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到餐厅时,卢庭南还在。

他耐心听完我的解释,让我吃顿丰盛的晚餐,便提议送我回宿舍。

车子停在宿舍楼前,他也下了车。“我送你上去。”

“不用了。”我指着过了前方十字路口后,几十步远的一家便利商店。“我还要到那里买点东西。”

“我陪你去。”他准备锁车。

“不用了,才几步路而已。”

“那,小心点。”他抽出钥匙,打开车门。

他的温柔未变,但我感到今晚俊逸的他多了几许忧郁……

卢琼琳的话在我脑海出现!愈早向他表明我的心情,对两人的伤害愈少……

“卢经理……”我唤住他,“你另外有事吗?”

“没有。”

我提议,“或许我们可以再找个地方,把话说清楚。”

他犹豫了一下,幽幽地说:“我不想听。”

他以伤感的眼神看着我。“下午你约我见面后,琼琳曾再打电话给我,暗示我你想跟我说些什么。所以,我不想听。”

“可是……”

他手一举挡掉我的话。“改天吧!等我能接受的时候。再见。”

目送他的车子离去,我才缓缓吐出:“再见……”

虽然我并非故意,但还是伤害了他。我会向他说明一切的,但!如果我先认识你……这句话我不会说出口。

我无法向他保证——假若事实换为我认识他在先、遇见——朗瑟在后,我的感情归属将会有所差别。

哦!潘朗瑟……在我心里的人……虽然我一直不肯承认,却已无法否认……

在医院里潘朗俊的话语又在我耳畔响起,我噙着泪,因路口的红灯而停下脚步。

突然,一记紧急煞车近距离扬起——

回过神,一辆进口轿甫才停在我身前,驾驶座正对着我。

车门被开启,一阵呛人的烟味、酒味熏得我眼看不清楚事物。

一道强有力的臂力朝我拦腰一勾,我失去重心,跌进车里,身子被紧紧抱住!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猛力扣住我的人沙哑地怒吼:“跟着卢庭南就能找到你!我、就、知、道!”

天啊!潘朗瑟!

他将车驶到宿舍门口,他推着我:“带路。”

“什么?”我一时错愕,不知他说什么。

“该死!你住的地方。”

看他气急败坏又一脸憔悴,我毫不犹豫的带他进人我的套房。

一进门,他反身上锁,又旋即转身推我。我后退几步,绊倒在床。

“我说过我另外找时间和你谈!为什么你总是不听我的话。”

他一把撼住我双肩,我吃惊得忘记挣扎,他咬牙吼完后,便不留情地粗蛮吻住我的颈项。

他舌尖的烫令我心痛!我手试着撑他的肩弯起上身,却被他强压在下方。

“潘……”他专注地吻着我的颈,直接解我上衣钮扣,我仓措得说不全话。“等等……等等……你听我说……”

他突然抬起身单手扣住我两手手腕,“我警告过你,不准躲我……”

他的呼息尽是浓重的酒精味。他醉了,尝试聚集两眼焦点瞪视我,却无法成功。

“你醉了……”我喃喃说道:“也瘦了……”

他神容憔悴得令人无法想象……凹陷的眼眶、茫乱的眼神、瘦削的脸颊、杂乱的胡髭……

我别开脸,不忍多看……

“啊!”我的手腕被扭向另一方,不禁喊疼。

“我瘦了,而你更美了……该死!”他似惩罚又似抱怨自我的颈项强吻至前胸。

“等等……你醉了……”我不觉流泪劝他,“你会后悔的,你会后……”

他覆住我的唇,无预警的饥渴索求——

浓重的酒精直窜人我喉头,我的脑筋一阵麻痹……

我扭头试图躲避他的侵犯,他松开我的手腕,用力拉住我的头发,不准我再乱动。

我闭上眼,泪水延烧至鬓旁,灼烫!

他紧压着我的躯体,灼烫!

他烙在我身上的每个吻,灼烫!

而他所呼出的酒精气息,轰地直接燃烧他整个人……

他紧紧抱着我,不容许我置身事外……

而我们身边的空气跟着引爆,窒人的高温笼罩着我……

终于,我放弃矜持,同他一起燃烧……

且,燃烧得!

心甘情愿!

☆☆☆

卢庭南出现在书店时,我和卢琼琳皆愣住。

他眼角、唇角、脸颊尽是瘀伤,且衣衫凌乱,一副刚与人打过架的样子。

“哥!”卢琼琳率先惊声叫起:“你怎么弄成这样?”

卢庭南不理她,视线停在站在书架旁的我的身上。

我抱着一迭客人刚还的书籍,发觉他的目光异于以往的柔和,显得锐利而迫人;致使我无法出声同他打招呼。

他走来我面前,盯着我的眼道:“你认识潘朗瑟!”

“哗!”地一迭书全落到地上!

他知道了……那么他脸上的伤……

他自我眼中得到答案,怒而撼着我的肩问:“为什么不告诉我?我问过你的,你为什么要骗我?”

“哥!你干什么!”卢琼琳过来劝阻他粗蛮的动作。

卢庭南停下动作,却仍拈着我的肩。他瞪了他妹妹一眼,“你走开!”

卢琼琳忍不住敲他的头,跟着大声吼道:“你疯啦!来这发什么神经?”

卢庭南紧抿着唇,神色像怒极问咆的猛狮。“你走开!”他再次警告。

卢琼琳许是第一回见她哥哥如此震怒,有些不解也有些畏怯。见着我不敢喊痛的表情后,她才又帮我。“你先放开她!”她拍他绷紧的手臂,“你太用力了啦!”

卢庭南表面上不为所动,但已暗自放松力道。他看着我,我的惊颤无法逃过他的双眼。

“他今天来找我,要我说出你的行综,还说你是他的人!然后发狂似的,就朝我动起手来!”

“发狂似的!不就跟你现在一样!”卢琼琳在一旁冷哼。

他放开我,朝书架侧击一拳,书籍又纷纷落下。“告诉我,为什么要骗我?”

“对不起……”昨夜未干的泪水继续泛流,我试着抹去泪,一点效果也没有。“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知是我的泪水还是我的歉意洗去了他的怒气,换来他的心疼。

他伸手抹去我的泪。“不要哭……”

我泪水不停,双肩抽挡得更烈。

沉默了几秒,他突然又大吼:“不要哭!”

“哥!”

我摇着头,明了他的气愤何在!连这种时候,我的眼泪都不是为他而流……

他深吸了两口气。“我问你——是不是他?”

我捂着脸,频频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我听错,他竟说:“那就好……”

我仰起脸,眨去泪水,卢庭南已颓然走出门口。

卢琼琳目送他的背影之后,过来扶住我。“还好吧?”

我点头。蹲整理地上的书籍。

卢琼琳也不多问,走到外头,留我独处。

我脑中一片混沌,根本无法思想,只是无意识地将图书放回架上。

随着将现场恢复原状,情绪逐渐平稳。

但是,却又有另一名访客接着到来——协庆集团的总裁夫人!

打量了我几眼,她回头对立在她身后的卢琼琳说:“借一步谈话,可以吗?”

卢琼琳以眼神询问我,我颔首。

待卢琼琳走出店一果,潘母说:“我先生想当面谢谢你。”

我吸吸鼻,“不用了。”说话的鼻音尚浓。

“是啊!有我的道谢就足够了吧?”她摆出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不用了。”我说。

她骄傲的面容一化。“谢谢你。”

我微惊,急说:“不用客气。”

“另外——”她扬起脸,双眉微动,“是有关朗瑟的事。”

她的注视使我混身汗毛竖立……

“你应该清楚,我中意的媳妇是香盈。”她停顿等待我的回应,我不得不点了一下头。“而且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即使你是我先生的救命恩人,即使朗瑟不肯答应,即使周遭的人都劝我软化……我只承认她是我的媳妇——”

她这些话并不令人意外,所以我面无表情。

她等了一下,见我不准备出声反驳,她打算离开。“我的话就这么多。”走到门口时,她又回头。“我知道朗瑟可能会找到你,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她又以权威的眼神看着我,要我允诺。

我低着头,硬是不肯同意。

“随便你!”她讪然留下由径二个字,甩门而去。

她一走,我整个人瘫坐在地。

傻了一阵,不觉蒙脸痛哭。

不为什么,只觉受够了委屈,以流不尽的泪水为发泄……

“盼语。”卢琼琳回到店里,见状蹲在我身旁轻拥住我。“怎么了?”

我倚在她肩上,放声大哭。

“盼语!”她支住我上身,“怎么了?”

想起她有孕在身,我不该将重量加在她身上,遂后靠向书架。

瞄了她一眼,我再也掩不住心事。“为什么……不论我是否模清了自己的心绪,就有人迫不及待地来阻挠、让我根本没有选择权……为什么……”

“盼语、盼语!”卢琼琳频唤我的名,要我看着她。“我只有一句话!他们忠于他们的感觉来阻挠你,那么你为什么不能忠于你自己的感觉去选择呢?”

忠于……感觉……望着她鼓励的神情,不禁想起卢庭南曾说她是感觉派的支持者……

“懂了吗?如此一来,你还有什么好迟疑的?”

她说话的音调像音符,十分悦耳。

我——还有什么好运疑的?

幕落

和昨夜同一个路口,潘朗瑟斜倚着车身,等着我。

我立在宿舍楼前,隔着不算近也不算远的距离与他对望。

一会儿,他起步冲向我,我不自觉也缓缓走向他。

两个人面对面,视线缠错,时间几近凝住!

这样的感觉足以使我满足,他却出其不意的开口。

“我爱你、我要娶你、我要伴你今世今生、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

这——是梦?非梦?

他拥住我,让我感觉出真实!又说:“我爱你、我要娶你、我要伴你今世今生、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我不需要对孙香盈有何交代,也不在乎我母亲接不接受你……我爱你……”

我不敢相信……虽然这拥抱如此真实,但这一定是梦!是梦……

见我毫无反应,他更用力的搂我,重述:“我爱你、我要娶你、我要伴你今世今生……我愿意为你……”

不再怀疑,我举起手回拥住他。

“老天!这是真的吗?”他颊抵着我的颊,喃喃问道。

我学他以更热烈的拥抱证实一切。

他满足地低哺:“天!你不知道,当我早上醒来,发现你不在身边时,我多么……哦!我爱你!问我!”

我迟了两秒才会意他的话,便问:“爱我吗?”

“我爱你!再问!”

我犹豫了一下,问:“你受得了我的歇斯底里?”

“不是这个问题!再问!”

他手轻搔着我的腋窝,我不住轻笑,“你爱我吗?”

“爱你!”他吻我的发丝,“再问!”

我以鼻摩擦他的颊,“你爱我吗?”

“我、好、爱、你!”他额抵着我的额,“再问!”

“爱我吗?”

“爱、爱、爱、爱、爱……好爱好爱!”他轻咬我耳畔,“再问!”

我因怕痒而缩逃他怀里。“爱我吗?”

“好爱好爱!再问!”

我鼓起眉颐。“爱不爱?”

他捧着我的脸看我。“我、爱、你!再问!”

“爱不爱?”

“爱!再问!”

我忍不住嘟起嘴,“你好烦哦!”

他眼露慧黯,“所以——我俩有一辈子的时间,看看是你比较歇斯底里、还是我比较烦人……辛盼捂,我爱你!请你继续发问!”

我翻翻白眼,“潘先生,请问你爱不爱我?”

他朝天空大喊:“哦!我爱,好爱好爱!”

接着,他在我额上印下爱的誓约!

此时,没有什么事再能阻碍我俩了。

因为我俩忠于自己的感觉、忠于——

恋你的心!

后记沉曼奴

如果说《恋你的心》里的辛盼语是现在的我的话,那么《找一把钥匙》里面的沉漫努就是以前的我。

两者问所不同的,则是《找一把钥匙》里的人物、事件,占极大百分比的真实性,而《恋你的心》则纯为虚构。

在写《找一把钥匙》之前,担心以第一人称的写法读者不能接受,担心情节走向亦非时下受欢迎的类型,更担心该创作公开之后,学生时代认识我、知道我在写小说的人将彻底了解我当时的心情,以及另一些在看了小说后将会惊觉沉曼奴竟是他们认识的某某人……

所以,在该篇的自序中只写出与书中相对应的心情,而不敢作任何说明。

书出了之后没多久,就有朋友将书中人物一一对照出现实中人;甚至还有人说书前刊载的专访,里头所谈的人就是以前念×中的——

我夸他们目光精明,他们却说:“是你自己写得太真实了,真得就像你在对我们说话似的。”

不过他们也说:“你也真会耕!我们学校哪有那么帅的电脑老师?”

的确,剧中男主角是虚构的。然而,老师在课堂上说“觉得不说话会很难过的举手”,趁他转身之时,爱捣蛋的我举起手,被抓上讲台讲话是真的;而学校里亦的确有一位教授的住处与我租赁的公寓是同一层楼;上课丢假蟑螂彼此吓来吓去的事件更有其真实性……

就这样,我的学生生涯加上自己一点点的想象力,串成了那样的一本小说。能将自己的少女情怀写成一本小说,显然较那些过往岁月就此烟消云散的人们幸运得多。那对我无知却浪漫无比的青春年少亦是最美的纪念!

而这篇《恋你的心》里的辛盼语,则是如今的我的一个投影。

虽然为显及整体,将第一章作了不少改变,但仍是可以自其中揪出我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