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觉得好讽刺。

天灾人祸谁料得到?老天爷不会那么顺人意的——被雷枫那张乌鸦嘴说中了。

先前向公司请三天假。整整三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先是在书房坐了一天,然后当晚一整夜,守在电视机前。

次日,躺在卧房的大床上尝试入睡,不得其法,干脆睁大眼晴,用指尖在空气中描画天花板的纹路。到了晚上,我站在玄关口,像是面壁思过。

第三天,几十个小时没有睡觉的我开始焦躁。我在屋内走来走去,有时走累了,便停下来,无言地抱起靠自己最近的摆饰;现在想想,我那时是在和它们诀别吧。接着在当天夜里,终于在浴室一隅睡着了。

怎么办,怎么办……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徘徊。有两个抉择不停地在我心中交战。

或许早已有决定,但不甘心就这么失去一切的感觉几乎逼得我发狂。

有人可能以为我崩溃了。足不出户的那三天,高亦玄大部分的时间都守在门外,动不动就要我应他一声。

我才没有那么脆弱。我已经二十八岁,对于突如其来的危机意外,自有一套冷静、有效的处理方式。

所以觉得很讽刺。

在我最自满的时候,命运安排我重重跌一跤。

没有人不跌倒的……如此安慰自己,有用吗?

夏辛恋

※※※

舒蔷妮利用拍戏空档,打探高亦玄的下落。

傍晚时分,她来到一处水泥地建成的小篮球场,看见高亦玄独自一人打球。他的表情颇为愉悦,神采飞扬地运球蹦跳。独自练球也能这么快乐?

“高亦玄。”她唤他。

斑亦玄闻声回头,认出是她后,运球来到她身前。“嗨!”

再次见到她,他不意外。人和人的相遇也许是巧合,也可能是刻意。依她的身分,不难打听到他的事情,只需在球队公关部露个脸,便知晓他有哪些个能去的地方了。

“一个人打球?”

他点头,“球季结束,大家各忙各的事。”

“我以为是因为你的人缘不好,没人肯和你一起打球。”舒蔷妮微笑,想糗他。

但他没有她预期中的不好意思,反而大方地承认,“我的人缘的确不太好。”回身至三分线处。

“我是开玩笑的。”她以为他生气了,“你不受欢迎的话,不会是球队队长。”

斑亦玄回头对她笑,要她别介意。随即出手投篮,球应声入网;他上前拿球,回到原位。

“好帅!”她来到他身旁。

斑亦玄笑着接受她的赞美。提议道:“要不要来一球?”

“我没碰过篮球吔!”娇羞地两手抚颊。

“很简单的,”要将球递给她,“试试看。”

她退后一步,不碰球,高亦玄不勉强她。他左右手交叉运球,等她主动说明来意。

“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嗯。”以前她似乎到球队练球场陛找过雷枫,不过当时他不在,没见到她本人。

“你以前……有没有听过别人谈我的事?”

“你指的是队上的人?”

舒蔷妮头点了一半,又往左右两边摇了摇,“算了,甭提以前的事。”她将手探入身侧皮包内,一边说:“我来是为了……谢谢你上次的签名。”

“啊,事后想想挺不好意思的。”

“为了公平起见,我也帮你签个名吧。”她说。

斑亦玄看看自己,身穿球衣、短裤,手边只有一个球,“可是我没带纸笔。”

舒蔷妮将手上的油性笔摇出响声,像是说,笔,她这儿有。

“签哪儿?篮球?”在黑色的球体上留下银色字迹,应该不错。

“不要。”舒蔷妮嘟嘴,“签在球上一会儿就磨掉了。手伸出来,手背朝上。”

斑亦玄依她所言伸出手,但立即觉得不对劲。“你不会是要……”

“不准动!”她左手扶着他的手腕,在他手臂上签字,“你看,滑掉了啦!”气他害她没能把名儿签得美美的。

“你……”写完名后,她还不罢休,继续在他手上写了一大堆数字。

“这是我家的电话号码,下面这行是行动电话的,旁边的是CALL机号码。有了这几个号码,肯定找得到我。”

她等着高亦玄受宠若惊的表情。但他想到的是,一会兄得赴辛恋住处帮她搬东西,若让她看到手上这些符号,肯定会误会,而这些字似乎又不是三两下就能洗去。

他的一脸不妙看在舒蔷妮眼底,自是又会错了意。她告诉他,“你放心,只要不刻意去洗它,十天半个月这些号码和我的名字都会跟着你。”存心要他不想她、不找她都不成。

斑亦玄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表情。年轻时代常听雷枫叙述她的甜美可人,前一阵子则听他直呼被骗了,说她呈现在大众面前的温婉形象全是唬人的,真实的她骄纵自大,陶醉于众人给她的掌声,认为大家都该捧她,都该对她言听计从。

今日和她进一步接触,倒是觉得她很调皮。

久久等不到他说话,舒蔷妮鼓了鼓腮,“我记得那天你帮我签名后,我跟你道过谢。”刚刚也说过。

“哦,谢谢。”

这么不甘愿?“球给我,我要打。”一手抢过他手中的球,作势投篮时才又想到,“不行,我穿短裙。”

斑亦玄这才发觉她的裙子真的很短,她的双腿修长姣美。

知道他正打量她的装扮,她摆出优美的姿势。她当然喜欢引人注目,否则何需费心打扮?

“我信任你是正人君子,你眼神别乱飘哦。”

斑亦玄微仰头看向篮框,的确很正人君子。

舒蔷妮往前两步,想要拍两下球却差点跌倒,追上前捡起球,到篮下距离篮框最近的地方投球,球往上飘了一公尺就又落下。

她好胜地拿稳球,跃高后使劲投出……

身上的短裙剪裁贴身,质地柔软,动作一大就容易翻起,所以落地后她立即压住裙襬,不任它继续飘动。

“还是连框都没碰到……”俏皮吐舌,回头对高亦玄说话。

斑亦玄一脸木然,脸红得彻底。

“你看到了?”

他点点头。真的看到了。看到了她极清楚、极圆润的臀线……

“!”她找球要扔他,脸颊亦有抹不去的桃红。

两人脸上红霞,和西空夕阳余辉相呼应。

※※※

夏辛恋盘腿坐在沙发上,将细发编成两条长辫子。

玄关口堆迭几个箱子,装有她可以带走的物品——随身用品、衣物、书本等等。大多是她从旧住所带过来的。

门铃响了一声。她看看时钟,高亦玄来得有点早。

打开门,来人并非预想之人。

“你来干什么?”

“我的出现永远不受你欢迎。”尹前贤两手浅插入裤袋,身体略移,前脚跨入门槛,“不请我进门坐坐?”

不字已到唇边,扶在门板上的手也准备好要让他吃闭门羹。但他所站位置卡住门口,使她无法甩上门。

踌躇间,尹前贤已窜入玄关处。

他忽视身旁的行李箱,认真打量她的住所。

“听雷枫说过你的奢侈,本来以为他夸张化了。”

夏辛恋极不情愿地关好门,弯身为他送上室内拖鞋。

“在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用我自己的钱买的。而我赚的钱不是偷的、不是抢来的,更不是像某些企业人士只会赚些黑心钱。”

径自走向客厅的尹前贤回头,反手指自己,“我赚的是黑心钱?”

“我怎么知道?”夏辛恋向前晃了两步,“没有良心的人心就是黑的。这种人赚的钱自然就是黑心钱。你扪心自问,你有良心吗?”

“口齿伶俐是在演艺界里生存的要件之一,很高兴你具备了。”

她皱眉娣视他,“你到底来干什么?”

“来救一只落水的小博美啊。虽然这只小狈太过神经质了些,但仗着它的姿色美得极有可看性,我这个主人不能见死不救。”旋身欲走向沙发。

夏辛恋又上前两步,“你知道了?”

尹前贤复停步回眸,脸上的笑容很粘,粘得叫人切齿。他说:“你知道我很关心你的。”

屁话。

“来打落水狗?”

“这只小狈游泳游得不太好,等我找到棒子,它已经咕噜噜喝了一肚子水,吃够苦头了。”

夏辛恋踱至他身前,“说这些话的同时,你自以为很幽默?”

“从坐拥千万华宅的贵族沦为一无所有的小单身女郎,滋味很不好受;但毕竟是为家里尽一分力,怨不得人。”

“这种事不用你说。”

“可惜我晚了一步,若能买到你这间房,相信会更好谈。”

两人早已立在沙发旁;但屋主迟迟不愿落坐,作客的一方也不好自行坐下。

“谈什么?”

“谈契约、谈钱。”

“我再怎么走投无路,也不会接受你的摆布。”夏辛恋扬起下颚,表情坚毅,“何况我还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另外,我要纠正你先前的话,你并不是那只小博美的主人,OK?”

“对狗而言,谁给饭吃,谁就是主人。”他举手要抚她脸颊,“从上个月开始,你吃的就是我给的饭吧,小博美?”

“别碰我!”夏辛恋斥退他的靠近,“你这只发春的疯狗!”

尹前贤敛去笑容,右手探入外衣暗袋拿出一纸契约,递给她,“进演艺圈,我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回复贵族身分。”

“我不稀罕。”她将契约撕成碎纸片,往他身上砸,“我奢侈,但不至于贪得无餍,更不会为了享乐而堕落。”

生活习惯随着收入多寡而改变。现在她没钱了,自有另一套存活方式。

尹前贤低头看着落至地上的碎纸片,问道:“上萤光幕怎么会是堕落?”

“对我而言却是。”

“既然不愿去取悦、面对大众,”尹前贤微微眯眼,看着一只已入笼的猎物似的看着她。方才犹正经的语气逐渐转为暧昧,他说:“不如来取悦我、面对我好了。”

“什么意思?”

“一个美丽,”以拇指、食指轻托她下颚,她甩头摆开他。“却奢侈、懒惰、虚荣的女子,最适合从事什么工作?”

霎时了解他意思的夏辛恋倒抽了口气,两手握拳抖着,气得说不出话。

“像你这么有趣的玩具,每个有征服的男人都想要一个。”捧起她一边发辫,拆下扎在尾端的绳带,一边说:“偏偏你在这世上又是独一无二,我干脆自私一点,将你藏为己有。”俯身轻轻吻她的发,再缓缓将辫结解开。

夏辛恋僵在原地,血脉横流。

“卖了这房,你的后路还没有着落吧?跟着我,我绝不会亏待你。但是先说好,因为你这只小博美品种有点杂,我恐怕……”

“下流!”

她终于找到力气要掌掴他,却在半空中被他截住。

他咋咋舌,摇头道:“攻击性这么强,我该怎么制住你?”将她单边细长发丝拨至肩后,转而解她上衣领口的钮扣。“刚才的话还没说完。我是觉得,我恐怕只能将你喂养在小小的角落,让你当我的……”

“住口!”

夏辛恋忿然大吼,朝他挥出另一手,双手被制。

“现在就叫你情妇似乎不太顺耳,姑且称你为我尹前贤的小情人好了。”

抽不回自己的手,夏辛恋眼泛红丝,“信不信我告你!”

她能告他什么?“把我们的交易摊在阳光下,吃亏较大的是你。”

夏辛恋拧眉咬牙,试图甩开他箍住她手腕的手。

“妳愈使力,我愈不放手。”尹前贤道。

“放、开、我!”

怒极的夏辛恋以身体冲撞他,他顺着她给的力量往后倒在长沙发上。抱着她转了一圈,改为把她压在身下,“哈,这样的情势对我这发春的疯狗岂不更有利?”真是小人得志。

夏辛恋面露憎恨,手屈成爪攻击他的脸。

“别逼我真的对你动手!”制住她双手,他俯首吻她。

夏辛恋转颈闪躲,躲不开他的吻触。不一会儿,她索性放弃挣扎。

一旦她不再反抗,尹前贤便立刻停止侵犯她。

他略松开手,见她未再反击,遂仰起身。“早一点这样不就好了?你愈气,我愈爱逗着你玩呀!”他换坐至其他沙发,瞟一眼她无表情的面容,他说:“别强忍着泪。你若是哭了,或许能让我觉得心疼而不再整你也说不定。”

夏辛恋未答腔。她缓缓起身,往屋内深处走去。

尹前贤跟在她身后,见她进了浴室。

她站在洗脸台前,把水流开得极大,弯身,捧水拨湿手脸,然后拿起浴室里仅留的一块洗手皂涂抹脸颊和脖子。

尹前贤转身回客厅。

没多久,夏辛恋速步穿过客厅,入厨房拿一把菜刀后,冲到尹前贤身侧。

“滚。”

尹前贤不忧不惧安然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她。她脸上、颈上,凡是被他吻过的地方都泛着红痕,是她自己用力搓洗造成的,他可没有吮吻得那么卖力。

披散在肩侧的长发亦全湿。

“拿这么利的菜刀,要削掉被我模过、吻过的头发?”

“笑话!你以为我会在意你的碰触?”

“说得也对。要不然你就得把双手砍了,全张脸的皮给剥了,才有可能消除被我碰过、吻过的感觉。”

“滚!”把菜刀晃到他眼前。

“真的不在意我的碰触,”他神情依旧自在,“何必搓洗得皮肤都受伤了?”

“不信我敢砍你?”

摇头表示不信。“为了我这种人犯罪,值得吗?”

“你该死!”她怒吼。

尹前贤笑出声。她愈歇斯底里他愈开心。

“笑什么?站起来。”刀锋一转,抵着他脖子,令道:“站起来!”

尹前贤终于依言站起。

“你很自负于自己的真性情;想生气就生气,想吼骂就吼骂,甚至……”瞄瞄颈上的刀,“想砍人就砍人。这种充其量只能称为任性的性格,值得赞赏吗?”

“我的个性怎么样干你屁事!”

“开始流露你粗鲁的一面了。像你这种人,一旦失败,平日承受你谩骂的人,莫不拍手叫好。”

“别把别人都看得和你这个禽兽一样。”轮不到他教训她。

“就算你不在意那些未和你交心的旁人会怎么想。雷枫那群人呢?宴会那天,简易安给你的录音带,你该听过了吧?连和你走得近的少数人都那样批评你!”

“事实证明,你根本不了解什么叫真正的友情。”她收回拿刀的手,“可怜的自以为是的人类,你可以滚了吧?”

他走向门口,到玄关处时,指着一个行李箱问:“你好像不担心今后的落脚处?”

“不劳你费心。”

“喜欢比你小、顺你意的男孩?”

她开门要送客,“是又怎样?”

“该不会是搬回你的旧屋,和我的球队队员同住?”

夏辛恋面容一凛,“你管不着。”

“不愿意当我的小情人,却要他当你的小情人?”他走出门口。

“你!”愤而要甩上门。

“我只是随便猜猜,何必又动气?”他抬手撑住门板。“不过我从小开始,随便猜猜的事都猜得很准。”点个头,示意告辞。

夏辛恋门合了一半,想到某事,没有换鞋便追了出去。

“喂!”唤住正要进电梯的尹前贤。告诉他:“像你这种人渣我都不怕了,怎么可能会怕那小小的蟑螂、老鼠?”

尹前贤笑着步入电梯,同她说:“契约随时等着你,疯婆子。”两扇门密合之际他加了一句:“当然是指比较正经的那张合约。”

※※※

夏辛恋回到屋内,把手上菜刀放回原位。

走出厨房,门外又有人揿门铃。

夏辛恋垮着脸应门,扠腰埋怨:“为什么来得这么晚?”他如果早一点到,尹前贤才不敢那么猖狂!

斑亦玄哑口,他比约定时间早到五分钟吔。

“你怎么了?”

她的外表十分狼狈。发分两边,一边是长发辫,另一边凌乱披散且湿润;上衣亦有一大片水渍,颈子部分肌肤有瘀痕。

“差点被逼疯了。”不太愿意详谈。

“刚刚在楼下电梯口遇见尹前贤,他来找你?”

“对啊。”她侧倚着门,低视他挂在手臂上的衣服。

她的目光使他想起自身处境。“洗手间借我一下。”

夏辛恋手一扬,要他自便。他走向洗手间后,她从某个行李袋里找出一条毛巾,略拭干发,迅速编成与左边相衬的长辫子。然后又后靠着墙等高亦玄。

一会儿,高亦玄从洗手间出来,身上穿着刚才拿在手上的长衬衫。

“感冒了?”她问。

他微微一笑,笑得不太自然,“打球完喝冰水喝得太急,有点发寒。”下意识地拉长左手袖子。

“本来想向你借那件衣服,算了。”从行李袋翻出一件衣服,进房去更衣。

斑亦玄看着她的背影。不晓得尹前贤找她有什么事,还将她弄得衣衫凌乱……

夏辛恋换好衣服出来。高亦玄道:“东西全部在这了?”

两只行李袋,五、六个同型式、附有轮子的塑胶箱子,大约走两趟电梯便可。

“能带走的就这些。”其他值钱的家具、摆饰,陪着屋子一起卖了。“你借到箱型车了?”

“嗯,暂停在地下二楼的停车场。”将塑胶箱三个三个分两批堆迭整齐。“这个买主算是不错。”虽然没有附属的停车位,还是给了很好的价钱。

夏辛恋眨了眨眼,不以为然。“吃过饭没?”

“你吃了没?”高亦玄反问。见她摇头,他道:“我是想先把东西搬去我那,再一起出去吃。”

她点头同意,“动手吧。”

夏辛恋在后头推箱子,高亦玄在前稳住方向,另一手提一只行李袋。

两人来到电梯前。“我把原先当作储藏室的房间腾出来,东西也都搬过去了。你可以直接搬进你原本的房间。”

迭在一起的三个箱子高度约达她的颈项,她闲懒地把下巴搁在上头,“我想我还是另外找地方住好了。”

“为什么?”高亦玄惊讶的声音和电梯门开的声音重迭,“先前不都说好你搬去我那,可以节省房租。”

夏辛恋用身体把行李推入电梯里,不语。

“现在雷枫和简易安不在台北。一两个月后他们回来,也一定一起住在简易安那,你不会好意思去打扰他们吧。”高亦玄亦进入电梯。

“废话。”都说要另外找房住了。电梯开始下降。

“你并不希望他们知道你的事。”

“等他们回来,大势已定,他们插不了手。”如果现在就让他们知道她此刻情况,他们必会多事地想掏钱帮她,她可不愿欠人人情。

“刘立平现在在美国,比较熟的几个朋友就我在你身边,我那里你以前已经住习惯了,为什么不去?”

夏辛恋沉默。

斑亦玄想了一下后,沉声道:“怕别人说闲话的话,我搬回去球队宿舍好了。”

夏辛恋手轻挥,“不用啦!”

“你说家里工厂转手,加上你卖这房的钱,还有你叔伯一辈亲朋好友的资助,问题差不多能解决。肩上没有债,工作又稳定,就当一切重头再来。可是如果你另外租房,每个月的房租水电不是一笔小数目,合意的房更是难找,为……”

夏辛恋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了。”两人下到地下二楼。车子停在电梯附近,颇为轻松地将行李装载上车。

“就照原定计画搬去你那,而且还要赖着不走,合你意了吧?”她甩头回电梯,嘴里嘟嚷着,“真是唠叨!”

“他找你做什么?”气氛不错,高亦玄趁机问出心中疑问。

不用点明,夏辛恋也知道那个他指的是尹前贤。

“知道我缺钱,找我当他的明星傀儡。”

“你答应了?”高亦玄紧张地追问。

夏辛恋瞟他,“我像怀抱着摘星梦的人吗?”

“可是……”

夏辛恋耸肩,“他只是想整整我,让我了解,在我们的世界里,他的分量有多重罢了。你也知道,揭穿他野狼面貌的我,很可能是简易安拒绝他的求婚的原因之一。”

“我以为你会打算将计就计。”

“什么?”

回到十二楼,入屋后,高亦玄道:“以他投入传媒界的巨额投资来看,他有很大的野心想要左右演艺圈的生态。假如你成为他旗下的艺人之一,你的一举一动,将会完全代表他尹氏的形象与荣誉。”

将第二批行李推出门外,夏辛恋熄灯、锁门。“所以,表面上是我受他摆布,但真正吃亏的未必是我?”

斑亦玄觉得情况不妙。“辛恋,你该不会?”

推动行李箱,夏辛恋眉眼笑着睨他:“你那脑袋里装的不只是浆糊嘛。”一直觉得运动神经发达的人脑筋都不太聪明。雷枫是一例,被那千金小姐耍得团团转的刘立平也是一例。

两人再次进入电梯。

“话说回来,凭借他的商业头脑及庞大势力,绝不是轻易对付得了。”

“谁怕谁?我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呀!”

“辛恋,演艺圈给人的感觉……”

“我只是进去搅搅混水,闹一闹而已;应该让你见见他如何嘲讽我们两个人的事,看你还会不会这么婆婆妈妈。”

夏辛恋决定了的事情便难以更改,他不再多说。而提及他与她之间的事,他想起宴会那天的录音带。

“宴会那天的录音带该换我听了吧?”他说。

夏辛恋眸中光芒一闪,“方宇为也在场,你问问他当时情况不就行了?”

他早就问过了,但是,“他说听录音带才能听得齐全。”

行李全放入后车箱,两人入了前座。

夏辛恋轻叹口气,“被他们知道我搬去你那,不晓得又会被说成怎样。”

斑亦玄笑看她一眼,发动车子,“顶多被议论为简易安和雷枫的翻版而已。”

“什么?!”夏辛恋叫得好大声。

斑亦玄侧头,没事人似的,“像他们那样不好吗?”想当初即是雷枫动不动就往简易安住处钻,彼此尚未察觉气氛暧昧的时候,旁人已将他们视为一对。

“像他们那样一团乱有什么好?”四五个人纠缠成数角关系,复杂得让人烦心。

“过程有点差别,但结果一样圆满就好啦!”

“喂!我警告过你很多次了,你少给我学……”

“少给你学雷枫油腔滑调的嘴脸。遵命,我亲爱的辛恋……学姊。”

“混帐,你欠扁啊?”自己还不是有很浓的简易安调调。

“扁我吧!只要你高兴。”

她睨他,“滑头!”露出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