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突然问我最怕什么,我大概会回答……最怕置身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尤其当自己也是个骑士的时候。

塞车的景况就甭提了。那种时候顶多揪出几个无能高官或看不顺眼的公众人物,恨骂至无话可吼为止。会令我心颤的情况是,前方四十公尺处交叉路口的交通号志亮着刺眼的绿色灯号,所有同行在双线柏油路上的铁皮车主或二轮骑士,莫不加足马力,竞速通过该道关卡。

如果在这时候瞄瞄后视镜,就会发现自己简直像是被群暴走族追杀一样!

若为甩开后头众人,而更用力地踩下油门,只怕飞快的车速将非驾驶所能控制。相反地,减低速度的话,又恐怕有人自后头追撞上来。

脑海里不断假想意外发生后惨不忍睹的景象,久而久之,愈来念不敢亲自开车上路了。

正所谓恶人无胆吧!(我是恶人?嗯,真的还挺像的。)

新房的布置总算到了最后阶段,只差得耐心等待一些向海外订购的家具及布幔了。我可以说是倾家荡产,才得到这间位于高级华宅区内第十二楼,地广七十坪的豪华住屋。外人必定觉得一名女子只身拥有这处豪华公寓未免奢侈了些,但这一切全是我靠自己的力量得来的,我自己赚的钱,当然自己决定如何花用。而且人生苦短,好不容易捞了一大把钱,难道存放在公家银库里,闲来看看簿上的数字就满足、快乐?

原先住的小单身公寓打算用来出租,既然有人要,干脆就月兑手了。车子也同时卖了,新屋这里附属的停车位,自然也就不再需要。我是打定主意不再亲赴大马路上冲锋陷阵。

买了我的旧房兼旧车的人,近来因为工作处于空档而显得无所事事,见他闲得发慌,索性要他暂时充当我的私人司机。他是个守时的人,车况再怎么不好,也能在说好的时间之前抵达指定的地点;而且他的驾驶技术极佳,坐在他的身旁,稳定、自在的车速,总会使我记不起自己驾车时为何会有那么大的不安全感。

他是个不错的司机。真想叫他别去打什么篮球了,专职帮我开车就好。

我当然不会把这种想法告诉他。

初夏辛恋

※※※

斑亦玄盖下车盖,放弃与这辆身价百万却问题多多的车子继续搏斗,他转身后靠车体,用手抹去额上的汗,重重的吁出一口气。

一个半月前,尹氏已经为在台据点正式开始营运举办过宴会。而今晚公司大楼宴会厅里的庆典,则又是为了庆祝负责人尹前贤入主台湾传媒界。他统合了数家规模不小的传播公司,虽然还算不上能与国际性的传播公司相抗衡,但已足以在地方上称霸。

斑亦玄所待的球团隶属于尹氏企业,他身后这辆车原先的主人——夏辛恋,也因公司遭尹氏并购而成为尹前贤的员工。两人皆收到这场宴会的邀请函,不过若不是甫成一对的雷枫和简易安认为择日不如撞期、花自己的钱不如花别人的,私自将宴会命为他们的订婚宴,大部分的球员和夏辛恋不会首肯参加。

斑亦玄看看表,十分钟前就该和夏辛恋会合,接她到会场,但车子在三十分钟前,在这儿抛锚了。

他扯扯衣服前襟。身上衬衫因他方才埋头找问题所在而汗湿,他却仍搞不清楚车子毛病在哪。站直身,拨拨也被汗浸湿了的前发,心想等人只等五分钟的夏辛恋,现在肯定很生气。

抬眼望望这附近的环境,很纯粹的住宅区,商店极少。

他走了两条街,找到一家便利商店,门外墙上有一座投币式公用电话。

他进入商店买瓶饮料,顺道和店员兑换一些铜币。

同时,在店前走廊另有两人。

“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保存的。”接过偶像明星亲自签过名的签名照,欣喜万分地赞对方:“妳本人漂亮好多哦!”

“哪里。”露出招牌的甜美笑容答谢。“啊,”看着该名歌迷一蹦一跳地离开,她恍然察觉手上东西还未还他,“你的笔……”

懊人未闻她的声音,顾自兴奋地高高跳起并大喊:“LUCKY!”落地时却险些跌倒,心想后头的偶像一定看到自己这么糗的景况,赶紧模模鼻子逃离对方视线。

偶像明星舒蔷妮掩嘴浅笑。受到她存在的影响,而表现失常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她认为这是身为公众人物所需具备的基本能力之一。

她转身欲进入便利商店,不料撞及正好自店里走出来的高亦玄。

斑亦玄手上的零钱落了满地。两人相遇的场景里充斥着叮叮当当的响声。

“抱歉。”舒蔷妮等着对方认出她。

“没关系。”高亦玄蹲下来捡零钱,没看她一眼。

她眼尾露出可人笑意,热心道:“我帮你。”

他略微抬头看她一眼,除了一声,“谢谢。”外,没有她所期待的反应。

他还是没认出她?舒蔷妮心中疑问和不悦悄悄扩大。一般人,即使不是她的影歌迷,遇见她后,至少也会客气的寒暄、赞美她两句,而这人却完全不搭理她。

“刚刚好吗?”她将拾起的铜板交给对方。

斑亦玄稍微点了一下,好像少了两枚硬币,不过他道:“没关系。”起身转向公用电话。

“先生。”她唤对方,对方回头。她指指他立起后,地上出现的两枚铜板,“还有两个一块钱。”她代他拾起,交还给他。

“谢谢。”他随手便拨下夏辛恋新屋的电话号码,回应的是答录机的声音。他们约定的地点在她住处大楼门前。迟迟未见他身影的夏辛恋没有回住处等他消息,那么,她自行赴宴?或是仍在原地等他?她……会担心他吗?

他的唇角勾出一丝苦笑,改将电话通向公司的宴会厅。

“那个……”舒蔷妮发声。

斑亦玄转头,表情有些讶异。他不知道她还停立在他身旁。

“你也要用电话?”他问。

“不用。”摇摇头后,问他:“你平常不看电影,也不听歌?”

任谁被陌生人这么一问,都会愕然地:“啊?”

舒蔷妮刻意以正脸相对,让他看清楚一点。她认为即使不读报、不看电视,也没有不认得她的道理。也许,有人会说她太过自我膨胀。但有数据显示,她在台湾的知名度远高于现任民选总统!

“不觉得我很面熟?”

斑亦玄只觉得莫名其妙。“啊,”猛然发觉手边的电话早接通了,“喂喂,我想请……”对方却恰巧在他出声之时切断了连线。

斑亦玄轻轻拢眉,看着那名容貌清丽却举止怪异的女子走入便利商店。他侧头想了一下,他该觉得她很面熟吗?懂事以来他接触的女性并不多,若要他平空想象,也只想象得出夏辛恋的表情而已,尤其是她生气时绝艳冷漠的表情。

跋紧将电话重播至宴会场,烦请接线生找人来听他电话。原本打算找雷枫,思及今夜他算是个重要人物,便改找学长方宇为。

正当他话筒附耳等待的时候,舒蔷妮又来到他身边。“打不通吗?”

斑亦玄看到她手上多了一本书,她进入店内买了一本杂志。

“我看你一直重拨。”

斑亦玄歉然一笑,表示耳边电话有人接听,舒蔷妮立刻礼貌性地退后两步。

简短地告诉学长方宇为,他迟至现在未到会场的理由,并请对方见到夏辛恋时代为转告并先说声抱歉。

他挂上电话,舒蔷妮还在他身后。虽然她说她不用电话,他还是退开一步,要将电话让给她使用。

“我没有要用电话呀。”舒蔷妮眨眨眼。

“那妳是要?”他不明白她为何一直停留在他身边。

舒蔷妮点头,理解他的疑问。她扬扬手上杂志,“你等一下。”

她翻寻那本杂志里有关于她的报导。其实她可以直截了当告诉他她是大名鼎鼎的舒大牌,不认得她的他实在无知;但这方式有点窘,何况他好像以为她不太正常……

正因为如此,她定要扳回颜面。杂志上的相片一和本人对照,就可以印证她不是胡说八道。广为人知,是她工作的原动力,今日不让他认识她,她不甘心。

“你是要……”高亦玄记起那本杂志里有一篇他的专访。看她手上另外握着一只银色的签字笔,他恍然明白,“原来你想要签名。”

他咧开一个爽朗的笑容,告诉她,“再翻过去两页,笔借我一下。”径自接过她手中的杂志和笔,在纸上留下他帅气的笔迹。

“你……”他这一串动作使舒蔷妮讶异不已。

斑亦玄将她的东西交还给她,“像你这么漂亮的小姐也喜欢看篮球,真是我们打球人的荣幸。”她所有怪异的举止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

舒蔷妮不可置信地盯视杂志上附有的照片,“这人就是你!”

“是啊!难道不像?”她刚刚一眼就认出他了,怎么这会儿开始质疑。

看看照片,再看看他本人,“真的是……”这是什么样的情况呀!她有些发晕了。“那雷枫……”前一阵子她和职篮球员雷枫有了一些感情上的牵扯,还造成了桃色新闻。

“你最喜欢雷枫?”

“才没有!”她赌气似地轻嚷。她和雷枫才无任何瓜葛!将杂志后翻两页,“你知道吗?这本杂志上头也有我……”

斑亦玄看着她特意晾在他眼前的报导及照片,一时间不知该作什么反应。

以为他还是没弄清楚她究竟是谁,她沉下脸,合上杂志,冷声道:“谢谢你的签名。”迅速走出廊道。

斑亦玄再度拿起话筒,按下车厂的电话号码。他已想起她曾是雷枫心中的偶像,不久前和雷枫、简易安、尹前贤几个人之间的风风雨雨,他并未太过在意。而刚刚她离开时似乎动了气……

电话接通,高亦玄敛起思绪,同对方交谈。

名人遇见名人,有时候也挺麻烦的。

※※※

夏辛恋怒气冲冲离开宴会厅,快步来到电梯前。这一阵急促的步伐使她微喘,她背靠着墙,没有立刻按亮电梯门钮。

雷枫和简易安这两个人,本来是相生相克,走到哪斗到哪,碍不着别人的。这下可好,两人开始互称老婆老公,惯有的斗嘴变成打情骂俏;闲来没事的时候再连成一气,四处炫耀彼此的恩爱,别人不想眼红还不行。

罢才进入会场,和高亦玄交情颇佳的学长方宇为和那两个活宝在一起,一如她印象中的安静稳重。而那两个家伙则眼神诡异,不知分别打着什么主意?雷枫看到她如看到恶虎,一副畏畏缩缩、没出息的模样。不用别人开口,夏辛恋便猜得到他肯定趁她不在的时候,瞎说了某些有关于她的事。而死党简易安的表情更是没个正经。她呀,吃多了雷枫的口水就越像他,一天比一天皮,一天比一天油腔滑调,真是滑头!

他们明明知道因为高亦玄失约,她已经恼火了,还频频试探、挑衅。好吧,反正她本就不喜待在那种虚伪的应酬场合里,既然她们那么想看她生气,她便打蛇随棍上,佯装发怒,走人啰!

不过说来最该挨揍的是高亦玄。没错,那辆百万名车对他而言只是价值二十万的二手车,但他不该让它在这种时候抛锚。他猜想得到她一边担心他是否出事,一边在大马路旁看着车来车往,足足等他等了三十分钟吗?

三十分钟!比她等人只等五分钟的原则多了六倍。难怪两活宝知道了之后,放肆地眉来眼去、鬼吼鬼叫。

然后,爱得正幸福的两个人,迫不及待要散播幸福散播爱。简易安提醒她,再不把自己的终身大事打个底的话,会被人家笑是老……嗯啊嗯……的哦!

无聊!她倒觉得总比还没出嫁就不是个嗯啊嗯的好得多了!

谁都听得出她反嘲他们在结婚前就破了最后关卡。简易安当下要雷枫帮忙说话,殊不知雷枫就爱看老婆出糗,故意缩头缩脑惹恼就快过门的爱妻。很快地,两人起了内哄,老婆当下掀老公的底——自袋里掏出她的法宝。

依旧倚墙而立的夏辛恋微笑地看看手上的声控录音机。简易安这个既怪又可怕的女人,十几年来身上永远带着一台小型录音机。用录音带记录生活——她总是如此声称。

简易安将录音机连同耳机一起交给她时,斜睨雷枫,一边说:“有人觉得你和那个该死的、没有准时去接你的家伙挺登对的……”

他们果然趁她和高亦玄未赴宴之时嚼舌根。怪不得一见到她,神情立刻诡异邪魅。

按下倒转键,夏辛恋面露好奇地微挑柳眉,拿起半边耳机塞入右耳。没有等到带子回转至起头,便按下放音键。她只是想先听一下他们用什么语调来说人闲话。

“反正,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是雷枫惯有皮皮的、欠人扁的声音:“这两个人的个性、生活方式完全搭不在一起。为了避免小斑重拾撞墙的老毛病,这种可笑的事不准再提,OK?”

“从头到尾都是你的意见!”简易安啐他。“话说回来,好久没见到亦玄头上有伤了……”

“怎么没有!上回因为某个狗屎杯篮球赛里有个狗屎栽判,气得他当众……”

“说脏话的时候,嗓门别那么大!”听着生动的对话,仿佛看得见简易安揪他耳朵训他。“你看!吓走老板的客人了!”

雷枫果然稍稍压低声音,“讲到大嗓门,让我想到夏辛恋才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嗓门。她叫起来、笑起来、骂起来,都会震得人耳呜。”

按了STOP停止放音。摘下耳机,夏辛恋眼神斜睨,不太友善。

原来讨论的结果是——她和高亦玄在一起,是一件既可笑又根本不可能的事。

将垂在胸前的长发拂至肩后。单听这一小段,可以想象这卷录音带的精釆度,也了解雷枫为什么一直发出心虚的呵呵呵的笑声,拖着方宇为一起到别处逛逛。

只是绷起脸、弄拧气氛、甩头走人,似乎太便宜了他们。

两个混帐活宝,祝他们幸福美满,天天饱暖思婬欲。

她站直身,按亮电梯门钮,侧头想起简易安提到“你看,吓走老板的客人了”——尹前贤一直站在距离他们很近的地方,听他们的谈话。

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令人反感的家伙,和他呼吸同一领域的空气让她作恶。

电梯门开,夏辛恋见到站在里头的人时,瞳眸闪过某种光彩,随即垮下脸,别开视线焦点。

“你来了。”高亦玄的神情和声音一样歉疚。

夏辛恋侧开一步,让他出来。“要走了。”

斑亦玄扬起友善的笑容,问:“你等我等了很久吗?”

夏辛恋跨两步入电梯,按着OPEN钮,冷腔道:“你以为你是谁?”

“别生气了!”先是无奈地抿抿唇,接着挺直胸振作精神,以撒娇和耍赖俱在的表情道:“要我怎么向你赔罪?”

“少学雷枫那副嘴脸!”瞪他且凶他,“丑死了!”

“我……”那是人求饶时的样子呀!怎会和“雷枫那副嘴脸”混在一起呢?

夏辛恋改按CLOSE钮,门合上的同时,她抿紧唇扬起下巴,不和他道再见。

“等一下,辛恋!”在外头的高亦玄急忙将门拍开。手伸长按着墙上开关,“我找不到车子故障的原因,又没有法子联络到你,真的很抱歉。”

夏辛恋面无表情,造成两人之间冷凝的气氛。她瞳仁瞟了一下,不耐烦地问道:“车子呢?”

“进车厂了。”只要能继续和她交谈,应该就没事了吧。“妳要去哪,我送妳。”

“车子不是故障进厂了?”

“我紧急向朋友借了车。”

“你朋友真够义气,立刻就把车借给了你。”嘟嘟嘴,讽道:“不像我朋友,明明拍胸脯保证会准时去接我……”

斑亦玄再次苦笑求饶地唤她的名,“辛恋……”

“谁准你不用叫学姊!”

又冷又硬的口气令高亦玄楞了一下。之前已试叫了好几次,她都没生气呀!唉,也罢,阴晴难定是她最大的特色。

“学姊,”只得立刻改口。“妳手上那是?”他问的是她手上拿着的录音机。

“你简易安学姊的怪癖。”

斑亦玄眼中一亮。又有趣事发生,而录音带在夏辛恋手上,事情和她有关。

“我可以和你一起听吗?”

“如果我现在关上电梯门,”唇角有些诡异地上扬,“你又没来得及按开关,这门还打得开吗?”

“啊?”高亦玄不懂她的意思。

夏辛恋立刻公布解答,“门儿都没有!”

她冷倔的态度使高亦玄下眼眶的肌肉有些抽搐,笑不出来了。

“放手啦!”夏辛恋拍拍关门钮,却关不上门。电梯门仍由外头的开关控制着。

斑亦玄用力按着键钮,不让她走。

“你不放手怎么进来?”夏辛恋依旧斜眼看他,不过眼神已放轻松,甚至渗出了些许笑意。“难道要我霸着电梯不放,就这样站着跟你聊天?”

斑亦玄如获大赦,开心地到她身旁,“谢谢学姊。”

“你……”夏辛恋鼓腮。不知是他叫得虚假还是怎的,那学姐二字听起来竟觉得很不顺耳。

※※※

回到家,梳洗过后,将录音带放入音响的卡带机里。

拣一本杂志,整个人曲坐在沙发上。优闲地翻阅手上书籍,一边随意聆听扬声器播放出来的对话。

前头有一大段,雷枫和简易安讨论在场影歌星的长相装扮,间杂斗斗嘴、谈谈情,兜一兜过往复杂的情事,属于废话。

另外,得知雷枫另一名死党刘立平到美国去了。可怜的落难王子,被尹氏里无法无天的公主紧追不放,甚至使了伎俩,诱骗他入她的地盘。愿他好运,得以全身而退。

尹前贤的声音在录音带里出现得极早,这使她讶异;而他停步不久,便有记者粘上身来。让记者与会,主要希望他们报导宴会热闹景象,持续炒热尹氏名气;不过记者们显然比较热中于打探台湾巨星舒蔷妮和这位业界名流近况如何。一名记者频问舒大牌为何未陪同他一起出席,并点出他为她安排的新戏角色,挑战性极高;歌唱方面,似乎为她自美延请实力超强的幕后制作,在在显示他决定让她荣耀亚洲的名声更名副其实,甚至扬名世界。

尹前贤一直未出声作答。夏辛恋想象得到他悠然品酒,不搭理对方的高傲姿态。

记者最好奇的是,一旦两人形成了情人兼事业伙伴的双重关系,会不会演变成助力与摩擦并存的矛盾交情?他当然没得到答案,尹前贤身边的人很快地过来阻止他们继续叨扰他。

下属趋走记者后,尹前贤继续和简易安两人攀谈。

他一直和他们在一起?意识到这个可能,夏辛恋背脊不自觉僵直。他的存在很突兀,很格格不入,相信雷枫等人亦感到不自在。

“还有人没来?”他发问。

“嗯,还有几个球员。”答话的是简易安。

“恭禧。”他又说。

夏辛恋皱鼻。他的声音里有笑意没诚意。

“谢谢。”简易安竟还在他面前表现娇羞,该打。

“好好待她,她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尹前贤交代雷枫。

听到简易安细笑。不知这时候雷枫有何表情,是眼泛红丝,还是自暴自弃地塞了满口东西?

“董事长,”陌生的声音,是他的下属吧。“来了几位贵宾,你要不要现在就过去和他们打声招呼?”

“他妈的!”雷枫发飙了,也许是尹前贤已离开。“妳好不好,用得着他来告诉我?”

“嘻嘻。”没想到依旧受人怜惜,心头大乐。

“嘻嘻嘻!”雷枫这几声发得很呕。“有人专程来访问他,他一句话也不说,真跩。”语气中嫉妒浓过不屑。

活该!夏辛恋一点也不同情他,谁叫他只会放马后炮,没种。

“人家帅呀!哪像某人,只因为没人过来问问舒大牌的旧情人过得好不好,就在这自暴自弃了。”

“我哪有自暴自弃!”

“原来您就是传闻中舒大牌的旧情人呀!失敬、失敬。”

这个白痴,随随便便就又中计;而简易安也真是的,旧帐都快翻烂了还不肯罢手。夏辛恋打了个呵欠,觉得无聊。

“打扰你们小俩口一下,”学长方宇为出场,“高亦玄呢?”

睡意渐爬上眼底的夏辛恋眨了眨眼,手上杂志纸滑,指尖不小心多翻了几页,赶忙再翻回正在阅读的地方。

“他去接辛恋了。”

“那两人,”学长沉稳地说出令人诧异的话:“该不会突然对上了眼,跑去单独约会了吧?”

夏辛恋手上的杂志落至地上。居然是学长起的头……

当时现场也不轻松。雷枫“噗!”地喷出甫灌入嘴里的香槟。

“你好恶心哦!”简易安轻嚷。

“都是学长害的啦!”雷枫咳嗽两声,埋怨道。清清嗓子,继续说:“学长,你要吓人也别用这种招式。还有,高亦玄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

夏辛恋捡起杂志,丢在茶几上,抽出背后的靠枕抱着。

“怎么?你们觉得这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方宇为对雷枫的语调不以为然。

“也不是绝对不可能。”简易安在意见形成对垒的两人之间发表看法,“只是会有些执行上的大困难。”

“不可能!怎么可能?”雷枫简直是失声惊叫了,“你们别想陷害高亦玄,他和我可算得上是拜把的哦!”

拜托!夏辛恋不禁颦眉。事情没那么严重吧?

“喂喂!”简易安要他冷静点。不过她赞成他的看法,“我也认为辛恋和高亦玄两个人,怎么看都不觉得登对。”

何谓登对?像她和雷枫?

“就是说嘛!学长,你又不是不知道,夏辛恋喜欢新的而且贵的东西,我们的高亦玄却是喜欢二手的、便宜的东西。”

“所以自古以来辛恋不要的东西,亦玄就会掏腰包收买下来。两人这些年来你丢我捡,互补习惯了。”

夏辛恋紧抱靠枕,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并在心底哼了一声。

“一旦他们在一起,要买东西的时候,该选斌的、好的,还是便宜的、实用的?”

是啦是啦!两个活宝一搭一唱,当然登对。

“他们可以交换意见,参考对方的看法。”方宇为道。

“夏辛恋那人会参考别人的意见吗?”雷枫很不客气地问。

“你的意思是,辛恋是个自私自利的人?”

“我可没说得那么白哦!”雷枫不至于笨到看不出老婆开始设陷阱。“嘿,你该不会还没改掉你那坏习惯吧?”

“我才没你那么三八。”

就这样,他相信她没带那台声控录音机?看来,他被出卖了也不能怨自己歹命,只能怪自己愚蠢,不学乖。

“最近辛恋搬到新家,把旧的住所卖给亦玄了。”

“对啊,夏辛恋这女的就是眼光好,她从不买次等货委屈自己。实际上她原先住的那公寓不论地点啦、坪数啦,都比一般小单身人住的地方好多了,但她就是不满足。你看过她新房没有,房子本身好坏不说,单里面摆设的价值就吓死人了。还有,听说她三天两头就跑些西餐厅、简餐馆;GOD!这么贪图享乐的女人,谁养得起呀!”

混帐,又没要你养!夏辛恋仰身,朝腿上靠枕挥出一拳。

“她只是比较重视吃和住的品质而已,而且她也没奢望由别人来养她。”

夏辛恋推测简易安记起袋子里的录音带正运转着,所以口风转向。

“这样最好。高亦玄已经够可怜了,千万不能又把他踢人万丈深渊。”

简易安失笑:“你在说什么啦!”

“可不是吗?夏辛恋手边的东西的确都不错,但她偏就有把好东西弄坏的能耐,然后再丢给高亦玄,而且还十分不客气地收钱。像她那辆车,被她折腾得连修理厂都不敢收了,高亦玄还傻傻地买来当作宝;有事没事还得当她的私人司机,任她随传随到……还有还有,你们想想她那烈脾气……”

夏辛恋到今天才知道,她在雷枫眼里是个这么肤浅的女人。

“你小声点。辛恋好歹是你学姊,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宣传她有多坏。”简易安不想害他死得太惨。

“我只是实话实说。”不听劝的家伙。

“你们为何不试着从反方面想?亦玄一直乐于保留辛恋用过的东西,这不是很奇怪吗?”方宇为再述个人见解。

“不……不会吧!那两人相差一岁吔!”简单说来,方宇为高简易安和夏辛恋一届。而简、夏两人专五时,高亦玄专四,雷枫、刘立平专三。

所以一旦提到年龄,简易安心头便会涌起痛楚。

“我不也老你两岁?”她涩着声音提醒雷枫。

如今两名女子芳龄二十八,其他人的岁数可以轻易推算出。

“这……我们不一样啊!你青春可爱、我成熟稳重,我们俩站在一起,速配极了!哪像他们两个。哪,高亦玄的招牌就是那张女圭女圭脸,那些看球的妹妹不都最爱叫他亲爱的小扮哥?而夏辛恋长得太美艳,他们看起来根本不只相差一岁,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在街上,人家会以为姑姑带侄子上街了。”

泵姑带侄子?本该气极了的夏辛恋竟爆出笑声。姑姑带侄子,唔,好好笑的比喻。

简易安果然也噗哧大笑,“你完了你。”

“什么?”

“没事。”干咳了两声,“你继续。”

“身高!斑亦玄才一七六而已。”

“才?平常人中,身高一七六是标准身材。”

“夏辛恋是平常人吗?你见过女生二十岁后还继续长高的?你们不想想,她的身高标准吗?一百七十公分!单单两公分高的鞋跟,外加挺胸,两人看起来就一般高。吵起架来,高亦玄怎么压制得住她?”他说话的同时,一直有简易安极力压抑却忍俊不住的抽笑声。“你一直在笑,笑什么啦?”

夏辛恋将靠枕倚向扶手,平躺在长沙发上。

“亦玄的名字很拙,”简易安依旧是笑,“不是我说的,是辛恋说的。”

唉唉,好久好久以前私底下和她聊过的话,都被搬上枱面了。

“反正啦,”雷枫还有长篇大论要发表,“这两个人在性格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