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奴开窍了!沈曼奴

本来很认真想着怎么写这本书的序,过了几分钟,变成暗忖如何跟编辑把这篇序“赖”掉。

直接把插图和磁片寄给出版社,如果编辑没打电话来叫我补序,就当没这回事;如果编辑打电话来,就说:“我寄了啊!没在里头吗?真的没在里头吗?那篇序我用手写的,没有存档吔!我现在又很忙,没有时间重写……”

不晓得行不行得通?

九月初被通知要写《仲夏辛恋》的序,我拖了几天,到九月十二号星期四晚上才开始动手。我费了大半夜才写满两张八百字的稿纸,上面那一段便是当中节录下来的内容。

然后隔天我寄出插图、磁片、新的稿子(下一本书),就是没把序寄去。不过我乖乖在上面附了纸条——一、两幅插图;二、磁片。至于序……唔……写不出来……呜事实证明——行、不、通!

赖不掉呀赖不掉……现在,九月二十四号星期二,“赖不赖呀赖不掉……”这个怪异的词句,在我耳畔回旋不去。

对啦,就是刚刚,编辑来电——催、序。

其实我不排斥写序,以前那几本序也写得挺快乐的,没事到书局书柜前,也很爱翻翻其他作者写的序文。但这几天不晓得怎么回事,就是觉得自己如果写不出“有意义”的序,倒不如别写。

罢刚和编辑“拉嘻”些什么,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大抵还记得的只有我和他争论台中的空气好不好……但是,突然间,曼奴开窍了!

“意义”是个什么玩意儿嘛?沈曼奴这个人的存在早就近乎无意义,而她写的书又什么时候有意义过了,竟然还有胆子奢望写出有意义的序文……

别理我,我正陷在“自暴自弃”的情状之中。

先前曼奴写小说必须在完全安静的场所才写得出来,现在则由日语专辑进化到播放国语专辑也没有关系。面对电脑尽量抬头挺胸,但时间一久还是会驼背外加忘记眨眼睛,此时发生何种症状大家应该稍稍想象得到。

所以我又练习出一边打电脑一边扭脖子摆腰、眨眼睛的动作,很滑稽。

不过我主要要说的不止是这个啦。写《仲夏辛恋》时,背景音乐是彭羚的“囚鸟”专辑,有几首歌总觉得很能反应高亦玄的心情。

后来的剧情安排不晓得大家能不能满意,曼奴自己只是觉得很颓丧。

“怎么会搞成这样呢?”我不停地自问。

我的心偏向高亦玄,夏辛恋的心却选择尹前贤。

好感伤。甩甩头,忘了吧!

啊,不如写一本高亦玄和沈曼奴的故事吧!如何?

“三八!”

用不着你们开口,我自己来。

BYE!BYE!