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2)

***

沉香。

男人,叫唤着她的名字。

谁呢?是谁?

你不是想要杀我吗?躺在这里,是什么都做不成的。

她想杀谁?她谁都不想杀了。

沉香。

他又在唤着她了,那声音,带着浓浓嘲讽。

你不是想看到我的结局吗?让我死在别人手里,你会甘心吗?

不,她不甘心啊。

可是,她累了,她没有办法对他痛下毒手。

我知道你不甘心,我要是死在别人手里,你死了也不会甘心的。你想折磨我,不是吗?你做得可真好啊,但是这是不够的,还不够。

既然如此,为什么他的语音里,却透着痛苦?为什么他的嗓音,会如此沙哑?

沉香,我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倒。

你必须活着,懂吗?好好的活着,才能看着我,折磨我至死啊。

男人,将她紧拥着,靠在她耳畔嗄声低语。

明明那些全都是偏激的话语,但是却让她的心,又暖又疼。

你要活着,看到我的报应啊。

泪水,滑落眼眶。

男人万般温柔的,吻去她的泪,小小声的,近乎恳求着。

所以,沉香,别死。

颤声命令着。

不许死。

短短几句话,揪着她的魂、拧着她的心,将她硬生生的,从舒适甜美的黑暗里,强行扯了回来。

在胸口剧痛的恍惚中,沉香睁开眼,看着那个脸色苍白,紧紧环抱着她,在她耳边反复低语的男人。

必靖。

看见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他黑眸发亮,嘴角露出微笑。

“我就知道,你会不甘心。”

她无法反驳,倦累的重新闭上双眼,却再也忘不掉,在那短短一眼之间所瞧见的,他那狼狈的模样,与眼中的水光。

是他把她唤了回来。

这个可恶可恨,又牵动着她心魂的男人啊……

***

因为受过重伤,几乎致命,所以她睡睡醒醒,在蒙蒙眬眬之间,只记得关靖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她。

他亲自为她换药、擦身,喂她进食、喝水,完全不让婢女插手。

每次沉香醒来,他总是在她身旁,写着绢书、批着公文,甚至借口遭到刺客刺杀,受伤颇重,向皇上告了病假,连早朝都不上了。

但是,他还是管着的。

文武百官们,改为韩良接见,如果有要事,才会转送到他这里来。

他又回到她睡榻上了,其实,是他的睡榻。

必靖不再留宿书房,她有时转醒时,会看见他躺在身旁,但是那次数很少很少,因为他总是在忙。

他的笔,只会在她醒来时停下。

就像现在。

她才刚睁眼,瞧着他倦累的侧脸,没看了多久,他就像是感觉到她的目光,已经抬起头来,离开睡榻,然后端着保持暖烫的药,朝她走过来。

不论多么忙,他还是一直在注意她。

“来,喝点药。”

他在床边坐下,撑着她坐起来,让她偎靠在身上,亲手喂她喝药。他的胸膛好暖,她可以感觉到,隔着衣衫与肌肤下,强而有力的心跳,就在她耳畔鼓动。

疗伤的汤药,苦重味浓,却掩盖不住,属于他的味道。当他把汤药送到她嘴边时,她顺从喝下,没有抗拒。

直到她咽下了,他才开口问:“这么乖,就不怕有毒吗?”

沉香抬起视线,瞧见他脸上的笑,微微的有些恼火。

可是,当他再次舀着调羹,将汤药送来时,她还是张开嘴,咽下那匙汤药。因为她看见了,他的左手上,有道新添的伤。

她记得,他是空手抓住,要砍断她颈项的利刃。那一剑,要是再砍深一点,他的手就废了。

发现她的视线,关靖也没有掩藏,继续又问:“你不是想杀我吗,为什么还要替我挡那一剑?”

沉香略微一僵,恼得抿起了唇瓣。

这个男人的性格,实在是乖僻可恶到极点,他根本就心知肚明,却还要故意问她。

为了回报他的嘲讽,她月兑口而出。

“我是想看看,你会有什么表情。”

“喔?”他凝望着她,缓缓扬起嘴角。“你满意了吗?”

虚弱的心,因他的凝望,用力的跳动了一下,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不由得避开视线。

“沉香。”

他又唤着她的名字,声音低低的,回荡在耳畔,灌入心房。

饼了好一会儿,她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了一声。

“嗯?”

“你满意了吗?”

他再问,就靠在她耳畔。

脑海里,浮现了先前他脸上的表情,黑眸中极为罕见的惊慌。那些,全都是为了她。

沉香轻咬着唇瓣,感觉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

“嗯。”她小声的答了。

他低声的笑着,然后满心愉悦的,再喂了她满满一匙,既浓又苦的药。

***

疗伤的日子,感觉特别漫长。

可是,关靖细心的呵护她,让她好想好想,再也不走出这间房子、再也不去面对外头的腥风血雨。

但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他还是在写着治国大策。他还是身处政争的暴风圈中。

此时此刻,只是暂时的平静罢了。

当沉香养病期间,透过关靖跟韩良的对话,她知道刺客是贾欣派来的,但是他们没有证据,因为那些刺客们,已经在那一日,都死在他暴怒的剑下。

那一天,他拖延着,是为了生擒那些人,却没想到她竟就在书房里,还挺身替他挡剑。

那一剑,让他暴怒,一时间失控,没有留下任何活口。

贾欣人会在现场,就是要制造同是受害者的假像。关靖差点连他也杀了,但是,他在韩良等人破墙而入时,抢第一时间冲了出去,据说还吓得尿裤子,在床上躺了三天。

于是,整件事只能不了了之。

沉香怀疑,他曾经遇过多少刺客?遭遇多少暗杀?他还记得清楚吗?还是早就已经不去算了?

表门关前走一遭,世间事看得更透彻。缠绵病榻的日子里,她有很多时间可以思考。

看着她一醒过来,就不厌其烦的搁下笔,端着汤药过来的关靖,她忍了又忍,最终却还是在喝完药后,忍不住开口。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她缓缓的吸口气,感觉胸口的伤还很疼着,却坚持要看着他的脸,提气问着:“你说,你不在乎,有没人可以理解,不在乎世人怎么看你,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让我知道?为什么……你要告诉我?”

他将空了的药碗,放到榻边小几上,垂眼瞅着她,唇角微弯,一字一句的道。

“因为我需要你。”

她的心跳加快,很疼。

必靖伸手轻抚着,粉女敕的双颊,黑眸不移不闪,直勾勾的看着她。“我需要一个,敢站在我身边,跟我一起下地狱的女人。”

然后,他吻了她,跟她一同尝着,汤药的苦味。

那滋味,好苦好苦。

她听见,他靠在她耳边,缓声说着。

“以血喂毒。以命,换我的真心。”他轻笑的声音,震动她的神魂。“真不愧是我选上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