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夏辛恋。一个外表极度美丽的女子。

时冷时热、捉模难定。不少人这么形容她。据我所知,她冷,是指她对感情的淡然态度;她热,则暗示着她一瞬间可爆发出来的烈脾气。冰可冻人、火会灼人,面对一身烈焰、冷冰的她,大家莫不保持适当的安全距离。

然而,她不知收敛的火爆性格在我看来,只是任性罢了。

我知道她对我的第一印象极差。当时在公司一楼大厅,一名女职员无故纠缠着我,我心烦、不耐之际,看见一名女子优闲地步入大楼。白衬衫、浅蓝宽松牛仔裤的不羁打扮;柔细微髦过腰的长发随她移动的脚步轻飘,脸上绝美五官诉说的是倔傲、漠然的表情。她太美了,美得令人无暇顾及她那一身冷傲气质。

美得令人想占为己有。

于是,我藉由她,甩掉了身边因贪恋我的名声财富,而厚颜鲜耻死缠着我的女子。我用的方法是荒唐、过分了些,但我不知道她的反应会那么激烈。

我当众强吻了她,且似乎长达一分钟以上。为何让那吻持续了那么久的时间?说实在话,那一刻的感觉,还真不是我个人控制得住。而以夏辛恋的观点来看,莫名其妙被误会为第三者,还被一名尚未正眼瞧过的陌生男子拥住并亲吻,她的确有棹力在我脸上烙上一个热辣的巴掌。

但她未免太会记恨。事情过了这么久,她仍当我是个警不两立的大仇人。

而像她这样一位美丽、却性情爆烈的女子,在初见面的那一剎那,或许确能激起我的情悲,但绝对无法使我动心。

原以为和她之间再不会牵扯上任何恩怨。没想到,我无意间择中的新娘——简易安,竟是她十多年来的亲密好友。

简易安的相貌不若夏辛恋那么出众;表现在外的是随和、洒月兑的性格。不过实质上她的内心却是敏感而纤弱的。她一直在等,等待一名懂得守护、体贴她的人出现。

我想娶简易安为妻,当然是以理智衡量后的结论。那些男女之间,爱或不爱,真情非真情之类的言论,在成人世界里,实属幼雅、虚假。

外界对我的评论是花心。以我身边女伴的数量来看,用花心来形容我,并不为过。所以我无意辨解。只是,容我说句内心话,女人实在是太过贪婪的一种动物。单就这一点,我便无法长久与她们相处在一起。

然而,事业上逐渐独当一面的同时,家族里要我成家的声浪也愈来愈大。男大当婚,我全然不排斥长辈安排好的对象。妙的是女方反而离家出走了。对方演出的这一场失踪记,内情不单纯,为顾及两家族间的情谊,我没有深入调查。

经过这件事,我体认到与其再由长辈择定对象,不如由我自己挑选。选中简易安,是因为她的纯真直率和母亲可爱的性情相映衬,所以若带她进入我的家族,不会有不和谐的疑虑。而她的没有心机,也使我乐于纳她为共度一生的伴侣。

我相信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却没料到正当我自信满满地以为一切将依我所愿的进行时,夏辛恋硬生生毁了这椿婚姻。

当她得知简易安将戒指退还给我,她脸上扬起的胜利笑家令我切齿。以理性观点来看,我对女人无甚多好感;但确确实实激起我的厌恶感的女人,夏辛恋是第一个。

毕竟情绪是互动的。她对我的憎恨与不屑,我尚可置之不理,但她的多事与自以为是却令我扬起切齿的厌恶感。她太任性、太不懂人情事故。

所幸简易安终和职篮球员雷枫在一起,也算是有个不错的归宿;我毋须与夏辛恋多做计较。只不过,因为不让偶像明星舒蔷妮为了自己的名声,而制造是非阻挠那两人的发展,我才让我的名字时常和她一起出现在娱乐新闻上。天知道这样一项举动,夏辛恋又要为我冠上什么样的罪状。

以我此刻的身分及年龄,实不该有意气用事的想法与作为。然而,若让我晓得她像一般女子一样,害怕一些蟑螂、老鼠之类的害虫,我不敢保证我不会特意去找些活生生的虫子来当作赠礼;我好想看看她失措惊叫的模样。

实在应该有人来驯驯她的任性。

要不要将驯服这一只攻击性太强的烈猫,列入我这一季的行事表里,我尚未能下决定。毕竟她的实力不弱,她具有挑翻我的理智的能力。

而今,尹氏跨入台湾传播界的动作大抵完成。一切都循计画执行,我没什么好兴奋的。但我却觉得十分有趣。因为我所接收的传播公司中,职员名单里有夏辛恋。

很好奇当她知道这消息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九六年初夏尹前贤

※※※

录完预定的存档节目,夏辛恋回办公室,自抽屉抽出一张邀请函,再一次翻看内文。顶头大老板为庆祝自己版图势力扩张而举办的宴会。

“夏小姐,要不要一起走?”

夏辛恋瞄一眼墙上钟表,微笑对同事道:“不了,我还有事。”

“那我先走了。”

“拜。”用手上的邀请函搧了蝙风后,兴趣缺缺地将该张柬帖放入皮包里。

她起身离开办公室,入了电梯,要电梯往上攀爬。

上午有人通知她,老板要见她;当时她即将要入棚录节目,对方说老板知道,待她有空再上楼,今晚九点以前,老板都会待在办公室。

其实她完全不在意老板换谁。和公司签的合约明年才到期,根本不需要想太多。

不过她还是花了些时间思索尹前贤为何指名要见她?她的工作、层级,尚无资格直接与他接触。那么,他是想凭仗身分权力来公报私仇?

怎么做?开除她?哼,她求之不得。

来到他办公室所在楼层。他的秘书已下班,办公室门关着,窗口有百叶窗遮掩,不过看得出里头的灯亮着。

敲过门,无人应声。再敲一回,扭门把径自开门。

尹前贤在,不过不是单独在。他坐在办公位上,与怀中女子互相拥吻,情况进展得颇为激烈。

夏辛恋唇角勾出冷笑,笑容没有任何涵意。她将门把锁钮按下,反身欲帮他带上门。

“我在等妳。”

她退出房外之际,尹前贤竟出声。他怀中女子茫然顺着他的视线回头望,见到门口有人时,花容失色,一声惊叫,跳离他的怀抱。

夏辛恋认得那名女子。是出过唱片,主持过节目,却红不起来的小明星。

女子紧张地整理衣衫,发抖的手无法将衣扣扣紧。尹前贤手撑下颚,侧头看她慌忙的神态,他神色嘲讽,方才和她的亲密仿若假象。

好不容易理好衣衫,却找不到鞋。夏辛恋摇摇头,面对门墙,不再看她。

在桌角看到一双高跟鞋,捡起后,女子赤足夺门而出。夏辛恋瞥见她淌泪的脸上有羞惭、有后悔。

她一点也不同情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走到办公室中央,看着尹前贤拿面纸拭脸。

“吃过晚饭没?”他以熟稔的口气和表情打招呼。

夏辛恋没那个闲情逸致同他打哈哈。“找我有什么事?”

尹前贤抿唇,吃掉方才女子留在他唇上的口红。“没有话要训我?”

“我说过,只要简易安和你没了牵扯,你做的任何事都和我无关。”她才懒得鄙视这种无药可救的烂人。“再说,有资格训你的人,是我们台湾娱乐界的骄傲——舒大牌。”

尹前贤浅浅一笑,“我和她……”作势站起。

“起身时,”夏辛恋提醒,“烦请低头看看裤子拉炼拉上了没。”

尹前贤不以为意地继续保持笑容。他走到她面前,以凌厉的目光审视她的五官、肌肤。“你真的很美,美得连JENNY都得自认逊你一筹。”JENNY,舒蔷妮的英文名。

他伸手欲亲触她粉女敕诱人的面颊,夏辛恋侧头闪开,皱眉不悦。“砸大把钞票进入这个圈子,希望别是为了个人私欲才好。”

“什么意思?”

“台湾娱乐圈己经够脏了,你别进来凑热闹。”

他仰头轻笑两声,再正视她,道:“不觉得你对我的看法太片面、太主观?”

夏辛恋双眉一扬,“你这项投资的甜头很多,不论是在名、在利、甚至于在人——女人。我只是站在客观的立场向你建议,稍加节制一点。”

“关心我?”

无耻小人,跟他讲道理是白费力气。夏辛恋闭嘴不语。

“默认了?”俊逸的面容故作嬉皮无赖。

“没什么事的话,我要走了。”

尹前贤留她,“等一下。”

“什么事?”

他咧嘴笑,牙齿整齐晶亮。“一起去吃饭,再聊。”

令下属通知她来见他,是要她陪他吃饭?“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她转身便走。

“等一下。”

夏辛恋停步,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说出找她来的真正目的。他未吭声,只自顾自的挂着白痴笑容。

懒得推测他打着什么主意,她决定走人。

“喂,我叫妳等一下。”

夏辛恋这回不再停步。他箭步上前拦她,被她机灵闪开;他索性自她身后环抱住她整个人,不让她走。

夏辛恋扭身,但挣不开他。低喝:“回你座位上!”

“抱妳一起?”他下巴搁在她右肩上,贴着她的耳朵说话。

夏辛恋往左侧头,“很抱歉,桌角太锐、桌面太硬。等你在这房里放了张软床,再找我来。”

“前阵子初吻才献出,这会儿就懂得选场地了?”侧转她的身子,抬手抚模她的唇,触感润凉。

“够了吧?”夏辛恋冷冷瞪视他。

他点头,放开她。“没有破口大骂,没有张牙舞爪,你的脾气没有传闻中的容易失控。”

“何必跟只发春的疯狗斤斤计较?”是他先不规矩,她毋须再对他客气。

遭辱骂的尹前贤脸上浅笑稍褪,回身回到办公桌后。

待他坐在皮椅上,夏辛恋开口:“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你让我觉得因为我唆使易安拒绝你的求婚,你在我身上记下一笔帐。可是,雷枫那人虽然滑头、傻气了些,却绝对比你适合易安。”

尹前贤双肘搁在桌上,十指交错。“你在和我谈和?”

“解除敌对的关系,不表示是谈和。我不在乎你这个人,不在乎你是谁、什么身分,抱持着何种信仰、想法。你在这世界上的生存,和我夏辛恋没有任何关系;说得再清楚一点,尹前贤这个人,连当我的敌人都不配!”

听着她的话,尹前贤原先因笑容褪去而平抿的唇角突然又扬高。

“如果你这笑容指的是你进驻这栋办公大楼,而和我形成的主雇关系;我可以走人。”

“那个吻……”尹前贤眯眼,“怎么办?”视线焦点锁住她的唇。

“别告诉我,你吻过千千百百个女人,最在乎的,是和我的那个吻。”

“也许是呢?”

“初吻又怎么样?我又没少块肉。”夏辛恋满不在乎地摆手,“恶心的感觉漱过口、刷过牙就不见了;更重要的是,跟你这种人计较,我嫌浪费时间,告辞了。”

“尹氏在美国传播界有一席之地,”他对着她转过身去的背影发声,“也只有这部分是我独当一面走出来的;所以来到台湾,我积极投入这一行。遇见像你这么具有明星架势的人,没有理由放过。”

夏辛恋回眸打量他,他已换上正经姿态。“转入正题了?”

“你和公司三年签一次约。”打开右手边第二个抽屉,拿出两份资料。“最新的一张还有一年的效用。算是给你我一个机会,换成演艺约如何?”作状要递给她。

夏辛恋上前接过资料。一份是她署了名、盖过章的旧约,另一份则是他口中的演艺约。

“这种方法你也想得出来!不嫌太过幼稚?”未继续阅读细节便把契约丢至桌上。

“我不是开玩笑,更不是桩阴谋。不只一个人告诉我,像你这般光鲜艳丽的女子只站在剧场的舞台上未免太过可惜;一直待在幕后,更可惜。试着在萤光幕上亮亮相,感受一下媒体的渲染力有多强,如何?”

夏辛恋双手扶桌,上身前倾,“你有看过像我这么老、脾气这么拗的新人吗?”

“市场上,洋女圭女圭已经够多了。我从美国调一组实力坚强的幕后制作来帮你,保证让你有最好的作品、最好的宣传。”

“多谢你的抬爱。若我想当明星,不会拖到今天还只是个平凡人。我现在的日子轻松愉快,不打算有所改变。”

“尹氏传媒亲自挑选、栽培的人,除了你,不作第二人想。”

夏辛恋立直身,卸下挂在左肩上的皮包,拎着带子,往肩后一甩,“那就请你自己一个人坐在这儿慢慢作梦幻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