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望着天天出双人对的高伟桀和可琪,宋培风愈来愈憔悴了。自从订婚至今,已过了一个多月,他对可琪的那份深爱,不但没有因为订婚的喜悦、未婚妻的款款深情而逐渐褪去,反而是与日俱增。

尤其是每次目睹高伟桀和可琪卿卿我我,他的心就粉碎一次,但是他对她的爱恋也就更加深一些。

此时,他又呆呆傻傻的拟视着可琪了。

“哥哥!扮哥!”

“呃?”

“怎么?想美倩姊想呆啦!”可琪虽笑脸迎人,心底却难过极了。

“没的事。”宋培风连忙否认。“我交给你的工作做好了没?”

“就是完成了才叫你的嘛!谁知道你却在那儿大发痴梦!”可琪半认真半开玩笑的嚷嚷。

“好!好!是我不对,我向你赔不是,可以了吗?”他见她那副娇俏的模样,便习惯性的将她楼在怀中,露出近日来难得的笑颜。

可琪的心儿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有多久了,培风已有多久未再如此宠溺她了?

别跳呀!快静下来!她拚命的命令自己不安分的心,赶快停止过热的鼓动,然而,她的心偏偏那么的坦白诚实,硬是兴奋不已的跳跃着。

梦寐以求的俏佳人,此刻就在自己的怀中,像只柔顺的心绵羊,令他恣情的拥抱,他竟然激动得想哭。

“可琪,我的可琪……”他像在低泣般,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念着。

她抓紧这稍纵即逝的缱绻,尽情感受,尽情流泪。

“可琪,你怎么哭了?”培风吓了一跳。

“没什么,我只是太高兴了,你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温柔待我了。”可琪忙着拭去泪水。

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怕侵犯你,遭你唾弃呀!他有口难言,千言万语只能往肚子里吞。

“别哭!可琪,你哭我会心疼的。我说过,你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宝贝。”

包胜过美倩吗?她想知道,却不敢问出口,怕得到令她更加心碎的答案。

泪珠,更加恣情的滑落。

“别哭,可琪……”

他轻轻柔柔的捧起她满是泪痕的脸,一次又一次的吻去她的泪水。她因他的温柔,更加泪流不止……

“培风……”高美倩的声音惊天动地的在们耳畔响起。

他们像偷情被抓着的恋人般,立刻分开。

“美倩,你什么时候来的?”

斑美倩的表情显得相当复杂。“可琪,我哥在楼下等你,你们不是约好去听音乐会的吗?”

“呃,对,谢谢你。”可琪心虚的应了一声,慌乱的抓起背包就往门口跑。

“可琪,”培风冲口而出。“我……”他瞄了高美倩一眼“我只是要告诉你,早点回家,免得爸妈担心。”

“嗯。”可琪幽幽的应了一声,转身便逃离现场。

他呆呆的凝视着她愈来愈小的倩影,直至她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依然舍不得收回视线“人都走了,你还愣在那儿做什么?”高美倩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他敷衍一句,目光依旧没有收回。

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她更加不安而泄气了。

我是否过度自信了?她自问。她原以为培风对可琪真的只是一时错爱,所以,她深信一旦他们订婚之后,他就会淡忘可琪,再度全心全意的爱她。

然而,一个月下来,培风的表现令她的心逐渐动摇了,她发现他不但没有因订婚而忘却可琪,反而……

不!我太多心了!培风只是还没完全清醒,这只是过渡期,很快就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她阻止自己往令她不安的深渊里跳,她说服自己相信情况一定会好转的。

于是,她收起怒气,和颜悦色的面对他,“培风,看着我好吗?”

“呃?”他总算将注意力拉回她身上。

“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

“去听音乐会?”

“那是我哥和可琪,我们是要去看电影,你忘了吗?”她捺着性子向他解释。

“我们为什么不去听音乐会?”

“我们为什么非去听音乐会不可?”

“我只是提议罢了!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他一脸迷惑的望着她。

“我……”她哑然了。心中的不安与恐惧,此时再度泛起涟漪。

“我的意思是没有事先买票,恐怕买不到票了。”

“我们可以碰碰运气,或者,我们可以买黄牛票呀!”

“我们不要去听音乐会好不好?”她歇斯底里的大吼。

“可是……”

“你为什么执意要去听今晚的音乐会?”她逼向他。

“我……我只是一时兴起。”他慌乱的搪塞。

“我看不是吧!你是因为……”她怨怼的说道。

“不,我绝不是因为可琪也去听音乐会才……”他惊觉到不对劲,连忙闭上嘴,但已经来不及了。

斑美倩顿时脸色苍白,室内陷入一片冷冽的阴霾。

半晌,高美倩幽幽怨怨的泣诉:“求求你,醒醒吧!别再让我如此不安了,我好害怕……”“美倩,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他只能一再的对她说抱歉,其它的,他实在无能为力啊!

在他怀中,她不但没有镇定些,心中的不安与恐惧反而更加的扩大……令音乐会在热烈的掌声下落幕,可琪和高伟桀走出拥挤的人群,激活车子,朝回家的路奔驰。

“今晚的音乐会还不错吧?”高伟桀问道。

“嗯,我恨喜欢!谢谢你,伟桀。”

“只要你开心就好了。”

他知道她会喜欢的,所以他才费尽心思弄来这两张票。官采诗一向偏爱管弦乐演奏的。

他满意的扬扬嘴角。“最近工作还能适应吧!”

“嗯,哥哥一直很认真的指导我。”一提到培风,下午办公室那一幕又跳进她脑海中,她感到双颊一阵炽热。

他端详了片刻,有意无意的问道:“最近还在想他吗?”

“我……”她满脸通红,甚至脖子也全红透了。

他将车子靠边停下,“可琪,你听我说……”他伸手自碰触她发烫的心手,她却反射性的躲开。

条地,她又满是罪恶的开口,“对不起!我……”

“不,你没有错。”他重新坐稳,再度激活车子。

一路上,高伟桀一直未再开口;可琪低着头,一心期盼赶快回到家。

良久,车子终于在宋家大门口停下。

“明天的约会,你会来吧!”他在她即将进人大门之际问道。

“嗯。”她回过头应了一声,便逃进大门内,立刻关上门,直至听到车子远去后,她才松了一大口气,开始向客厅大门移步。

“可琪!”培风斜倚在客厅门口,似乎是刻意在等她回来。

“哥哥?!”她又惊又喜。

“音乐会精采吗?”

“嗯。”

“和……和他还好吧?”他有些言不由衷。

她不禁悲从中来。“哥……”她奔进他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他吓了一大跳,连忙抱紧她,“可琪,可琪,你怎么了?可琪!”

可琪不说一句话,只是一个劲儿猛哭。

培风好心痛、好心疼,他决定先让她哭个够,再向她问明原委。

如果是高伟桀那小子的缘故,我铁定揍死他!他在心中盘算着。

在培风的怀中,可琪感到既温暖又幸福,更是安全感十足,她好羡慕高美倩,因为她能完完全全占有这个温暖的胸膛……想到这儿,她更加心酸了。

晚风在树梢眷恋不已,惹得满簇的花香,不断地向他们飘来。今晚的夜色似乎特别怡人,尤其对相爱的恋人们而言更是如此。

可琪总算不再流泪。

“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好吗?可琪。”

“没什么……”

“是不是高伟桀欺负你了?”他像要杀人般恐怖。

“不!不是的!”她连忙辩白。

“真的?”

“真的。”

“那你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我……”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是情绪低落罢了!你知道的,我一向爱哭嘛!”

她向他吐吐舌头。

他被她逗笑了,心里顿时安心许多。“你这个小表,还是这么淘气!”他将手揽在她的腰际,两个人打打闹闹的走进屋内。

“可琪!”在她关上房门之际,他唤住她。

“嗯?”

“如果心里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别自己闷在心里偷偷哭泣,那会令我寝食难安的,知道吗?”他相当认真的注视着她。

“嗯。晚安!扮哥。”她迅速关上房门,将自己埋进被窝里,再度热泪盈眶。

他伫立在她紧闭的房门外,久久未曾移动……

天啊!谁能告诉我,这样的日子,究竟还要熬多久呢?

他长叹一声,回到自己的寝室,和往常一样,准备面对一个孤枕难眠的夜晚。

令高伟桀走进自己的房间,发现高美倩正坐在那儿等他。

“美倩,找我有事吗?”他随口问道。

“是有点事,音乐会还不错吧!”

“嗯。”他一面褪去外套,一面回答她。

“你和可琪还顺利吧?”

他顿了一下,坐到她的面前。“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她眼眶一红。

“告诉我,美倩!”他半命令式的追问。

她竭力保持冷静,不让眼泪轻易夺眶而出。“最近,我一直感到很不安……很不安……”“宋培风对你不好,是吗?”他冷不防冒出这么一句。

她惊愕的瞪视着他,眼底尽是不安、委屈与痛楚。“他……他爱上了可琪,他竟然爱上了自己的亲妹妹……”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靠在高伟桀的肩上,她的泪水一串又一串的落下。

丙然不出我所料!斑伟桀面如死灰,脑中乱成一片。我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宋培风爱上采诗,而采诗也深爱着宋培风!

他倍感心痛、惶恐与不安。

“我以为他是一时错爱,但是他却执迷不悟。为什么?他们是亲兄妹呀!”高美倩硬咽的低诉。

一句话提醒了高伟桀,他不再慌乱。

对,他们是亲兄妹!宋培风和宋可琪是如假包换的亲兄妹!他眼底闪过一抹复杂而诡异的光芒。

“美倩,你别再伤心了,我相信事情一定会有转机的……”他信心十足的安慰她。

“可是……”

“他们是亲兄妹,不是吗?”

她点点头。

次日晚上,可琪和高伟桀坐在末宋客厅看电视,可琪刻意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电视上,以避免和高伟桀正面接触。

她实在懊恼极了,今天下午她好不容易说服高伟桀,把今晚的约会改在宋家客厅,谁知道宋明云夫妇今晚正巧出门赴宴,培风又出去约会不在,屋子里就只有她和高伟桀两个人。

唉,她暗叹一声。页是人算不如天算。

斑伟桀一直在一旁仔细的端详可琪的举手投足,他发现她刻意在回避他。不过他不气馁,刚刚他盘算了好久,决定好好的利用这个天赐良机,加速发展他和可琪之间的关系。

他悄悄的接近可琪,将她手边的遥控器夺去,然后关掉电视。

“不要关呀!我在看呢!”可琪慌乱的大叫。

“可琪,别再和我玩捉迷藏的游戏了,好吗?”他强迫她转向他。

她内心一片慌乱,“我没有呀……”

“那你就看着我,让我们好好的谈一谈。”他攫住她欲挣月兑他的身躯,将她固定在他的视线内。

她更加志忑不安了。

“看着我,可琪。”他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

她被动的抬起脸来。

面对她那张楚楚可怜的脸,他不觉悻然心动,他将自己的身体倾向她。

“不……”她惊恐的逃避即将发生的事。

他不肯放弃,将她的双手向上压在椅背上,另一只手强而有力的攫住她的下巴,他的唇不断的向她的唇瓣逼近。

“不!不要!扮哥!救我!”可琪失声大叫。

“高伟桀,你这个天杀的禽兽!”宋培风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如巨雷殷乍响,他的手更是力大无穷的将高伟桀整个人从可琪身上拔开,另一只手毫不留情重重的在高伟桀的下颚挥了一拳。高伟桀一个重心不稳,很狼狈的跌坐到地上。

“哥……”可琪在培风怀中嚎陶大哭。

“可琪乖,别哭,哥哥一定会保护你!”培风颤抖着双手,死命的抱住她,口中不停的重复着相同的话。

想起刚刚那一幕,他还心有余悸,还好他在千钧一发之际踏进客厅,否则……他简直不敢再往下想去。他更加用力的抱住可琪。

斑美倩掏出手帕替高伟桀拭去嘴角的血迹,“你还好吧,哥哥?”

“我没事!”高伟桀推开高美倩,满脸杀气的站了起来。“宋培风,你倒是给我说清楚,我吻可琪关你什么事?”高伟桀怒不可遏的指责宋培风。

“可琪是我妹妹,我就有权利管!何况你的行为根本禽兽不如,你难道没听到可琪方才的惨叫吗?”宋培风气势比他还吓人。

“我……”高伟桀一时语塞。

“培风,就算我哥哥的行为有什么不妥,那也是他和可琪之间的事,你……”高美倩连忙为哥哥帮腔。

“你的意思是,可琪活该倒霉被这个禽兽凌辱?!”宋培风更加气愤。

“我不是这个意思!”高美倩急着辩驳。

“那你为何还帮那个禽兽说话?”

“我哥哥不是禽兽!”

“你自己才是禽兽,不是吗?宋培风!”高伟桀的声调有够刺耳。

“哥!”高美倩大叫。

“你是什么意思?”宋培风毫无怯意,反而更加大声。

“我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或者,你要我当着可琪的面挑明说?”他算准这是宋培风的致命弱点,所以才肆无忌惮的讽刺他。

“你……”

“哥,你太过分了!”高美倩急得大叫。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高伟桀的神情充满挑衅。

“高伟桀!”宋培风一副要吃人的模样,高家兄妹不觉瑟缩了一下。

“哥……”可琪不安的拉拉他的衣袖。

他是存心豁出去了。“没错!我是变态,我是禽兽,这些我都认了,我就是爱可琪,深爱着我自己的亲妹妹,你又能把我怎样!我爱可琪,我爱可琪,所以找绝不准你动可琪一根寒毛,你听清楚没?!”

室内一阵僵凝。

宋培风出人意料的告白,令在场的人莫不惊愕不已。

斑伟桀恨不得一头撞死,他错估宋培风的个性了。

斑美倩掩面歇斯底里的尖叫:“不!不可以!不!”

可琪以为自己因过度驾慌听错了,一脸呆愣的杵在那儿。

“可琪,你听我说,你可以鄙视我、嘲笑我,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真的爱你,不是对妹妹的爱,而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深爱,可琪……”培风用尽最后的勇气,一古脑儿的全盘托出,他正在等待可琪给他的致命打击,死亡宣判。

可琪不断的摇头,泪水更是无法自己的落下。“我不会鄙视你,更不会嘲笑你,因为我也深爱着你呀!扮哥!”

“可琪……”对于这个意外的惊喜,培风简直乐得飞上天了,他忘情的抱住她。

他们两人的春天,竟然在这兵荒马乱之际,赫然的降临,他们只是紧紧的抱住彼此,别无所求。

“不!不可以!你们是兄妹,这是的行为呀!”高美倩疯狂的哭喊。

“没错!你们的爱绝对不会受到任何人的祝福与认同的,你们快点醒悟吧!”高伟桀也惶恐不已的嘶吼。

“我们只是情不自禁的相互吸引,这有什么不对吗?”培风受伤的嘶喊。

“培风,你不要再错下去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吧!我是你的末婚妻呀……”高美倩泪眼婆娑的走向他。

“美倩,你原谅我吧!”

“你要再沉沦了,我怎能眼睁睁看着你愈陷愈深呢?可琪,你不会想害你哥哥走向绝路吧!”她双管齐下。

“不关可琪的事!”培风立即维护可琪。

斑美倩脸上浮现露骨的愤恨与妒意。“我绝对不会允许你们兄妹如此的!”

“可琪,你一向善良,你听我说,今天的事是我不好,我太心急了,我向你道歉,但那全是因为我爱你呀!”高伟桀摆出哀兵姿态。

“你爱可琪就可以不顾她的心意了吗?”培风不屑的大声咆哮。

斑伟桀忽略他的指责,继续说道:“可琪,你醒醒吧!虽然你因丧失记忆而忘了我,但是在这之前,我们确实是一对相爱的末婚夫妻呀!只要你恢复记忆,你就会想起那些属于我们的日子……”

“我……”

“高伟桀,你不要卑鄙无耻的逼迫可琪!”培风又妒又气的斥责。

“我是句句肺俯,你凭什么骂我?”高伟桀显得相当敌视他。“倒是你给我说清楚,你背叛美倩对你的一往情深,而和自己的亲妹妹胡搞把戏,你对得起美倩吗?事情如果传出去,你教美倩如何做人?她会被耻笑是一个斗不过未婚夫的妹妹,而惨遭未婚夫拋弃的可怜虫,你知不知道?你的良心能安吗?”高伟桀抓住培风的痛处,扛起炮管猛轰。

“我……”培风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

“何况,如果宋爸宋妈知道你们的情况,他们会多伤心啊!”高伟桀一副话不伤人死不休的架势。

“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们,不要再说了……”始终末曾多说一句话的可琪,气若游丝的泣诉。“我只是不由自主的爱着哥哥,我并不想伤害任何人,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怎么了,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爱上自己的亲哥哥,但是等我发现时,我已经身不由己了………我不是故意的,一定是因为哥哥太好、太温柔了,所以找才会爱上哥哥的。你们不要怪哥哥,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可琪!可琪!……。”培风感动得想放声大哭,多少岁月堆积而成的爱恋,此刻,他终于在绝望的边缘意外的拥有,他真是太激动、太激动了。

为了这份得来不易的爱,他愿意一生一世背负的罪名,让世人耻笑他一生一世。他已经不打算回头了,即使这份至爱是如此的前途黯淡,甚至可能毁了他的一生,夺去他的生命,他都已经不在乎了。

最重要的是,他已着着实实的将他的最爱,万般爱怜的捧在手心了。

“培风,你看看我!看看我啊!”高美倩泣不成声,她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

如果今天宋培风爱上的是别的女人,她可以光明正大的指责他的变心,更可以誓师夺回她的爱。但是他偏偏爱上自己的亲妹妹,这教她如何能承受,情何以堪?!她伤心欲绝,全身不住的颤抖。

斑伟桀一直未再开口说话,他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们,看着事情的不断发展……

宋培风爱着采诗,采诗也爱着宋培风。他们不是亲兄妹,他们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两人,他们更有绝对的权利可以相互爱恋,只是他们都不知道。

而唯一知情的他,是绝对不会把故事的真相说出口的。

宋培风爱采诗,他也爱采诗呀!而且比宋培风更早以前便爱上她,所以,官采诗应该是属于他的。

斑伟桀在心中立誓,他一定会力挽狂澜,自宋培风手中夺回属于他的“可琪”!

“可琪!”培风大叫一声,只见可琪软弱无力的倒在他怀中不省人事。

“可琪!”方以姿此时正好打开门,尖叫一声连忙跑过来,宋明云也跟在后面。“怎么回事呀?”方以姿好着急的看着昏倒的女儿。

斑家兄妹互看了一眼。高美倩开口道:“宋爸,宋妈,我们先回去了。”

“也好!开车小心!”宋明云温和的回道。

临走之际,高美倩拋下一句,“培风,你再多想想吧!”

遗憾的是,此时的培风根本没有这个心思去听取未婚妻的任何劝解。

车子静静的向前疾驶,高美倩一路上尽是哭个不停。她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根本不能怪高伟桀,但是若非他逼得宋培风没有退路,他也不会就这样豁出去。想到这儿,她更加埋怨他了。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拿话激他,他也不会说出来,一切都会没事的……”高美倩忍不住冲口而出。

“我当时实在是气不过,而且,我根本没料到他真的会全抖出来,当着可琪的面前!”说到这点,高伟桀也是懊悔不已。全怪他自己逞一时口舌之快,才会弄成这步田地。

“告诉你有什么意义吗?”

说到可琪,荷美倩的另一股怨气也燃了起来,“你为什么没告诉我可琪也爱着培风?”

“至少我有个心理准备呀!”回想起培风对可琪的万般柔情,她不禁满腔怨妒。“哼!

原来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变态,难怪我和培风在一起时,她总是在一旁瞪我。还有,我们订婚那天,她也恶意缺席……哼!”

“可琪不是那种女孩!”高伟桀受不住心上人被奚落,激动的反驳。

“你总是这样,和宋可琪一个鼻孔出气,我真不知道那种刁蛮又趾高气昂的女人,到底是哪里那么吸引你?”她更加愤恨的嘲讽。

“宋培风又有什么好?!充其量不过是个爱上自己亲妹妹的禽兽!”他不甘示弱的回敬她。

“不准你骂培风!”

“那你就可以骂可琪吗?”

两个兄妹针锋相对,气氛顿时变得相当凝重。

半晌,还是做哥哥的先开口,“好了,休战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兄妹应该站在同一阵线才是,而不该在这儿互相指责,窝里反的,不是吗?”

“嗯。”高美倩深觉哥哥的话有理,情绪平和了许多。“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先看看情况再说吧!”他的脑中不断的思索着。

“可是……”

“反正他们两个的恋情注定陷人死胡同,你何必太过惊慌,还是先稳住阵脚吧!”

“说得也是。”高美情很有同感。

斑伟桀将车速加快,矫健的闪过右前方的砂石车。

采诗,觉悟吧!你注定属于我,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你再从我手中溜走的!

“妈,爸,你们先去睡吧!可琪有我照顾就行了。”宋培风说着,硬是把双亲推出房门外。

方以姿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频频回头,宋培风则靠在门边,一直向他们挥手示意,直至他们消失在走廊尽头,他立刻关上门,来到可琪枕边。

睡梦中的可琪,依旧那么清风动人,他看的有些发痴,轻轻挽起她的小手,一次又一吹的吻着。

可琪发烧那夜的情景,再度浮现脑海。往事重提,心境竟是如此的截然不同,培风感触相当深,不禁泪湿衣襟。

可琪,我的可琪!只要上天容许我这么静静的看着你,伴着你,我就心满意足,别无所求了!他不断的在心中祈求,祈求上天能应允他这个小小的心愿。

“哥哥,你哭了。”可琪不知何时醒来,望着眼眶湿热的培风,觉得一阵鼻酸,泪珠跟着滑下眼角。

“呵琪,可琪……”他再也忍不住了,颤抖的手紧紧握住她的小手。他将烫热的脸埋在她的耳际低泣,另一只手则越过柔软的枕头,热情的抚触她的另一边脸颊。

“哥哥……哥哥……”可琪将脸轻靠在他的发际,任由幸福、心酸的泪珠,潜然而下。

这是属于他们的深情夜晚,他们舍不得再多说一句话,只是小心翼翼的分享着这份筑在危楼上的爱恋。

因为他们彼此的心中都非常清楚,明天,一旦日出东方,他们便必须再度面对层层的考验与挫折。他们知道,没有人会祝福他们的爱情的,包括最疼爱他们的父母!

他们的爱是如此的无法期待,如此彻底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