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文

炳啰,各位好久不见,典心又来了,大家记得我吗?可别把人家忘得一干二净,我会哭的喔!

什么?为什么隔了一段日子才又出现?嘿嘿,还用问吗?当然是我又拖稿喽,而且这一次拖得可严重了,按照旧例,温柔婉约的编辑冠如再度被我气得失去理智,据侧面消息得知,只要看见冠如对着电话咬牙切齿时,十之八九都是接到我拖稿时的求饶电话。啊,冠如冠如,我对不起你,原谅我啊,冠如,请恢复你的温柔婉约吧。

写完《双面淑女》后,我学着埃及蜗牛,跑去夏眠了两个月,终于在冠如的鞭打,喔,不,是冠如温柔的催促下,《惹火淑女》也让我写出来了。

这个夏天真是热啊,原本就不快的写稿速度变得更慢了,待在冷气房里写稿。但是一直开着冷气也不是办法,冷气吹久了皮肤会干燥,月底收到电费帐单时,妈妈可能会气得把我踹出家门。各位,请告诉我该怎么躲过这个热得可怕的夏天吧!

这本书里有提到酒店,蜜儿是漂亮的酒国名花。话说当年,典心还是个幼儿园小女圭女圭时,住家附近突然开了几间酒廊,当时正逢台湾经济起飞,酒廊的生意好极了,每天就只看到穿着华丽高衩旗袍的女郎,打扮得花枝招展,漂漂亮亮地招摇饼市,让邻近的小女孩们看傻眼。

小小年纪的典心询问妈妈,那些大姊姊们是什么人。典心的妈则含蓄地说,那些大姊姊们是从事服务业的。尔后,典心语带羡慕地说:“那我长大也可以跟那些大姊姊一样,穿着漂亮的衣服去做服务业吗?”

直到现在,我还能清楚地回想起妈妈惊恐的表情。回家后妈妈以最快的时间打点家具,找到新房子,三天后我们就搬离那里,虽然从此就与“服务业”无缘了,但是到现在,我还是觉得那些小姐们穿的旗袍好漂亮。

收到读者们的来信,心里好高兴,但是我回信好慢,请你们要等我喔!你们真的想看唐心的故事吗?我也好喜欢她,关于她的故事心里已经有底了,一定会写的,不过得先让我解决她的这一票叔叔们。

大略整理了一下大家的问题,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许多人都对我的笔名感兴趣。“典心”当然是笔名,最当初是好友在念着字典里笔画为“吉”的字,我从里面挑了两个字凑出这个笔名的。

那时还有一堆候补的名字,都是另一个朋友列给我的。朱朵朵、杨朵朵、绿柚、水柚、唐柚……

据冠如说,我列的这几个名字里,只有“典心”还算有点美感,其它的几个名字,有些恶作剧的嫌疑,还有,她不懂我为什么一定要那个“柚”字。

绿色的柚子……这样不好吗?我当时还觉得挺可爱的说。

不论当初过程如何,“典心”这个名字是最后的决定,它被印在我的书上,成为我之后的笔名。所以啦,这名字的来源并不浪漫,只是我随意挑出拼凑的。

对了,解释一下这本书的书名好了。《惹火淑女》所写的蜜儿,并不像是一般人所以为的火辣热情,当你们看到她的楚楚可怜时,可别大呼被我骗了,我写的不是惹火女郎,而是一个惹到火的女人。至于那团火,当然就是男主角雷霆了。

下一本书的男主角是哪个外表优雅,实际上高深莫测的商栉风,书名也想好了,是“黑市淑女”,这可是冠如跟我一起想出来的,大家也请继续捧场吧!阿里阿多!

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