都是值得的。

“太伟集团”在唐霸字的经营下蒸蒸日上,他只要守住这个位子,就有捞不尽的油水、收不完的回扣。

“那就请雷霆先生好好‘享用’,我先走一步了。”陈经理说完,便擦着冷汗,飞快地逃出高级干部专属的办公室。

享用?

雷霆因为陈经理的用词而皱眉。他大步走到沙发旁,掀开了厚重的棉被,看见了棉被中被闷得全身是汗的冷蜜儿。

汗水浸湿了她的头发以及衣服,让她看来像是沐浴在水中;因为缺氧,她的呼吸有些急促,素净的脸庞有着燠热的红晕。

“该死了!”雷霆低声咒骂着,总算明白陈经理在搞什么鬼。

他伸手轻拍冷蜜儿的脸庞,仔细的发现她脸上的红肿已经褪去。没有了化妆品的遮掩,一脸素净的她更有着动人的美丽,几乎让他看傻了眼。

她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犹如两把小扇子,在白皙的脸蛋上形成些许阴影。汗水濡湿了她的衣服,让她美丽的身段更加醒目。朴素的薄丝衬衫已经变得半透明,紧贴着她的肌肤,可以窥见被包裹在蕾丝胸衣下的丰盈。而那件棉布长裙,如今被卷到她的大腿上,一双修长而足以让圣人失去理智的莹白腿儿,毫无防备地暴露在他的目光下。

他深呼吸几下,多年来的谨慎让他勉强维持理智,在审视她半晌之后,他试着唤醒她。他的手落在她的脸庞上,轻微地拍动着花瓣般细致的粉颊,直到气息浊重的她逐渐醒来,眼睫毛轻轻眨动着。

蜜儿缓缓睁开眼睛,一双美丽的眼睛朦胧而困惑。她不知道为何会被包裹在棉被中,更不知道为何会看见他?只是,在看见他的时候,素净的脸扯出佣懒的笑意,那是由内心深处发出的真诚笑容,完全显示出她在看见他时的愉悦。

蜜儿笑得柔媚多情,她佣懒地伸出手,环绕着他强壮的颈子,笑意漾得更深。

“嗨!”她小小声说道,双手滑过雷霆的颈项,像是在一口的爱着触模他的乐趣。

触模他的感觉很好,平滑而温暖的肌肤,让她的手忍不住在他身上流连,贪恋着那种感觉。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想碰触男人,在酒店中数年,那些男人都让她感到作呕,然而在遇见了他之后,她只觉得自己变得好奇怪。

他与那些男人不同,他至少还把她当成是个人,而不是一个美丽的玩物。

“雷霆,我好想你。”她呼唤着他的名字,忠实地坦承,毫不知羞地说道。

冷蜜儿以为自己正在作梦,作一个神奇而美丽的梦。她的身体与神智都在漂浮,因为看见他而喜悦着。温暖到有些灼热的渴望在她的血液中游走,她不曾感受到这种需求,只觉得热、觉得莫名的空虚,双手离不开他的身体,像是只要触模他,就会感觉好一些。

[删除N行]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