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雨在下着,看来像是永远都不会停止。

很深的夜里,台北市郊某间破败的铁皮屋里,传来凄厉的喊叫声。从残破的窗户看入,可以瞧见床铺上躺着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女人。

女人原本是美丽的,但是因为长年的操劳,以及病魔的折磨,她的美丽成为明日黄花。她细瘦的双手在半空中撕抓着,像是想抓住什么。

家境清贫,在雨夜里只点了一盏灯,更别提是去请医生了。角落里有两个女孩紧紧拥抱在一起,眉清目秀的姊姊,抱紧怀里年仅九岁的妹妹。

两人不敢入睡,视线不曾离开过在木床上咒骂嘶喊的母亲,隐约感觉到,母亲的痛苦似乎将在今晚结束。

“水,拿水给我!”床上的女人喊道,转头看着角落的女儿,瞪大的双眼没有焦点,充满着血丝。

年纪较长的女儿匆忙以颤抖的手端了杯水给母亲,在靠近床畔时,手腕被枯爪般的手紧握住,她咽下一声惊呼,手中的杯子掉落,水溅湿了地板。

“你啊,就跟我当年一样漂亮,再过一些日子,那些男人会追着你跑的。”床上的女人露出笑容,像是在回忆。她稍微撑起身子,对着角落的小女儿招手,抚着小女儿的小脸,难得的流露出母亲的温柔。“你们都漂亮,但是红颜薄命,我给你们生了这张脸,到底是不是害了你们?”

大女儿摇摇头,张开唇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能够感觉到,握住她手腕的手是多么冰凉,冷得不像是人类的血肉。连棉被都不暖和,无法温暖病人的身体。

家中值钱的东西,早就被妈妈的最后一任情人带走,唯一值钱的只剩下她跟妹妹。只是,她的母亲虽然不太尽责,但是还有着最后的尊严,守护了姊妹二人,没有将她们也推去“变卖”。

“妈妈,漂亮不好吗?”小女儿怯生生地问,眨着美丽的大眼。

躺在床上的女人苦笑着。“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想起她的一生,因为美貌而在众多男人间周旋,她想追逐最好的生活,到最后却什么也得不到。

她握住两姊妹的手,开始剧烈地咳嗽着,一口气便在胸间。她急切地交代着,眼前已经逐渐昏黑。“记住,不要相信男人,绝对不要相信男人!他们只会让你伤心,在得到之后就不会爱惜。千万不要爱上他们,那会让你受苦一辈子的……”她咳嗽着,激烈得像是连灵魂都要咳出来。

两个女儿努力拍抚着母亲的背部,直到那阵咳嗽停止。只是,母亲所停止的不仅仅是咳嗽,就连呼吸都停止了。床上的母亲逐渐变得冰冷,在灯光之下,两人颤抖地退开,只能紧紧抱着对方。

“妈妈?”小女儿试探地问着,眼泪已经滚到眼眶边。

“嘘,妈妈睡了,永远的睡了。”大女儿咬着唇忍住眼泪,知道母亲已经结束了长久的痛苦。“别怕,还有姊姊在。”她的眼睛闪烁着决心,知道无论如何都要将妹妹扶养长大。

那一年,冷蜜儿十五岁。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