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2)

***

那些绢书的分量,超乎她想象的多。

长达三个多月的时间,她日以继夜、废寝忘食的读着,等到看完所有绢书,她才惊觉窗外已经是荼蘼凋谢,满窗绿意盈盈的夏季了。

都说开到荼蘼花事了,但是,关于那一朵,曾被关靖珍宠娇养,被天下人指证历历的传说,他因而血洗北国,甚至毁谤与之,连带背负骂名的幽兰,沉香在看完绢书之后,才知道关于那女子的事,并未终了。

妥善收妥绢书后,她冲动的往书房跑去,奔跑得很快,没有意识到,自己收拾绢书的方式,已经跟韩良一样慎重珍视。

她跑到书房外,推开木门,笔直的来到关靖面前,再也忍不住,盘桓在心中的疑惑,开口直接就问。

“当年,你并不是为了幽兰才开战?”

游走素绢上的笔,难得的稍微停顿,他抬起头来,看着气喘吁吁的她,只是微微的、微微勾起嘴角,黑瞳中闪过,罕见的眸光。

那是他极为欣赏某个人、某件事、某句话、某个答案时,才会有的眼神。

瞬间,沉香抽了一口气,双腿一软,滑坐在地上。

“你不是为了幽兰开战的。”她喃喃说着,从他的一眼,就知道自己猜出了,这件不论南国、北国,人人都信以为真、言之凿凿,实际上却是被误导,整桩事的真相。

她的判断没有错。

胸怀如此大志的男人,就算再疼爱、再不舍妹妹的死,也不会因此而乱了大计,更别说是因此开战了。

就算,他因为妹妹的死,有多么痛苦,最初的癫狂可能是真,但是以他的深谋远虑、机关算尽,之后的表现,就绝对是作戏,为的就是误导所有人,掩盖他真正的目的。

坐在桌案前的他,若无其事的,微微侧着头,手中的笔又写了起来。

“你……你……”她连声音都哑了。

“嗯?”

他连头也不抬。

“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她的身子颤抖,在夏日也觉得冷。

“报仇雪恨,只是借口。”关靖耸了耸肩,平淡的回答,“幽兰的死,刚好给了我一个借口,可以进行我筹划多年的计划,让南国将士们同仇敌忾,正式向北国开战后,因此士气旺盛。”

他,为了战胜,不择手段。

沉香清楚的记得,当年,关靖穿的是白衣银甲。

人人都知道,他是在吊祭妹妹的死,南军还打着“报仇雪恨”的旗帜,所过之处攻无不胜、战无不克,北国人只要看见那旗帜,就要惊恐奔逃……

这一切,竟都是为了鼓舞士气。

“你知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咒骂你的吗?”她连唇瓣都在颤抖。

他微笑。

“我不在乎。”

“那幽兰呢?”她忿忿质问。“你知不知道,那些人又是怎么咒骂幽兰的?”

笔,稍微停顿。

只是稍微。

“我知道。但是,我也不在乎。”他的笑容,并不带笑意,闭目用手揉了揉眼,“她,也姓关,是关家的人,就算被口诛笔伐、千夫所指,也是她命该如此。”

沉香动弹不得。

每每更了解这个男人一步,她就愈是难以置信。

她是亲眼看到,关靖如何妥善的保留,幽兰的住处,在她擅闯时动怒。

她更是知道,他有多么珍重,幽兰的遗物,这十年来都将那件衣袍穿在身上,直到前几个月,才为了她而焚毁。

他,是真的疼爱着幽兰。

但是即使如此,他还是为了达成目的,连妹妹的名声也赔上。

这是什么样的男人?城府如此之深,事事都在他的盘算之中,只怕就连韩良送来绢书,她会要求看完绢书,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但、但是,她是无辜的……”她听见自己,嚅嚅的语音。

他笑了,因她的话而笑。

“很多很多的人,都是无辜的。”他书写着,有绦不紊。“幽兰,只是其中之一,她不过是刚好姓关。”

终于,他又抬起眼来,黑眸注视着她苍白的脸,徐徐的、慢慢的,像是要将每一个字,都烙进她内心那样,清晰的说道。

“先破坏才有建设,建设之后才能强民,进而富国。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旁人会说什么、写什么,我都不在乎。”他平静的说着,从不对外人说的心,只对她坦露。

为什么要告诉她?

沉香不懂。

她宁可不知道,宁可,不要知晓这么多。那么一来,她也不会知道,他是牺牲了多少东西,才能有现今的成就——连骂名,也是他的成就之一!

偏偏,事与愿违,她就是知道了,还知道得太多太多。

望着无法言语的她,关靖柔声的说:“焚香吧,为我焚香。”他停下笔来,凝望着她的身影,窃取难能可贵的平静。这些日子以来,香料虽是她挑选研磨,但是送来焚香的,却是奴仆们,而不是他思念的她。

“我好久好久,都没看到你焚香的姿态了。”他惋惜的一叹,笔杆在桌案上,轻轻敲击出声。

体贴的婢女,将香匣送了进来。

这段日子以来,不论她走到哪里,婢女都会为她拿着香匣。

现在想来,这应该也是关靖的命令。

他在等着,她为他焚香?

等了多久了?

轻轻的,她起身走到关靖面前,跪坐在那个,只为她而留的位置,然后才打开香匣,在选取香料的时候,偶尔,也望向他。

阳光,为他的侧脸,镶上淡淡金边。

她不知为什么,想起了在北地十六州,积雪成灾,粮车毁损,险些压死北国奴,他挺身相救后,她与他的对话。

你为什么要去扛那辆粮车?

因为我看见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车。

这个男人,看得很高,看得很远,比所有的人更高更长远。而他会这么做,恐怕也只是因为,他看见了将来的危机,所以就挺身而出。

就是这么简单。

如果她再问起,他一定还是这么回答的。

像是察觉到,她的注目,关靖抬起头来,对着她温柔的一笑。

她的心一慌,匆匆低下头来,像是被逮着的偷儿,竟觉得双颊火烫,连胸口也暖热起来,先前的冰冷已经荡然无踪。

为了不让自己,显露出,对他的在意,她收回心神,专注在为他焚香的事上,低头看着满手,在不自觉的时候,已经挑选出来的香料。

枸杞。

笆草。

菊花。

牡丹皮。

山茱萸。

这些香料的功效,全部都是滋补强身、安神明目。

她看着掌心里的香料,看了很久很久。

最后,她没有松开那些药,而是把它捏住了,逐一碾碎,再倒进熏炉里头,看着烟雾飘出,弥漫在他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