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那晚的宴席相当顺利。

虽然白昼时,大伙儿又忙又乱,像是无头苍蝇似的,满屋子乱飞乱闯。但是一等画眉应允,接下筹备宴席之责,情况随即丕变。

所有该注意的、该遵守的规矩,她一件件,一桩桩,对着众人柔声吩咐,那柔和的嗓音,听得人们原本慌乱的心,像是吃了定心丸似的,再也不会手足无措。

不只是温柔,她还柔中带刚。

当天下午,当新鲜的食材送达时,她亲自过目,一眼就看出,食材的品质并非绝佳。

画眉立刻领着管家,亲自来到商家,除了将食材全数送回外,还柔声笑语,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话,就让原本想欺瞒买主,以次等货蒙混过关的商家,知道遇着了识货的行家。

被人一眼看穿,商家的颜面自然挂不住,加上这识货的女人背后,又有那个脾气古怪的神秘富豪撑腰,商家不敢再心存侥幸,连连鞠躬致歉,不但乖乖收下退货,还拿出店中最上等的好货,一样一样让画眉过目,等到她点头,才装运上车。

为了致歉,商家只收了成本。

回到风家之后,客栈的老板娘也到了。

住在客栈的那段期间,画眉见过不少异国商旅,为了这些外地客人,老板娘烧得一手又酸又辣的异国好菜。

风家的厨师,虽然厨艺精湛,却缺了烧这类菜肴的经验,所以她吩咐奴仆,请来客栈老板娘,跟厨师共同研究,该怎么用上好的食材,和从珠河区买回来的香料,做出精致而道地的佳肴。

画眉则是一一检视,风府中的用具与摆设,只是略微更动摆设,添了几盆古意盎然的黑木绿松,就将宴客用的厅堂,布置得风韵雅致。

等到入夜,异国宾客们到来,她从容的指挥大局,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她全都一丝不苟。

宴席顺利进行时,奴仆们也在猜想着,这个美丽的寡妇,大概也是富贵人家出身,否则寻常的小家碧玉,哪会懂得这些繁琐的规炬?

直到二更时分,那些异国宾客才尽兴的离去。

客栈老板娘早已回去歇息了,而画眉却坚持,要等到宴席结束,确定事事妥当,才肯离开。

心怀感激的管家,一路送着她,直到风府的大门。

门前早有轿子在等着,轿子两旁,还有两个小丫鬟随侍在侧。

“柳夫人,爷吩咐了,夜深了,这些人会送您回去。”管家说道,看着画眉的眼光,都多了七分敬意。“这是爷交代,要交给您的今日薪酬。”他小心翼翼的,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银票。

“请管家替我谢过风爷。”画眉笑了笑,收下那张银票。

“另外,爷还说了,今日劳累了柳夫人。”他转过身去,从奴仆的手中,拿过一个精美沉重的锦盒。“这是安胎的补品,请您带回去,补补身子。”

她却摇了摇头。

“这补品,我就不收了。”她弯着嘴角,噙着浅笑,态度温和却也坚决。“我只收我应得的,请转告风爷,这盒补品我心领了。”

避家捧着锦盒,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那个……柳夫人……”

“管家还请留步,送到这儿就行了。”她不着痕迹的打断,接着转身,在小丫鬟的伺候下,走下门前阶梯,坐进轿子。

避家捧着锦盒,目送轿子离去,心里还在担忧着,这事没办妥当,该怎么跟主人交代,却浑然不知,这一切早已落入主子眼里。

二楼的绮花窗前,身穿黑衣的男人,静默的站在那里,看着她走出门、看着她拒绝、看着她离去……

一切,似曾相识。

每次见她离去,他就会再度体验到,那五内俱焚的痛。

夜色之中,轿子逐渐远去,月光盈盈洒落一地,银白得像那个下雪的夜。

直到那顶轿子,消失在街尾,他仍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动弹。

***独家制作***bbs.***

从此之后,风家对她的礼遇,远比先前来得殷勤。

每日她踏出家门时,轿子早已在门外等候,送着她去熬粥,再送她回饭馆。每回宴席过后,也是由轿子送她回去,从不曾让她走过一回夜路。

那次宴席过后,一个月之内,风家又招待了宾客数次。

每一回画眉都处理得妥当完善,让宾主尽欢。但这么一来,她每日要照料餐馆,又要到风家熬粥,遇着宴席时,工作量更是倍增,等于是蜡烛两头烧,几次下来,她也渐渐觉得吃力。

某次,宴席结束,气候燠热,她额上的汗珠未擦,踏出风家时,偏又吹着了一阵夜风。

起初画眉也不在意,但是,第二天她就隐约觉得,身体有些不适,整日头重脚轻。

到了第三天清晨,她已经头昏眼花,全身酸疼,病得几乎下不了床。

画眉强撑着起身,忍着一阵阵不适,写下熬粥所需的材料,跟各项步骤,交给照料她起居的小丫鬟。

“莺儿,妳把这个交给轿夫,就说我身体不适,今日不能过去,请大厨照着这方式熬煮。”只是说话,就要消耗她不少力气。她抚着胸口,微喘的再说:“过几日我身子好转,再登门致歉。”

小丫鬟捧着字条,咚咚咚的跑出去,对着轿夫,一句一句的重复画眉的话,没有半句遗漏。

等轿夫扛着轿子离去后,小丫鬟才又跑回来。

“夫人,我先扶您回去躺着吧!”莺儿年纪虽小,但是聪明体贴,将画眉伺候得无微不至。“您再休息一会儿,我去煮些清粥,您多少吃一点,这病才好得快。”

画眉虚弱的一笑,卧回床榻上,倦累的闭上双眸。

只是,她才休息了一会儿,连莺儿的清粥都还没煮好,门外的骚动,就让她惊醒过来。

莺儿匆匆跑了进来,喘着气报告。

“夫、夫人,风家的老爷子来了!”

她的雇主、她的房东,那个被人们传说,脾气古怪、喜怒无常的神秘富豪,竟然会大驾光临,来到她这小小的院落?

画眉撑起虚弱的身子。

“莺儿。”

“在。”

“替我更衣梳妆。”

“但是,夫人,您需要休息……”

“贵客来了,我不能失礼,至少得去致谢才行。”

莺儿嘟着小嘴,虽然不赞同,但仍拿出衣裳,迅速替画眉更衣梳妆。

半晌之后,画眉才踏进洁净俭朴的客厅。她虽然打扮妥当,但是服贴的衣裙,梳整后的发,更衬得她病容苍白,更惹人心疼。

男人坐在椅上,黑纱笠帽后的眼,看着她虚弱的走近,心疼得几乎要滴出血来。

“风爷,多谢您还特地走了这一趟。”她挤出笑容,轻声说道。

他嘶哑的问:“妳病了?”

“只是略感不适,只要休息几日就——”话还没说完,她就觉得眼前一花,晕眩得站不住。

下一瞬间,那个身形佝凄、被众人传说身染重病的神秘富豪,突然闪电般起身,以极快的身手,接住她瘫软的身子,将她抱入怀中。

“卧房在哪里?”嘶哑的声音响起。

莺儿被这景况,吓得有些不知所措,眼儿眨啊眨。

“呃……在……就在里头……”她撩开门帘,替他带路,眼睁睁看着风老爷子把画眉抱进卧房。

虽说,风老爷这举止,极可能只是出于关心,但是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不合宜了。

被揽抱住的画眉,喘息着想拒绝,但是却又虚弱的说不出话来。

一会儿之后,她终于被放下,平躺在柔软的被褥上,他已经抱着她,放回了床榻上。

或许是病得太厉害,朦胧之中,她竟然觉得,这个男人的怀抱,有些似曾相识,像极了另一个男人——那个她曾经深爱过,却又用最残忍的方式,伤她太深太重的男人……

她抗拒着,不再去想。

长长的眼睫,如蝴蝶羽翼般眨动,一会儿之后才睁开。她病得有些蒙眬的视线,望见床畔的黑色身影。

“风爷,抱歉……”她挣扎着开口。

“别说话。”嘶哑的声音,靠得很近。“妳不舒服,就歇着。”他掀开柔软的被褥,覆盖在她身上,动作轻柔。

站在门外的莺儿,眼睛瞪得更大,一句话也不敢吭。

呜呜,怎么办,她好担心夫人,但是风老爷子又好可怕!她扯着门帘,站在原地探头探脑,既担心又害怕。

黑纱笠帽微侧,凌厉的目光扫了过来,即使隔着黑纱,也让莺儿吓得连退好几步。

“我带了补汤来,搁在厅上,去温热过,再拿进来。”嘶哑的声音,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威严。

莺儿哪敢拒绝,立刻点头如捣蒜。

“是!”

说完,她三步并作两步,像是身后有鬼在追似的,匆匆跑了出去。

卧房里头静了下来,只有画眉浅浅的呼吸声。

倦累让她再度闭上眼睛,她察觉得到,他还留在房里,没有离去。照理说,卧房内有着一个男人,肯定会让她紧绷得难以休息。

但是,不知是因为病得太重,或是其他的原因,纵使知觉到,他就站在床边,她却只觉得安心。

不应该是这样的……虽然他身有残疾,但是再怎么说,他都是个男人……

她知道自己应该起身,开口请他离开,却没有力气。

一条温热的毛巾,覆上了她的额。某种暖烫人心,又有些熟悉的感觉,迷惑了双眼紧闭的她。

不是他……

不是他……

不是他……

这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男人。

她的心疼痛着。

不要想……

不要想……

不要想……

她反复告诉自己,却又无法不去想。

即使床畔的男人身上有着的是浓重的药味,但她却仿佛嗅闻到,倚偎在另一个男人胸口时,那眷恋而熟悉的味道。

幻觉变得太过真实,让她的心更痛。

一滴泪,悄悄溢出眼角。

男人温柔拭去那滴泪。

一只温热的大手,覆上了她的脸。

曾经,他也曾如此怜惜她。

但,那都已是曾经。

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

她在心中,不断告诉自己。

他并不是他。

不是……

***独家制作***bbs.***

黑纱笠帽后的眼注视着她,看见那滴泪。

他伸出手。

他那骨节扭曲且微微颤抖的手,轻轻拭去那滴泪,然后轻覆着她的肌肤,重温她的柔软。

她的柔软、她的香气、她的一切,是他的渴望、他的奢求,凭借着对她点点滴滴的回忆,他才能走过生死边缘,是对她的思念,在他濒死之际,仍强烈支撑着他。

终于,他活了下来,还找到了她。

而她,却已不再属于他。

是他。

是他。

是他。

他多想告诉她真相,却又知道,只要知晓他的真正身分,她就会气愤的转身离去。

曾经,她是属于他的。

如今,她近在眼前,却又那么遥不可及。

只有在她昏迷时,他才能伸出手,才敢这么触碰她、轻抚她。

这些日子以来,他多想再将她拥入怀中,将她搁在胸前,那处最靠近心脏的位置,为她挡风遮雨,每一天、每一刻、每一次的呼吸、每一次的心跳。

天啊,他是那么想……那么想……那么想……那么想……那么想……

想得连他的魂魄,都几乎要碎了。

画眉。

画眉。

画眉。

他的画眉……

“柳夫人。”门外传来叫唤以及脚步声。

他迅速的缩回了手,转过身来,看见烈烈的阳光,将一个男人的身影,映在门帘上头。

“柳夫人,是我。”那男人说道。

门帘上头,一个娇小的身影,悄悄的靠近。

“刘大夫,您来啦?夫人正在房里休息。”莺儿小心翼翼的说道,手里还拿着扇子。见着了熟人,她心里踏实多了。

“那,我就等柳夫人起来,再——”

“不不不,请您现在就进去!”莺儿连忙说道,就希望大夫进卧房去,才好替她壮壮胆。“请进吧,夫人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您啊!不然怎会今儿个一早,就要我去请您过来一趟?”

青年抱着药箱,露出腼腆的表情,直到莺儿掀开门帘,才走了进去。但一进了卧房,瞧见房里的黑衣人,表情随即转为错愕。

“这位是风老爷子。”莺儿连忙说道,接着弯腰溜到床边,瞪大眼睛东瞧瞧、西看看,就怕主子吃了亏。

检查了半晌,确定一切安妥后,她才松了一口气,低头靠近枕边,轻轻叫唤着:“夫人,夫人,刘大夫来了。”

起先,苍白秀丽的病容,没有任何反应。直到莺儿又唤了几次,那双长长的眼睫,才轻轻掀开,朦胧的双眸犹似在梦中。

“夫人,请醒醒,刘大夫来了。”莺儿重复。

画眉眨了眨眼,双眸逐渐变得清澈。“扶我起来。”她轻声说道。

“是。”

莺儿动作灵巧,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扶着主子坐妥,还拿了个枕头,垫着画眉的腰,让她能坐得舒服些。

然后,她又搬了一张椅子,到床边搁着。

“刘大夫,您坐吧!”她说道,都安排妥当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跑了出去。

青年点了点头,撩袍走到床边,坐在离画眉不到一尺远的地方,眼里有掩不住的关怀,以及喜悦。

“妳还好吗?”

她虚弱的一笑。

“不好。”

“看来,我总爱问这个笨问题。”他也笑了。

她主动伸出手,让他把脉。

这一切,都看在另一个男人的眼里。

“妳的脉象浮紧,该是染了风寒。”他说道。“近几日里,是不是热汗未干,就吹着了风?”

“嗯。”

“这样不行。”青年皱起眉头。“还有一个多月,妳就要临盆了,怎能不多照顾自己?”

“只是一时疏忽了。”

“这可疏忽不得。”

“往后我会注意的。”

“记着,切勿吹风,出入都得小心。”他仔细叮嘱着。“还有,妳工作得太辛苦了,接下来的这段日子,最好避免劳累,多多休养。”

她笑了一笑。

“一切都听大夫的指示。”

瞧见她的笑,青年俊秀的脸,竟微微的红了。

隐藏在黑纱笠帽后的脸庞,却因为嫉妒与愤怒,变得狰狞不已。他亲眼看着,她对另一个男人微笑;亲耳听着,她对另一个男人百依百顺……

他咬牙切齿,全身紧绷而轻颤着,几乎想要冲上前,当场撕碎那个大夫。就连最可怕的酷刑,都远不及眼前这一幕,来得让他痛彻心腑。

他可以承受鞭打、承受火烙、承受断骨之痛,却无法承受她对着另一个男人,轻轻的、轻轻的、轻轻的,一笑。

门帘再度被掀开,莺儿端着汤药,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刘大夫。”她捧着汤药,还偷偷看了旁边一眼,然后很快的收回视线。“这是风老爷子送来,要给夫人喝的补汤。”

青年看着那盅汤,却摇了摇头。

“她不能喝这个。”他转过身来,看着那个神秘的富豪,露出满怀歉意的表情。“抱歉,辜负了风老爷的好意。但,柳夫人是外感风寒,不宜再进补,得用辛温药材,例如荆芥、防风、羌活、桂枝、麻黄、紫苏、葱白之类,先祛表里之寒,再温肺疏风。”

嘶哑的声音,逐字逐字从牙缝中迸出来。

“尽快治好她就是了。”他冷声说道。

“这是我的职责。”青年恭敬的回答,站起身来,走近了几步。“风爷,听您的声音,不但是嗓子受伤,且呼息不顺,浮浅断续,似乎还曾受过极重的内伤。是否也请伸手,容在下为您把脉?”

他的热心,却换来冰冷的拒绝。

“不用了。”这几个宇,严厉得仿佛冷箭,从黑纱笠帽下射出,听得人心头发寒。

屋内的所有人,都察觉到那个男人的敌意以及浓烈的愤怒。

他转过头,朝床畔望了最后一眼。

然后,他走出卧房,头也不回的离去。

***独家制作***bbs.***

在莺儿的照料,以及刘大夫连日出诊,细心用药之下,画眉的风寒几日后就痊愈了。

她再度忙碌起来,清晨时,先到风府熬粥,然后回到餐馆,照顾餐馆内的大小事,直忙到夜里盖锅休息,莺儿才来接她回去。

风寒痊愈后的某天,她进了风家,才刚踏进厨房,没一会儿功夫,管家也匆匆走了进来。

他伸长了脖子,找了一会儿,直到瞧见画眉才松了一口气,连忙走了过来。

“柳夫人,您的身子还好吗?”他谨慎的问。

“托您的福,还算安好。”

“是吗?”管家喃喃自语。“太好了太好了。”

见他还留在原地,画眉浅浅一笑。“管家特地走这一趟,不该只是来问我身子如何吧?”

避家露出尴尬的表情。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柳夫人。”他抓了抓脑袋,不敢拖延,急忙传达主人的吩咐。“今晚,有些客人要来,爷要我先来问问,若是柳夫人身子安好,就请妳筹办一场宴席。”

那么,倘若她身体不适,难道这场宴席就不办了?

画眉心中想着,并没有说出口,绝美的容颜上,还是那抹柔柔的浅笑。“请转告风爷,我这就去准备。”

避家连连点头。“那就烦劳柳夫人了。”

一旁的大厨,听见两人的对话,也走了过来。“对了,柳夫人啊,您没来的那阵子,家里的干货刚好都用尽了。”他说道。

“怎没再补?”

“补了。”大厨露出懊恼的表情,虽然事关厨师尊严,却还是不得不低头。“只是,补的货色,都不像柳夫人先前挑的那么好。”

“那么,就得请大厨,跟我出去一趟,先去挑些干货了。”她浅笑着,用词遣字体贴入微,绝不伤人。

听了她的指示,管家吆喝着奴仆,快快去备妥轿子,然后亲自送画眉以及大厨出门。他站在门前,亲眼看着轿子远去后,才匆匆赶回大厅里,向主子回报去了。

赤阳城里,贩售干货的店家,大多集中在苍水街上。只是,画眉另有熟识的店家,能提供上好干货,却不在这条街上。

偏偏,今儿个不巧,刚好碰上她熟识的店家一旬一日的公休,她只得先吩咐轿夫,把轿子停在苍水街外,再跟大厨以及两、三个奴仆,徒步逐间逐间的挑选。

苍水街上店家极多,贩售的东西也不少,除了菇类与海味这些干货之外,还有各式南北杂货、干果、茶叶、香料等等。当然,也少不了五谷杂粮。

气候炎热,她又有着身孕,采买干货时,虽然不需弯腰,都有店主将干货送到面前,但是走了一段路,她也开始有些吃不消。

瞧见她略显疲倦,体贴的店家主动开口。

“夫人,您先休息一会儿吧,在我这儿坐坐,我去给您倒杯茶。”

画眉轻声道谢,扶着酸累的腰,在细密透凉的藤椅上坐下。烈日当空,人人挥汗如雨,她拿出手绢儿,擦干额上的汗,没忘了大夫的交代。

只是,她却没有忘记,初染风寒那日,在病榻旁发生的种种。

那个神秘的富豪,听见她病倒后,就纡尊降贵的赶来,还特地带了补汤,要为她补身。

虽然那时病得昏昏沉沉,但是画眉仍记得,他抱住了软倒的她,还抱着她走回床榻旁,执意要她好好休息。

她清楚记得,他的臂膀、他的胸膛,虽然略显单薄,但绝对不是个老人。她记得他嘶哑的嗓音、他为她拭泪的举动、他手上的温度,以及他最后拂袖而去的背影。

这个男人会来看她,甚至态度失常、动作逾矩,难道只是就为了干贝粥?

当然不可能。

她感觉得到,他对她有心。

于是,她开始考虑,是否该避开这个男人。

来到赤阳城之后,至今已经数月,虽然她怀着身孕,但对她示好的男人并不少,刘大夫就是其中之一。她虽然婉约如水,但全让男人们碰了软钉子,既不接受任何人,却也不得罪任何人。

但,数月以来,她却是第一次,认真思考着要去避开一个男人。

因为,唯独他,会让她想起另一个男人。

一个让她只要想起,就会心口疼痛的男人。

明明就不像他。明明就不是他……

“唉啊,老板,这笔货款不对啊!”柜台旁有人叫嚷着,语气又急又慌。“这是给夏侯家粮行的货,明明该拿到的是一千两,夏侯家却只拿来二百两。”

纤细的双肩,因为那过于熟悉的姓氏,变得僵硬如石。

她想起身离开,不去听关于那个姓氏、那间粮行、那个男人的消息,但不知怎么的,双脚就是不听使唤,一动也不动。

店主走到柜台旁,先是一声长叹,才开口说道:“二百两就二百两,当这笔交易结了,你记下吧!”

“不对啊,明明就差了八百两。”

“唉,能拿到二百两,就该谢天谢地了。”

“怎么会这样?我记得,夏侯家的信用好得很,货款别说是少了,甚至还不曾迟过。怎么这一回,咱们货送去了,钱却只给了五分之一?”

店主又是一声长叹。

“什么夏侯家?夏侯家早就没了,现在只剩下个空壳。”

画眉僵坐着,脸上没有半丝血色。

没了?

这是什么意思?

店主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句又一句,飘进她耳里。

“几个月前,夏侯家的粮行,就被贾家接管了,除了那块招牌之外,里头的人全都换成了姓贾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啊?”

“是啊,那些家伙在各地各城搜购货品,拿走了大批大批的货。商家们全是收到货款后,才发现不对劲。”店主说道。“那些姓贾的,留着夏侯家的招牌没换,骗倒了不少商家,再转卖货品,赚饱了荷包。可惜啊,当初夏侯寅打下的规模,现在都成了贾家搜刮民脂民膏的管道。”

“那么,夏侯寅人呢?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自个儿的粮行被人吞了?”

“眼睁睁?他要是能眼睁睁就好喽!”店主叹气。

“啊?”

“早在粮行被吞之前,夏侯寅就被按上通敌叛国的罪名,给押进牢里了。据说,他受了严刑拷打,之后就死在牢里了。”

画眉的心狠狠的一震。

起先,她脑中一片空白,还不能确定,究竟是听见了什么。然后,店主说的那些话,一句又一句,像是在耳畔萦绕不去,在她脑海中不断重复了又重复、重复了又重复。

夏侯家早就没了。

她颤抖的起身。

现在只剩下个空壳。

她张开口。

被贾家接管了。

她想问,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

除了那块招牌之外。

她喘息着。

通敌叛国。

严刑拷打。

死了。

原来,他已经死了。

原来……

原来……

他死了。

画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