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1)

寝居之内,一灯如豆。

窗棂外,呼啸的风也停了。

雪呢?是不是连雪也停了?

沉香跪坐在榻上,蓦地兴起这个念头。

好安静啊!

那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静,就像是这世上,没有了任何的声息,只剩下自己,与身旁的那一盏孤灯。

然后,她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脚步声。

一步、一步,又一步。

那个男人,踩着沈稳的步伐而来。

一步、一步,再一步。

那脚步声,牵引着她的心跳与她的呼吸。

沉香知道,那是他。

那个十年前率领大军,占领北国十六州,十几日之前,又下令数万弓箭手,将景城百姓,屠杀得不剩一人的男人。

她抬起头,凝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听见关靖步步逼近。

不知怎么的,在这个时候,她竟会想起,他坐在营帐的简陋木榻上,身下铺着保暖的皮毛,以掌心揉着太阳穴,另一手朝她伸来,在她没有回应时,嘴角泄漏的那抹苦笑。

仅仅是想到,心,就又痛了。

明明就知道,像他这样的罪人,根本不该仔活在世上,就如她这样的女人,就算是被千刀万剐,死后也无颜面对,冤死的爹娘、兄姊,以及数不尽的枉死冤魂。

脚步声,在门外止停住了。

接着,雕刻着冰裂纹、覆盖着防风厚布的寝居房门,发出咿呀的声响,被人从外推开了。

她看见了关靖,精瘦健壮的身躯就站在门外,俊美的脸上,带着狰狞的微笑,模样比厉鬼更可怕千百倍。

那表情,再无遮掩、再无隐藏,该是他真正的模样吧!

凝望着门外的他,突然之间,她眼眶热烫,几乎就要流下一颗颗的泪水。

并不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今夜就要死在他的手上。而是因为,直到这一瞬间,她才真的领悟,韩良说的没有错,她早已深深的爱上他。

纵然,他可怕残酷、暴虐冷血,她还是愚蠢的、难以自制的,爱上这个邪胜恶鬼、罪比天高,杀人无数、血腥满身的乱世之魔。

冷冷的寒风,夹带着湿泥的气息,从门前窜入,她抬起头来,望进那双凛凛烈烈、锐利逼人的眼睛。

“你在等我吗?”他扭曲着嘴角,步步走近,将香匣放在卧榻上,狰狞的俊脸已逼靠到最近。“我来了。”

热烫的鼻息,灼如箭簇上的火,洒落她的周身,烫得她如被火焚,他锐利的视线,比铁箭还要锋利,无形的戳刺着,他双目滑过的每一处。

相比之下,他的笑声,是那么冷。

“你就连坐着,都美得像幅画。”端坐卧榻上的她,素色的绢袖散在身畔,如蝴蝶的羽翼。跟初见那日,相同。“那两个多月的日子里,你是不是就这么坐在凤城里,想象一日比一日剧烈的头痛,会如何折磨我?”

沙哑的男性嗓音,说出的每个字,都是嘲讽。

她紧握衣袖,难以呼吸,反复告诉自己,一定一定是听错了,不然怎么会在他的语气里,听见恍若字字染血的绝望?

乱了,乱了,全都乱了。

她的耳、她的眼都错乱了吗?她看着他在笑,却似在那双癫狂的眼中,看见比泪更深沈的痛。

必靖伸出手,狠狠捏着她的下巴,笑得比野狼更森冷。

“你是怎么想的?嗯?”他问,眼里跳燃着火。“想着,我是会咬碎整口的牙?还是会扯掉每一根头发?”

他是用那双,伤口结痂月兑落,刚长出极短极短指甲的手,箝制住她的。

连她的嘴,都要背叛她了吗?当他探手时,她险些月兑口而出的,竟是要他小心,不要弄痛指尖,还很脆弱的再生肌肤。

为什么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牵扯着她,让她神魂俱痛?

“韩良说,你所用的毒,唤做『妇人心』。”他的指尖,深陷在她的颈中,印出深深红印。“服药的时候,你有多痛?说,跟我所受的头痛相比,你有多痛?说啊!”

答案,被他紧掐而出。

“有过之,无不及。”她的声音,比他更哑。紊乱的心分辨不出,自己为什么要回答。

危险的黑眸眯着。

“你的身上,看不见伤痕。”

“我忍过来了。”

长达三年,她让人用层层绢布,如茧般包裹身体,完全无法动弹。就连嘴里,也要塞着布,防止在神智溃散时,痛到咬舌自尽。

他眸光闪烁,笑声刺耳。

“我还自以为,若论自制力,我该是举世罕见,没想到你更胜一筹。”强而有力的大手,掐握得更紧。“现在呢,你就不痛了?”

终于,她克制住,没有说出答案。其实,也是不敢说。

身体不痛了。

但是,心却在痛。

当初,身体是为了他痛。如今,心,也是为了他痛。

千算万算,她没有算到,爱恨,会两难,会这么痛。

“是谁派你来的?”他问,语音更涩。

“没有人派我来。”她不要连累任何人,“是我自愿。”

他又笑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是北国人。”这,就是答案。

那一瞬之间,她竟在他眼中,看见苍凉,与无边的疲惫,在狂乱中闪过。

“董平是北国人?”

“对,爹爹说,医不论南北。所以,他藏匿身世,藏得无人知晓。”她注视着他,一口气说出原因。“那年,爹娘兄姊,带我回北国救人,却被南军杀了。我亲眼看见,领军的人是你。”她被压得往后倾倒,指尖碰触到,榻上的枕头。

菊枕明目、豆枕安眠、麝香枕定神、芳若枕镇魂,佩兰枕能够解暑化湿。奈何,却没有任何一种枕,能让她忘却那场恶梦。

真相大白,关靖松开手,轻笑出声,而后笑声渐渐扬起,愈来愈尖锐、愈来愈响亮、愈来愈接近野兽,受到重伤时的哭号。

“原来,我就是你的仇人。”这是多么大的讽刺,“我竟然还要为你报仇。”他笑得难以遏止。

他挡得了明枪、躲得了暗箭,却忘了该要提防,枕畔最柔最暖的呼吸,防备这双纤幼的手。

这么纤幼的手,就算是握刀,也伤不了人。

她伤不了他的人,却伤了他的心。

沉香是木的伤、是木的病。

而她,是他的伤、是他的病,已牢牢深种。

丙然啊丙然,最毒,是妇人心。

“这些日子以来,难为你时时作戏,作得这么周全。”他注视着她,双目绽光,骇人无比。“现在,再让我考验,你精湛的演技吧!”铁臂抽扯,陡然将她的衣衫撕开。

伴随他佞笑的,是她的惊慌喘息。

优雅从容,全都半点不剩,他用蛮力胡乱扯抓,剥去破碎的衣裳,粗鲁蹂躏她果裎的寸寸肌肤。

满是伤痕的大手,捏握她胸前的雪腻,放肆挤捏,随之而来的热烫唇舌,大口吞噬,欺凌她的饱满,恶意的吮着挺翘的粉蕾,还啧啧有声。

“不……”她难受的扭动,娇小的身躯,却被健硕刚硬的男性身躯,强压在榻上,无处可逃。

“嗯?”他夹拧着,她腿间的娇女敕,狠狠惩戒、全力报复。“不什么?不要吗?”他轻易制住她的挣扎,还褪下裤头,被唤醒的粗壮,不怀好意的摩擦她触感如丝的腿。

就连她破处那日,关靖也没有这么残忍纵情。

她难以抵抗,他的温柔,更是应付不了,他的巅狂,修长的双腿被他扒开,扯上他的大腿,敞开柔软的花蕾,贴着他的粗壮揉擦,很快湿透,润声清晰可闻,像是响彻屋内。

“我这万恶之人,怎容得你不要?”他揉得兴起,不让她闪躲,故意磨弄她的湿软,咬牙切齿的笑着。“你的戏,都作到这里来了。”他嘲讽着。

羞意与怒意,同时涌上心头,甚至还有被一语道破,想要转移事实的狼狈。她想也不想的扬手,朝他脸上挥去。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他的脸颊被打红。

必靖的头一偏,却也不恼,笑得更邪,他惩罚似的冲刺进入,不等待她适应,就强硬的给予重重。

虽然有了润泽,但他的硬、他的粗,仍教她适应得好辛苦,声声娇啼,不知是痛楚还是快感。

“你怎么了?”他嘲笑她,睨着她的颤颤娇泣,身下劲道不减反增。“这样怎么能报仇?”她的自制力哪里去了?

蓦地,颈肩处,陡然一痛。

必靖咬了她,咬得出了血,却还舌忝吮着。

“你不是想毒死我吗?”他一掌推翻香匣,把她顶拱到香料散落最密集处,咬牙笑着说:“你配啊,把香配出来!”

她如受伤的小鹿,在他的残忍下,切切娇泣。癫狂的欢愉,似无止无尽,已或煎熬,白女敕的小手随着他的进出,一阵紧、一阵松,在被褥上胡乱抓着。

散落的香料,在两人间揉挤,沾了润泽,迸碎香气,阵阵湿浓。

“配出来,我就成全你。”晕眩之中,还听见他靠在耳边的吟哦。“快啊,这是你的好机会,怎么不配?”

那么深、那么重,她却忘我相迎,国仇家恨全抛九重云霄。

必靖却还不放过她。

“抓什么?”他冷笑着。“你不须作戏了。”

她被身后的强大力道,攻击得起伏不已,纤腰欲断。

“难道,这不是作戏?”他追问。“说啊!”

不要再问她,她无法思考,只能啜泣着,任凭他深入再深入,在他兜转时,因那仓卒骤起的节奏,刺激到最敏感的一点,埋在软褥中的小嘴,发出模糊的闷声颤叫。

猛地,她的长发被粗鲁揪起,被迫抬起头来,濡湿的小脸与他相偎,厮磨得难分难舍,彷佛要彼此偎靠,才能够存活。

“是不是作戏?”他严刑逼供,语音涩苦。

她被顶撞得嗯嗯娇声,声声啜泣,语音破碎得无法成言。

“说。”

要她说什么?说什么?

为什么还不给她?

她忘却全部,怯怯的将最敏感那处,凑近他巨大的凶器。

“说。”

不知道、不知道……

“沉香。”

直到那声唤,迷离的神智才稍微清澄。她难耐的转头,却望进他的双眸,瞧见癫狂之中,无尽的深切渴求。

他渴求她的答案,更甚于渴求她的身子,这折磨似的欢爱,都只为了问出她的真心。

“这是不是作戏?”他刻意延迟,连自己也痛苦,却非要一问再问。

她呜声直喘,此时此刻,无法说谎,也不舍说谎,只能坦白。即便是不想说,她的身,她的心,都再也藏不住答案。

“不,不是。”她的话语破碎,身体也哆嗦着。就是那里,不要走,更重、更重,要更重。“不是作戏……”答案,毫无保留。她的身与心,都要他。

他目光陡然深浓,随着深重的最后一击,在给予她绝顶欢愉时,也在她的阵阵紧缩中迸发热流,仰首如绝命般叹息,最后一头跌落枕上,汗湿的身躯溃倒在她颤抖的娇躯上。

这时候,只剩喘息。

他与她的浓郁,彼此浸润,分不出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