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1)

天亮了。

她无法相信,这些绢书上所纪录的,是他所想的、所写的,但是又不得不信。绢书上的笔迹,的确是他的没错。

这些文章,是千金难得的治国良策,要是她说出去,告诉任何一个人,这是杀人如麻的关靖,亲笔所写的,绝不会有人相信。

既然他想的、写的,是这些,那么为什么他的所作所为,全都背道而驰?

还是说,绢书上写的,是他以前的抱负?

不。

不是。

沉香很快推翻这个猜测。

她亲眼看到,他直到现在,也是稍微有空,就继续在写,显然是还没有写完。

木盒上的编号,并没有照顺序排列,遗漏了许多。韩良告诉过她,这只是一部分,他应该是挑了重点的篇章,才拿给她看。

但是,只要看过这些,她就已经能知道,其它的章节里,大概是在写些什么。

必靖写下的规划,庞大得不可思议,而他不可能错漏了,任何一个细节。她清楚的知道,这些只是极小的一部分。

她懂。

就像是要调配复杂的香气,需要懂得每一种香料的药性、生长时节、样貌、该取哪个部分,该用什么方法处理。

然后,再了解用法,斟酌用量,亲自测试搭配过后,会有怎样的效果。

她从小到大,都在钻研香料,知道这些篇章,就如几炉香,是耗尽心血的结晶。藏在字里行间背后的,是多少的心思、多长的时间?

沉香,更茫然了。

拿着那些绢书,她真的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她彻夜看完了桌上的这些,在桌边又坐了许久,怎么样也想不通。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日升,日又落了。

她困惑又迷惘,等到回过神来,却看见了关靖,就坐在桌案旁,听任手下部众们,轮流上报议事。

直到这一会儿,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走出房门、穿过长廊,来到官衙的厅堂外。

看见她的出现,堂上的男人们,都安静下来,个个一脸错愕。

此时,沉香才发现,自己此刻的模样,有多么不恰当。

她身上穿的,是内室的衣袍,没有罩上外袍,而她的长发没有梳理,从肩上披散落下。再加上,彻夜看着绢书,几日来没有闭眼休息,让她更显凌乱狼狈,甚至连鞋袜都忘了穿。

脚下,她能感觉到,木板的冰凉。

男人们注视她的表情,像是看见妖魔鬼怪。

一时之间,她有点想要退开。

但是,她发现了,当所有人都忍不住,瞪着她看的时候,关靖却连头都没有抬起,更别说是看她一眼了。

他一定知道,她来了。

因为,站在桌案前,原本还在报告的猛汉,因为看见她,一时间忘了该继续说话,嘴巴张得开开,用一双铜铃大眼,直瞪着走入侧门的她。

可是,他就是没有抬头,冷淡的问:“吴达。”

“呃,属、属下在!”

“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猛汉急忙回神。

“好,你可以下去了。”

“是。”

必靖抬起手,示意下一个人上前,就算所有人瞪着她瞧,他就是不抬头。

被掩埋得很深很深的固执性子,在此刻破土而出,沉香故意跨过门坎,果着如玉般雪白的双足,直直走了进去。

她有满月复的疑问。

她想要知道答案。

她无法排在众人后头,等待他的召唤。

人们的视线,随着她移动,没人对她的“插队”,表示半点不满。

她精巧的下巴略抬,一步步的走向关靖,娇小的身子绕过侍卫,来到他身边,安然跪坐在,那个总是留给她的位置。

他接见一名又一名的将领、一位又一位的官员,就是没有看她。

他不理她。

他是故意的。

她心里清楚,却故意等着,耐着性子,看他处理完所有的事。

必靖从头到尾,都没瞧她一眼,连瞄也没瞄一下。

终于,当所有的官员与武将们,全都退出去后,军仆们送来了晚膳。他还是当她不存在,尽快吃完食物,就开始提笔,继续书写着,铺在书案上的素绢——他的治国大策!

之前,她总是刻意的,不去看他在写什么,怕惹人议论。但是,这一次,她握紧了拳头强忍,却还是忍不住,朝素绢上的文字看去。

落河县,位在东北,山高路险,海港浪危,岸多岩。产人蔘、高粱、熊皮、渔货,县内山有煤、铁,县人多擅锻造,冬季有三月河川冰冻,须开陆路,并兼海运,通南与西,往来有船。

此县民风剽悍,少女多男,宜以南女通婚,招抚之,方能长治久安——

“你为什么要写这些?”

看着绢书的内容,她再也熬不住,率先开口。

要忍住不去问,竟然,比她为了下毒,服食“妇人心”的药物,那时时刻刻穿肠剧痛的三年,还要难忍。

必靖手中的笔没停,一心二用,只是冷冷一哼。

“我为什么写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

从没听过的浓浓讥讽,清楚贴附着每个字,从他嘴中说出,让她不由自主的一愣,连小嘴都闭上了。

必靖继续写,一笔一划,一钩一捺,厅堂里头,只有他以毛笔,划过绢布的细微的声响。

沉默,像是拉长的弦,情绪绷到最紧,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半晌之后,他终于张嘴,吐出一句问话。

“你来做什么?”

沉香还没开口,就看见他扯着嘴角,用更讽刺的语气说道:“又想来毒杀我吗?要是这样,炉子在那里,你自便就好。”

心,紧缩了一下。

盯着那张俊美无俦的侧脸,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舌忝着干涩的唇,找回自己的声音,开口说道。

“我看过一部分,你写的绢书了。”她问得很直接、很清楚,不再掩饰。“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写这些文章。”

他笔微微一停,淡淡说了一句。

“韩良那家伙,多事。”

然后,他又继续行书,像是没听到,她刚刚的问题。

沉香将双手捏握得更紧,不肯放任他的沉默,执意就是要追问。

“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你写的明明是治国大策,为什么做的却是罪大恶极的事情?”

对于她的指责,他神色自若,泰然如常,笔也依旧没停。

“你写着治国之策,想着要国泰民安,想着要富国强民。但是,为什么你明明可以救景城的人,却偏要屠城,连无辜的孩子都不放过?为什么你想的,和做的,是背道而驰的两回事?为什么?!”

他还在写,没有停。

“那些人,那些出城的人,他们没有染病,他们可以活下来!他们有权利活下来!”

他一直写,慢慢写。

写着落河县的溪、写着落河县的路,写着该如何扩建,落河县水深浪高的岩港,甚至写到,该如何兴建堤防……

终于,她再受不了,他的处之泰然,忍不住伸手,用力拉住那只,先前撕碎她的衣裳、恣意摆弄她,现在则在提笔,不停写字的宽厚大手。

“关靖,别写了!”

因为她的激烈阻拦,毛笔终于停下来了。

慢慢的,关靖回过头来,看着她的双眼,自嘲的扬起嘴角。“不是中堂大人吗?原来,我现在是关靖了?”

这个男人,连讽刺人,也很专精。

沉香微微一僵,靠着气愤,以及倔强的本性,笔直的回瞪着,他那双深邃的双眼,就是要问。

“你明明就知道,就算是再大的疫情,也一定会有幸存者,为什么还要决定屠城?!”

必靖瞧着,苍白秀丽的她。

幽暗的视线,望着她狼狈的模样,从她眼下的黑影,慢条斯理的看到,她赤果着,沾了尘沙的双足。

他把她从上看到下,再从下看到上,直到他的视线,重新看上她恼怒的容颜,对上她乌黑,但是透着伤痛的双眸。

会痛,很好。

他稍微的、稍微的满意了。

因为如此,他才肯开口,给她答案。

“就是因为,会有幸存者,我才要屠城。”

沉香愣住了,怎么样也没想到,会听到他这么回答。

“什么意思?”

“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有接触,就有传染的可能。你一定也知道,一旦疫情扩大,会死更多人。”

她脸色刷白,还要辩驳。“那只是可能……”

“我,不让可能发生。”

他回答得斩钉截铁。

“百年前那场寒疾,夺走几十万人的性命,百年过去,没有任何医家找出医治办法。景城,年前统计,人口是两千三百四十四户,六千七百九十三人。”他记得清清楚楚。“用这些人命,阻止寒疾扩散,我觉得很划算!”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

她颤抖着,松开了紧握着他的手。

“你……怎么能如此狠心?”沉香的脸色,近乎死白。

“八千七百九十三,和几十万,这个决定并不难。”

“那……是人啊……不是畜牲……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